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番外 薛珮、沈翼

小说: 丑娘娘(重生) 作者: 云过是非 更新时间:2015-03-15 20:34:17 字数:5331 阅读进度:84/84

薛珮,太子之所以是太子,并不是因为他的背景有多金贵,也只是因为薛钧良只有这一个儿子,他便成了太子。

储君就是未来的圣上,这样的地位自然没有人敢忤逆他,从小开始,薛珮就只怕薛钧良一个,其他人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

薛珮眼高于顶,很少有他能看得起的人,想要薛珮看得起,那自然要有真材实料,这第一个入得1法眼的人,正是皇后……

薛珮和皇后的关系亲厚,在整个禁宫里已经不是秘密了,自然而然的,皇后甍后,薛珮最讨厌的人就是滕英。

他没有想到的,这个滕英先是从阶下死囚摇身一变成了滕南侯,继而变成滕妃,最后竟然住进了云凤宫,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男皇后,而薛王宠爱他已经到了不能再宠爱的地步,把云凤宫都改了名字。

薛珮那时候年纪还小,喜欢什么厌恶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从来没给对方一个好脸子。但是后来相处久了,小太子竟然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那个已经去世了的皇后的影子,不仅说话行1事像,就连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也像。

薛珮曾经问过太傅,沈翼只是笑道:“很多事情何必刨根究底呢,滕南侯自从被立为后开始,可怎曾做过什么让你厌烦的事情么?”

薛珮答不出来,沈翼接着道:“既然他没有做坏事,又能辅助朝政,民1心1所1向,这就是他的能耐。你还在刨根究底,说明你始终没有长大。”

小太子知道自己这个太傅是有真本事的人,虽然只是一介书生,却通天文地理,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才,既然是沈翼说的话,他也就信了。

薛珮后来一直在想,为何很多事情刨根追底,就是还未长大?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

薛珮二十岁的时候,薛王禅让,带着滕云开始出宫去踏遍大好河山,年轻的太子变成了薛王。

薛珮坐在大殿的门槛上,内侍看到圣上这么坐着,赶紧过来,道:“陛下,您……”

内侍说着,瞧见薛珮幽幽的看了自己一眼,立马笑着改口道:“奴才给您拿个垫子来罢,门槛多硬啊……”

薛珮没应声,转而道:“太傅有消息么?”

“没……”

薛珮叹了口气,道:“蠢才。”

“是……”

薛珮手一扶膝盖站起来,转过身往里走,道:“派人去镇疆侯府看看。”

“镇疆侯?”内侍追着薛珮往里走,苦哈哈的道:“陛下唉,镇疆侯可惹不起,怎么看,难道要搜查么?”

薛珮进了暖阁,坐下来,还翘1起腿,内侍赶紧倒茶捧上来,笑道:“搜查也要有个说辞,奴才愚钝,陛下给个示下罢。”

薛珮呷了一口茶,把茶碗顺手递回去,笑道:“就说沈太傅在宫里偷了东西,畏罪潜逃,郎靖是太傅的师兄,查一查镇疆侯府有何不可。”

“偷……偷东西?”

内侍被噎了一下,手一颤,差点把茶碗弄掉。

薛珮抄起桌上的一个折子,拿了笔来批字,腿仍然翘在桌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点头道:“嗯,偷了孤的心。”

“啪嚓——”

内侍这次是真的一哆嗦把茶碗砸在了地上,连忙趴在地上收拾,道:“陛下啊,您别和奴才开玩笑了!”

说着嘟囔了一句,“奴才终于知道为何太傅要走了。”

薛珮耳朵尖,踹了他一脚,不过没用劲儿,道:“还不快去?”

“是是是……”

不出薛珮所料,沈翼果然去了镇疆侯府,虽然薛钰并不欢迎他,但是毕竟他是郎靖的师弟,一门兄弟多少有点感情,薛钰不想难为郎靖,也就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薛珮从小聪明,长大之后更是睿智,但是有种倨傲不羁的感觉,恐怕也只有一直教导他的沈翼才能降服,而随着薛珮的长大,他竟然对沈翼抱着一种别样的感情。

起初是沈翼要娶亲,薛珮说姑娘配不上太傅,要亲自给太傅找个好的,于是一找两三年,沈翼比薛珮大上十几岁,虽然一副书生模样,生的清秀不显老,但是终究三十几岁的人了。

沈翼想踏踏实实的成家,薛珮觉得托不住了,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这倒是惊到了太傅,被死皮赖脸的薛珮缠到不行,终于跑出宫来。

薛钰听说沈翼跑出来的理由,禁不住笑起来,他本身秉性有些刻薄,自然说话不中听,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太傅依了便是。”

只不过薛钰低估了这个太傅,沈翼可不止像他长得这么无害,论辩才可能抵不过郎靖,只是毒嘴的功夫一点也不损色。

只见他不动声色的笑道:“有其兄必有其弟。”

薛钰脸上腾的一下就变了色,瞪了沈翼一眼,悻悻的走了。

沈翼见郎靖看他,道:“你可别赖我,是你家那位先刻薄我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郎靖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副平静的样子,只是淡淡的道:“你还是回去罢。”

沈翼还没来得及说话,郎靖又道:“早回去晚回去,你始终要回去,何必瞎闹腾。”

沈翼被郎靖那种似乎什么都明白的眼神盯得脸上一烧,站起身来往客房走,心说不就是说了你家那位一句,至于么。

在镇疆侯府好吃好喝一个月,沈翼清净了一个月,前半个月觉得很悠闲,好像是神仙的日子,天天喝喝小酒看看舞姬,做几首诗把歌女们感动的昏天黑地,人人都夸他才高八斗,只是后半个月,沈翼渐渐觉得无聊起来,或许是年纪大了,任意挥霍多了,反而觉得少了些什么。

到底少了些什么,沈翼心里一悸,猛地想起了薛珮,狠狠摇了摇头,随即又叹了口气。

少了些什么,何必刨根问底呢,难道自己三十多岁的年纪,还相当一回没长大的孩童么。

沈翼用过了膳,回自己房去,他平日总是要出去走走,和有些当地的文人雅士喝喝酒什么的,只是这几日突然觉得无聊,也就不去了。

屋里没有掌灯,沈翼不用下人服侍,推开门走进去,刚要把灯点起来,忽然肩膀一沉,猛地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

沈翼一惊,差点喊出来,那人却捂住他嘴,笑嘻嘻的道:“太傅莫惊,是我啊。”

沈翼听到那人说话,心底更是惊,这人不是薛珮还能是谁。

沈翼赶紧退了两步,薛珮把灯点起来,有了光亮,但见他脸上笑意很浓,一个多月不见,似乎薛珮变得更加高大了,很早以前,那个小太子已经比他这个太傅长得高了。

薛珮笑道:“太傅,你真是让我好找。”

沈翼道:“陛下怎么会到奉境来,您此时该在宫中。”

薛珮道:“微服出巡而已,体察一下民意,顺便接太傅回宫。”

沈翼抿了一下嘴,道:“恐怕微臣不能跟陛下回宫,微臣即将成亲了,成亲之后自然带着内子回京师去。”

“哦?成亲。”

薛珮一点也不见惊讶,道:“那是红艳楼的姑娘,还是玉香阁的姑娘啊?”

沈翼听他说的都是勾栏院,脸上一烧,知道这些日子自己喝花酒的事情已经被知道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是啊,她出身虽然低微,但是我并不嫌弃她,这有何不可……总之微臣成了婚,立马会回京城去。”

薛珮盯着他瞧了一眼,眼珠子轻轻转了一下,沈翼暗道不好,这表情说明薛珮又有馊主意了。

就见薛珮往前走了一步,出手如电,捉住沈翼的手,将他拉在自己怀里,暧昧的笑道:“想必我的心思太傅已经知道了,你是懂得我的,自小到大我想要做的从来都是刨根追底,不成功是不会罢休的,如今你要成婚也可以,你和我做一次,我吃到了滋味,说不准就随你去了。”

“你……”

沈翼被他轻佻的言语弄得有一瞬间怒火往上冲,随即压下怒气,道:“陛下1注意您的言行,这不是为君之道。”

薛珮叹了口气,故意松开手,道:“算了,其实说不定我就是想和男人做一次,论样貌还是小皇叔美艳一点,既然太傅觉得为难,那孤去找小皇叔了,这么晚打扰太傅,实在对不住。”

他说着转过身,竟然要拉开门就走。

沈翼脑袋里轰的一声,也没多想,立时上前一把和上门,把薛珮按在门上,也忘了什么君臣之道,发狠的咬了他的嘴唇一下,道:“既然陛下想要,微臣自当从命。”

薛珮欢喜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只不过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将沈翼打横抱起来,几步跨进内室,扔在床上,道:“既然你情我愿,那我不客气咯。”

沈翼看着他的笑意哆嗦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只不过薛珮好不容易引他上钩,自然不会给沈翼想明白的机会。

沈翼自己要求的,这让薛珮莫名的冲动,一把扯掉他的腰带,两手抓1住沈翼的领口,分开一扯,也不怕弄坏了衣服。

沈翼但觉胸口一凉,衣衫已经被退了下来,薛珮低下头,一边轻吻着他的胸口,一边趁着沈翼愣神的时间,将他的裤子一把除下。

双1腿暴露在空气中,沈翼下意识的蜷起腿遮住下1身,薛珮却按住他的膝盖,用舌尖轻轻绕着那人胸前的凸起打转儿,时而轻轻1咬一下。

沈翼被他弄得有些抑制不住的哆嗦起来,膝盖无力,整个人垮在床榻上,改为抓1住床单。

屋里的灯没有灭,沈翼的反应被薛珮看在眼里,随即笑起来,托起他的双1腿,沈翼猛地闭上眼睛,以为薛珮要直接进来,这种视死如归的举动让薛珮更是笑。

薛珮亲吻他的嘴唇,一边套1弄着沈翼的下1身,一边把自己的手指伸进他的嘴里搅1弄,沈翼虽然说话刻薄,但到底是文人,只会表面气势的喝花酒,其实什么也没做过,此时只能失神的睁大眼睛,扬起脖颈,额头上布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儿,被灯火一照,更添加一份旖旎。

来不及吞咽的银丝从沈翼的嘴角划下来,薛珮把手指从他嘴里抽1出来,接着湿意抹在他的后1穴上。

沈翼猛地睁大眼睛,却立马狠狠闭上,一只手臂抬起来挡住眼睛,反而努力抬起腿,那意思好像是让他快点做完。

薛珮又笑了一下,食指轻轻旋转,接着湿意慢慢顶1进沈翼的后1穴,沈翼双1腿打颤,嘴唇下意识的微微张开,虽然容纳一根手指并不觉得难受,只不过一想到那是薛珮的手指,沈翼身体就禁不住发热。

薛珮笑道:“太傅这么兴奋?”

沈翼狠狠看了他一眼,薛珮抽1出食指,沈翼吐了一口气,但下一刻,那人竟然将食指和中指并拢,一起顶了进去。

“额……”

沈翼没有防备,喉咙里发出一声轻1颤,胸膛急促的起伏着,抓着床单的手一把抓1住薛珮的手臂。

“是疼么?”

“不……不……”

沈翼一边摇头,也不知道是不疼,还是让薛珮别动,薛珮看着他失神的反应,恶劣的转动着手指,将两根手指曲起来,左右转着像是摸索着什么。

这种感觉对于沈翼来说太陌生,一霎那从尾椎麻到了头顶,沈翼的嘴唇没咬住,“啊”的一声低哼。

薛珮笑道:“这里很舒服?”

沈翼连忙摇头,薛珮道:“太傅竟然说谎话,这要怎么教导孤这个薛王?”

他说着,埋在沈翼后1穴里的手指又在那个地方时轻时重的揉1弄,沈翼的膝盖明显在打颤,眼尾也有些发红,嘴里哆嗦的道:“够了……够了……快……”

说着攀起身来,薛珮看着他轻1颤的腰身,也忍不住了,抽1出手来,将沈翼抱在怀里,扶着他的腰,让他慢慢自己坐下来。

沈翼掐着薛珮的肩膀,一边喘息一边尽力的往下沉腰,盯着薛珮复杂的眼神,主动去亲吻他的嘴唇,用手揽住对方的后背。他觉得自己是疯子,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要和当今的薛王做这种事情,他是薛王的太傅,一定会是罪人……

沈翼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他的腰很疼,腿上没了力气,倒在薛珮身上,薛珮翻身把他压在床上,一遍两遍三遍的轻唤着他的名字。

汗水滴在沈翼脸上,这个时候他才猛然想到,果然是自己上当了,竟然输在了比自己小十几岁的毛孩子手上。

第二天日上三竿,沈翼才醒来,他觉得腰是木的,没有知觉,一动酸的要命,双1腿似乎还在打颤,手臂上是被捏的痕迹,还有一些暧昧的吻痕。

后1穴肿1胀的难受,下1身一片狼藉,显然没有清理过,而罪魁祸首正睡得一脸香甜,手臂还揽着自己的腰。

沈翼脸上煞白,想要坐起来,薛珮就醒了,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上扯开一个笑意,道:“太傅,早啊。”

沈翼看着他也不知道该是气他,还是气自己,撩1开被子想要下床。

薛珮腾地坐起来,以为沈翼要走,道:“太傅你要去哪里,你生气了么,我是喜欢你,我是对你上心,才这么做的,并不是像昨晚说的那样。”

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光溜溜的,再加上薛珮毫无自觉的话,沈翼脸上顿时烧开了锅,拨开薛珮的手,嗓子昨天晚上叫哑了,只好哑着道:“我……我身上难受,去清理一下。”

薛珮顿时笑起来,“原来这样,想来也是,太傅怎么可能忍心舍了珮儿就走……”他一边说着酸溜溜的话,一边往外走,“我去打水,你歇着你歇着。”

到了门口才发现没穿衣服,又折回来穿上衣服,打开门有人候着,下人说是郎大人吩咐的。

薛珮点了点头,让人把水抬进来,亲自伺候沈翼沐浴。

只不过薛珮当过太子当过薛王,就是没当过伺候人的,他笨手笨脚的也弄不好,只不过两个人的身体都被弄得起了火,沈翼虽然觉得不妥,但是已经成这样了,在推推搡搡的又觉得矫情,于是幸好浴桶够大,两个人又是一番折腾。

沈翼累的睡过去的时候,薛珮还一脸的兴奋,好像容光焕发似的,心想着果然还是矫情一点的好……

薛珮钻进被子里,揽住沈翼,亲了亲他的额角,“太傅啊太傅,你以为我还是孩子脾气么,薛珮做事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辈子也只有这件事,心之所至,意之使然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就这么多啦,全文完结。定制上下册,周一开。谢谢一直追文的英雄们,\( ̄︶ ̄)/ 抱抱~

PS:作者菌的新文《重生之对手戏》欢迎包养,地址:http:/www.jjwxc.youkoucai.youkoucai.com/onebook.php?novelid=1734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