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他是梦想的源泉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1 13:39:18 字数:3532 阅读进度:297/1328

这是一套面积不大的公寓,约莫一百多平米,却完全不像是家,而是工作室的感觉。覃逸飞领着她四处看着,给她说哪里哪里可以做什么。

“这是你的工作室,不错吧?我让lisa布置的!”他含笑道,一脸的得意洋洋,似乎已经看到她在这落地窗的房间里画图。

“逸飞,我,你怎么,怎么准备了这么多,我都,我都没想到会这样——”她望着他,问道。

他却只是笑了下,道:“我说了,你要开始做设计赚钱了,我可是你的投资人,你要好好干才行!别的什么都不用想!”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在并不需要听你的感谢,我需要你开始正式投入我们的新事业!”说着,他笑了下,道,“哪天公司倒闭了,我就来投奔你,你可要好好赚钱才是!这就是我的新投资!”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是开玩笑的,赚钱什么的都无所谓,你只要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就好,其他的东西,我会找专业的人来做。”他补充道。

苏凡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总觉得覃逸飞好像很了解她,而且总是为她考虑。尽管两个人早就说清楚了是做朋友,可现在,他们的关系明显不是朋友了。如果她坚持这是朋友,那她就必须努力来平衡这层友谊!

“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你现在可不能摇摆不定了,就算是赶鸭子上架,我现在也要赶你!”他抓着她的肩,注视着她的双眼。

“逸飞,我,我觉得,这一切一直都像是一场梦一样,我什么都没准备好,就——”她犹豫道,或许,她也是太意外,太兴奋了吧!

事实上,覃逸飞也感觉到了她这几天的疲惫和茫然,毕竟是他硬生生地把她拽上了这条路,哪怕她自己也有这个念头,可她的愿望还没有强烈到必须这样做的地步。而且,她,不自信!

“你,不相信自己,是吗?哪怕是你得了奖,你也不相信自己?”他问。

苏凡点头。

“你这样质疑自己,怎么去面对更多怀疑你的人呢?那些人,巴不得你现在这样想,然后放弃你的梦想。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没有人愿意多一个潜在的对手!所以,你要想让别人闭嘴,就必须用你的实力去证明。现在我们开店,才是你事业的第一步。你不是跟我说,你想要看别的女孩子穿婚纱的幸福表情吗?你为什么不想看看她们穿上你设计的婚纱走向幸福的样子呢?”覃逸飞望着她,言辞恳切。

是啊,她要用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而更多的,她是想让那些拥有幸福爱情的女孩穿上她亲手设计的婚纱,去实践她没有机会去实践的梦想,去走过那一条她永远都不可能走过的红地毯!

“我这个人,真是差劲!”她笑了下,叹了口气,望着他,道,“逸飞,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的钱打水漂的!从今天开始,我们要一起加油了!”

覃逸飞笑了,看着她抬起的右手,和她击了一掌!

“那,我们的婚纱叫什么名字?”覃逸飞问。

“呃,”苏凡走到落地窗边,望着窗外那滚滚红尘,想起了霍漱清。

“念清,叫念清吧!”她说着,看向覃逸飞。

覃逸飞并不知道是哪两个字,苏凡便走到他面前,在手机里输入了这两个字。

“哦,原来是这两个字,念清念清,和念念的名字很像啊,是吗?”他说着,看着她。

苏凡挤出一丝笑意,没说话。

覃逸飞并没有追问为什么用这个名字,可他的心底,似乎隐隐有个答案,只是他没办法说出来。

“好,为了我们的念清品牌,我们要去庆祝一下!”覃逸飞道。

于是,在覃逸飞的协助下,苏凡正式开始了婚纱设计师的道路。她毕竟是新手,很多东西都不懂,覃逸飞为她准备的团队就开始上岗了。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开店营业了。

很快的,在农历春节到来时,念清的新店已经装修完毕,苏凡和覃逸飞商量了下,决定在**节这一天正式开张。开张的时候,店里必须要有婚纱。于是,这个春节,苏凡几乎天天在厂里待着。

苏凡小的时候,家里买了一台缝纫机,母亲偶尔会在缝纫机上为她和弟弟做点衣服,不过,更多的时候,则是小姑来家里用这机器。后来母亲就彻底把缝纫机给了小姑,让她去开裁缝店。那个时候没什么游戏场所,苏凡便时常跑到小姑的店里去,久而久之,也跟着小姑学会了这门手艺,等到上高中的时候,她也能缝制衣服了,连上袖子这种比较要求技术性的活都会了。因此,现在即便是让她自己动手来做婚纱,她也不怵,而且,好厂之后,苏凡经常会去厂里看看,也会加入缝制婚纱的工作。由于过节的缘故,工人们都回家了,她便一个人在缝纫机前缝制着新婚纱,晚上回到家了,还要在灯下绣着婚纱上面的花样。

除了准备开店,苏凡还要配合覃逸飞安排的宣传活动——当然,这并非覃逸飞一人的意见,而是他和她的团队。想要把她推出去,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宣传。而这,仅靠覃逸飞自己公司的宣传是不够的。说是宣传,在婚纱店还没正式开起来的时候,所有的宣传只不过是一些采访报道而已,而她也坚决执行团队关于广告效应的忠告,在采访中为自己的品牌做初步的广告。

而随着开张日期的邻近,她也越来越紧张。

覃逸飞知道她很忙很累,可是看着她每天都那么精神十足,他也不说什么了。一个人能找到一件让自己去奋斗拼搏的事业,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再说孙蔓,当孙蔓在元月中旬来到榕城后,就直接去了苏凡的新店,却并没有见到她。去店里的话,比较安全一点,不会被苏凡发现。可是,她总不能守株待兔吧?

也许,这世上果真是有天意的,又或许是几率问题,孙蔓在婚纱店外碰见了苏凡,还有和她一起的覃逸飞,戴着墨镜的孙蔓看着他们两个人说说笑笑走进了婚纱店。从他们的肢体语言来看,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

孙蔓确定了,这个人就是苏凡,而她果真是和覃逸飞在一起。

那么,问题来了,苏凡会不知道覃逸飞和霍漱清的关系吗?只要知道霍漱清经历的人,哪怕是傻子都能猜得出他和覃家的关系,苏凡难道会不明白?说出来都没人信。可是,既然她知道,又为什么要和覃逸飞这样亲近?她是彻底放弃霍漱清了?还是在故意刺激霍漱清?毕竟,毕竟现在他的那个初恋缠他那么紧——

离开了商厦,孙蔓的脑子里始终都是苏凡和霍漱清。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和霍漱清打电话说一下苏凡的状况,可是,转念一想,万一霍漱清早就知道了呢?她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吗?显得她有多想和他和谈一样。而且,不管他现在做什么选择,都和她没有一点关系了。她是不恨霍漱清了,也不恨苏凡了,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婚姻落到今天这个结果,苏凡并不是无辜的,非但不是无辜,甚至还是个祸根,如果不是苏凡,她和霍漱清——

手机里明明已经按出了霍漱清的号码,孙蔓还是删掉了。

她不会那么好心去成全他们,不会!

失去了那场婚姻,她现在倒要看看,霍漱清是会选择自己那个回头草的初恋,还是这个苏凡。不管是哪一个,她都只是个看客而已。

念清的开张,还是在榕城引起了轰动的,好歹覃逸飞是传媒公司老板,他给自己的婚纱品牌做广告还不跟玩儿似的?

迎来了开门红,苏凡更加努力,工作室、店里,还有家里三头跑,如果不是江彩桦一直照看念卿,苏凡估计就要忙疯了。

时间,就这么飞快地跑着。

一直忙着婚纱店事情的苏凡,再也没有精力像过去一样看新闻了,也没办法天天去刷云城市的政府网站关注霍漱清的动向。偶尔闲下来去看看网站消息的时候,依旧看到那个熟悉的人。

人一旦忙碌起来,日子就过的特别快,苏凡还没感觉,一年又过去了,而念卿,已经开始学说话了。

毕竟是要自己创作,念清一年只能在每季推出五款婚纱。而这五款,总是会被覃逸飞的公司大力宣传。等到了品牌创立一周年的时候,念清已经被全省广为知晓,而当年年底,榕城市工商联评出的本年度最具潜力的品牌,荣誉就给了念清婚纱。

按照惯例,工商联的这个评奖活动都会在元旦之前举办。然而今年,政府人事安排有了变动,十二月初的时候,新任领导已经到任。榕城市工商联便决定将今年的评奖改在省市人代会之后举行,到时候请新领导来颁奖,这样可以拉近和新领导的感情。

苏凡是不在意这些的,她知道这些奖项,多半是和覃逸飞有关,就算覃逸飞跟她解释说不是他弄的,她也不大相信。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他们要一起合作把品牌推广下去,让更多的人知道念清。

当云城市工商联评选出的获奖人名单放在新任市委书记面前时,书记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并没有留意。毕竟,对于书记而言,只是去那里出席一下活动而已,并无特别。

苏凡一直忙着自己的工作,已经没有了过去那种看新闻的爱好。每天在工作室和店里忙完回到家,倒头就睡了,哪里还有精力去管其他的事。而覃逸飞,也知道她不会关心政事,自然也不会和她说这些。

终于到了颁奖的那一天,苏凡和覃逸飞一起去了举行仪式的榕城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