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他的身边永远不缺女人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5:54 字数:3631 阅读进度:115/1221

霍漱清利用那件案子牵制赵启明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可是,就在周六,霍漱清在拓县救援现场接到廖静生电话报告案件进展的时候,霍漱清特意跟廖静生嘱咐“一个花样年华的孩子,就那么死去了,死后还让家人一起蒙受不白之冤,谁都不忍心。一定要顶住压力查下去,给那个死去的女孩一个交代,给她的家人一个交代,给社会一个交代,最重要的是,给我们的良心一个交代!”

廖静生并不理解霍漱清当时说“要给良心一个交代”的时候,是不是出自真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官话。可是,现在就是天压下来,这件案子也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然而,霍漱清说的是真心的,第一眼看见那个女孩子从窗户里消失的瞬间,他猛地惊呆了,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在看电影。在重复看第二遍的时候,心里的那个安慰彻底起不了作用,他甚至有种冲动要拿起电脑看看那个女孩到底掉到哪里去了。也许就是这样的冲击力,让那个场景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潆洄,直到在那个噩梦里,将那个女孩变成了苏凡,而他,变成了那个罪犯。

但是,案件的审理并不那么容易,证据的缺失,上峰的阻挠,给调查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廖静生从没遇到过这么难查的案子,当手下参与查案的一些同志被迫离开调查组的时候,廖静生坚定了自己的念头。如果说刚开始答应霍漱清调查此案是怀着一些对金史山的私愤的话,随着调查难度的增加,廖静生才理解了霍漱清说的那句话,要给社会一个交代,给良心一个交代!当然,这是后话了。

就在霍漱清写完明天讲话大纲之后,接到了妻子孙蔓的电话。

霍漱清没想到孙蔓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

“你,还在忙?”电话通了,孙蔓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就这么问了句。

“嗯。你呢?”他问。

“我准备睡觉了,刚刚在新华网上看了一篇拓县矿难的报道,看见你了。”孙蔓穿着高级丝质睡裙,坐在**上,腿上的平板电脑上,正好是江采囡写的追踪报道,报道里附了一张照片。孙蔓一看那照片,就知道拍摄者的目标是人群里的霍漱清。

和过去一样,周遭在环境再怎么慌乱繁杂,他就如同一个另类一样出现在那个画面里,格格不入。说他格格不入,并非贬义,而是他的气质和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完全不像是那个环境里应该存在的,他总是那么气定神闲,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气质,并非人人都有。从第一眼看见霍漱清的那一刻,孙蔓就有这样的感觉。或许就是他这样的特质,或者他那云淡风轻的笑容,让她痴迷了他,让她在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再动心的时候,痴迷了他。

此时,看着霍漱清的照片,孙蔓的脑子里却是一个人名:江采囡!

这篇报道是江采囡的真名发布的,照片者也是她。

从女人的直觉来说,孙蔓感觉这个拍照的人,或许就像当年的她一样对霍漱清有那样的感觉,否则,镜头的聚焦怎么那么明显?尽管是抓拍的镜头,可是,效果实在太好。

这个江采囡,怎么从没听说过?孙蔓心想。

“你最近好像瘦了!”孙蔓把照片放大,说道。

霍漱清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脸,道:“有吗?我没感觉!”

“那篇报道写的很不错,字里行间都让读者感觉到你的英明指挥和体恤民情。怎么,那记者和你很熟?这么花力气表扬你?”孙蔓笑问。

霍漱清把那张便签纸塞进裤兜,给自己倒了杯水,道:“我还没看到报道呢,这么快?”

他故意回避了孙蔓的问题。

“嗯,时间是十点半,可能是因为是焦点事件的缘故吧!”孙蔓道。

“那我等会儿看看。”霍漱清说,“你还有别的事吗?”

孙蔓觉察出他并不是十分情愿和自己聊天,莫非他现在还在生气?

“过几天我可能会来云城,你忙不忙?”孙蔓道。

“你大概什么时候?”霍漱清起身,拉开**上的被子,准备要睡觉了。

“周末,差不多!”孙蔓答道。

“我现在还不知道,可能有事。最近一直都很忙!”霍漱清道。

孙蔓没说话。

霍漱清问了句“你来云城出差?”

他怎么就不会猜一下,她也许有可能是想去看看他呢?孙蔓心想。

尽管她真的是要去出差!

“嗯,有个贸易纠纷的案子,要去实地调查,那两家公司正好都说是江宁省的。”孙蔓道。

“需要什么协助的话,你再给我打电话!”霍漱清道。

孙蔓的电话,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霍漱清心里如此想,却没有问。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开个会,你也早点休息!”他说。

“嗯,晚安!”孙蔓说完,就听见那边已经挂了电话,那么的迅速,好像丝毫没有眷恋。

孙蔓不禁苦笑了下,自己何时在意起他挂电话动作隐含的深意了?

或许,他只是太忙了吧!

等这周回去和他见了面,再,好好聊聊!

孙蔓的手,轻轻在电脑屏幕上的那个“江采囡”三个字上弹了下。

霍漱清的身边,不会缺少女人!

这么一想,孙蔓关了电脑,关灯睡觉。

孙蔓的来电,并没有在霍漱清的脑子里停留多一秒钟,他根本没有用时间去想这件事。五年来,他已经习惯孙蔓为了工作的事飞来云城,匆匆来又匆匆走。即便偶尔有几次会在来之前给他打电话通个气,更多时候,则是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孙蔓已经来了或者已经准备回去了。

地球,继续着周而复始的自转,为人们迎来了新的一日。

而这个周一,对于霍漱清和苏凡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天。

苏凡比平时更早的起**出门,在楼下早餐店买了两个包子一个豆浆,匆匆吃了才上了公交车。到达单位的时候,处里都没几个人到。

她把自己昨晚准备好的东西又检查了一遍,看着时间马上就到八点了,就赶紧起身去了宋科长的办公室。

八点半,是科里开一周会议的时间,苏凡去找宋科长,毕竟,要在会议上单独发言的话,还是提前和科长说一声比较好。

宋科长并不知道苏凡要做什么,只是没想到她会特意来知会一声,感觉有点郑重其事的样子。

“你需要在什么时间?”宋科长问。

“等所有的事情都讲完了吧,我不着急!”苏凡答道。

沉默片刻,苏凡望着宋科长,问:“科长,科里那些有关我的传言,您知道吗?”

宋科长愣了下,想说不知道也不对,看苏凡这么认真的——

于是,宋科长点点头,神情略显尴尬。

“那科长怎么看待这件事?”苏凡微微笑了下,问。

“小苏你要在会议上说的就是这件事吧?”宋科长道。

苏凡点头。

宋科长想了想,道:“小苏,你问我的意见啊,我是觉得呢,呃,小苏你我虽然共事时间不长,可是呢——”宋科长顿了顿,笑了,“我说这些话,你别觉得我是在恭维你啊!我在机关也十来年了,见过的共事过的人也不是少数,怎么说呢,我觉得小苏你,你这个人很实诚。高岚是个什么人,我们都很清楚,所以,她说的那些,你觉得我会信吗?”

苏凡讶然却又感激地望着宋科长。

“小苏,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名声对于女人有多重要,何况还是你这样一个未婚的女孩子。”宋科长说着,拉住苏凡的手,望着泪眼蒙蒙的她。

苏凡没想到宋科长会这样跟自己说,她也没有去想宋科长是讲的真心话还是恭维话,毕竟,在机关里,没几个人会傻的在这种事上说真话的。

“看你这姑娘——”宋科长抽出一张纸巾,塞到苏凡手里,苏凡说了声谢谢,就沾去了眼角的泪。

“可是,小苏,有句话,我得好好问问你——”宋科长道。

“科长,您说!”苏凡道。

宋科长望着她,道:“高岚是个有背景的人,具体是什么背景,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我们都知道不能得罪她。现在她这样明目张胆针对你,而你要准备在会上公开讲这件事的话,可能,我是说,可能会得罪高岚,会得罪高岚后面的人,你,真的不怕吗?”

其实,就算宋科长不说,苏凡也能感觉出来,高岚不是个单纯的工作人员,虽然她没有任何职位,可是在科里在处里,谁都没有跟她红过脸,而她却时常出言不逊。大家不和她争执,并非不计较,很有可能就是宋科长说的——害怕!

可是,难道就因为这样,因为惧怕高岚说不清的背景而任由她这样抨击污蔑别人?

苏凡想想,对宋科长笑了下,道:“科长,不瞒您说,我其实挺怕的——”

宋科长讶然。

“来咱们科里之前,我在环保局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就被调到乡下去了,所以——”苏凡习惯性地侧了下头,“现在我也无所谓得罪谁了!而且,高岚能这样说我,将来还不知道会做什么,得罪她,是迟早的事!”

苏凡说被调到乡下的话,宋科长也听说过,可是,通常的人,不是应该更加小心而避免这样的事情吗?苏凡怎么会这样无所谓呢?难道说,苏凡的背景也是——

宋科长自然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的,笑笑,道:“你啊,真是的,傻!”

苏凡笑笑,不语。

会议,如同过去一样的进行着,总结上周的工作,为本周的做计划。

到了最后,宋科长看了苏凡一眼,对下属们道:“今天,苏科长有件事要讲,接下来,就把时间交给苏科长!”

枯燥的工作会议,本来就让大家的注意力东走西跑,宋科长这句话,猛地让所有人都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