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男妻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3:10 字数:3203 阅读进度:18/84

奉洺将近一年没有上过朝,复又上朝难免让很多老臣老泪纵横。

正好这日赵戮托病没来早朝,左相为首的老臣也仗着胆子讨伐起逐鹿侯。

奉洺回寝宫的时候,瑞雪侯在外面,脸色有些小心翼翼,道:“大王……主子来了,在里面呢。”

奉洺愣了一下,随即踏进了殿门。

逐鹿侯背着手长身而立,似乎在欣赏摆件,他腰身挺拔,丝毫没有病态,怎么看也不是托病的样子。

赵戮转过身来,笑道:“大王上朝回来了。”

奉洺没与他对视,错开了目光,只是应了一声。

赵戮走过来,一把揽住奉洺,奉洺的身量并不算矮,穿上黑色的蟒袍也很挺拔,只不过在赵戮面前显得瘦弱了不少。

赵戮捏住他的下巴,让对方把头抬起来,冰凉的玉旒贴在额上,奉洺仍然不肯与对方对视,目光有些发慌。

“怎么?”赵戮笑道:“陛下这几日亲近了左相,连看一眼微臣都不愿意看了么?”

“不是。”

“哦……不是?”赵戮轻轻摩挲着奉洺的嘴唇,道:“陛下是不是看腻了微臣,以至于连派使臣请长公主回国的事情,微臣都不知道。”

“……”

奉洺想说话,只是他张了张嘴,最后却抿了起来,没说一个字。

他的沉默似乎激怒了逐鹿侯,一把抓住奉洺的腕子,把人拖进内室,扔在床上。

瑞雪看着干着急,道:“侯爷!侯爷您……”

“闭嘴!”赵戮断喝了一声,劈手将桌案上的砚台扫在地上,道:“滚出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瑞雪叹了口气,一咬牙退了出去。

赵戮把奉洺按在床上,冷笑道:“你这几日生病,我衣不解带的照顾你,待你不好么?你既然想攻打薛国,何必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搪塞我,把我蒙在鼓里戏耍,很好玩罢!”

“我不想骗你。”

奉洺仰躺着,冕旒已经掉了,头发有些凌乱的散下来,伸手轻轻抵着赵戮的左胸膛,道:“你也扪心自问,我这么多年来待你怎么样,如果不是朝廷上怨声载道,我根本不会管……奉国几百年的基业,不能毁在我的手上!”

赵戮忽然笑了起来,“你如今来怪我了?”

奉洺只是淡淡的道:“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我的所作所为明摆着是在维护你,这次不出兵,你受得住那么多老臣的弹劾么?”

“那我问你,你派使臣让长公主回来是什么意思!”赵戮扣住他的手,不让他碰自己,寒声道:“你想在半路截杀长公主,然后怪在薛钧良的头上,好趁此出兵,是也不是?”

奉洺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仿佛长公主并不是自己的姊姊,“你既然知道,何必问我。”

“何必问你?”赵戮眯起了眼睛,笑道:“她是你亲姐姐,你们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

奉洺不知道自己触动了赵戮的逆鳞,他一辈子没有亲人,对于亲情自然非常珍视,而奉洺天生是心狠手辣的人,也只有对待他的时候格外柔情,牺牲一个姐姐而已,奉洺不会放在眼,却正好触了埋藏在赵戮心里多年的那根刺。

奉洺眼神闪了闪,逐鹿侯的情绪这么激动,难免以为他对长公主抱有别的感情,心里涌上一丝疲惫,用手遮住眼睛,冷声道:“侯爷不必多说了,孤的使臣此时已经要从薛国回来了,这时候再讨论,不嫌为时已晚么?”

赵戮后退了一步,奉洺虽然贵为一国君主,却对他百依百顺,从来不会违逆他的意思,没想到会有翻脸的一天。赵戮一句话没说,大步走出寝宫。

瑞雪站在外面,急得不得了,见到赵戮出来,马上迎上去,道:“主子……怎么样了?”

赵戮没说话,只是脸色冷得可以,顿了一下,道:“你跟我回府,我有事情要你去办。”

袖瑶急匆匆的回了云凤宫,道:“娘娘,大事不好了!”

滕云让她去打听滕裳的事情,回来就说大事不好,还以为薛钧良真的立马处死了滕裳。

袖瑶道:“奴婢打听的时候还听到了一件别的事!”

滕云知道他说的不是滕裳,才放了心,道:“先说滕裳。”

“哦……滕裳这事情还挺有意思的,”袖瑶道:“陛下已经亲口许诺了万年侯和滕裳的婚事了。”

“什么?婚事……谁的?”

“万年侯和滕裳啊,娘娘您也觉得好笑罢,还是明媒正娶的男妻呢。”

滕云全身一震,他脑子里有一瞬间放空了,道:“那滕裳怎么回的,答应了么?”

“当然答应啊。”

袖瑶道:“这不是明摆着么,嫁给侯爷或者杀头,谁也不会选杀头嘛……娘娘啊,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罢!”

滕云扶着桌沿儿慢慢坐下来,他当然知道滕裳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他的一身傲气,要屈尊卑微的嫁给一个男子,而且这个男子还是他的敌人。

“娘娘,刚刚奴婢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听到,奉王派使臣让您回去省亲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启程,这可如何是好,自古以来嫁出去的娘娘什么时候要省亲了。”

这很明显的,奉国和薛钧良的关系一向紧张,尤其现在滕王主动献上公主和亲,奉王肯定不满,这时候召皇后回去,肯定有开战的意思。

而滕云现在的身份既是薛国的皇后又是奉国的长公主,夹在中间难免尴尬。

滕云听到这个消息却不着急,反而觉得是个机会。

身为一个后宫的皇后,自然出宫什么都会受限制,然而省亲就不同,滕云一心想要逃出去,正好遂了心愿。

袖瑶看滕云的脸色淡淡的,也没什么惊奇,心里想着,果然皇后就是皇后,临危不乱。

薛钧良下午批完了奏章,没什么事情就到了云凤宫,这几乎快成了他的习惯了。

薛钧良道:“爱妃想必也听说了,奉王甚为想念你,要你回去省亲,不知道爱妃怎么看。”

滕云连顿也没顿的道:“全凭陛下的意思。”

他当然知道薛王这是试探自己,想留下来和不想留下来都不对头,只有不表态才是最万全的。

而滕云这种“乖顺”的举动,正好合了薛钧良的心意,又想起来姜瑜说的话,一个帝王只有一个子嗣,确实说不过去。只是薛钧良忽然又阴郁起来,他说过不会逼滕云,会等到对方心甘情愿,看着滕云淡然的样子,真不知道心甘情愿是何年何月。

滕云此时根本就不知道,薛王在打他的注意。

薛钧良已经动了想要子嗣的念头,自然不可能放滕云回奉国,不管奉王是真的想念长公主还是弄虚作假。

薛钧良没有打算走的念头,反正这几天清闲,折子批过了,就让袖瑶去传话,说晚膳要留在云凤宫。

“对了,再过些时日万年侯要大婚,爱妃省亲的日子要缓一缓,毕竟后阳也算是重臣,爱妃不在也说不过去。”

滕云手颤了一下,试探的道:“妾身听说是侯爷要娶的是滕国的相爷?”

薛钧良点点头,道:“没错,正是滕裳。”

“……只是妾身听说这个滕裳秉性耿直,怕不会同意嫁给男子罢?”

薛钧良听着,忽然笑起来,弄得滕云不知所以,薛钧良笑够了,才道:“爱妃说的有道理,不过……滕裳也算是心机重的人,他在官场将近三十年,保命还是保颜面这些小道理,还是明白的。一个人连头都没有了,要脸来做什么,还谈什么抱负社稷。”

他说着忽然叹了口气,道:“说来这件事孤也有三思,孤担心的倒是万年侯……恐怕后阳的心思倒是比不过滕裳,要处处吃亏受制于人,说不定踩进坑里,还要帮着他人填土埋自己。”

滕云道:“那为何陛下会应允这门亲事?”

“为何?”

薛钧良摇了摇头,道:“因为孤有个不省心的弟弟,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明知道他对滕裳有感情,孤即使君王更是兄长,总不能坐视不理。”

滕云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就算是一母同胞又怎么样,能做到薛钧良这一步,不管真的假的,确实不容易了。

他正想着,忽然觉得手背上一沉,已经被薛钧良拉住了手,薛钧良的手骨节分明,上面有些茧子,正好能罩住滕云的手。

滕云一颤,差点反射性的把薛钧良的手甩掉,幸好立马克制住了,不然这可是大不敬。

薛钧良既然想要滕云心甘情愿的委身自己,当然要拿出些行动来,女人总是喜欢柔情体贴的,薛钧良后宫如云,自然知道怎么讨女人欢心,只是他算错了,这个皇后的瓤子,并不是个小巧秀气的女子……

薛钧良温声道:“爱妃是想家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