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她值得吗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6:53 字数:3692 阅读进度:187/1221

“你这混小子,为了个女人就——”父亲怒了。

“不管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如果您还要说阻止我的话,那就不要再说了,我要去看她了!”曾泉说完,主动挂断了父亲的电话。

“这个混小子!”父亲怒道。

儿子的脾气,父亲最是了解。曾首长知道,自己是拦不住儿子了,可是,儿子只要开始行动,江宁省的那些人很快就会知道曾泉是何许人,他们会以为是他的意思——

就在父亲这么想的时候,曾泉打电话过来。

“爸,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曾泉把车停在路边,对父亲道。

“还有呢?”父亲问。

“可是,我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错。”曾泉道。

“哼,你还有理了!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让你连你老子都敢顶?”父亲问。

“反正我说什么您都不会信——”曾泉说。

“那你干嘛还给我打电话?”父亲问。

“爸,这件事我想过了,江宁省的几方势力,长期都不能分出个谁胜谁负,这样僵持不下的局面,对于姓姚的是最有利的——”曾泉道。

父亲饶有兴致地问了句“为什么呢?他明明是最弱的一个。”

“您说的对,他是最弱的一个,可是他的手上掌握着的资源,是丛铁男不能比的。现在的江宁省,覃春明的势力最强,丛铁男已经是日薄西山,姓姚的想要脱颖而出,就必须联合其中的一方。如果联合丛铁男,姓姚的不一定会赢,可是,如果先联合了覃春明来搬倒丛铁男的势力,对姓姚的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对您来说也是最好的。”曾泉认真地说。

父亲微眯着眼,好像看见了儿子自信的神采。

“继续说——”父亲道。

“过了今年,覃春明第一个任期就结束了,他最多在江宁省待五年。只要清除了丛铁男的势力,五年之后,等覃春明调离——只要姓姚的留任江宁,江宁省就是姓姚的天下,那个时候的局面,不是您最想看到的吗?”曾泉道。

父亲淡淡笑了,道:“还有呢?”

“所以,您要支持姓姚的和覃春明结盟,早日清除丛铁男的影响。联合强者消灭弱者,再把弱者的力量收入自己麾下,这样的话,姓姚的在将来的五年,才有力量制衡覃春明。”曾泉接着说道。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父亲道。

“可是,姓姚的这个人,不够光明磊落,自己的小算盘太多,就怕他将来得了势,也不见得会完全听您的。”曾泉道。

曾首长惊讶于儿子如此敏锐的判断,看来,这小子去江宁这短短的几个月,也历练了不少。

“你这是为了满足你的私心,才跟我说这些的吧!”父亲道。

曾泉沉默片刻,认真地说:“爸,我必须要救出她!”

“如果这是你的心愿,我会成全你。可是,我不会立刻出手,等到时机到了,姚省长会帮你的。”父亲道。

“谢谢爸!”曾泉忙说。

“不过,我也有条件!”父亲严肃地说,“如果你能答应这个条件,我会保证让那个人尽快自由!”

“什么条件?”曾泉就知道,跟父亲开口,从来都不会得到免费的帮助。不过,这么多年了,他已经习惯了父亲这样,也能猜得出父亲的条件是什么,那些条件,他都承担得起,今天,他觉得也是同样!

然而,当曾泉亲耳听到父亲的条件时,曾泉觉得身体里有股什么东西被抽走了。

“你要是答应了,我们就成交!”父亲道。

这么做,值得吗?曾泉心想。

“我要先去看看她再决定!”曾泉道。

“好,等你决定了,再给我打电话!”父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愣愣地坐在车里。

路边的步行道上,来来去去的年轻男女,让他想起了自己和苏凡去逛街的情形,想起两个人说说笑笑轻松的样子,那一切,就好像是昨天——

为了苏凡这样一个才相处了没几天的女孩子,他值得答应父亲的那个条件吗?在他的生命力,苏凡这样的人,又算的了什么呢?也许,就是因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候遇见了她,才会觉得她如此特别!

那么,值得吗?

曾泉发动了车子,来到了省安全局。

刘丛亲自接见了他,并派自己的亲信带着曾泉一起去见苏凡。审讯苏凡的地方,刘丛已经知道了,并跟聂明山说他会派人过去参与审讯,了解案情,让聂明山全面配合。

尽管不愿让上面插手这件案子,可是,他没有权利阻止上级派人来了解案情的进展。于是,曾泉混进了刘丛派出去的调查组。

就在这天晚上,云城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开始了突袭,局长金勇华这几日正在外省交流参观,得到消息时,以廖静生为首的公安干警已经开始了全市的突击检查。话是这么说,动员大会是这么开,可是,金勇华气坏了,廖静生这哪里是在扫黄赌毒,完全就是在冲着他来,在挖他的根底。而这,正是霍漱清的计划。如果说赵启明是一只狼狗,那么,金勇华就是这只狼狗嘴里最尖利的一颗牙,赵启明总是在用这颗牙撕咬那些看不下去的人。

云城市公安局的行动,在省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廖静生将战况上报省厅,省厅立即做出了批示,对云城市公安局做出了嘉奖!金勇华赶来的时候,廖静生的手上已经充分掌握了他犯罪的证据。不过,这是后话了。

曾泉来到秘密地点检查苏凡案件的进展,先是看到了那些秘密卷宗,他没想到,苏凡竟然是被这样愚蠢的一个陷阱给害了。而现在,挖井的人,似乎有些眉目了。

当他看见了在审讯室正襟危坐,一动不动的苏凡的时候,曾泉的鼻头,突然涌出一股酸涩。

怎么就一晚上的工夫她就这样憔悴了?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到她是不是有伤,可曾泉心里觉得不。

“云城市安全局的审讯人员有没有对你使用非法审讯手段?”曾泉突然问了句,审讯室里的人都看着她。

一直冷冷坐着的苏凡,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瞳孔突然亮了。

尽管他戴着她并不熟悉的眼镜,可是这个声音没有错,绝对就是他!是曾泉!可是,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怎么——

苏凡的心,猛地因为曾泉的到来而跃动了起来。

见到了自己熟悉的人,终于,终于见到了一个熟悉的——

不对,曾泉为什么会在这些人当中?他,他是不是安全局的人,只不过是一直在伪装身份?

真是可悲,连夜不停的审讯,全身的疲惫让苏凡失去了缜密的思考能力,她不敢相信曾泉,那个和她一起下乡的曾泉会为了她而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就算是他有心,他也绝对办不到。那么,他为什么在这里?

站在观察室玻璃面前的蒋超,微微侧头对身边的人说了句“这个是新来的吗?”

“刚刚检查他的证件,是新的!”下属答道。

新来的——

苏凡真想说,你来这里干什么?赶紧走啊!

可是,她不能说,那么一说的话,曾泉不就暴露了吗?他现在一看就是没有被人发现的。

她笑了笑,抬头望着他,道:“我很好,只是,”她收住笑容,“我没有做过的事,我绝对不会承认,而且,我也不会平白无故拖别人下水!”

苏凡希望曾泉能明白她的意思,明白这些人是要让她供出霍漱清。

“我们是看证据的,你要是没有做过,我们不会冤枉你!”曾泉说着,目光定在她的身上。

“谢谢!”她笑笑,低着头拿着手里的一支不停地转着,这是她唯一能被允许做的事了。

这时,和曾泉一起来的省安全局的巡视员问苏凡其他的问题,苏凡一一回答了,曾泉看着她时不时地添嘴唇,这才意识到她的声音是沙哑的。

这帮混蛋,连水都不给她喝吗?

“来,喝口水!”他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

苏凡的鼻腔里,充斥着想哭的冲动,可她还是忍住了,端起水杯子,用手指蘸了一点水,涂在嘴唇上。曾泉不懂她为什么不喝,问了句“你担心我在水里放药?”

她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笑笑,道:“喝了水就要上厕所,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什么?难道厕所都不让去——

曾泉强压着内心的愤怒,脸上还是很平静,淡淡笑了下,走开了。

必须要尽快把苏凡从这里救出去!

曾泉的到来,给绝望中的苏凡带了无尽的力量。可是,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霍漱清千万别被那些人拉下水。不过,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他们想拉霍漱清,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唯一指望的就是她的口供。只要她什么都不说,他就不会有问题。他们总不能刑讯逼供吧?就算刑讯逼供,她也不怕,有什么扛不住的?

然而,曾泉的到来,让云城市方面感觉到了压力,如果省局坚持将案件转移,他们是没有办法的。所以,必须要从苏凡的口中撬出来他们需要的口供。

于是,在曾泉所乘的车离开之后不到半小时,苏凡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五个小时!

接到曾首长电话的姚省长,决定通过安全局方面来插手此事,让刘丛把案件直接调到省局。可是,云城市局方面拖了五个小时。

“还是什么都没说?”秦章接到聂明山的电话,彻底惊呆了。

“对不起,秦市长,我已经,没办法了。现在案子到了刘丛手里,这案子就完了。”聂明山道。

“你们不是把案子都坐实了吗?他们还能翻过来?”秦章道。

“这世上哪有铁案?”聂明山道,“秦市长,您不是要让那女的把霍漱清给拖下水吗?干嘛还要把她赶尽杀绝?”

“干嘛?还不是老爷子的命令?为了他家那位大小姐,什么都做得出来!那苏凡,要怪就怪郑翰喜欢她,唉!”秦章道。

秦章说的没错,只是苏凡根本不知道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