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二十二章 良宵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4:01 字数:5553 阅读进度:68/84

滕云刚想点头,瞥见薛钧良的笑意,心里一突,又猛地跳了起来,脸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热。

薛钧良自然不容滕云拒绝自己,道:“走罢。”

姜谕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后面,自然明白是什意思,赶紧让宫人掌着灯笼,为薛王和滕南侯照明。

滕云的手一直被薛钧良握着,他想抽回来,但是薛钧良却不松手,滕云也不敢再抽,就任由他握着。

薛钧良觉得气氛刚好,想要趁着机会再做点什么小动作的时候,就看见前面也有烛光,有人迎面走了过来。

薛钧良定眼一瞧,竟然是太子薛珮和何氏三个兄弟。

何氏三人一字排开,就好像拦路抢劫的凶徒,手里还提着大刀,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小太子站在他们前面,一脸老成的抱着臂。

他们见薛钧良过来,有些慌儿了神,似乎没想到薛王也会路过似的。

薛钧良笑道:“皇儿这是在做什么?”

“儿子……儿子……”

小太子一被问起来变得磕磕巴巴,顿时支吾不出声来,后面三人也乱了阵脚,只不过薛珮支吾了一会儿,似乎像是鼓足了勇气,道:“不瞒父皇,儿子在这里是来拦滕南侯的!”

“哦?”

薛钧良道:“拦滕卿做什么?”

薛珮咳了一声,似乎是在给自己鼓气,随即大声道:“儿子觉得滕南侯不配住在云凤宫,他既不是皇后,也不配做皇后,云凤宫自古以来只有大王的皇后可以居住。”

薛钧良听了只是笑了一声,意义不明,让小太子缩了一下脖子。

滕云知道薛珮不满自己,是因为滕英放火烧了云凤宫这件事情,虽然他不是滕英,但是他现在用了这具身体,所以也无可辩驳。

这样说来,其实小太子薛珮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虽然年纪小了点,作为也太过偏激了一点。

滕云恐怕薛钧良会怪罪薛珮,出言道:“微臣也的确觉得自己无德无能,如果住在云凤宫里,恐引人流言蜚语。”

“谁会流言蜚语?”

薛钧良却不给滕云退让的余地,笑道:“孤识人的本事,自认为还是不错的,滕卿有大才能平叛乱,又嫌德下能容忍上能劝谏,为何不配?”

小太子梗着脖子道:“可儿臣听到的完全不是这样,滕英的口碑一向不好,只会谄媚……父皇也教过儿臣,若要服人并不是口头上说些什么,而是拿出实力做些什么。”

薛钧良道:“那你想如何?”

薛珮道:“儿臣斗胆就请滕南侯和何氏兄弟比一比,如果能赢得让大家心服口服,儿子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定然不会胡闹,而且凭父皇处置,倘若要罚儿子也不会反悔。”

“那不然呢?”

“不然儿子就站在这里,滕南侯即使能进云凤宫,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滕云见二人僵持着,气氛越来越僵,忽然笑道:“太子想要试试微臣的功夫,何必这么严肃,趁着今日陛下也有兴致,不如微臣就斗胆试一手。”

他说着顿了一下,道:“如果和三位比试,谁输谁赢都难免失了和气,不如就比比骑射如何?”

三人都是大将出身,在沙场上骑射是最重要的,自然不畏惧滕云的要求,一口就答应下来。

薛钧良瞧滕云微笑着,眼睛里却是势在必得的风采,猛地有一瞬间失神,他还记得当年看到滕云在战场上的样子,也是如此逼人,如此夺目,这个人是天生的将才,天生就该如此锋芒毕露。

薛钧良笑了一声,滕云转头去看他,还以为自己有什么不妥,只是看到薛钧良一脸温柔的笑意,喝了些酒,似乎卸去了平日的冷漠和隔阂,他轻轻拍了拍滕云的肩膀,柔声道:“这正好,我一直没有机会得见滕将军的风姿,趁现在倒要好好瞧一瞧,想必滕将军不会让我失望的。”

滕云这个人最不怕就是别人的强硬,因为他也有一副铁骨头,从小到大没有吃不了的苦头,只是他害怕别人对他温言软语,因为滕王的儿子众多,不缺他一个人,滕云一出生就像没爹的孩子一样,母亲又早逝,没人会对他温柔对他爱护,滕裳是第一个对他好的人,他记得滕裳一辈子,如今第二个对他好的人,竟然是薛钧良。

滕云喉头滚动一下,张了张口,最后只是道:“谢陛下厚爱,微臣尽力而为。”

薛钧良命人掌灯,众人来到旁边的武场之上,四周掌起了火把,黑夜里星星点点的星火,似乎非常壮观,在辽阔的武场上,有一种悲壮的错觉,就好像战场一样。

姜谕让人牵来马匹,何氏三人和滕云一人一匹,远处放一个箭靶子,旁边竖起两个火把照明,箭靶在夜幕之下明明暗暗,别说想要射到正中,就是看也看不真切,而四人是要骑在马上射箭,那就更是难之又难了。

不过这种骑射对于四人来说都是小意思,行军打仗难免会有夜间偷袭,或者夜间夺寨,将士们都会练习暗处的骑射。

何氏三人有自己的弓箭,命人取来,滕云让姜谕帮他找了一把弓,没想到滕云掂了掂却笑道:“麻烦姜总管再寻一把轻弓来,我方才喝了酒,怕是拉不动这么大劲儿的弓来。”

小太子和何氏三人一听都是冷笑,连弓都拉不动,还怎么射箭,弓弦的劲力越大,箭才会越快,射出去的威力才越大,换一把轻弓,只会被人耻笑是门外汉。

四人都干脆利落的翻身上马,滕云背着几支箭,一手执着缰绳,一手握着轻弓,何氏三人朝滕云这边看了一眼,于是默契的喝马而出。

滕云也一震马缰跟了上去,何氏三人的弓弦劲力大,自然会在远一些的地方就搭弓射箭,滕云起初不着急,看着他们拉弓,也松开马缰,从后背拿出三支长箭,双手拉开弓弦。

只是他的箭头却不是瞄准箭靶而去,就在何氏三人射出弓箭的一瞬间,滕云也找准了时机,猛地松开弓弦,三支长箭夹杂着风声,单听“哆哆哆”三声,又是几声轻微的响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

滕云三支箭射出,丝毫不停顿,立马又回手抽出最后一支长箭,搭在弓上,拧身松手,也不去看到底射没射到靶子上,勒转马头转瞬之间又回来了。

姜谕让人举着火把去看,箭靶子上面竟然只有一支箭,看箭头的颜色是滕云的无疑。

姜谕又让人去寻何氏三人的长箭,在不远处又找到了滕云的三支箭插在地上,旁边竟然是三支被劈断的长箭。

姜谕把所有的箭放在木盘子上,呈上来给薛钧良看。

薛钧良笑着拿起断掉的箭,道:“如何,你们服了么?”

小太子薛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何氏三人都惊诧的看着自己的箭,不由得惭愧不已。

薛钧良见他们不说话,也不强求他们,道:“既然如此,大家就散了罢,时候也不早了。”

薛珮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先前笑话滕云换轻弓,只不过就算对方用的轻弓,也能轻而易举的将三人的箭削断。

小太子只能一咬牙,跪下来道乏,然后逃跑一样没了影子。

薛钧良笑了一声,道:“太子往后若是找你麻烦,你大可以教训他。”

滕云道:“太子虽然年岁尚轻,但是为人重情重义,又耿直有才识,日后必然可以成才。”

“哦……”

薛钧良忽然暧昧的笑了一声,道:“滕卿对太子的评价似乎还很不错,不过这样也好,孤的儿子自然就是你的儿子。”

“陛、陛下……”

滕云惊的心头一跳,薛钧良之前的动作也好,说话也好,只是暧昧而已,此时的话却再明白不过了。

薛钧良道:“走罢,衣服还没换下来。”

滕云就这么心惊肉跳的被薛钧良带着往云凤宫而去,今日的云凤宫到处都是一片喜红色,连床帏都被瑞雪换成了大红,桌上摆着喜烛和美酒菜肴,合卺的杯盏显得异常显眼。

薛钧良让瑞雪拿一件干净的衣服来,瑞雪笑嘻嘻的道:“既然酒宴都吃好了,不如不用穿喜服了罢。”

薛钧良嗔了一句“贫嘴”,却没有怪罪她的意思,他知道滕云脸皮薄,禁不住调侃,又道:“还不快去。”

瑞雪嘻嘻笑着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又拿了一件大红色的喜服来,然后就退了下去。

内室里只剩下薛钧良和滕云,滕云顿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拿过衣服道:“微臣斗胆请陛下回避一下,好让微臣换衣服。”

薛钧良笑道:“何来回避一说,我来帮你。”

他说着伸手去解滕云的衣服,滕云像被火撩了一样,退后了一步,却不想挨到了床榻,更是脸红起来。

薛钧良见他退无可退,自然又去解他的衣带,帮他把外衫褪下来扔在床上,又拿过干净的喜服给他穿上。

滕云被人服侍惯了,但从来没有被薛钧良伺候过,动作难免有些僵硬,又惹得薛钧良一阵发笑。

给滕云套好衣服,薛钧良终于知道为何瑞雪出去的时候笑的那么开心,原来这件喜服并没有衣带子,也没有盘扣,系也系不上,只能暧昧的敞开着。

滕云顿时觉得还不如不换,有点茶水也没什么,只是现在已经穿成这样了,又不好换回去。

薛钧良为他整理衣服的时候,故意在他腰上留恋了一阵子,滕云不敢动晃,但是觉得自己的腰直发抖,他太熟悉这种感觉了,以前薛钧良总是没事就戏耍自己一下,但又不太过分。

这种暧昧的揉捏,虽然时隔已久,但是让滕云忽然有一种错觉,好像薛钧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知道自己是滕云,已经知道自己做过假皇后,故意想让自己想起以前的事情。

滕云还记得滕裳提醒过自己,没准薛钧良知晓了自己是滕云的事情,但他想着,自己曾经是皇后的事情,薛钧良根本无从考证。

薛钧良很满意滕云轻微的变化,笑道:“时候不早了,喝了合卺酒,不如滕卿陪我就寝罢?”

滕云抿了一下嘴唇,并不言语,薛钧良当然知道,滕云是男子,所以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打破心防,薛钧良并不想强求他,笑道:“滕卿脸这么红,是想到什么事情了么?”

说着伸手轻轻抚摸着滕云的脸颊和下巴,他脸上的伤疤已经浅了很多,但因为时日已久不能根除,薛钧良对御医发过怒,但这一脸的伤疤也是自己叫人打得,这么一想,心里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滕云被他弄得有点痒,别开头想躲开薛钧良的手。

薛钧良这才放下手不去闹他,然后笑道:“我看起来是这么急色的人么?这一天想必你也累了。”

他说着去拿桌上的杯盏,递给滕云一个,两人对着喝了,薛钧良就和衣躺在床榻上,拍了拍旁边空的地方,滕云也只好和衣躺上去。

薛钧良拉过被子给俩人盖上,忽然笑了一声,从床褥下面掏出一把桂圆和莲子,滕云看到桂圆和莲子,脸上刚退去的热度又袭了上来。

凡是新婚之夜,喜床上都会放桂圆和莲子,寓意圆圆满满早生贵子。

之后两个人都没说话,屋里的烛火也没灭掉,薛钧良闭起了眼睛,呼吸很快就平稳了,滕云不知道他睡没睡着,但是自己却睡不着,他闭起眼睛就会想到以前的事情,一幕一幕的回放,弄得滕云烦躁不已。

薛钧良自然没睡,他闭上眼睛是怕滕云尴尬,等了好久,仍然还能听见滕云或者叹气或者翻身的声音,薛钧良觉得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没准滕云会一直在死路里来回撞。

又过了一会儿,蜡烛越来越暗,最后挣扎了一下就灭了下来,薛钧良这才睁开眼睛,然后坐起身来。

滕云听到动作,赶忙闭起眼睛装睡,就听见旁边的人坐了起来,然后是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身边的热度越来越明显,对方好像靠了过来。

滕云想着要不要睁开眼,还是要继续装睡,忽然一股热气吐在自己耳边,滕云一惊差点就动了。

薛钧良低下头来亲吻他的耳垂,热气倾吐在他的耳边,滕云心里想着幸好蜡烛灭了,不然一定会被看出来是装睡。

滕云被弄的耳朵发烧,以为没有脱掉衣服还盖着锦被,全身似乎都热起来,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那人的嘴唇从自己的耳畔一直流连到自己嘴角,滕云心跳的越来越快,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想着什么时候装作醒来才好。

薛钧良已经低头轻轻吻住了他的嘴唇,只不过是一瞬间的触吻,马上抬起了头,这让滕云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滕云更加不敢睁眼,薛钧良似乎叹了口气,声音非常小,好像在自言自语,道:“滕云啊,你到底明不明白……”

滕云听着他说话,更是连气都不敢出,他果然已经知道自己就是滕云了,藏在被子里的手拽着衣角,薛钧良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和脖颈,又道:“你不明白,或许这就是报应,我当年恨不得杀你后快,然而我唯一上心的人……竟然也是你。云凤宫的一切都是按原样重建的,连书房里的书都一样,就是因为我对你上了心,连姜谕都看得出来,偏偏你这个英明果断的大将军看不出来,真是报应不爽……”

滕云更是震惊不已,听他提到云凤宫的种种,心跳的好像擂鼓一样,恐怕连薛钧良都能听见,对方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对于滕云这个聪明人来说,这太清楚不过了,薛钧良什么都知道了,他也知道曾经住在云凤宫里的那个丑皇后是谁了。

薛钧良说罢了,良久叹了口气,又低下头来亲了一下他的眉心,随即躺了下来。

滕云听到薛钧良平稳的呼吸,才终于松了口气,全身仿佛脱力一样,瘫在床上,后背已经汗湿了,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该怎么做。

原来薛钧良早就全都知道了,而他方才的一番话,说对自己上心,滕云忽然想到,难道薛王执意要纳自己进宫,其实并不是奚落自己,而是……

滕云翻过身去背对着薛钧良,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灼热的温度要把自己的手烧伤,滕云觉得自己的呼吸也热的烫人。

整夜未眠,第二天薛钧良起来早朝的时候他就醒了,薛钧良似乎没事人一样,笑着刮了一下他的鼻梁,道:“别懒床了,快起身罢,咱们还要去早朝,晚了大臣们可要击鼓废帝了。”

滕云一晚上没睡,头一天也没有睡好,头脑有些晕忽忽的,喃喃的道:“我去上朝?”

“自然了,难道滕南侯想要犯懒?”

薛钧良说着,看着滕云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的样子,禁不住眯了眯眼,快极的在他的嘴唇上一亲,道:“起来罢,早朝过后再小憩一会儿。”

滕云睁大了眼睛,这才醒过梦来,赶忙爬起来,道:“微臣……微臣只是没想到还能去上朝,不是已经……”

薛钧良自然知道他要说什么,笑道:“我想要你在我身边,不只是圈禁你,还要看到你一展抱负的风采,这才是真正的滕卿,不对么?”

作者有话要说:(*//▽//*)q你们看到题目是不是都想到了不河蟹的东西,要反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