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你心里一直放不下的那个女人

小说: 一醉成婚:总裁的唯爱宠妻 作者: 邢嘉仪 更新时间:2016-08-14 16:50:00 字数:3337 阅读进度:173/292

莉莎见状吓得脸色发白,唇齿抖颤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满是受伤的眼神望着展文彦,“文彦,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展文彦忍不住蚀冷一笑,直截了当的回答她,“我已经给过你后悔的机会,可你执迷不悟,一错再错,对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言而无信一点也不为过。()”

莉莎瞬间明白过来,眼眸吃痛间,怒视着莫轻语,那嫉妒的光芒,刺眼得似乎要滴出血来。

“莫轻语,即使我得不到文彦,可是你也不会是个幸福的女人,因为文彦最爱的人根本不是你!”即使是失去,她也不愿放弃中伤莫轻语的机会。

莫轻语清楚的记得以前展文彦提醒过她,说莉莎的一些话不能当真,所以这些话,她权当莉莎愤怒到极点时的发泄。

“文彦,我们先离开这里。”莫轻语忽略莉莎愤懑的言语,侧头对展文彦微微一笑。

与此同时,莉莎一下子冲上来,一把揪住莫轻语的头发,咬牙切齿道:“你脚上被捆着,我看你怎么跑!”

莫轻语头部一阵吃痛,整个头跟着莉莎手力的方向转悠,为了不伤到怀里的孩子,她咬住牙忍住痛,没让自己的身体倾斜半分。

“啊!”随着莉莎一声痛呼,莫轻语头部的痛意瞬间消减。

展文彦并不想对女人动手,可没想到莉莎到了这个节骨眼还要做出伤害人的举动,所以他只好出手将她打晕。

“把乐乐给我。”展文彦打开车门,接过展乐,发现莫轻语脚下的绳子已经松解,紧跟着又说:“这里交给陈霖处理,我先带你和乐乐回家。”

莫轻语看了眼晕倒在地上的莉莎,眼神里没有往日的同情因素,觉得这一切都是莉莎咎由自取。

古丽在素景苑大门口焦急的来回踱步,看到展文彦的车辆后,一脸惊喜的跑过去,把莫轻语怀里的展乐接过来,细细打量之后,万分心疼的说:“小少爷这么小就被那恶女人带走,她真的是丧尽天良了!”

虽然展乐已经脱离了险境,可莫轻语的心里依旧惶恐不安,紧张得眼泪不停地掉。

刚刚在莉莎面前,她尽量保持镇定,不愿掉一滴屈从的眼泪,现在,她心下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后,内心的恐慌情绪便可以全然释放。

“少夫人,小少爷已经找回来了,您别哭了。”古丽见莫轻语哭得很伤心,抱着展乐急忙安抚。

展文彦停好车之后,看着泪流满面的莫轻语,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她揽在怀里,轻抚她的背,让她的情绪能尽快平复下来。

莫轻语从展文彦宽厚的怀抱里退出来,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然后泪眼望着眼前眉目俊朗的男人,“对不起,这一次又让你担心了。”

她心里的愧疚如同一根绳索缠绕,总带着其他的情绪纠缠。

展文彦眉眼一沉,大概是听出莫轻语语气里的生分,莫不难过的看着她,“我当着莉莎的面那样说你,完全是权宜之计,你别放心上。”

展文彦不说还好,一提那件事,莫轻语鼻头一酸,倒不是觉得自己委屈,而是想到刚刚经历的那一幕幕都惊心动魄。

展乐的安危她保证不了,自己的双脚被捆住,如果展文彦不来,她和展乐真的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文彦,我需要安静一下,对不起。”莫轻语说完,转身便走进了素景苑。

展文彦看着莫轻语纤瘦的背影,心疼不已。

他拿出手机,让媒体把有关莫轻语给展乐喂奶的照片,相关新闻删除。

“少夫人,小少爷已经睡着了。”莫轻语刚走进婴儿房,古丽便站起来,小声道。

莫轻语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落在展乐幼嫩的小脸蛋上,一颗不安的心渐渐的放下来。

“少夫人,您去洗漱一下吧,小少爷有我照顾呢。”古丽见莫轻语衣服上有泥沙,头发被扯得凌乱,轻声的提醒了一句。

莫轻语回到卧室洗了个澡,刚从浴室出来,发现展文彦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她紧了紧身上的浴巾,准备到衣橱拿衣服吧浴巾换下来。

刚走到衣橱前,展文彦便走了过来,从身后搂住她,柔软的唇覆在她耳畔,充满柔情的说:“以后对那些伤害你和展乐的人绝不心慈手软!”

“伤害总是有原因的吧?为什么一味地怪罪伤害你的人呢?”莫轻语还记得莉莎说展文彦下班会送她回家,如果他不给她制造那些幻象,莉莎也不会这样吧。

无端端的,莫轻语心头起了火气。

展文彦温柔的表情沉下来,把莫轻语的身子扳正,两人相对时,才问:“难道你也相信莉莎说的那些话?”

他眉目深沉似海,莫轻语只要对视一眼就会沦陷。

她避忌他的目光,想到他每次在面对她时而遮遮掩掩的信件,她很难不去相信莉莎说的那些话,可是谁都有过往,她不应该去挖掘。

“轻语,我知道你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老公希望你好好休息,等我们都冷静下来再好好谈谈。”展文彦轻声道。

莫轻语一把撩开展文彦的手,不愿多看展文彦一眼,继续伸手在衣橱找换穿的衣服。

拿出换穿的衣服后,莫轻语冷淡的扫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展文彦,“身上全是泥沙,去洗洗吧。”

她的语气很轻,却透着一股凉意,让展文彦感受到了疏远的味道。

他张了张嘴,想继续说点什么,可面对莫轻语那冷冰冰的面孔,涌在嘴边的话还是收了回去。

到了睡觉的点儿,展文彦走到卧室前,见莫轻语正给孩子喂奶,他把脸凑过去,用手轻抚着展乐嫩滑的脸蛋儿,眯着眼笑道:“今天古丽说这孩子越来越像我了。”

莫轻语嘴角微微一笑,然后看了眼展文彦,微声道:“今晚你能不能睡下客房,我想和展乐睡一晚。”

她心有余悸,只有展乐在怀里的时候,她的心才是踏实的。

展文彦心猛地一颤,但很快报以微笑,“咱们一家三口睡一起吧。”说完,展文彦就伸手搂住了莫轻语的腰。

莫轻语心里一阵电流激过,但眉目依旧是清冷一片,“乐乐晚上会苦闹,你明天还要去上班,还是睡客房吧。”

展文彦认真地看着莫轻语,发现她脸上的笑容极为牵强,不解的问:“轻语,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觉得有点疲倦,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不是他说的彼此冷静一下吗?

“可你脸上写满了心事。”莫轻语疏离的表情让展文彦的心情有些低落。

展文彦的逼问让莫轻语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心里自己闹腾的小情绪,不想说给展文彦,因为他曾说过夫妻之间最起码的尊重是信任,可她却受了莉莎那些话的影响,她明知道莉莎是别有用心,可是结合展文彦前几次表现出的种种情况,她心里难免不生出芥蒂。

“文彦,你说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那你做到了吗?”莫轻语直至的看着他,还是没有沉住气的问出口。

展文彦盯着莫轻语许久才说:“原来莉莎说的那些话让你上心了。”

“是啊,她说你心里一直有个放不下的女人,当时也不见你否认啊?”莫轻语痴痴的笑了笑,愤怒的她,像是一个怨妇。

其实她不想这样的,展文彦对她如何,她再清楚不过,可是这一刻的她,像是一个眼睛里揉不进半粒沙子的小气女人。

展文彦脸色沉了沉,性感的薄唇紧绷着,脸上是大写的不愉。

“我们都有过去。”许久,展文彦才声音低沉的回到。

是啊,他们都有过去。

或许莫轻语在意的不是他与别人的过去,而是在意自己在展文彦心里的分量吧。

展乐忽然哭了起来,莫轻语下床,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轻哄着苦闹的展乐。

展文彦走过去想要分担,可莫轻语却说:“乐乐晚上会认人,你早点休息吧。”

莫轻语的话,让展文彦尤觉头顶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僵在卧室中央,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乐乐睡着了,你也去休息吧。”莫轻语站在展文彦面前,很小声的说。

“轻语……”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我累了。”她面露疲惫,没有半点敷衍的意思。

展文彦抿了抿唇,也看得出莫轻语脸上的倦怠,打消了和她好好聊聊的念头,改为:“好好睡一觉,晚安。”

莫轻语任由他的手在自己的头顶抚过,心里一团温热浸过,即使有丝丝缕缕的寒风灌入,她内心还是感动大于冷漠。

本来很困倦,结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要不是怕吵醒了展乐,莫轻语不知道要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几时。

翌日醒来后,发现展乐已不在床上,莫轻语吓得睡意全无,猛地从床上坐起,顾不得穿鞋,走到楼下后,发现古丽正抱着展乐在偌大的客厅里来回踱步。

“少夫人,您醒啦?”

“乐乐什么时候醒来的?”她昨晚睡得有些晚,展乐什么时候醒来的她竟浑然不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