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他的软肋就是她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7:30 字数:3671 阅读进度:224/1395

“这是一种很厉害的药,据说能让男人**不倒——”她说着。

霍漱清伸手拿起来看了下,道:“你莫非是想给我用这个?”

孙蔓笑了下,道:“这种东西,副作用还是很大的,而且,我也不想我的孩子被药物影响的变成畸形或者白痴。我想,以你的体力,就算不用药,坚持几个小时还是没问题的吧?”

霍漱清好像从没听说过这样可笑的事。

事实上他是听说过的,和一些关系近的人聊天时,也会聊到这些话题,也听说过哪个男人那个不行,可是**又强烈的很,面对女人的时候,无奈只能吃药。还有的说,有些女人也给小男人用这种药,为的就是让男人可以持久,效果更好一些。可是,这些话题,都是一些根本不能拿出来说的事,做这些事的人,在他看来已经是龌龊到了极点。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妻子会想着给他用这种东西!

吃药?至于吗?他就算不吃药也可以坚持**,只要,只要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他喜欢是他爱的,就像他和苏凡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夜太短,总觉得要不够。

可是,面对孙蔓,他早就没有了那方面的**,给他吃药就可以让他金不倒了?

霍漱清不禁笑了,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你现在拿出来,是要我自己把它喝下去?”他问道。

孙蔓笑了下,道:“你对自己没自信?我记得以前你可是很厉害的!”

他的脸色微变,想要扔掉那瓶药,还是没有,重新还给孙蔓。

“霍漱清,我给你时间,你好好考虑。说实话,今晚正好是我的雌激素最多的时候,我打了排卵针,只要你给我这**,我就可以怀上。一个月之后——你最多等一个月——你就可以自由了!用今晚换你后半生的自由,这个买,对于你来说,不算吃亏吧!”孙蔓慢悠悠地说完,饮了一口酒。

房间里,陷入了一场怪异的安静,空调的风,呼呼吹着。

身在云城的苏凡,丝毫不知道千里之外的霍漱清发生了什么。如果,如果她有个正式的身份,她可以打电话给他,可以不用顾及他身在何处、和什么人在一起。而现在,她只能等着他来电话。

每个夜里,他都会打电话过来,不管有多晚多累。如果听不到他的声音,她就根本睡不着。

今晚,苏凡也一样在等着他的电话,可是,等到了1点钟,电话都没有来。

他怎么了?为什么——

她拿着手机,不停地看,按出他的号码,想要直接打过去,可是——

同样的夜,在不同的城市,的确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她突然好想坐飞机去广州看他,就像他说的那样。可是,同样的事,做第二次还有什么意思呢?

好了好了,苏凡,别等了,可能,可能他今晚喝多了睡着了吧,你不能这样不懂事的,明白吗?

这么劝说着自己,进入了梦乡。

四天后,霍漱清回来了。苏凡在单位听说了,可是,她并没有见到他,同样,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和短信。在后面那四天,她也同样没有接到过任何他的信息。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他为什么——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太不正常了。他是不会这么做的,而现在,当事实发生的时候,一定是有个原因的。

可是,苏凡找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自己可能和他,缘尽!

是他不愿意要她了,所以才这样不理她,如果他不是那样想的,怎么会连着好几天都不跟她呢?就算不打电话,来个短信也好啊!

再一想,自己是他什么人呢?他为什么非要给她一个交待呢?

心,好似被什么压着,闷闷的,难受极了。

她好想去找他,问他,可她没有那么勇敢,她,害怕自己不适时机出现的话,会给他带来麻烦。

现在,孙蔓还在云城吗?他们是不是在一起?所以,他才不愿意理她了?

邵芮雪约她一起去逛街,苏凡拒绝了,把自己关在家里面,等着他。因为,因为他也许会回来,她不想他来的时候,她却不在。

可是,等了一整天,从日头东升一直到日沉西山,再到满天繁星,他依旧没有出现。

也许,也许他在忙工作吧!出差那么久,肯定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他一定是——

眼里,是这个格调高雅的和她完全不配的家,安静又冷清,是的冷清。她好想见他,真的好想!

霍漱清,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找我?

泪水,从她的眼里滚出去,流在了桌子上。

客厅里的灯,依旧亮着,一如以前。

霍漱清坐在车里,静静望着那扇透着灯光的窗户,却怎么都无法接近。

他怎么跟她解释自己这些天的“失踪”?他说了的话,她会信吗?在她随时都会被孙蔓发现的情况下,他还敢和她见面、和她吗?

在那一晚之前,霍漱清是绝对想不到他自己娶了一个怎样的女人做妻子?尽管他一直认为自己了解孙蔓,可是,他了解的孙蔓怎么会对他使用那么卑鄙的手段?或许,那是孙蔓的另一面,真实的另一面!

以前,孙蔓一直跟他说,离婚的时候,夫妻双方总是会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因为到了离婚的时候,两个人早就没有感情、没有一丝眷恋,就会把最丑陋的一面表现出来,撕破脸皮!当时,他只是听听而已,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离婚的这一天,而到了这一天的时候,自己也没有能够逃脱这个离婚的定律!

孙蔓既然能给他使出那一招,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招数在后面等着。他什么都能解决,哪怕是孙蔓去跟覃书记哭诉,哪怕孙蔓举报他财产来历不明,可是,他不能解决的唯有一件,那就是:如果让孙蔓发现了苏凡的存在,该怎么办?孙蔓是肯定不会放过苏凡的,一定是那样。而苏凡,这个丫头——他希望她不要那么懂事,她傻一点,什么都不要想,只管跟着他就好,可她不是那样的性格,她敏感脆弱,说脆弱也不对,她根本不脆弱,她是个坚强的不得了的女孩子,可她的内心总是有着太多的道德压力,孙蔓只要抓住这一点,苏凡就完了,他也就完了!

如果不是为了让孙蔓不把她的视线放在他的周围,他怎么会舍得这么久不理她?他的心怎么受得了?

而今天,孙蔓接到单位的电话赶回了北京。孙蔓走了,他才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的压力,才觉得自己不那么窒息。

他害怕孙蔓了吗?

是啊,他害怕了,他没想到她会那么奸诈,可能,她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而他不能,他做不到,如果是过去,如果没有苏凡的存在,他或许还会和孙蔓面对面对抗,彻底打垮她。可现在,苏凡就是他的软肋,他根本不敢让孙蔓捏到这条肋骨。

孙蔓是怎样精明的一个女人,他不是不知道。如果他和苏凡继续纠缠,继续天天见面,孙蔓发现苏凡,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现在,他该怎么办?难道就把离婚的事情搁置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

如果孙蔓没有去威胁他,没有对他使用那狡猾的伎俩,他还对孙蔓心存歉疚,而现在,只要想一想孙蔓这个人,他就觉得恶心!他怎么能和她这样的人继续生活下去?怎么可以?

小区里,其他人家里的灯,开始次第熄灭。霍漱清看了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一点钟了,可他的那个家,依旧亮着灯。

那个傻丫头,还是在等他吗?她每天都是在这样等着他吗?哪怕,哪怕他没有回来?

不知从何时起,霍漱清每次看着别人家里窗户上的灯光就羡慕的不行,因为那些灯光代表着守候,代表着温暖,代表着牵挂。而他的家,永远都是黑漆漆、冷冰冰的。此时,当他看见那窗户里的灯光时——

霍漱清,你真蠢!你怎么会因为孙蔓还没有开始的行动就如此胆怯呢?区区一个孙蔓,你还怕应付不了吗?

好,就算她要对苏凡做什么,她能做什么呢?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要想办法应对,难道不是吗?他怎么可以就因为还没有发生的事,就让爱着的人等待,让自己痛苦?

然而,当他走进家里的时候,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就那么趴在茶几上睡着的,胳膊上还有泪水的痕迹。

霍漱清小心地抱起她,缓步来到卧室,把她轻轻地放在**上。

“你?”她猛地睁开眼,却带着浓重的鼻音惊叫道。

他俯身,吻了下她的唇,黑亮的双目静静注视着她。

那视线,仿佛是从千里之外、万年之前穿越而来!

苏凡猛地坐起身,一下子抱住他。

她就那么紧紧抱着他,根本不撒手。

好想问他为什么今天此时才来找她,为什么一直不联络她?他不知道她在想他吗?他就不去想她吗?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松开他,低声问道。

“最近,有点事——”他说,手指插入她的发间。

她“哦”了一声,便不再问。

他和她之间,只不过是见不得光的**关系,他的事,她哪有资格问?

“时间不早了,你,你是不是该回家了?”她突然说。

“你要赶我走吗?”他问。

她不说话,低着他。

卧室里,安静极了。

窗帘在夜风的中轻轻摆动,却没有一丝的声响。

“你,相信我吗?”他问。

她抬起头,望着他。

相信?怎么会不相信?他说的每个字她都相信——

他突然笑了,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却见他颤抖着手,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他小心地打开盒子,里面——

如她所料,那是一枚戒指!

“苏凡,你愿意和我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吗?”他的左手轻轻握着她右手的手指,而他的右手,则拿着那枚戒指,准确地说,应该是指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