第697章雕虫小技

小说: 一路青云(淮左名猪) 作者: 淮左名猪 更新时间:2019-04-15 17:25:02 字数:3285 阅读进度:695/809

沈红英将纺织厂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在座的这些股东,并且将合作方式也一并说了出来,出乎肖致远意料的是,这些股东并没有任何的反对,而是很大方的说道:“沈总,集团的事情由你全权处理,我们不会插手过问,只要年底属于我们的那一份不会减少。”

如果纺织厂改制成功,那么将会进一步的扩大英诚集团的规模,毕竟通过纺织厂,他们可以全面的步入纺织业,所以对于股东们提出的顾忌,沈红英淡然一笑,道:“既然大家如此信任我,那这件事由我来做主。”

从会议室离开,沈红英收起了刚刚的气势,又一次变成了蛊惑众生的妖艳女人,道:“肖书记,我这去办公室把合同准备好。”

紧跟着对方的步伐,肖致远再次走进了对方那偌大的办公室,没多久,沈红英便将一份打印好的合同递到了他的面前。

“肖书记,你看一下合同的细节,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现在还可以进行修改。”沈红英将秘书刚刚送来的合同递给了对方,并给对方端来了一杯自己亲自泡好的等龙井。

从对方手接过合同,肖致远认真的看了起来。

合同的内容非常的简单,按照之前两人所谈,英诚集团拿出百分四十九的资金,而县里保留百分之五十一的资产,纺织厂所有的管理工作将全部交给英诚集团负责,县里不会以任何方式参与进来。

看完了手的这份合同,肖致远笑着说道:“沈总准备的很全面。”

“既然没问题,那咱们可以正式签约了。”沈红英笑着递过来一直签字笔。

肖致远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笑着说道:“算是我现在对这份合同没有任何意见,那也不可能现在和沈总签约,这件事回去还需要经过常委会的确认。”

听到这话,沈红英知道自己操之过急,道:“只考虑到你一直在催促我,忘了我这是在和你们南高县合作。”

“相信这样的一个合作方式,县里的那些常委没有任何理由不同意,毕竟这是一个目前解决纺织厂最好的办法。”肖致远对合资的事情很有信心,现在万事俱备,等着县里常委会的通过,最终和英诚集团签订合资协议。

纺织厂的事情解决了,可是南高县却在此时发生了一件让肖致远最为担心的事情。

孙琪宗在吴家别墅并没有久留,简单的吃了午饭便先行离开了。

帕萨特即将驶入高速路的车收费站,前面却突然出现了一辆大巴车拦住了去路,突然的急刹车,让坐在后排的孙琪宗很是不满,冷声的问道:“怎么回事?”

“爸,前面一辆车挡住了。”孙耀小心翼翼的说道。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孙琪宗不知道这辆车为什么会突然的堵住了自己的去路,难道真的如刚刚所说的一样,南高县很不太平。

孙耀刚刚下车,大巴车内便走下了一群身着纺织厂工作服的工人,拉着横幅便向帕萨特走了过来。

坐在车内的孙琪宗自然是看到了横幅面的内容,打开车门,缓缓的走下了车,而此时,赵长生也出现在了这里。

“孙省长,你还是先车去,这些人情绪都较激动,我担心会伤到你。”赵长生很适时的出现在了孙琪宗的身旁。

没有理会对方的这番话,孙琪宗冷脸走前,而这些工人在见到他之后,大声的说道:“孙省长,你一定要替我们这些工人做主。”

“怎么回事?”孙琪宗冷声问道。

“孙省长,自从纺织厂被叫停拍卖,我们这些人变成了姥姥不爱,舅舅不疼的人,县里没有人过问我们的事情,也不给一个说法,我们可都是有老下有小,家里几乎都快揭不开锅了。”为首的正是消失多日的纺织厂厂长,在赵长生的怂恿之下,这才出现在了这里。

前些年纺织厂效益好的时候,这位厂长没少从捞取油水,而赵长生向其保证,不会抓着这件事不放,但前提是需要利用这次孙琪宗来到南高县的机会,将肖致远赶出南高县,所以这才促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并不全是纺织厂的工人,绝大多数都是吴氏集团的那些保安,而身的这些工作服,正是通过纺织厂厂长弄来的。

听着这些人的诉说,孙琪宗脸色更加难看,道:“你们说的这些情况,我会让人进行调查,也会尽快给大家一个说法。”

如果事情这么被化解,显然不是赵长生所希望看到的,早得到他授意的厂长此刻却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道:“孙省长……”

孙琪宗受不了这样的哭诉,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道:“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我会安排人进行调查,你们先回去。”

说完这番话,孙琪宗便转身坐回到了自己的车内,在大家以为孙副省长即将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他说:“掉头去县委,暂时不回省城。”

交待完了这些,孙琪宗拿出了自己的电话,拨打了市长曹庆荣的电话,冷声说道:“我是孙琪宗,现在立刻到南高县委,我在这里等你。”

曹庆荣知道孙琪宗会来到南高县,只是因为在省城待过一段时间,知道对方的行事风格,况且眼下这样的敏感时期,市里并没有此做出任何的反应,而此刻接到对方的电话,明显感到非常的疑惑。

之前没有前往南高县,是不希望给孙琪宗增加麻烦,当然他本身也不属于孙系一派,更谈不巴结对方。

不过眼下既然对方已经打来了电话,而且口气是如此的生冷,曹庆荣自然不敢有半点耽搁,随即便前往了南高县。

从临州到南高,路途本算不遥远,曹庆荣赶到县委之后,见到的便是一脸铁青的孙琪宗以及一旁坐着的赵长生。

“孙副省长,你来南高县怎么也没有说一声,我们市里也好有所准备。”曹庆荣进门便打起了官腔,他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说也只是为了打破办公室内尴尬的气氛。

孙琪宗冷哼了一声,道:“曹市长,南高县纺织厂的情况你知不知道,工人居然都已经堵在了我回省城的路,这件事你们市里难道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

听到这话,曹庆荣顿时便明白了过来,纺织厂的事情他倒是知道一点,之前据说要进行拍卖,但后来却被肖致远给叫停,给出的理由便是希望能够采取一个更为合理的办法,让纺织厂起死回生。

如今对方去却说被工人给堵住了去路,疑惑的说道:“这件事市里已经交由地方自己处理,具体情况应该只有肖书记清楚。”

这边发生的情况,被留在县里的王子瑞第一时间便得到了消息,随即便给自己的老板打去了电话,略显紧张的说道:“肖书记,孙副省长被纺织厂的工人给堵住了去路,现在正在赵县长的办公室,曹市长也已经到了南高县。”

接到电话的肖致远此刻正陪着沈红英准备去吃饭,停下脚步的他担心的问道:“那现在情况怎么样?”

“工人们租用的大巴车现在正停在县委门前,孙副省长和曹市长以及赵县长正在办公室商讨。”王子瑞心里已经替自己的老板捏了一把汗。

担心什么来什么,肖致远在出发前往省城之前,担心工人们的情绪会不稳定,虽然自己已经将合资的意向透露给了大家,可是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动静,这些工人很有可能会再次闹事,这也是他临走之前去纺织厂的目的。

握着电话的手明显有些颤抖,稳定了自己的情绪,道:“你关注一下那边的情况,我现在立刻从省里赶回来。”

沈红英看出了对方的变化,道:“怎么了?”

“纺织厂那边出了点状况,我需要立即赶回县里,吃饭的事情,我看只能改天。”肖致远边走边说。

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相信对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所以沈红英也没有多做挽留,只是关心的说道:“慢点,路注意安全。”

发动车子,肖致远将油门踩到底,心里甚是着急。

驶入高速路,肖致远给纺织厂车间主任打去了电话,希望对方能够劝说这些工人先离开,不要造成更坏的影响。

只是电话被接通之后,他更为诧异,因为车间主任交待,工人们并没有前去县里闹事,之前得到了肖致远的交待,他便一直关注着厂里工人的举动,并没有任何反常的动向。

挂断了电话,肖致远的嘴角升起了一丝玩味,他似乎已经知道南高县发生的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脚下的油门有意识的松动了一点,并且拨通了田明的电话。

和田明通完电话,肖致远并没有收起手机,而是接着拨打了周政国的电话,这一连串的电话打完之后,他这才将心思放在了开车。

//37/37015/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