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他不会找个有夫之妇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7:43 字数:3692 阅读进度:233/1221

刚刚的话,母亲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希望母亲能够明白,然后不要再给孙蔓助长气焰,否则,他这婚,得离到哪辈子去?

夜色,静谧。

孙蔓回到家里,发现霍漱清根本没有回来,她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不过也无所谓,明天开始,她就正式要去事务所上班了,而且是以冠名合伙人的身份。霍漱清还想离婚?做梦去吧!她要把霍漱清的那个女人找出来,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得意洋洋的孙蔓冲了澡,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年轻却已经凋零的身体,紧攥双拳。都说女人是花,需要浇灌,而那个理应浇灌她的人,却跑去别人的地里浇水播种了,她却在这里干涸、枯萎——

第二天,霍漱清打电话给郑翰,让他到他办公室来一下,了解一下江邑的事情。郑翰接到电话激动不已,便赶紧打电话给邵芮雪,邵芮雪说她没做什么,“也许是你命中有贵人相助”。

贵人?郑翰并不知道邵芮雪指的是苏凡,却笑着说:“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邵芮雪只是笑笑不语。

昨晚苏凡打电话的时候,霍叔叔肯定就在身边。一定是小凡在霍叔叔那里帮忙说话了,要不然霍叔叔怎么会愿意帮忙的?郑翰啊郑翰,你真是因祸得福啊!

霍漱清了解了郑翰的事情,便当时给江邑市委的刘书记打电话。

“你自己过去就行了,刘书记那边会照顾你!”霍漱清挂了电话,对郑翰道。

“霍市长,太感谢您了!”郑翰道。

“小雪的朋友,没事!”霍漱清道。

郑翰却是有太多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有握手。

从霍漱清办公室出来,郑翰想去找找苏凡,却还是没有去。去找邵芮雪的时候,他问及苏凡的近况,邵芮雪给他看了一张自己和苏凡的近照,给他看见了苏凡手上的那枚指环。郑翰的眼,猛地被刺了下。

“要是为她好,就不要再想着她了。”邵芮雪道。

郑翰苦笑了。

邵芮雪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残忍,可是,她太清楚郑翰的心了,也太了解苏凡的处境了。郑翰爱苏凡没错,可苏凡是霍叔叔的人,而且还是**,他们这种不稳定的关系时刻面临着挑战。要是郑翰对苏凡继续纠缠不放,一来他迟早有一天会发现苏凡和霍叔叔的关系,这对苏凡和霍叔叔将会非常危险,二来,他会让苏凡在霍叔叔面前境况尴尬,试问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呢?霍叔叔再怎么爱苏凡,也禁不住这样的挑战啊!

昨晚,电话里,邵芮雪没敢跟苏凡说这件事。今天,在郑翰去见霍漱清的时候,邵芮雪就打电话约苏凡中午一起吃饭,把那件事告诉她,苏凡必须知道的。

而这个中午,当苏凡下楼去赴邵芮雪约会的时候,竟然在电梯里碰到了一起下楼的霍漱清和孙蔓!

这个时间点,同事们都基本下楼去吃饭了,苏凡在办公室里忙了一会儿才错开了时间,而霍漱清则是因为在办公室里和别人谈话,谈的久了,出门也迟了。至于孙蔓,则是专程来找他的,因为她今天中午要请事务所的几位同仁吃饭。

“你需要我帮你演戏的时候,我配合你,现在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当霍漱清拒绝她的时候,她如此说。

于是,霍漱清便和她一起去了,却没想到在电梯里碰见了苏凡!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电梯里除了苏凡,还有两个男人在说话,一看见市长和市长夫人进来了,两人赶紧让开位置,并主动按着电梯按钮,请两位进来。而苏凡看着霍漱清和孙蔓两个人并肩,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依旧靠着电梯墙站着,没有打招呼。等她醒过神的时候,电梯已经开始向下了,而她没站稳,差一点跌倒。

正在接电话的孙蔓却看了一眼苏凡,眼神有些奇怪,似乎忘记了在哪里见过她一样。

霍漱清注意到苏凡的表情,心里一沉,却还是面带微笑着跟那两个男人道谢,站在了她的身边。然而,就在她差点要摔倒的时候,他忙伸出手扶住她。

自己的胳膊被他稳稳地拉住,苏凡的心,却比电梯下降的更快。

她知道孙蔓就在旁边站着,匆匆看了他一眼,小心地推开他的手,说了声“谢谢”。

孙蔓侧过脸,看着身边的两个人。

苏凡忙问了声“孙律师”,孙蔓含笑点点头。

距离他这么近,却不能说一个字,耳畔却始终是他和那两个男人交谈的声音,那浑厚低沉的声音,在这个密闭空间里回旋,在她的耳中回荡。

她是多么迷恋他的声音,不管是他平时说话也好,还是他抱着她倾诉情话也好,又或是他情动时在她耳畔喘息低吼也罢,他的声音,让她沉迷,总是有种听不够的感觉。而现在,跟他和孙蔓在这个电梯里,她真的是多一分钟也不想待。

还没有离婚的妻子,以及秘密**,此时在同一个电梯共处,苏凡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的,想看看他此刻的表情,却根本不敢抬头,因为孙蔓就在她的身边。

幸好,电梯很快就停在了一楼,苏凡看着霍漱清和孙蔓先后走了出去,接着那两个男人也跟着出去了,留下苏凡一个人站在电梯里。

在电梯门刚要关上时,她就赶紧走了出来,却发现前面的孙蔓停下了脚步。

“你,我们好像见过?”孙蔓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道。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苏凡忙迎上前,微笑着答道:“是的,孙律师,上次您来云城调查,我接待过您。”

尽管她在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平静,可她的声音,还是有些走样。

“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有些面熟。”孙蔓笑笑,道。

“你怎么这么晚下楼?食堂快没饭了吧?”霍漱清猛地对苏凡说。

苏凡的脸一红,却依旧微笑,道:“我和朋友约好去外面吃饭的,刚刚有点事没处理完,就晚了点。”

由于太过紧张,苏凡不自觉地抓紧背包的带子,左手上的那枚指环,反射出异常强烈的光环,把孙蔓的眼睛晃了下。

这时,苏凡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大厅里虽然没几个人走动,可是孙蔓在她面前,就是一座大山,简直是喜马拉雅山!

刚刚在电梯里,孙蔓分明看见了霍漱清扶住苏凡的动作,那一刻,她连电话里对方说话的声音都没听见,一颗心里顿时乱了。

她是记得苏凡的,一眼就认出来了,她的记性非常好,她记得和苏凡一起吃过饭,苏凡还坐过霍漱清的车。当时她就怀疑过苏凡,可听说是冯继海的朋友,便把苏凡从自己脑子里放了过去。而刚刚霍漱清的动作——莫非,这个女人就是她要找的那个?如果不是和霍漱清有特别的关系,霍漱清怎么会眼尖热心到扶她呢?

既然有所怀疑,她就要进一步取证,这是科学的做法。因此,她停下了脚步,装作刚刚回忆起的样子,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真是沉不住气——

然而,就在孙蔓要给自己下结论的时候,那枚戒指,在她的眼里晃了下。

戒指?难道这个女人结婚了?

孙蔓这么想着,余光看向霍漱清,却发现他极为镇定,跟过来和他问候握手的人握手交谈。

如果说这个女人结婚了,那么——

唉,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这么敏感干什么?这个女人结婚了,就算是她对霍漱清有意,霍漱清还会麻烦到去找个有夫之妇?

此时的孙蔓,自作聪明地给自己一个解释,把苏凡从脑子里剔除了。而苏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枚戒指,在自己马上就要暴露的时候,拯救了她!

“霍市长、孙律师,你们忙,我先走了,再见!”苏凡微笑着说完,便急急朝着出口走。

脸都要僵硬了,再不走,整个人就虚脱了。

真是太险了!怎么就让她巧到碰上他们两个了呢?他们一起去干什么?孙蔓怎么会来市政府?

算了算了,这些问题都不是你该想的,不管他们怎么回事,霍漱清会处理好的。还是赶紧去找雪儿吧!

被孙蔓出现惊到的苏凡,此时顶着大太阳,却完全忘记了包包里还装着遮阳伞。

可是,她还没走到大门口呢,一辆车就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上来吧,外面这么热的。”她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彻底僵住了。

他,他怎么当着孙蔓的面,怎么就——

苏凡僵硬地转过身,看向后车座摇下来的窗户,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听见有人在喊“小凡,小凡,我在这里!”

是雪儿?

这一声,对苏凡而言,不啻于佛音,简直是救世主啊!

“谢谢霍市长,我朋友在叫我!”苏凡弯腰道。

“是小雪吗?”霍漱清也听见了那个声音,问道。

“啊,是的,是她!”苏凡忙说。

“小雪?”孙蔓讶然地望着霍漱清。

“你上车,让小雪也上来。”霍漱清道。

那好吧,有雪儿在,应该会好点,苏凡心想,便朝着大门外的邵芮雪摆摆手,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刚开出门外,霍漱清就对邵芮雪说:“小雪上来,你们要去哪里?顺路送一下!”

邵芮雪惊呆了,苏凡怎么在霍漱清的车上,而且,孙蔓也在?!

这是个什么情况?

“谢谢霍叔叔!”尽管心里有一万个疑问,可邵芮雪还是上了车。

“孙阿姨,您也在啊?”邵芮雪乖巧地问候道。

“是啊,我中午和同事有个饭局,请你霍叔叔过去坐坐。”孙蔓优雅地笑道。

“是吗?”邵芮雪应了句。

“你们要去吃饭?”霍漱清问邵芮雪。

“嗯,约好了一起吃饭的,可我车子今天限行,好不容易才打了辆车到这里,没想到碰上了霍叔叔和孙阿姨。”邵芮雪道。

“你们——”孙蔓指着苏凡和邵芮雪,问道。

“孙阿姨,小凡是我的好朋友!”邵芮雪热心地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