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他是不会离婚的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6:01 字数:3722 阅读进度:128/1289

苏凡好怕霍漱清说漏嘴,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霍漱清说话从来都是滴水不漏。

“听苏凡说过,不知道到底会不会。”霍漱清含笑道。

“小凡是去学过茶艺的。”邵芮雪笑着说,“小凡,你来嘛!”

苏凡只好起身,在那些专业演员表演结束后,开始了简单的茶艺表演。不过,和之前的专业表演相比,明显单薄了许多。

只是,当她端着茶到了霍漱清面前的时候,霍漱清的眼里明显有欣喜的神采。

“谢谢!”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就端着茶碗品了一口,似乎他的心情远比这茶要香。

芮颖和邵芮雪看着这情形,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看霍漱清的样子,似乎,似乎又不像想的那样。

返回房间的路上,大家没有乘船,选择了一条林荫道前往住处,顺便看看风景,大人们都在前面走,邵芮雪和苏凡跟在他们后面。

看着前面霍漱清那谈笑风生的样子,邵芮雪想起自己今天看见的种种,忍不住开口——

“小凡——”邵芮雪叫了句。

“嗯,怎么了?”苏凡把水杯子端给邵芮雪,道。

“咱们隔壁宿舍的那个乔媛媛,你记得吗?”邵芮雪道。

“嗯,毕业后就没见过她了,不是说去了上海吗?”苏凡挽着邵芮雪的胳膊,问。

“前几天我在云城大厦碰见她了,珠光宝气的,呶,你看看,我真是后悔和她一起拍照了,在她面前,我就跟个村姑一样。”邵芮雪说着,把手机递给苏凡。

苏凡看到一张照片,是邵芮雪和乔媛媛的,果真如雪儿所说,珠光宝气!

“哪有啊,你一看就是清纯靓丽的样子,要是村姑都是你这样,我们国家遍地都是美女呢!”苏凡笑着说,把手机递给邵芮雪。

“关键,关键不是那个啊,”邵芮雪又把那张照片打开,给苏凡看,“你看她这一身穿着,还有她的首饰,光这一身行头,恐怕都是好几万呢!”说着,她看着苏凡,“她要干什么工作才能挣这么多钱?”

苏凡想想,却还没有想到邵芮雪要指的那个方面。

“可能,可能是很高薪的工作吧,上海是大城市,肯定——”苏凡道。

邵芮雪叹了口气,道:“你真傻!”

苏凡的脚步,猛地顿住了。

“现在那些男人,就喜欢找年轻女孩子——女孩子们真傻,明知道那些男人不会为了她们离婚,可还是把自己最好的青春——”邵芮雪说着,看了苏凡一眼,“任何一个理智的男人都不会为了外面的女人和自己的妻子离婚的!他们,只不过是用自己的金钱买女孩子的青春来挥霍而已!”

苏凡不知道邵芮雪说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可她真的是心虚了。

“雪儿,你,怎么突然——”苏凡道。

平时傻乎乎的邵芮雪,有些事,却看的比她透彻。邵芮雪很清楚,霍漱清是不会为了她苏凡和妻子离婚的。尽管她没有想过霍漱清为她离婚,可是,她的内心里,总还是有些期待的,期待他的爱,因为现在,她知道他不爱她,哪怕他怎样温柔地注视,怎样温柔地爱抚她,那些,并不是爱,她懂。

邵芮雪却摇头,望着苏凡,微笑道:“你是个有主见的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比我清楚。”

苏凡看了一眼前面霍漱清的背影,又望向身畔的波光粼粼。

她苦笑一下,道:“我,只是小聪明而已!很多道理都懂,可是,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就完全变成双重标准了。”

“有的男人,真的,就像太阳一样,是不是?光芒四射,让你,让你根本控制不住走向他的脚步。”邵芮雪双手扶着木栏,望着远处。

苏凡讶然地看着邵芮雪,雪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深沉了?

“雪儿?”她问。

“可是,等你为他付出一切之后,才发现,发现自己是个傻瓜——”邵芮雪幽幽地说。

“雪儿,你,在,在说什么?”苏凡不理解。

“你记得吗?咱们大三第一学期,教《西方文化》的那个老师——”邵芮雪道。

“你说的是江教授?”苏凡道,邵芮雪点头。

“他,很迷人,是不是?”邵芮雪望着苏凡,问。

苏凡想起那个风趣幽默的男老师,的确是,很迷人,她记得当时班上很多女生都好喜欢他的课,甚至别的班的女生也都会偷偷来他们班上那门课。

“是啊,他,真的,很——”苏凡叹道。

可是,当苏凡注意到邵芮雪表情的时候,猛地惊呆了。她想起那一学期邵芮雪好像总是不和宿舍里的姐妹一起玩,本来喜欢住宿舍的邵芮雪,那时候经常晚上回家——

“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过,当时,我——”邵芮雪苦笑了下,“我很蠢,是不是?”

“雪儿,你——”苏凡明白了邵芮雪说的,原来——

“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会让你的生活很精彩很刺激,可是,过山车不会永远停在最高处,不会永远上上下下,总有停下来的一天。等停下来了,你就不会适应那样的平淡,你还想要重返高处,想要过山车继续开下去。”邵芮雪道,“可是,选择权不在你的手里。等到游乐场关门的时候,你,也该回家了。”

苏凡愕然。

邵芮雪看向父母和霍漱清的方向,道:“小凡,霍叔叔,他——”

风吹过来,吹乱了两人的头发。

“霍叔叔他,或许很不幸福吧!”邵芮雪道,“这么多年一个人在云城——”

在苏凡的眼里,邵芮雪是那种幸福的傻傻的女孩,尽管她也会哭,可是,她的眼泪总是来的快去的快,似乎她的心里不会有任何的忧伤。直到今天,苏凡才知道,自己根本不了解邵芮雪。换个角度,邵芮雪就了解她了吗?

霍漱清说的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有。

“当年,我妈要来云城照顾我外婆的时候,我爸辞去了榕城大学的工作,带着我们全家人来了这里。所以,每次听到父母说起霍叔叔和孙阿姨的时候,我就在想,孙阿姨真的爱霍叔叔吗?如果真的爱,不就应该和我爸做出一样的选择吗?可是,如果孙阿姨不爱霍叔叔的话,霍叔叔为什么不和她离婚呢?”邵芮雪道,“我向我爸妈也问过这个问题,他们说,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面对同样的情况并不一出同样的选择。可是——”

苏凡知道邵芮雪是生在榕城的,上小学后才跟着父母来到云城,他们来云城的原因,身家也知道。她一直觉得邵德平是很爱妻子的,否则不会放弃自己在华东大学的职位来到云城,毕竟,华东大学在全国的排名都要比云城大学前很多位,在那边工作,前途可能会更好。

邵芮雪深深地望着苏凡,道,“小凡,我不想你和我一样犯错!”

犯错吗?

看着霍漱清越来越远的背影,苏凡问邵芮雪道:“雪儿,你,后悔过吗?”

“后悔什么?”邵芮雪道。

“江老师——”苏凡道。

邵芮雪苦笑了下,挽着苏凡的手,跟上大人们的脚步。

“我只想抓住现在的幸福,抓住真心爱我的人,过去的,”邵芮雪顿了下,“就当是成长的代价吧!”

“现在的,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幸福吗?”苏凡道。

邵芮雪摇头,道:“不知道是不是,可我愿意去尝试——”

苏凡看着邵芮雪这样子,想起霍漱清曾经跟她说的话,想了想,还是对邵芮雪说:“雪儿,罗宇辉他,他,”邵芮雪看着苏凡,苏凡接着说:“如果他真的爱你,不是应该为你们的未来做规划吗?毕竟他是个男人,而且还比你大。可他现在,明知道你父母反对,还把一切压力都交给你来承担——”

有人说,在闺蜜面前说她男友或者丈夫的不是,绝对不是明智的决定,很有可能会失去这个闺蜜。

邵芮雪听苏凡这么说,却只是笑了,道:“是我不愿让他和我父母正面应对的,我怕那样的话,我们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难道他就这样,忍心你夹在他和你父母中间为难吗?”苏凡道。

“小凡,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他吗?”邵芮雪望着苏凡,道。

苏凡摇头,说实话,她是实在想不通这个问题。

“因为,是他帮我度过了我最艰难的时候。”邵芮雪道,“大三第二学期的时候,江老师带着他老婆孩子去加拿大了,他说,他孩子还小,他不能让孩子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里。那一学期,我,”邵芮雪的眼里,泪花闪闪,苏凡停下了脚步,邵芮雪擦去泪水,笑了下,“那一学期,我,我觉得,觉得简直要活不下去的感觉,那个时候,罗宇辉出现了,他——”

“小凡,霍叔叔,他也不会离婚的!”邵芮雪幽幽地说。

苏凡望向前方的霍漱清,看他回头看向她们,她知道他是在看她,可是——

“雪儿,你,觉得我,我和霍,霍市长——”苏凡说不出口,她不想把自己的事告诉邵芮雪。比起邵芮雪,她知道自己的确不够,不够仗义,她想要保守自己的秘密,保守自己和霍漱清的关系,“霍市长的妻子,很漂亮优秀的吧?”

邵芮雪点头,道:“孙阿姨的确是非常有气质的人,而且又是很成功的律师——”

苏凡笑了,道:“那你再看看我,你觉得,你觉得霍市长有那么出色的妻子,会看上我这样的人吗?喝惯了咖啡的人,你给他喝白开水,他会觉得没味道。我,就是白开水!”

“可是,咖啡味道太浓了,喝多了,说不定就会觉得白开水好喝!”邵芮雪道。

苏凡不解地看着邵芮雪。

“再好喝,不会喝一辈子的,对不对?”苏凡接着道,“就像你之前说的,理智的男人不会为了外面的女人离婚,那又,又何必在这样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我,”

苏凡沉默片刻,神色黯然,道:“我想找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说着,她看向邵芮雪,道,“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的吗,怎么一直都没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