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见面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3:11 字数:3175 阅读进度:19/84

滕云被握着手,极度的不自在,总想抽回来,可是薛钧良完全没有自觉,而且可能还觉得自己表现的很温柔。

用膳的时候还亲自为滕云布膳夹菜,袖瑶在一边看着都觉着受宠若惊,用过膳还传御医来给皇后看了看脸。

滕云脸上的伤疤渐渐脱落了,露出嫩粉色的皮肤来,只不过掉疤的时候总有些痒,而且伤疤旁边会泛红,有些发干,滕云自己本身都没觉得如何,薛钧良倒是观察到了,让太医开了药膏涂抹。

御医再三保证,伤疤脱落之后一定不会留下痕迹,薛钧良才把人放走了。

薛钧良为滕云涂着药,忽然笑道:“爱妃竟然如此香。”

滕云没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自己调笑,道:“是药膏的香气。”

薛钧良像模像样的闻了闻药膏,又摇头道,“药膏哪有爱妃香气宜人。”

说着竟然揽住滕云,轻轻吻在滕云的额角上。

额头上一阵温热,虽然只是短促的一碰,但是滕云登时震了一下,这样单纯而温柔的亲吻比之前亲在嘴上还要要命,滕云皱着眉,往后靠了靠,尽量保持距离。

薛钧良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一样,还略作惊讶的道:“是我手重,弄疼了爱妃么?”

滕云也不能说什么,抿了抿嘴,道:“不敢劳动陛下,还是妾身自己来罢。”

这回薛钧良也没强求,把药膏很爽快的交给滕云,道:“今天晚了,孤就先回去了,过几天让滕裳进宫来见见你,总归是要嫁进薛家的人,做皇后的要多教教他规矩,以免惹人笑话。”

薛钧良说完就走了,滕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烦躁,不知道薛后阳到底是怎么想的,依薛王的意思,难道薛后阳还对滕裳真的抱有感情不成?

可是滕裳和万年侯完全没有什么交集,就连战场上也没有正面交锋过,薛后阳做将军的时候,藤上已经被滕王召回了国去,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夺了兵权,之后就再也没领过兵,也没让他出滕国京师半步,更别说见过面有什么私交了。

滕裳同意下嫁这一点,虽然让滕云有些震惊,不过稍一思考也明白了,滕裳对滕国是死忠的,必然不会想一死百了。

其实只要薛钧良松口,确实如他所说,薛后阳纵使战场上处于不败之地,论心机思虑肯定在滕裳之下。

但是想想也知道,薛钧良怎么可能轻易的松口,养虎为患这个道理太简单了,就算疼爱弟弟也不能做到这个地步,恐怕他这步棋布的还很远。

万年侯大婚的事情也算是薛国的大事,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况且薛王说了,要亲自主婚,自然不能怠慢。

薛后阳和滕裳一起进宫来,滕裳作为“内人”要去后宫拜见皇后,而薛后阳自然和薛钧良唠嗑。

薛钧良看着薛后阳得意满面的样子,不禁笑道:“这样就满意了,你的志气跑哪去了?不要让人家说万年侯是个惧内的侯爷。”

薛后阳傻笑了一下,道:“陛下,您就别打趣臣弟了。”

薛钧良道:“虽然我同意了你们的婚事,但是你要知道,滕裳不是省油的灯,他的心思比你这个武将要深得多,能不能打动他,还要看你自己了,谁也帮不上什么。”

薛后阳叹口气,道:“说实话……臣弟没奢望过这些。”

薛钧良道:“我看你们相处的还算可以,起码滕裳不躲着你……”

他说着咳了一声,道:“后阳啊,你说一个做妻子的总是躲着丈夫是什么意思,到底怎么做才能让她不躲着你。”

“啊……”薛后阳沉吟了一下,道:“陛下……臣弟还没成婚呢,这些……不太懂。”

薛钧良挥了挥手,道:“随便问问而已。”

不过说完了又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想再说什么补救补救,薛后阳倒是没注意,接着道:“是不是这个妻子心里另有别人啊?”

薛钧良听着,脸色“哗”的一下就沉了下去,薛后阳觉着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果然话不能直说。

薛钧良听着这种可能性,立马有些坐不住了,忽然记起滕浅衣说的话,皇后和滕裳可能是旧识,而自己刚还让滕裳去拜见皇后。

薛后阳惴惴不安的站着,就听薛钧良道:“摆驾云凤宫,也差不多是午膳时候了,正好吃个家宴。”

滕裳来拜见皇后,虽然滕裳是要下嫁的人,但是毕竟是男子,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皇后的,所以需要隔着珠帘。

滕裳被宫人引着进了大殿,袖瑶说娘娘在茶室呢,于是领着滕裳去了茶室。

茶室进门正殿的侧面,进去是个屏风,转过去摆着桌子书柜小条案,旁边设着珠帘,里面是个美人榻。

滕裳垂着首,很恭敬的摆下去,道:“滕裳给皇后娘娘请安。”

透过珠帘,滕云也看清对方的表情,尤其滕裳低着头,对着地上,更是看不见表情。

外臣觐见是不需要行双膝跪拜之礼的,跪拜只能上拜天地君王,下拜父母高堂,别国的君主,只要不是附属一般都不会跪拜。

滕裳之前送亲,也没有行跪拜礼,而此时,却双膝跪在地上,因为他再也不是外臣,而将要成为万年侯薛后阳的嫡妻内子。

滕云极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道:“起罢,袖瑶设坐。”

滕裳的举动从始至终都很恭敬,谢了恩才起身坐下。

两个人正巧都是话不多的人,滕裳是不知道对方是滕云,自然没话可说,而滕云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滕裳终归是男子,为了避嫌不可能让袖瑶和侍女都出去,后宫里那么多耳目,滕云不会傻到自己找麻烦。而有旁人在边上,他又不能说些什么。

一时间俩人都无话,气氛有些尴尬。

袖瑶眼观鼻鼻观心,还以为娘娘不喜欢这个滕裳,其实也难怪,男人做嫡妻这是惊世骇俗的,谁会喜欢,说出来怪吓人的。

袖瑶趁机出来续茶水,刚转出茶室,还没出正殿,就看见薛钧良带着薛后阳进来了。

袖瑶也没听见通传,着实吓了一跳,跪下来请安,还没开口就被薛钧良拦住了。

薛钧良环视了一圈,正殿上不见滕云,也没看见滕裳,心里难免咯噔一下,道:“娘娘在哪?”

袖瑶道:“娘娘在茶室呢。”

薛钧良并没有抬步去茶室,而是问道:“滕裳来过了么?”

“回陛下,来了还没走呢,正在茶室。”

薛钧良这才抬步往茶室去了,弄得袖瑶匪夷所思的。

薛钧良也不让人通报,消无声息的进了茶室,还没转过屏风,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转过去就见滕裳坐在一边,滕云坐在垂帘后面,完全没有越矩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滕裳瞥了薛钧良一眼,也没见什么太大的反应,起身跪在地上请安,倒是他这样平静的样子让薛后阳觉得有些不好过。

薛后阳虽然之前没和滕裳见过面,但是两国交战这么多年,多少也听说了裳相的为人。

让滕裳给薛国跪拜,对于滕裳来说是要多大的忍耐。

薛钧良走过去,宫女主动打起珠帘,滕云也起来请安。

薛钧良这时候才扶起滕云,然后道了一声,“滕裳也不必拘礼,后阳还不快扶起来。”

薛后阳应了声,这才上去扶起滕裳,滕裳并没拒绝薛后阳的触碰,表情还是淡淡的,没当一回事。

薛钧良道:“今天御医来过了么?”

滕云听着他不紧不慢的问话,道:“来过了。”

“别忘了上药,御医说要连续用药才能有效果。”

说的甚为关心,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给滕裳和薛后阳听。

薛钧良关心够了滕云,才对薛后阳道:“等后阳完婚之后,还要你护送皇后回奉国去省亲。”

“臣领旨。”薛后阳道:“臣弟一定会确保皇后娘娘安全回宫。”

薛钧良笑道:“这个自然,孤最信任的莫过于后阳你了。”

说话间姜谕垂首进来,道:“大王,有密报送来。”

薛钧良道了一声“呈上来”,姜谕就恭敬的将一张字条呈了上来。

薛钧良拿过字条瞧了一眼,上面的字本甚小,而且字条也不大,按理说就算滕云站得近,也应该看不见是什么。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薛钧良有意的,拿着纸条斜了一下,滕云清楚的看见上面有一排蝇头小字。

——奉王有诈。

下面署名瞧不见,被薛钧良捏住了一个角。

薛钧良看完之后就把纸条顺手收进了宽袖里,也没再提这件事,吩咐姜谕在云凤宫布膳,让薛后阳和滕裳一起留下来,大家吃个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