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讨叛匪檄

小说: 崩坏纪元 作者: 墨香双鱼 更新时间:2017-11-23 05:06:54 字数:2463 阅读进度:233/802

老猫掩面流泪,但是没敢大声地,痛痛快快地把心里的委屈哭出来,他怕丢脸,他怕如果自己这身军装被认出来,这一哭可就把军队的脸丢尽了,所以只敢低声哽咽,真的难受就用脑袋撞墙,一边撞一边低声痛骂:“草!草!!草!!!”

老猫哭到一半,突然感觉有人来到了自己边上,风铃般悦耳的甜甜声音随后传来:“叔叔,你怎么啦?”

老猫的哭声顿时止住,看了来者一眼,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手上拿着一束花,可爱得像个使。

“没事没事。”老猫故作镇定地抹掉了眼泪。

“嘻嘻嘻,我看到了!士兵叔叔哭鼻子,羞羞脸!”女孩笑得很甜,咧开的嘴还露出了两颗虎牙。

老猫郁闷透顶,完了,这丫头怎么眼睛这么尖,自己脏成这样也能看出来?他摸了摸鼻梁,干笑道:“丫头,你不怕我?”

老猫问这个问题不是没有缘由的,自己现在身上衣服残破不堪,沾满血污碎肉,满是战痕的身体也暴露在外面,蜈蚣一样密密麻麻的伤疤爬满全身,是恶鬼也不夸张。

女孩甜甜地一笑,穿着红鞋的秀足在地上画着圈圈,嬉笑道:“不怕,妈妈士兵都是好人!以后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士兵!”

老猫如同雕像般在原地愣了许久,莫名地,他感觉好像没有那么冷了,内心那个灰暗的角落好像也被种上了一颗五彩斑斓的种子。

愣了一会后,老猫开玩笑道:“那你以后嫁给叔叔好不好啊?”

“不好。”女孩笑着跳了跳,俏皮地,“叔叔你太老了,都快变成爷爷了。”

老猫被逗得捧腹大笑,摸着自己的脑袋:“你这丫头,我才39岁啊!怎么就变成爷爷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呼唤声,一个容貌秀丽的妇人正在呼唤女孩:“丫头,快回家了,妈妈给你做午饭。”

妇人也看到了老猫,认出了那破烂不堪的军装,虽然不知道这个士兵为什么这幅惨样,但她还是温柔地一笑,冲老猫颔了颔首。

老猫这一刻像个腼腆的孩子,有些手足无措,只能不停地冲妇人点头致意,随后对女孩:“丫头,妈妈叫你呢,赶紧回家。”

“妈妈,我来啦!”女孩离开前,根本不顾老猫身上的污秽,肉乎乎的手掰开了老猫的大手,把摘来的花塞了进去,嬉笑道,“士兵叔叔再见!要坚强哦,不要再哭鼻子啦!”

使般的女孩和秀丽的妇人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在温柔的朝阳下,老猫望着她们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眸。

...

“老猫...”

回到基地后,老猫把银行公卡递给了刑,:“弟兄们的抚恤金,烈士勋章过段时间会送过来,你让人统计一下,到时候挨家挨户给家属送过去,没家属的就均分给有家属的。”

这是荒野远征军临安分区内部的一个共识,如果没家属的士兵阵亡了,抚恤金一分不留,全捐给有家属的烈士,丧事也不用办。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刑担忧地看了衣衫褴褛的老猫一眼,:“老猫,你没事?是不是军区里的人为难你了?操,他们要是为难你,我带人去讨法!”

“去去去,少操心,赶紧做好手头的事。”老猫完点了一根烟,但还没点着,突然眼睛一瞪,手忙脚乱地在怀中摸索着,骂骂咧咧地,“妈的,把将军的文件给忘了,可别他妈丢了。”

待摸出韩奕辰给的文件后,老猫才松了一口气。

“这啥文件?”刑探头看了过来。

“不知道,韩奕辰是将军下发的。”

“哪个将军?”

“废话,当然是冷鸢将军,你还指望别的将军记着我们这些人物?”老猫拍了一下刑的脑袋,将文件打开。

这是一封古朴的信函,标题的四个大字工整又夺目:《讨叛匪檄》!

正文的字体更是铿锵有力,入木三分:

...

致红军将士:

自炎黄临御九州,四海之内,下纷争,国土遂分遂合,百姓涂炭泣血!

幸不绝华夏,***一统共和,平定八荒,开中国之太平!

然盛世未续百年,敌虏破我故土,大好河山狼烟遍野,祸浪涛涛!

今叛军割据北方,大兴逆师犯我疆界,引得举国分崩,遗民泪尽!观之千里白骨,满目疮痍,实乃血怒满腔!

鸢恐中土山河破碎,万民扰扰,故欲挥师北上,志在除逆匪,平暴乱,使民皆得其所,游子归家!

然,无志之辈尸位当朝,潜身缩首,内无一统之心,外有强虏之敌,鹰旗孤军难以背景,故欲招豪勇,募义兵,同我共建非常之功,匡扶社稷!

事若功成,则可无愧先烈,告慰下!

落款:共和之辉上将冷鸢。

...

老猫的手不停地发颤,呆呆地看着手中的这份文件。

檄文!

一篇讨逆檄文!

冷鸢上将亲手所写的讨逆檄文!

多少年了,北方叛军日益猖獗,大举进犯,鸽派当道的共和之辉却消极避战,使得叛军屡战屡克,蚕食疆土。

这等国难之际,满朝战将却无一人敢挺身而出,无一人誓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每个人都明哲保身,不愿承此大梁,恐成罪人,留万代骂名。

多少年了,荒野远征军中的有志之士一比一少,在鸽派的主和宣传下,热血少年变得冰冷麻木,只愿缩于墙内,贪图闲日,再无曾经的光复故土之心。

荒野远征军的兵源也因此越来越少,从一开始能和叛军势均力敌,到后来处于下风,最后像牲畜一样被碾压,眼睁睁地目睹战火蔓延至长江一线。

老猫是最早加入荒野远征军的士兵,目睹了整个衰亡的过程,虽然他极力让自己保持乐观,但却是一地产生疑问:共和之辉还能撑多久?

等荒野远征军被打光,无人再加入,共和之辉离被叛军压垮还能撑多久?

等共和之辉对荒野完全失去掌控力,百姓是不是真的只能像畜生一样被养在墙内,每沉浸在虚伪的和平中,再无出城之日?

一直以来,老猫都希望能有一个人,不用多强,也不用多伟大,只要敢在鸽派当朝的时代发出不屈的声音,不怕背负骂名,挺身而出号召众人北拒敌虏,这就够了!

可无情的现实是,一直以来,这个人都没有出现,鹰派萎靡不振,鸽派贪恋安宁,整个共和之辉死寂如坟墓,没有任何声音!

但现在,当这篇《讨叛匪檄》呈现在面前时,老猫终于知道,他一直等的人...来了!

...32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