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 遇刺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3:14 字数:3222 阅读进度:22/84

“护驾!”

滕云还没下车辇,就听外面一阵杂乱。

薛钧良已经下了车,他虽然想到中途肯定会有人拦截皇后的车架,但是没想到竟然明目张胆到十里亭这么近的地方。

薛后阳虽然早有准备,不过没想到贼人埋伏在驿馆,四下顿时乱了,尤其这次是护送皇后,难免带了很多女眷。

滕云坐在车架里,心里一阵猛跳,这是绝佳的逃跑机会,只是他现在这个身体太羸弱了一点,若是以前一定不会怕被擒,但是现在搞不好会被刺客杀了也说不定。

滕云撩开帘子的一个角,外面的刺客好像都是冲着薛钧良去的,不过薛钧良是一国之君,怎么可能那么好行刺,刺客又是早有准备,不像是思虑不周。

滕云果然想的没错,行刺薛钧良其实就是个幌子,刺客人数不少,有一部分人趁卫兵反应不及偷偷摸到车架旁边。

袖瑶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拉住腾云道:“娘娘,快跑罢,外面要支撑不住了!”

滕云知道如果不跑出去,刺客不一定能杀过来,毕竟这次都是薛后阳亲自挑选的亲信士兵,但是只有现在是逃跑的最好机会,趁着混乱。

他稍一思考,立马抬手把头上的凤冠摘下来,把身上多余的首饰佩戴全都摘掉,袖瑶也是聪明的人,明白滕云的意思,从小柜里找出一件不是很鲜艳的衣服,帮他把外袍退下套上新找出来的衣服。

袖瑶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宫女了,此时虽然看起来很镇定,其实魂儿早吓飞了,手不停的抖,帮滕云套好衣服已经出了一头汗了。

袖瑶偷偷撩开车帐往外看了看,才跳下车去,伸手扶住滕云也跳下来。

滕云把零碎的首饰都摘掉,打扮也和普通的宫女相差无几,两个人也不算显眼。

道两边一边临水,一边是小树林,滕云带着袖瑶往树林里跑,只是还没跑两步后面就有声音,像是有人追来了。

袖瑶有些发慌,滕云低声道:“分开走。”

“娘娘……”

袖瑶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虽然两个人目标大了一点,但是一个人她也不敢,只是滕云没给她思考的几乎,向另一边去了。

林子里野草不少,滕云一身裙衫也不方便,总是带着地上的草和枯叶哗哗作响,而且他的体力不行,刚跑了两步就已经喘不过来气,嗓子里仿佛充血了一样。

滕云干脆矮身缩在草丛里,用手捂住口鼻,尽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他刚刚躲进草丛,就听见有人的声音,就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滕云屏住呼吸,生怕他们会发现自己。

等那些人走过去,滕云稍一放松,就觉得眼前发黑,天旋地转的打着晃儿,身子一歪摔在地上。

那些刺客似乎也是练家子里的好手,听到声音立马折回来,用叶刀削着草丛查看。

滕云手一撑想要起身,胳膊打着颤,似乎完全用不上力气,下一刻却猛的被人扑出去。

滕云身后是个土坡,土坡不算太陡,但是斜坡很长,一直蔓延下去,林子里又黑,看不见下面是什么。

滕云被这一扑,完全没有抵抗能力,被人牢牢抱在怀里,顺着土坡就滚了下去。

那人的手扣住他的后脑按在自己怀里,尽量保护住滕云不让土块石头磕到。

这一滚更是天旋地转,滕云死死闭著眼睛,胃里仿佛也翻滚着,带出一阵阵的恶心。

终于到底的时候滕云好不容易吐出口气,但是仍然睁不开眼睛,好像四周还在动一样,他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已经被人拉了起来,没走几步,拖进了旁边的土坑里。

待到他恶心的眩晕感慢慢平复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却是薛钧良。

薛钧良的冕旒没了,头发虽然束着,但是散下来不少,有些凌乱,黑色的蟒袍上都是灰,还刮破了几处,显得非常狼狈,但是表情仍然那么冷静。

薛钧良一手揽住滕云,尽量缩在土坑里,另一手捂住他的嘴巴,示意噤声。

刺客见人跌下来,自然也跟着下来寻找,幸而这附近比较暗,而且枯木杂草蔓藤不在少数,还有几处发臭的小河沟,刺客找了找又怕人摔下来没事逃跑了,也不敢久留,往深处走了。

薛钧良的手一直没放下来,刺客走远了又等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松开,滕云急喘了两口气,再久一点,他真怕被捂死了。

薛钧良看着他憋红的脸,轻轻笑了一声,两个人挨得很近,气息都打在滕云的耳朵边,让他不由打了个颤,猛的回过神来,转头看着薛钧良。

两个人倒是比较有默契,再等了很长时间,没见刺客折回来,才出了土坑。

薛钧良身上有些血迹,似乎是摔下来的时候被土块刮得,虽然狼狈,但都不是大伤,不过他的右手似乎不太灵便。

薛钧良也不嫌脏,坐在一边,道:“爱妃,怎么办,我的手好像断了。”

滕云实在没想到,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一命。

他看着薛钧良的眼神有些复杂,上一辈子他们是死敌,甚至自己死在他的手里,而现在,那个人竟然肯出手救自己。

他不知道薛钧良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的,或者其实自己刚一逃跑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滕云看着薛钧良装可怜的样子,好像对方一点都不怕和部队走失,也没发现自己的处境如何狼狈。

“怎么,爱妃被感动了,那也不着急,回宫之后叫你看个够。”

薛钧良言辞暧昧,还故意压低声音,只是滕云根本没想到那个方面去,只是起身在附近捡了几个粗一点的树枝,然后坐在薛钧良旁边,把他的衣服从裂口的地方撕下一点,给薛钧良把断了的手固定一下。

薛钧良用另一只手拨了拨被撕下的豁口,仿佛是可惜衣裳就这么坏了,不经意的笑道:“爱妃动作这么熟练。”

滕云包扎的手顿了一下,随即装作不在意,在外打仗习惯了,这些小伤小病都会自己处理,但是身为娇生惯养的长公主肯定不会,别说处理伤口了,这种境况下,应该很慌乱才对。

他这么想着,还是帮薛钧良固定好。

薛钧良虽然也觉得对方有些异样,但是质疑只是一闪而过,也没放在心上。

他单手把黑色的外袍退下来,铺在一边,伸手拍了拍,道:“坐下来歇歇,后阳的人应该很快能找到咱们。”

滕云看了一眼地上铺的衣服,他不想说话,也没力气说话,这个身体果然是娇生惯养的,体力和耐力都不行,滕云现在喉头里已经肿胀着充血,真怕一开口顿时吐出来。

他坐下来,薛钧良见他们离得挺远,就主动往这边挪了挪,然后扶住滕云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道:“累了就闭眼歇息一下。”

滕云虽然是很累,坐下来也慢慢有了倦意,只是他靠着薛钧良,怎么也放松不下来,全身都是僵硬的。

薛钧良也发现了,滕云的头靠着自己,但是身体都绷紧的,不禁笑了一声,然后伸手从后面楼住对方的腰。

滕云本身的困意被这一下惊得全飞了,薛钧良感觉到他打了个颤,反而把人搂的更紧,“天冷,靠着暖和点。”

薛后阳的动作也算快,还没到一个时辰,就寻了过来,而且大部分刺客已经抓到。

薛后阳跪下来请罪,薛钧良也没说什么,这个时候滕云已经睡着了,众人也不敢太大声吵醒娘娘。

滕云晕晕乎乎的,觉得周身很暖和,他缩了缩,忽然感觉有毛茸茸的东西贴在脸上,顿时惊了起来。

薛钧良看着他猛的撑起身来,以为他做了噩梦,轻轻拍着滕云的后背,道:“没事了,再睡一会儿到宫里再起来。”

滕云有些没完全醒过来,他盯着薛钧良看了半天,总觉得地有些晃,身上还盖着毛皮的毯子,薛钧良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又变回之前衣冠楚楚游刃有余的样子。

薛钧良看着他人发呆,他本身是趴在自己腿上睡觉的,还以为回到宫里滕云都醒不了。

那个人的衣服没有换,因为怕吵醒了他,薛钧良也没有嫌脏,就让他枕着自己的腿,只是这时候,滕云脸上有些淡淡的晕红,好像是因为暖和了,眼睛有些发呆,氤氲着丝丝的水汽瞧着自己。

这个时候虽然不太合适,但是薛钧良被这样瞧着,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躁动,而滕云又趴在自己腿上,这个姿势非常的引人联想。

薛钧良知道要是他们俩人再保持这个姿势,一会儿自己的反应就该被发现了。

伸手把人反过来正面按在地上,薛钧良替他把碎发别在耳朵后面,顺手捏了捏对方的耳垂,听到滕云“嗯”了一声,心里猛地一紧,像是被砸了一下。

薛钧良的手从耳垂滑到滕云的下巴,伸手钳住,附身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