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番外 郎靖、薛钰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4:16 字数:4429 阅读进度:83/84

郎靖郎大人要成婚了。

镇疆侯留在奉境,有郎靖和滕信的辅助,再加上他本身就有才能,治理也不是什么难事。

郎靖的才识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不止朝廷上对他信服,百姓也对他敬重有加,虽然郎靖总是一副冷面孔,但并不代表他是个冷心的人。

人常说三十而立,郎靖过了年头就三十岁了,却一直没有成婚,不是说媒的人不多,只不过郎靖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别人就以为郎靖是眼界高,看不上普通人家的姑娘。

这一次是因为镇疆侯到寺庙布施祈福,郎靖跟随前往,无意的结交了来庙里求姻缘的一个很有名气的才女,听说二人相谈甚欢,之后便是郎有情妾有意,也算是登对。

薛钰并不把这些传闻放在耳朵里,他才不以为郎靖会对一个什么才女动心,毕竟在郎靖面前,任何人的才识都是班门弄斧,只能贻笑大方而已。

但是传闻真真假假的多了,也变得真切了,郎靖以前闲时也不怎么出门,最近竟然会赴一些酒宴。

薛钰心里有些别扭,他不知道自己这股别扭是出自什么,总觉得郎靖是他的食客,就算现在有了品阶变成了官员,也是他薛钰的人。

或许是郎靖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薛钰开始不欢心起来,但是他又拉不下脸来说。

政治策略本身就是排他而独立的,没有往其他方面想的薛钰,自然没考虑自己对郎靖的感情,真正出于什么。

郎靖的名声越来越大,提起薛钰,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就是镇疆侯,可是提起郎靖,必定奉境的百姓都知道他就是那个郎大人。

请郎大人赴宴吃饭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薛钰见到郎靖的时间越来越少,见了面就是谈论治河、修堤、开田、屯粮或者训练士兵的事情,没有一句私话。

薛钰想了想,他和郎靖之间,也从来不谈私事,毕竟他是主子,郎靖是食客,食客为主子的宏图伟业出谋划策,仅此而已。

以前的时候,薛钰霸道,薛钰是初出茅庐的幼虎,根本毫无畏惧,不喜欢听郎靖“指手画脚”,当他被薛钧良软禁起来,本来已经失踪的郎靖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霎那,薛钰觉得有什么不同了,只是他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同。

后来他想听郎靖“指手画脚”了,只不过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反而少了。

薛钰知道,果然是没有到这种年龄,就理解不了很多人说过的话,包括郎靖对他的劝言。

如今他想让郎靖给他多出谋划策一些,但那个人的时间少了,见了面点头拱手,薛钰又拉不下面子让他多坐一坐。

这日河道摆宴请酒吃,请帖自然递给了薛钰,薛钰平日里总是清高的回绝,他不屑于这些官场的吃喝往来,只不过他最近心情不好,想喝点酒,于是就赴宴去了。

薛钰没想到,宴席竟然也请了郎靖,他不开心,不舒心都是因为郎靖,眼见到这个人,心里更是别扭,难免视而不见多喝了好几杯酒。

河道为了巴结薛钰自然花了功夫,请了美艳的舞姬,又是跳舞又是唱歌,大家都知道镇疆侯早就到了适婚年纪,只不过一直没娶正妻,这个位子所有的名门闺秀可都是垂涎已久的。

河道没有女儿,只不过他有个认的义女,很不巧了,这个义女正是奉境的第一才女,和郎靖传了不少流言蜚语的人。

薛钰心情本身不好,见到她更是心里一沉,差一点拂袖而走,只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为何不开心,郎靖就像自己的老师一样,如今他要娶亲,是一个才女,而且才女有个家世不错的义父,自己该高兴的。

那女子出来抚琴一曲,抬眼望见郎靖,不禁红了脸,羞涩赧然之意自然再清楚不过了,薛钰顿时觉得一口酒梗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的。

河道让女儿出来是想撮合她和镇疆侯的,奈何自己女儿竟然喜欢一个小小郎靖,而且态度还这么明显,岂不是故意给镇疆侯脸色看?

薛钰心不在焉,把酒洒在了身上,河道找到了机会,就笑眯眯的让自己女儿引路,请镇疆侯到房间里换一件衣服。换衣服是假,做什么是真,众人自然知道。

难得的是薛钰没有拒绝,女子虽然不愿意,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驳了镇疆侯的脸面。

俩人进了房间,女子就啼哭着跪下来,请求薛钰成全,女子说她有爱慕的人,虽然不知道那人是什么心思,但是自己非他不嫁。

薛钰知道她说的是郎靖,心里顿时凉了,他觉得难受,心口里钝钝的疼,难受的说不出话来,有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

薛钰强作无事,讥笑女子根本是痴心妄想,自己怎么可能看上对方这么一个小女子,然后转身走人了。

薛钰回了府,竟然看到郎靖前脚进了书房,只顿了一下,薛钰也跟着进了书房。

郎靖显然没想到薛钰会这么早回来。

薛钰见到了郎靖,心里思绪翻滚,竟然脱口问道:“你喜欢河道的女儿么?”

郎靖愣了一下,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这样贤良淑德的才女。”

薛钰艰涩的滚动了一下喉头,这个答案他早就知道,只不过不知道为何,想听郎靖亲口说一次,而真正亲耳听到了,心里也没见得好受。

薛钰禁不住开口道:“我今日见她,也没觉得如何贤良淑德,只不过是个普通女子罢了。”

郎靖盯着薛钰,眼光一刻也不错开,道:“因为侯爷还年轻,不能理解郎某而已,转过年去,郎某就三十了,这么多年来追随侯爷,该经历的都已经经历过了,如今天下太平,雄心大志反而都磨平了,还能有什么期望呢……郎某耗不起了,只想找个可以相伴的人,了此余生罢了。”

薛钰也盯着他良久,笑道:“那我做主,为你们……主婚,如何?”

郎靖忽然大笑了一声,道:“好,妻子家世好,生得秀丽,将来儿孙满堂,功垂千古,我郎靖如果有这样的后半辈子,也算是功成名就了,只可惜。”

他说着顿了一下,叹道:“只可惜,郎某可能不知好歹,要拂了侯爷的美意了……郎靖心中早就有人,再也容不下其他,此生有幸的话,或许能和此人相伴终老,若不能和心仪之人相伴,宁愿孤独终老。”

薛钰听他这么说,已经震惊的不能言语,郎靖拿起桌案上的文书,道:“这是我的辞呈,想着明日拜呈侯爷,不过看起来可以提前呈交了。”

薛钰没有接文书,只是等着郎靖,道:“你为何要走,是你的官阶不够大,还是你的饷钱不够多?”

郎靖笑道:“适才说过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大志了。”

他说着,将文书放在桌案上,转身要出去,薛钰见他的背影,心里一紧,声音都不禁拔高了不少,道:“你能告诉我,你心里的人,是谁么?”

郎靖的步子忽然停了,转过头来看着薛钰,眼神很复杂,看得薛钰心里一突,郎靖始终没再说一句话,笑着摇了摇头,走了。

薛钰瘫坐在椅子上,愣愣的发呆良久,再回过神来天已经黑了。

他望着打开的书房门,猛地窜起来,喊道:“来人!把郎靖给我叫过来!”

下人看到镇疆侯一脸怒容,都不敢高声喧哗,只是道:“回侯爷,郎大人不是方才走了么?”

“走了?”

“是啊,现在已经出城去了罢,拿着包袱的。”

薛钰的心“咚”的一声沉到了底,喝道:“关城门!谁放郎靖出城,我就砍谁的脑袋!”

下人吓得一哆嗦,还以为郎大人犯了什么事儿。

天黑的早,还没到关城门的时候,城门官却接到镇疆侯的手谕,命令他关城门,扣押郎靖。

郎靖此时正要出城,结果被兵丁抓住,直接押进了牢里。

牢卒见到是郎大人,还感叹了一下,这是什么世道,果然皇亲国戚都是翻脸不认人的,连郎大人都下了大狱。

相比之下郎靖反而镇定的厉害,也没反抗,只是坐下来闭目养神。

薛钰听说抓到人了,火急火燎的来到牢房,他让牢卒打开门锁,挥退了众人,这过程郎靖明显听到有人来了,却不睁眼,也不理会,这让薛钰非常恼火。

薛钰走进来,冷着脸子道:“郎大人好大的架子,本侯来了也不知道吭声。”

郎靖没睁眼,只是笑道:“郎某自知是将死之人,还拘泥于什么礼数?”

薛钰睁大了眼睛提高声音道:“谁要杀你?”

此时对方才睁开了眼,抬头看着薛钰,“不是侯爷您么?不然为何将草民抓起来,草民何罪之有?”

薛钰被他镇定的反应弄得气急败坏,一把扥住郎靖的衣领子,他是练家子,手上的力气自然不少,就将郎靖拽了起来,道:“你阴阳怪气的,是在对我说话么,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和什么才女成婚就成去!你!”

薛钰吼罢了脸上气的通红,一把松开手,甩开郎靖,道:“你到底要如何!”

郎靖叹了口气,终究放平和了语气,道:“侯爷让郎某走罢。”

“不可能……”

“不可能?那要如何?”郎靖道:“让郎某留下来,继续为侯爷出谋划策,郎某看着侯爷娶妻生子,安享晚年?让侯爷也看着郎靖娶亲生子,成为一代忠臣?”

薛钰听着他的话,下意识的皱起眉,退了一步,没想到撞在牢门上,弄得铁索直响。

郎靖接着道:“如果这是侯爷想要的,郎靖定然相陪……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薛钰没说话,脸上的表情似乎要哭出来,郎靖很少看到这个人脆弱的一面,心里忍心不下,叹声道:“侯爷让我走罢。”

“不行!”薛钰突然探身过来,复又抓住郎靖的前襟,道:“我说不行,不让你走,你就休想走出城门去!你一辈子都要呆在这里,也别妄想娶什么才女不才女的!你……唔!”

他话还没说完,郎靖不挣脱他的桎梏,反而一手按住他的脖颈,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薛钰能感觉到那人的呼吸,仿佛都滚烫着,让薛钰震惊不已。

郎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按住薛钰的脖颈,亲吻着那人的嘴唇,对方愣了一刻,猛的挣扎起来,郎靖虽然身量比他高,只不过薛钰是练家子,郎靖只觉眼前一黑,被薛钰打得退后两步,撞在墙上,嘴里一阵腥甜,嘴角竟然破了。

薛钰靠着牢门,惊愕的瞧着郎靖,伸手愤恨的擦着嘴,哆嗦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什么。

喝道:“郎靖!再有……再有下次,我一定杀了你,就不是挨一拳这么简单了。”

郎靖靠着墙坐了下来,也伸手去擦嘴,只不过是擦打破的血迹,笑道:“吓到了么,我就是这幅心思,就是这么龌龊,整日看着侯爷就想做这档子事……”

薛钰的喉头猛地滚动了两下,听着他的话,脸皮立马滚烫起来,只不过转瞬又白了脸,讥笑道:“别把话说得这么好听,那你和河道之女又是什么事情,天天往府外面跑,已经到了谈婚说嫁的地步了罢。”

郎靖看着薛钰愣了一下,随即忽然笑起来,扶着墙站起来,薛钰退后了一步,也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哪知道下一刻郎靖又上前了一步,揽住他的腰身,稍稍低下头再一次吻了上来。

薛钰攥起拳头要揍他,只是想到方才已经把郎靖打出了血,拳头张了合,合了张,始终没打下去,这空挡已经被郎靖占了先机,撬开薛钰的牙关,轻轻添弄着薛钰的舌头。

薛钰慌了神儿,要推开郎靖,手已经扣在他的肩膀上,心里却升起一阵舍不得,被郎靖温柔的亲吻弄的全身酸软,最后变成了攀住郎靖的肩膀。

郎靖见那人不再挣扎,轻声道:“郎靖这辈子心里只有侯爷一人,又何来与别人谈婚说嫁。”

“你……”薛钰刚想说他拍马屁,却感觉到有个东西似有似无的蹭着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些无措,只能佯装气势的喝道:“你放肆!滚开,把你龌龊的玩意儿离本侯远点……你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