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十四章 死水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3:52 字数:5785 阅读进度:59/84

滕云立了大功,薛王命人送来酒肉奖赏给他们,又传圣旨给俞谌,说薛王龙心大悦要封赏后宫,德妃娘娘马上就要变成了贵妃,让他进京去贺喜。

俞谌一听以为是真的,高高兴兴的准备了东西,就要回京城去。

众将见他要走,高兴还来不及,又怕他反悔,就盼着他赶紧回京去,不然天天什么事情不干,就知道在营寨里幺五幺六。

滕云趁着章洪被气病这些时日,命令重新扎营,把战线缩短,又故意留了豁口,等着章洪病好了报仇。

章洪病了一个月时间,终于有点起色,他病好后第一个念头自然是报仇,这样的奇耻大辱怎么能不报,就领手下另一员大将出战,齐詹和齐梓结同族,他一直记恨齐梓结的战功,好不容易把齐梓结逼走,想着如今没人和他抢功,就领命出战去了。

齐詹观察了地势,看到薛军扎营不禁觉得可笑,左右分作两堆儿,中间留了空挡,如果断他们中间,就可以把薛军的兵力分散各个击破,薛军人多势众也变得不可怕了。

齐詹让大军叫阵,大骂滕云,骂的十分难听,滕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就道:“谁愿意领兵迎战?”

手下将士经过之前一役,多半都对滕云心服口服,如今有人大骂主帅,都沉不住气的争相出战。

郎靖却笑道:“张默可去。”

张默脸上一红,尴尬道:“参军有所不知,张某……张某右手只能提笔不能提枪,实在……实在有负重托。”

众人听了以为郎靖故意刁难主簿,方要和郎靖翻脸,只听滕云道:“参军的办法正合我意。”

大家不明所以,滕云笑道:“主簿虽然不能出战,但心下仍然希望可以出战立功,是也不是?”

张默听了点头,道:“自然是,不然张某也不会继续留在军营,哪怕是当个文书。”

滕云道:“那你可要感谢参军的举荐,这次出战,只要交手,不需要尽力,把敌军引到阵中就行,参军领一队人马正面接应主簿,我亲自带一队人包抄他们的后路,其余人各自回营,到时候就静等瓮中捉鳖罢。”

张默一听立时明白了,不禁笑道:“原来如此!”

当下众人散了,各自回营地去,让士兵生火起灶吃饱了肚子才好打仗。

齐詹让士兵叫了一天的阵,大骂的士兵都没了劲力,天色渐黑,正准备退兵回去,明日接着叫阵,就见一队人马朝这边而来,为首的正是张默。

齐詹累了一天,这时候才见人来,立马怒火冲了上来,提着大刀冲上去迎敌。

齐詹也是猛将,张默右手有伤,不敢硬碰硬来,打不过几下立时拨马往回逃去,后面的士兵见张默跑了,也跟着往回跑。齐詹一看以为是薛军怕了,大喜之下让士兵击鼓禁军,对张默穷追猛打。

敌军很快就冲杀进了滕云特意留下的陷阱,左右两边各有营寨,弓箭手在高高的哨塔上往下射箭,前面本身败北的张默忽然勒住了马,原来是郎靖帅人马而来,挡住了追兵。

齐詹一看大事不妙,赶忙鸣金收兵,只是大家刚刚转头撤退,滕云就带着一队精兵堵住了去路,一时之间齐詹的兵马被薛军四面八方的包围住,士兵们举着“上将军滕英”的军旗,而齐詹的军旗早被乱箭穿烂,倒在地上,被自己的人踩来踩去。

滕云把齐詹和他的人马全都活捉了回去,众人拿出酒肉来庆祝有赢一役,就把俘虏困在帐下,让他们看着酒肉但什么也不能吃。

齐詹起初还大骂滕云,后来渐渐没有力气。

滕云这时候才道:“滕某早听说齐将军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就是被俘也毫不低头。”

齐詹肚子饿得乱叫,听他这么说又那么一点点羞愧,但还是梗着脖子不服。

滕云似乎喝多了酒,有些上头,踉跄着走过来,笑着从腰间抽出虎翼刀,虎翼刀通体全黑,但在夜晚却泛着寒光,齐詹看着他两手不稳的样子,生怕他喝的太醉,失手把自己砍了。

滕云拿着刀,就那么随手一晃,就听“嗤”的一声轻响,困在齐詹身上的绳子竟然被砍断了,而齐詹没有被伤到一星半点,这一下让他心里对滕云才开始有了隐隐的惧意。

“滕某这辈子就爱惜人才,将军是勇将,如果肯投奔滕某,定然不会亏待与你。”

滕云说着命人拿来酒肉款待齐詹,齐詹饿得不行,但滕云说,只有投降才能吃。

齐詹没有办法,就假意投降,吃饱了肚子,又假惺惺的道:“小人是返臣,将军何等仁德才能这么对待我,小人自然愿意跟着将军……只不过舍不得章洪那贼子帐下,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章洪帐下还有两名大将,和小人都是过命的交情,不如给我一匹快马,我愿意前往劝说二人,到时候他们看着小人的薄面,一起领兵来归降,岂不是好事!”

滕云只是微笑,也装作惊喜的道:“滕某早听说章洪帐下勇将甚多,如此大好。”

于是就亲自带着齐詹,把他领到营寨后面,让他看到薛军堆积如山的粮草,齐詹心里嘲笑滕云没有防备,暗中记下来堆放粮草的位置。

滕云又领着他去了马厩,让他挑一匹喜欢的马,回去劝说另外二人。

齐詹挑了匹难得的千里马,连夜就赶回章洪帐下。

章洪见他一个人回来,立刻大怒,让人把齐詹拉下去砍了示众。

齐詹跪在地上痛哭道:“滕英那厮诡计多端,会妖法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末将是中了他的妖法才沦落如此的,如果不是拼死夺马,恐怕都见不到大帅了!”

章洪看他哭的凄惨,况且杀了他就又损一名大将,如今也是用人之际。

张默不解为什么滕云把敌人放回去,滕云笑道:“这是放长线钓大鱼的办法,杀一个齐詹岂不是太便宜了章洪,如果放齐詹回去,我能让章洪不止自己杀了齐詹,还一同杀掉另外两员大将。”

张默知道他是要用攻心计,敌人如果内乱肯定不能再进攻,洺水便不用尸横遍野,对滕云越发的佩服了。

这个时候郎靖撩开帐帘子走了进来,道:“已经准备好了。”

滕云点头,不知道二人卖的什么关子,滕云就请张默来看好戏。

三人一起出了帐子,来到练兵的空场上,将士们都手执兵器,滕云就命令士兵把粮仓里的粮草都搬运到不远处的大营去。

原来滕云带齐詹来看粮草,特意设下了连环计,他肯定齐詹回去之后要将功补过,一定会来劫粮,所以命人把粮仓清空,给齐詹来个空城计。

夜里三更天,果然有一队人马偷偷过来截寨,冲进营寨里却不见人,来到粮仓连一粒米都看不到,立时知道中了计。

只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章洪的士兵第三次被滕云生擒活捉。

滕云特意装作一时疏忽,放走了齐詹,然后带着张默和郎靖去看俘虏。

滕云手里拿着虎翼刀,问道:“你们谁是齐詹的部下?”

起初没人说话,滕云就笑道:“原来没有齐詹的部下,那就都杀了罢,我还说要留下齐詹的人呢。”

俘虏听他这么说,愣了一下,随即有一个人大喊“我是齐詹部下。”

滕云就让人给他松绑,然后带他去吃饱饭,众人一见争相恐后的说是齐詹部下。

滕云把这些人都收归到了军里,然后派了十个人回去,让他们装作兵败,回去送信,要质问齐詹和另外两个将军,为什么还不送章洪的人头过来,就算是时机难得,也不该一拖再拖,难道齐詹忘了滕将军送他的千里马了么?

这几个士兵觉得回去肯定是送死,不如把这个消息告诉章洪,还能保住一命,大家一合计,就跑到章洪帐下,把滕云的话转达给了章洪。

章洪果然中了滕云的攻心计,原来自己一连三次失利,都是因为齐詹这三人,原来自己手下的大将都被薛国收买了去。

章洪越想越气,叫来齐詹,道:“你的马是千里马?”

齐詹以为章洪喜欢,想要献给章洪,讨好道:“正是正是,是难得一见的千里马……”

只是他想要献给章洪的话还没说完,章洪气的拔出佩剑,一剑斩下了齐詹的人头。

奉洺一直让齐梓结在洺水对岸观战,齐梓结把事情和奉洺禀报了,奉洺有些惊讶,道:“这个叫滕英的,以后必是大患。”

吕世臣知道这个滕英就是之前软禁自己的滕南侯,滕南侯当时的做法也算君子,到没有刁难自己,心想着如果滕英可以归顺奉国,那边是件好事。

不过奉洺不这么认为,养虎为患的事情是在太危险,等滕英打败了章洪,那么薛王一定会让他继续来打奉国。

齐梓结道:“以末将所见,其实滕英这次未必会赢。”

奉洺道:“为什么?”

齐梓结道:“大王难道忘了,滕英的帐下,还有个俞谌?”

奉洺听他这样一说,顿时笑了起来,道:“正是如此,打赢仗俞谌可能不行,但打败仗他一定可以胜任,到时候咱们再伸出援手,帮助薛国一把,将章洪打退。”

于是就在俞谌兴高采烈的准备回京的时候,突然有人跟他说,“将军你为什么高兴,您这一进京就是死路一条啊,薛王怕传召你不会回京,就用德妃的事情引诱将军,恐怕在京城的大门两旁,已经安排了刀斧手,就等着将军了。”

俞谌一听,立时觉得醒悟了,当夜一个人偷偷出了军营,投奔章洪去了……

章洪砍了齐詹,又想杀另外两人,又恐怕他们得到了消息要杀自己,就设了宴席,请二人来赴宴,在宴席上准备了刀斧手和弓箭手。

在混乱的厮杀中,俞谌冲了进去,阻止了众人,道:“这全都是滕英那厮的诡计,你们中计了!”

章洪听了俞谌的说辞,觉得有道理,悔恨自己砍了齐詹的脑袋。

俞谌笑道:“砍掉的脑袋也有用处,主帅何不让其他两个将军带着大兵,用锦盒把脑袋装起来,假意投降,说这是主帅的人头,因为得知主帅要杀他们,无奈之下只能起兵,无路可走特意献上人头归顺薛国。”

章洪听了得意,道:“这样一来,薛军定不会又防备!”

章洪奖赏了俞谌,让他作为援兵,要将洺水的军队赶尽杀绝。

俞谌又道:“大军诈降,到时候出其不意,以滕英假仁假义的秉性,定然不会忘腹地逃窜,那里不远处就有百姓居住,末将愿意领兵一千,顺洺水下游埋伏,就等滕英往这边逃窜,一网打击!”

章洪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就拨了他兵马,让他去设下埋伏。

没过两天滕云就接到了哨兵的禀报,说外面有大军,为首的是章洪手下的大将,大军人人手里拿着一块白布,示意投降。

滕云怕是计谋,并不让他们进营寨,只是亲自出来,为首的大将跪拜在地上,道:“求大帅收留!章洪那贼子竟然不分忠奸,一刀斩了齐詹,还设下酒宴要埋伏小人,小人和兄弟们左右冲突,不得已才砍下章洪的头颅,如今已经无路可走,求大帅收留,小人愿意奉上章洪的人头,誓死不敢叛变。”说着呈上锦盒。

张默也闻讯过来,手上提着虎翼刀,塞到滕云手里。

这个时候郎靖却匆匆忙忙赶来,在滕云耳边说了一句话,又进了营寨。

滕云心一下提了起来,郎靖说的正是“俞谌跑了”四个字,只不过这四个字的分量不小,俞谌叛变,那么眼下必定是计谋。

敌人大军压阵,而自己军队还没有整理好,怎么能迎战,滕云现在唯有拖延时间,等郎靖进去发兵。

滕云手心里直冒汗,而敌方大将手心里也冒出汗来,因为这个锦盒里装的其实是齐詹的人头。

忽听击鼓之声大震,敌军大将一怔,明白原来自己早就暴露了,立马让手下进攻,一时间两军冲突。

薛军虽然有郎靖做准备,但仍然不及对方准备多时,一时间士兵仓皇迎战,被章洪的军马打得散乱开来。

张默砍下敌军一名骑兵,夺了马过来,回头见滕云替郎靖拦下敌军大将的攻击,郎靖是文臣,根本不会功夫,这种混乱之时就显得狼狈。

对方敌将也是骁勇之人,滕云虽然能拦一时,却不知道自己体力够不够用,张默把马交给郎靖,让郎靖冲突出去请救兵来。

郎靖也不犹豫,翻身上马,张默替他开路,就飞奔了出去,张默见他走了,提起刀来又往回冲突,士兵被冲散,败事已现,滕云和张默都知道不该继续纠缠,就带领剩下的军马撤退。

张默也不忍心把军队带到腹地去,毕竟所到之处必定是百姓遭殃,于是咬牙道:“洺水下游地势险要,咱们不如往那里去,而且那里也有屯兵。”

这种时候谁也不能考虑,只好往洺水下游而去,章洪亲自帅人马赶来追杀,似乎要把他们赶尽杀绝。

滕云带兵一路杀一路退,几万兵马逃的逃死的死,竟然只剩下一千骑左右。

滕云张默和几员大将断后路,让一千兵先逃,眼看敌将就追上来,滕云竟然拨转马头迎了上去,众人暗叫不好,只这个时候,主帅竟然将敌将一刀斩在马下。

滕云提刀立于马上,章洪引兵追来竟然不敢往前,薛军趁这个时候已经走得远了,剩下的人才护送滕云继续往洺水下游走。

章洪被滕云的胆识吓得一惊,不敢在往前追,谋臣也说前面地势先要,不能再追,在追恐怕中埋伏,因为俞谌早在洺水下游拦截,章洪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就退了兵回了营帐,静等着佳音传来。

薛军走到下游已经疲惫不堪,下游地势险要,景色却颇为壮观,不远处有一滩水,水周围种了遍地的桃花,正直开花,美丽不可方物。

滕云见将士口渴,道:“这是什么水。”

张默道:“这里叫桃花潭,潭水中多有芦草,芦草经过日晒有毒,不能饮水,所以也叫死水。”

滕云望着桃花潭,猛然笑了一声,张默问他为什么笑,滕云皱眉道:“咱们忘了俞谌,方才你可有看到俞谌?”

张默此时一惊,已经明白了,俞谌可能早就在此埋伏,正想着突听有鼓声响起,果然是俞谌的兵到了。

张默让滕云上马快逃,滕云上马却不逃,命令张默带一千兵继续往下,自己立在当地挡住俞谌。

俞谌早听说了章洪追击却被吓住的事情,也不敢上前,派一名将士出战,没两下被虎翼刀斩于马下。

俞谌更是畏惧,但滕云只有一人,也不能成气候,就让众将士车轮式迎战,滕云本身体力不支,也明白俞谌的计策,但只有如此能托住追兵。

一直到黄昏,滕云忽然翻身下马,俞谌不知道他又想到什么诡计,就按兵不动,滕云走到桃花潭边,扶着一棵桃树慢慢坐下,翻手将虎翼刀插1进旁边的土里,竟然合上了眼睛。

桃花的花瓣被风吹的掉下来,洒在滕云身上,那人却好像睡着了似的,并不动晃,俞谌瞪了一炷香时间才大怒起来,以为滕云又耍自己,命将士再战。

只是将士走过去,滕云也不再动晃,附身探了探鼻息,原来此时滕云早已力竭而亡。

俞谌高兴的让士兵毁掉滕云的尸身,然后继续往前追杀,只是还没来得及有所作为,突然从旁杀出一队人马。

齐梓结领着奉军把俞谌包围住,一刀砍了俞谌,将滕云的尸身带走了。

张默见到屯兵,赶忙领着屯兵往回折返,等返回桃花潭,却只见一地死尸,俞谌趴在地上已经死了,不见滕云,唯有桃树下,深入土地的一把好刀……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菌郑重声明,滕小云不会再穿滴!你们不要以为他嗝屁又穿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