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炙热满腔

小说: 崩坏纪元 作者: 墨香双鱼 更新时间:2017-11-23 05:06:52 字数:2199 阅读进度:231/876

所有人都被老猫熏得不轻,那句发自肺腑的质问根本没听见,刘少将也厌恶地捂着口鼻,数落道:“老猫,你好歹也是个中校,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去去去,先去把衣服换了。”

不过老猫就像没听到一样,依旧怒目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刘少将啧了一声,眯着眼:“有事赶紧汇报。”

“我要讨一个法!”老猫怒目盯着几名任务评估部门的军官,声如洪钟,震得人抖三分。

一名军官站了起来,摊开手问道:“你要讨什么法?我们评估了任务,然后及时联系了你们,所有步骤都按流程在走,哪里有问题?”

“哪里有问题?!”老猫的眼睛瞪圆了,一把脱了身上这件沾满血污和碎肉的军装,将其丢到了那名军官身上,厉声喝道,“因为你们错误估计形式,这次出动的200余名远征士兵半数阵亡,其余多少都有负伤,你告诉我,有没有问题!”

那名军官根本没料到老猫会做这么过激的动作,染血的军装劈头盖脸地扑在头上,整个人像是沾了屎一样大跳大叫起来,拼了命地将军装拨开,颤着手抓起了办公桌上的湿巾,不停擦着惨白的脸,到最后差点把皮都擦破了。

那名喝茶的军官见势站了起来,不过嘴上却是好言相劝:“老猫啊,这次任务我们确实有点疏忽,那么多同志牺牲,我们也很难受,这样,改请你喝赔罪酒!”

“呵呵,赔罪酒?”老猫的语气冷冰冰的,硬得像一块石头,“向我一个人赔罪有屁用!死去的弟兄呢?就这么死了吗?!”

刘少将听得有些不耐烦了:“那你究竟想怎样?”

“简单!”老猫厉声喝道,沾满血垢的手指一一从这几名军官脸上划过,“这次损失,任务评估部门显然严重失职,错误估计敌方战斗力和任务风险,要负主要责任!有关人员统一按照军纪军规,交由宪兵队核查,于军事法庭审理,一切公事公办!”

老猫的一席话让几名军官脸上的血色又少了三分,上军事法庭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要是站到那里,再大的官都得被剥掉一层皮。

不自觉地,几名军官都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了刘少将。

刘少将会在这间办公室不是没理由的,如果不是团体聚会,他吃饱了撑着来这?现在兄弟有难,他怎么也得帮一把。

刘少将轻咳了一声,平静地:“老猫,你有证据证明是任务评估部门失职吗?”

“证据?!我们死了一半的...”

“打住!”刘少将打断了老猫的发言,假装无奈地摇着头,深邃地,“伤亡比率不能明任何问题,你如何证明这次行动的伤亡不是因为自己指挥不力?”

“别生气,我也没别的意思。”刘少将笑眯眯地看着眼睛几乎要喷火的老猫,含沙射影地,“夜晚行动,伸手不见五指,又寒地冻,对于一些战况的处理出现差错很常见,不丢人。”

老猫感觉自己的血压都在飙升,眼珠子里的毛细血管都快爆裂出血斑了,他指着自己的鼻子怒吼道:“你的意思是,老子故意甩锅给这些畜生?!”

“老猫!这里是军区!不是你那一亩三分地!注意言行!”刘少将义正言辞地喝道,“我没有偏袒谁的意思,你如果觉得是任务评估部门的同志工作失误,那就拿出证据提交给我,我自然会帮你处理。但你现在空口无凭,我怎么相信你?!”

“怎么相信我?...”老猫突然暴起,猛地将仅剩的一件单衣也撕下,露出了饱经风霜的身躯,血怒满腔地吼道,“凭这些够不够!”

办公室中鸦雀无声,偶而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只见老猫那历经战火洗礼的身躯上满是伤痕,枪伤,刀伤,抓伤,咬伤,还有大量手术留下的伤疤,密密麻麻,有新的,也有旧的,至少也有一百道,就像蜈蚣一样爬满了身体,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仿佛一个从地狱中爬出的滚刀肉。

“要证据是?这里的每一道伤,都是我为祖国奋斗的证据!我身上的每一滴热血都是从这些伤口里流出来的!你告诉我!凭这些够不够!!!”老猫的声音惊轰如雷,震得人胆颤心寒,眼中的沸腾热血犹如太阳般灼目,让人不敢直视。

“不够。”刘少将依旧是笑眯眯的神情,悠然自得地打着官腔,“我已经了,如果你觉得任务评估部门的同志工作失误,那就提交跟这次战斗有关的证据。没有证据,谁也不会相信你。”

刘少将完,留老猫僵硬地站在原地,随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书写之后塞到了老猫手上,语气沉重地:“老猫啊,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凡事得讲理对不对?胡闹怎么行?这里是阵亡兄弟的抚恤金,按照规定,军区给每个阵亡战士家属一次性分发40个月工资,我个人再贴你们一倍,每个阵亡战士一次性分发80个月工资,这够意思了?”

老猫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支票,荒野远征军士兵的工资水平真的很低,一个月只有2000,阵亡后只能获得80000的抚恤金,刘少将这次个人补贴了一倍,一人160000,一百个人就是一千六百万,上面的数字长得有些眼花缭乱。

一起打拼了好几年的弟兄,到最后就变成了这样的数字,冰冷又刺眼的数字...

“刘少将,出手真阔绰,军区贴八百万,你也贴八百万,这笔巨款,居然一拿就拿得出手。”老猫淡淡地。

刘少将走了过来,拿手指戳了戳老猫的肩膀,阴森地:“老猫,我已经对你够客气了,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老猫沉默了许久,眼神中的热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最后只留下了一种难言的风霜,沙哑地:“还有烈士勋章,我要给死去的弟兄们带回去!”

“工厂最近放假了,这年头,哪有那么多劳工专门给死人做勋章,等他们休完假回来。”

...2246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