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一生一世的承诺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7:32 字数:3570 阅读进度:225/1289

他的双目,注视着她,眼里是期望还是恳求,她不明白,可是,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的确是惊倒她了!

好久好久,她都反应不过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尽管她知道答案。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她愿意一生一世都和他在一起,除非,除非是他不要她了——

可是,出乎霍漱清预料的,她并没有接受那枚指环,那枚根本不知道什么意义的指环。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她不停地捶打着他,打在他的胸前,打在他的肩头。

可他一言不发,拿着指环的手,垂了下去,任由她这样打自己,看着她这样不停地落泪。

“我知道我傻,我蠢,我笨,可是,我不喜欢你这样不声不响地对我!你要是不喜欢我了,要是觉得我是你的累赘了,你就直接告诉我,我才不是牛皮糖粘着你不走,只要你说,我一定会离开!可是,可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不知道我在想你吗?你不知掉我有多想你,我——”被泪水浸透的语言,在全部没有倒出来之前,被他全都堵了回去。

他的牙齿,几乎是在咬着她,咬破了她的嘴唇流着血,而她的双手,依旧在不停地打着他!

那枚指环,被他放在**头柜上,放下指环的那一刻,他的手就抓住了她那两只手,将他们困在她的头顶。

不知道是他的挑弄,还是她的力气已经用没了,没过多久,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唯有他粗重的呼吸声。

她不再闹了,不再打了,而他,也停了下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嘴唇在她的脸上亲着。

“傻瓜,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我怎么会不要你?”他喃喃道。

这几天的等待,让他的内心生出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终于知道自己害怕什么了,他害怕失去她,害怕她离开,害怕她中了孙蔓的圈套,害怕她受到孙蔓的伤害!

她闭上眼,无声地落泪。

霍漱清给两人盖上薄被,抱着她坐在**上,抬手擦去她脸上的泪。

“傻丫头!”他叹了口气。

很多事,他是不能和她讲的,他担心她会胡思乱想,担心她会做出让他想象不到的事。她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他完全猜不到她会做什么。

时间,在夜空群星的闪烁之间渐渐流逝着,世界,不管是房间里的还是外面的,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其实,有件事,他早就想做了,从他决定和孙蔓离婚的那天起,他就该这么做的。

在苏凡诧异的眼神中,他拿起**头柜上的那枚指环,小心地套在了她左手无名指上。

那是一枚极其简单的指环,他在挑选的时候,特意挑选了这样的样式。

“你,你干什么?”她赶紧拿右手去摘那枚指环,道。

他却紧紧拉住她的手,抱住她。

“苏凡,和我在一起吧,好吗?一生一世——”

她想说,你有妻子,怎么可以和我一生一世?可是,她说不出口。她从未想过要取代孙蔓的位置,她只想和他在一起,每天每夜。

苏凡说不出话来,她想说她愿意,可是,那三个字,怎么就是说不出口?

“你想我了,我怎么会不想你?傻瓜?你早就钻进我的心里了,怎么可能会轻易走掉?”他的嘴唇,紧贴着她的耳廓,这些话,听起来那么的有**力。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心爱的男人会给她戴上戒指,而这个男人,还是,还是霍漱清!

“你愿意答应我吗,啊?愿意吗?”他望着她,问道。

她怎么会不愿意?

等了这么久,等到了这样的结果,她怎么会不愿意?

她可以不在乎名分,她可以放弃成为一个男人妻子的未来,她可以站在他的影子里,一辈子,一辈子这样!

可是,霍漱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没有听见她有多兴奋,却听见了她问:“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尺寸?这个戒指大小刚好!”

他惊呆了,一脸错愕地看着她。

一个人没心没肺到这种地步,恐怕也是奇葩了!她知道自己这样会给他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可她还是那么说了。

在这样的时刻,她能回答什么好呢?说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和你的妻子共同拥有你?她,什么都不能说。

霍漱清的脸,贴着她的,抓着她那只左手,手指在她的指环上轻轻敲着。

“那你哪里的尺寸我会不知道?”他低声说。

她笑了,无声的。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那枚戒指。

霍漱清无法告诉她,在孙蔓去广州见的那个晚上,他就去了商场买了这枚戒指。当时的冲动,当时的心跳,似乎就是要马上离开那段压抑婚姻的前奏。

她不想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有来一点消息,此时,这枚戒指足够把所有的问题解答。

因为,她再也不需要去胡思乱想了。哪怕自己不能和他做正式的夫妻,现在,她已经得到了他的承诺——一生一世!

“那你比我大出去的这十三年怎么算?”她歪着脑袋,望着他,问。

他没听懂她的意思,看着他。

“既然你说一生一世,那,你比我大十三岁,这十三年该怎么算?”她问。

他笑了,道:“那你说怎么办?”

她低头,道:“我也不知道!”

耳畔,是他满意的笑声,苏凡静静歪过头注视着他。

他的左手,与她的那只十指相握。

她发现,他的手上,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

“丫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好吗?”他突然说。

她不禁笑了,道:“能发生什么事?”

是啊,能发生什么事?也许会很多,也许什么都不会有。

但是,不管怎样,他要想好完全之策对付孙蔓,在孙蔓到来之前。

关键是,他该从哪里下手?

苏凡知道自己没出息,明明在心里怨他不和她联络,可是,在戴上他的戒指后,她的心,平静了许多。

或许,她不该奢望太多,她不该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她必须多多为他着想才是。

心里的怨气,就这么消失了,留下的只有甜蜜。

她觉得自己太好骗了,真的,太好骗了!世上哪有一个女孩会因为一枚戒指而将自己的人生完全交托给一个男人?可是,仔细想想,那么多女孩不都是如此么?至于戒指是原因,还是伴随着原因出现的结果,并不重要!

霍漱清静静望着她,心里释然了不少。

而孙蔓,没有想到自己回京之后会遇上什么,只能说是应了一句话,夜路走的多了,总会遇到鬼!

孙蔓回到北京,忙着处理手头的案子。这次处长叫她回去,是她之前负责的一个案子出现了问题,而其他人对那件案子并不是很熟悉,需要她继续接手。忙着工作的孙蔓,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去关注霍漱清那边的,她知道霍漱清是不会和他的那个女人分开的,而经过那一晚的事,霍漱清近期是不会再和她说什么离婚了。

哪怕霍漱清不说,孙蔓也很清楚,自己上次那么做,是已经触及了霍漱清的底线,他是不会原谅她的。霍漱清肯定在背地里会行动的,不过,她不用担心,他要是敢对她做什么,她就用最后一招,就不信降服不了他!

当孙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看着有着这样想法的自己的时候,孙蔓感觉好陌生。什么时候她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变成那些曾经她瞧不起的可悲女人的一员?

有时候,她会想起孙天霖说的话,留得住霍漱清的人,留不住他的心又有什么用?可是,要是连人都留不住,怎么有机会留他的心?

可悲,可悲,走到了这个地步,怎么这样的——

可是,她不能后退,不能这样自责。离婚就是一场战争,只有勇往直前才会成功,临阵退缩只有死路一条。她怎么可以把霍漱清,如今的霍漱清,未来的霍漱清拱手让给另一个女人呢?她怎么可以让别的女人坐享其成?

然而,孙蔓万万没有料到,在自己回到北京一周之后,结果——

那是个周二的上午,孙蔓和平时一样坐在格子间里工作,有时候看看自己那张桌子,孙蔓心里就会想起榕城办公室里的大桌子,还有那宽敞的办公室。人真是说不清楚,放弃事务所合伙人的待遇,却偏偏来这里和一堆人共用办公环境。

今天,孙蔓也这么想了,不禁叹了口气。

突然,楼道里一阵喧哗,本来办公室外的楼道也不怎么清净,可今天这股喧哗似乎有点不同。孙蔓向来是不喜欢看热闹的,她根本没有像别的一些同事一样抬头去看,继续埋头工作,却没想到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孙蔓,孙蔓,你给我滚出来!”一个尖锐的女声伴着高跟鞋的声音穿进了孙蔓的耳朵,她猛地抬头,周围的同事都看向她。

邵来是张兰?她来干什么?

自从那次ktv事件后,孙蔓就再也没有和陈宇飞过,现在一看见张兰,她就想起那件事,心里不禁一股恶心。可是,尽管心里觉得讨厌,孙蔓还是站起身拿下眼镜,笑盈盈地朝着张兰走了过去。

“回家吧,别闹了——”跟在张兰后面的陈宇飞拉着她的胳膊,低声恳求道。

张兰回头狠狠剐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向孙蔓,还没等孙蔓开口,抬起手就朝着孙蔓的脸上“啪啪”甩了两个耳光。

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孙蔓看了陈宇飞一眼,顿时明白了什么。

“孙蔓,你还要不要脸?自己的老公扔在那边不闻不问,跑来**别人的老公,你还要不要脸,啊?”张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