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二十四章 收兵权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4:03 字数:5509 阅读进度:70/84

薛钧良点点头,又伸手摸了摸脖颈,咳了一声道:“姜谕啊,你去给镇疆侯奉茶,滕卿和孤去换件衣服。”

姜谕被他这样一说,才注意到薛王脖子上的痕迹,心里更是叫苦,小侯爷不敢跟薛王叫板,还不敢跟奴才们较劲么,真是苦差事。

薛钧良自然知道姜谕能摆平,所以就欣然的带着滕云去了内殿,换衣服的时候少不了揩油占便宜,虽然滕云在沙场上几乎无往不胜,但这方面完全没辙。

薛钧良心满意足的换好衣服,薛钰那边已经等了大半个时辰之久,茶都喝了三杯,已经看着茶就想吐了。

薛钧良换好了衣服对滕云笑道:“走罢,咱们去会会薛钰。”

滕云踟蹰了一下,道:“恐怕这不妥罢,微臣还是……”

薛钧良却打断了他的话头,道:“孤让薛钰递牌子进宫是说私事,你去也无妨。”

俩人到了暖阁,才让人请薛钰过来,姜谕看到有人来请,终于松了口气,他真怕薛钰脾气一暴,把杯子给砸了。

薛钰心里知道薛钧良是故意为之,肯定就是想搓搓自己的锐气,当下黑着脸跟着宫人来到暖阁。

薛钧良见薛钰进来,还一脸温和的笑道:“你来了,姜谕看座。”

他说完,冲着滕云道:“来坐这里。”说着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地儿。

滕云垂首道:“微臣不敢。”

薛钧良忽然笑了一声,道:“哦不敢?你方才不是还咬了我一口,那时候怎么敢的?”

滕云脸上轰的一下烧开了,下意识抬头瞪了薛钧良一眼。

薛钧良被滕云的眼神刮了,心里还挺美的,薛钰听他们打情骂俏,火气噌噌的往上冒,却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咳了一声,示意自己还在呢。

薛钧良一副恍然的表情,道:“镇疆侯久等了,方才孤把这事给忘了。”

“这是臣弟应该做的。”

“哦……”

薛钧良沉吟了一声,随即笑道:“对了,镇疆侯进宫来想必有什么要事?”

薛钰一口气顶在胸口,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直憋得他想要撒火,但仍然恭敬的道:“陛下日理万机,一定是忘了,方才是陛下着臣弟递牌子进宫的。”

“是么?”薛钧良面朝姜谕问了一声。

姜谕只好赔笑道:“回陛下……是。”

薛钧良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是在想,道:“好像确实是孤叫你进宫的……啊,孤想起来了,真是健忘……孤是想听听你说心里话。”

“心里话?”

薛钰一惊,笑道:“臣弟愚钝,实在不明白陛下是什么意思。”

薛钧良收了笑意,道:“孤还记得,你好像比孤小很多,是不是?”

薛钰点头,“确实是,臣弟是最小的,自然比陛下小很多。”

薛钧良又道:“自小你就聪明伶俐,先皇很是疼爱你,众兄弟也多半让着你,孤也觉得你聪明有胆识有魄力,你还小的时候就领兵出征,建树可见一斑啊。”

薛钰听他说一些陈芝麻烂谷子,也不知道他要使什么诡计,只好态度不明的赔笑点头。

“孤很看重郎靖这个人才,不过郎靖一直忠心于你,孤也不能强求,是不是?孤曾经跟郎靖讲过笑话,问他如果当时救下郎靖的不是你而是孤,那么是不是他同样会忠心于孤,你猜郎靖是怎么说的?他说一切都是变数,因为薛钰你重情重义,所以才能感动郎靖这个铁石心肠的人,而孤王不行,孤王可以用人不疑,但决计不会予以信任……郎靖说的很中肯,确实是这样的。”

薛钰什么也没说,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薛钧良继续道:“孤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所有人一点,虽然很多人看孤不顺眼,觉得孤昏庸或者残暴,他们甚至反叛过,但只要能活下来的,孤不会抓着什么不放,虽然作为一个君主可能不会给任何人信任,但是孤可以做到用人不疑……这是孤的心里话,那么你呢?”

他说着撇头瞧见滕云,笑道:“险些忘了,确实有那么一个人,是孤想赋予信任的,当然了,也想收到同等的信任。”

滕云不敢侧头去看薛钧良,但是他能感觉到薛钧良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手上忽然一热,竟然被薛钧良轻轻握住。

滕云赶紧抬头去看薛钰,薛钰垂着首,似乎在想什么,显然没有注意薛钧良的小动作。

薛钰半响没有声音,薛钧良笑道:“怎么?孤的话很引人深思么,镇疆侯要想这么长时间,孤说完了,该轮到你说了。”

薛钰顿了顿,才道:“既然陛下要说心里话,臣弟自当奉陪,但是请陛下遣退宫人,以免臣弟说了什么不中听的,叫外人听了笑话。”

薛钧良挥了挥手,姜谕就带着宫人退了下去,滕云想要退下,却被薛钧良抓住,笑道:“滕卿去哪里,你还当自己是外人么?”

滕云被他攥着手,似乎觉得手指要烧着了,听他说话一直很正经,可为什么对着自己的时候总是嬉皮笑脸的,滕云极其不适应。

只好重新坐下来。

薛钰才道:“正如陛下说的,臣弟一出生开始就被先皇和兄弟们骄纵,可以说二十年没有不顺心的事情,唯独臣弟不服陛下,论才智建树,臣弟没有比陛下差的,却因为太过年轻,缺少历练,陛下就能变成陛下,而臣弟一辈子是镇边的将军,臣弟不服。”

他说话没什么语气,也不去看薛钧良,似乎不是对薛钧良说的,滕云瞥着薛钧良的脸色,心里向吊着根弦。

薛钰继续道:“臣弟一直不服,郎靖自从当了臣弟的食客,也时常劝臣弟,时机还不成熟,臣弟总是想,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什么时候才能十拿九稳,如今却明白了郎靖的话,或许他的意思是一辈子也不会成熟。臣弟自比甚高,却不想是井底之蛙,我虽佩服陛下的才智和手段,但仍然不服……陛下可知道是为什么?因为陛下的不近人情,臣弟也是先皇一脉,臣弟宁愿死,也不想把自己的尊严交给陛下,让陛下任意□践踏。或许陛下觉得不杀一个叛贼是恩德,全天下都要记得您的恩德,但对于臣弟来说,只有更怨恨,陛下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被关在屋子里,一扇窗子也没有的绝望。”

薛钧良也不见生气,语气很平静,道:“所以……现在咱们说开了,你有什么不满的怨恨的,尽管提出来,当然了,是孤力所能及的范围,都说君王是万人之上,但也有不能做到的,例如皇位,例如兵权……”

薛钰道:“臣弟不敢奢望这些,只盼陛下能撤掉探子,还给臣弟尊严。”

薛钧良点点头,笑道:“就这样么?”

“就这样,”

薛钧良道:“看来你希望的也不多……从明天起回来上朝罢。”

薛钰愣了一下,随即面上终于有些变化,似乎是激动,又有些隐忍,道:“谢陛下。”

薛钧良道:“不要谢我,要谢就去谢郎靖,他对你的忠心连孤都很感动,盼望你和郎靖,能一起为薛国效忠,你们的才干,孤都是有目共睹的。”

薛钰谢了恩,没多久就退了下去。

薛钧良这时候才明目张胆的握住滕云的手,笑道:“怎么样?”

滕云道:“陛下是说,单凭一张嘴游说镇疆侯么?”

薛钧良笑了一声,握着他的手抬起来,放在嘴边快急的一亲,笑道:“正是。”

“陛下就这么肯定,镇疆侯不是诈降么?”

“肯定。”

薛钧良顿了顿道:“薛钰还没有这种心思,如果他能有诈降的心思,那日反叛,薛国的王位早就变成他来坐了,薛钰这个人就是冲动,容易感动,所以才能收服郎靖这种佞才,所以才能让我有机可趁。”

滕云沉默了一下,随即道:“陛下今日说的太多了。”

薛钧良笑道:“这怕什么,现在只有你我,又没有外人……难道滕卿把我当做外人么?岂不是太伤人心了。”

滕云看他一脸哀怨的表情,禁不住抖了抖,一向高高在上的君王还真是不适合这种表情。

薛钧良忽然像想起来什么,道:“明日为薛长敬指婚,就要收兵权了,我想了很久该把这些权放给谁,似乎谁也不怎么妥当,今日和薛钰说开了,总也要给他一点甜头才行,就把一部分兵权给他,但是我又不放心,所以想让滕卿和薛钰一起掌管正安侯的兵权,滕卿意下如何?”

滕云道:“正安侯的兵权收上来虽然容易,但是想要将士服从,恐怕不容易。”

“所以才要派滕卿出马,不是么?”

滕云愣了一下,道:“谢陛下厚爱。”

“你的才识我是领教过的……”

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薛钧良也确实是在回忆,他想到很久以前的事情,滕云在战场上的风姿,禁不住笑道:“把这件事情交予你,我是最放心不过的,尤其我相信你也能镇得住薛钰。”

“是……微臣定不辱命。”

薛钧良笑道:“你跟我不必这么拘束,或许你现在还不能放下戒心,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也是早晚的事情……”

毕竟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薛钧良这样,让滕云真正的展示自己的抱负和风采,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如此的信任重用滕云。

“你不要看正安侯的兵不算多,但全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精兵,这种将士虽然不好收服,但是一旦收服就会誓死效忠……”

薛钧良道:“对了,我会把何忠三人拨给你,帮你训练精兵,毕竟他们三人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多少有些经验。”

滕云道:“恐怕……恐怕太子不会放人罢,何忠三人目前不是正在太子宫里供职。”

薛钧良笑了一声,道:“薛珮这小子就是欺软怕硬,你好好的整治他,他就服帖了。”

“太子其实聪慧伶俐,只是孩子心性而已,等年长了也自然定型了。”

滕云说完这句话,就见薛钧良笑意更浓,而且一脸别有深意的看着自己,道:“这么快你们就一条心了?滕卿你对太子这么好,我可是要吃醋的,怎么办?”

“陛下……”

滕云“噌”的站起身来,退到一边。

薛钧良并没有再逗他,见好就收才能有好的成效。

次日是薛钧良为正安侯世子指婚的日子,奉国郡主早就接到宫里来了,薛长敬虽然不愿意娶亲,但是皇命不能违,而且薛长敬也知道自己早晚都会娶女人的。

滕云因为是贵妃,在后宫里没有比他地位更高的,再加上薛钧良对他很用心,自然也会赴宴。

滕云看着这场景,忽然想到了滕浅衣来和亲的样子,也是这种情景,不论薛钧良和奉洺到底谁英明,国家与国家之间都欠的太多了。

薛钧良比平日里穿的繁琐,新娘子已经到了宫里静等着,就剩下薛长敬在外面敬酒。

薛钧良看薛长敬喝的站都站不稳,笑道:“长敬啊,你年纪比孤小,孤一直将你当做亲弟弟看待,如今你也成了家室,孤这颗心总算是放在了肚子里,回去之后好好继承叔父的爵位。”

薛长敬来京里的目的就是世袭爵位,听到这句话,显然高兴的找不到北,他终于从世子熬成了侯爷。

薛钧良见状又一脸苦思的样子,道:“唉……虽然正安侯远在边疆,但是一向和孤的感情甚笃,如今他不在了,孤甚感难受,总觉得该为他做些什么,为长敬指婚这勉强算一个,孤又想了一个办法……”

他说着笑眯眯的道:“这第二个孤可以为正安侯办的事情就是……好好照顾他的子女们,孤听说正安侯子嗣众多,长敬你还有几个兄弟?”

薛长敬不明白薛钧良的意思,还傻呵呵道:“回陛下,四个弟弟。”

“哦……这样,”薛钧良点头道:“既然长敬你世袭了爵位,孤也该照顾照顾其他人……这样罢,不如孤就把正安侯的兵分作五份,分给你们兄弟五人,你意下如何?”

薛长敬没注意听,而且喝多了酒脑子里晕乎乎的,起初还跟着傻笑,但是马上脸色就变得不对了,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等着薛钧良,道:“陛下……这、着……”

“怎么?长敬觉得有什么不妥?”

薛钧良似笑非笑的道:“我薛国以仁义孝为先,兄弟之间就该好好照应,先祖也曾经订下过法律,凡我族之人不得自相残杀,咱们这些做晚辈的,自当遵循先祖的教诲,兵权这种身外之物,分一些与弟弟,也无不可罢?”

滕云见薛钧良一脸老狐狸的样子,把薛长敬唬得一楞一楞的,禁不住想笑,推泼助澜的道:“想必新侯爷是高兴坏了。”

薛钧良点头道:“今天是大好日子,什么兵权的太煞气,长敬你也不要喝得太多了,良宵难得,快去陪陪郡主罢。你的新娘子可是奉国的郡主,千万不要怠慢了去。”

薛长敬听了这番话更是一脑门子冷汗,这不摆明了一边夺了自己兵权,一边告诉自己,如果怠慢了郡主,到时候奉国找机会开战,就为他试问么!

众人没喝多少酒,薛钧良就让薛长敬进新房了,新房外面有人唱喜庆的歌,里面有侍女伺候侯爷和郡主喝合卺酒。

薛钧良早就派人拟好了诏书,方才和薛长敬说过分兵权的事情,立马就让人把诏书送往边疆,不等薛长敬回去,就已经把兵权分好了,说实在的,薛长敬从此以后就是一个盖着虚帽的侯爷。

薛钧良命人把诏书连夜送出去,这件事暂且算是落定了,他喝了点酒,在花园里被风一吹,还算舒爽,看到不远处的亭子,突然想到有一次酒宴的时候,自己看到滕云在这个地方睡着了,变装醉设计了他一番。

那时候薛钧良还不知道,原来这个滕英就是和自己有莫大关系的滕云,那时候只想着除掉这个才干过人的眼中钉,并没想太多,如今这么一想,顿时觉得自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滕云在薛钧良招人来送诏书的时候就回云凤宫去了,但是因为喝了酒有些燥热,就走到花园去吹吹风,瑞雪跟在后面,笑道:“主子,那不是陛下么,难怪陛下待您这么用心,敢情是主子和陛下心有灵犀。”

滕云想斥责她不要乱说,不过一抬头,就看见薛钧良站在小亭子里,对着亭子的围栏发呆,似乎在想什么。

滕云不知道为何,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那晚的情景,自己被薛钧良压在小亭子的石板地上……

酒气仿佛蒸腾了起来,熏得滕云更是头晕脑胀,瑞雪道:“主子不过去么?”

滕云摇头,“没准薛王在想事情,不要过去打扰了。”

他说着就转身要走,这个地方总是让他想起太过尴尬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薛钧良真的好像心有灵犀似的,往这边看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转身欲走的滕云,出言笑道:“滕卿还没回去休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紫梦扔的蛋蛋,大么么~

谢谢澜小七扔的蛋蛋,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