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真正露出了笑容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3 09:27:18 字数:3685 阅读进度:436/1289

“为什么会好不起来?”他问。

她摇头,道:“感觉很累。”

曾泉端起碗,坐在她身边,拿着汤勺,轻轻吹着勺子里的粥,道:“我技术不行,你要忍耐着点。”

“你没给别人喂过吗?”苏凡问。

“我妈在病**上的时候,我给她喂过,今天这是第二次,所以,技术很不好。”他说着,小心地把汤勺放到她的嘴边,一点点就给她倒了进去。

“对不起!”她说。

“你又和我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早就说过了,所以,我没什么。”曾泉道,看着她咽下去他喂的粥。

有句话说“愿天下有**都是兄妹”,没想到这句诅咒到了他这里真的应验了,他终究不是段誉,自己爱的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妹妹。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这件事心里过不去的话,经过这次的事件,看着她从生死线上来回,看着她躺在病**上一动不动,他心里只有对她的祈祷了。和她的安危、她的幸福比起来,他那一点点悲伤算什么呢?只要她能好就可以了,其他一切都无所谓!

“虽然,我很不喜欢在你面前说这样的话,可是,”曾泉给她吹着粥,说道,“霍漱清,他是真的很爱你的,虽然这个世上不止他一个人爱你,可是,他是能为了你抛弃一切的人。这些日子,我都想,如果我是个女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嫁给他!”

“你这是想提醒我什么?让我惜福还是怪我不知趣?”她问。

“没有,我只是随便说一句。我怕你和他在一起会尴尬,可能会不理解他做的事,所以给你做个思想铺垫。”曾泉道。

苏凡不语,只是笑了下。

“虽然我曾经也跟你说,嫁个年轻男人更好,可是呢,你就好霍漱清那口,没办法。你这家伙又倔,别人说什么都不听的。”曾泉说着,给她喂着粥。

“我,会和他重新开始的。”她说。

曾泉看着她,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说,他不会强迫我去想起他想起过去的一切,大不了我们就重新开始,重新相遇,重新开始一切。我,我觉得这样,可能也挺好的,所以,我不想去回忆过去的事了,不管好还是坏的记忆,我都不想去回想了。”她说道。

“还真有你的作风啊!”曾泉叹道。

“很阿q,是不是?”她微笑道。

曾泉点头,道:“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凡事都有个解决的办法。说句实话,我很烦那些心理医生,好像看谁都有病的样子,真是烦死他们了。”

“你去看心理医生了?”苏凡笑问。

“是,我去了,看了好多,都能把我给烦死。”曾泉道。

“我给你介绍一下徐医生,就姜教授派给我的那个,可是大美女哦!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尤其那两条腿,好长……”苏凡道。

“够了吧你!难道她还脱了让你看腿?这福利不错啊!可惜是个女医生,要是个男的就……”曾泉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撅撅嘴,道:“我只是想象一下不行吗?”

“拜托,你想象也找个男人去想象好不好?没事干盯着一个女人看,想象人家腿有多长,你是不是**啊?”曾泉道。

苏凡不语。

“好,不说你了,我知道了,你是为了我的福利是不是?有你这么一个好妹妹,我还真是幸福。”曾泉道。

“我只是开玩笑的,有嫂子那么完美无缺的人做你老婆,你还会看上什么人?所以,你还是乖乖和嫂子过吧,别动什么歪心思,要是你敢做出对不起嫂子的事,看我不收拾你!”苏凡道。

“苏凡,你是我妹还是方希悠的妹妹?”曾泉很夸张地叫道。

“我是站在女人的立场。”苏凡道。

曾泉无奈地摇头,给她喂了口粥。

“你最近很忙吗?怎么感觉你瘦了?”苏凡看着他,问。

曾泉笑了下,道:“还好,比霍漱清轻松多了。你不觉得我瘦一点更帅吗?”

他是想逗她开心一点,因为他感觉到今晚见到她以来,她总让他感觉心里压着什么。

“得了吧你,有你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吗?多少年了都一点没变。”苏凡有点无奈地笑了,道。

曾泉不语,只是含笑望着她,认真地给她喂饭。

“不过,这话呢,你问错对象了,你该去问嫂子,只有她才最有发言权!”苏凡道。

“是啊,你说的对呢!”曾泉答道。

可是,他喂的粥有一点从她嘴边流了出去,曾泉就赶紧拿纸巾给她擦着。

“我什么时候才能抬起手?才能站起来,自己吃饭……”苏凡喃喃道。

“你现在多吃点就有力气了,有力气就自然能做到了。”曾泉道,“你这是躺的时间太长,整个人都身体软了。你这算是不错的,张阿姨每天都给你洗澡按摩,要不然你就别想站起来了。”

“张阿姨是个非常好的人。”苏凡道,“以前我们在云城,我们也老在一起。”

“她比专业的护理人员都尽心。”曾泉道。

是啊,都是因为霍漱清的缘故。

苏凡心想。

“你啊,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每天好好吃饭,养好精神,把你的身体养起来,不过,千万别吃太多,要是太胖了也就起不来了,变成两百斤的大胖子,我的天呐,这画面简直不敢想。”曾泉道。

“好了你,本来好好的话,你说着说着就变相声了。”苏凡道。

曾泉笑着,道:“我觉得咱们两个可以搞个组合去天桥说相声,我逗你捧,怎么样?保证比岳云鹏还火。”

“好主意!就怕你嫌赚钱少怎么办?”苏凡接着他的话,道。

“成明星了还能赚钱少?到时候咱们火了,什么真人秀啊电影啊春晚啊,都来请咱们,咱们曾家就出了明星了,以后大年三十他们也就有理由看春晚了。”曾泉道。

苏凡笑着,她知道曾泉是在逗她开心。

看着她开心笑了,曾泉也倏然而笑,似乎这是他今晚进门以来第一次真正露出笑容,也是这半年来,他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笑了。

“以后,无聊了或者难过了,就不要去想那些不好的事,给咱们写段子写相声,以后咱们可就指着你这相声活了。”曾泉道。

苏凡却只是笑着,不说话。

“要是有好段子了,就给我打电话,咱们隔着电话练习,怎么样?”曾泉道。

“好,那我以后可就有事儿干了。准备好做明显!”苏凡笑道。

“可是,我这么帅,会不会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我的脸上,让他们忘了我们的相声怎么办?”曾泉假装思考道。

“你管呢!只要赚钱就行了,管他们是来听我们的相声还是看你的脸的!”苏凡道。

曾泉摸摸自己的脸,点头道;“也对啊,我们只要火了就行。”

说着,两个人都笑了。

病房**头的台灯照着兄妹两人的笑颜,霍漱清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

他的心头,微微一震。

苏凡昏迷这些日子,曾泉总是隔三差五就来医院,有时候会待时间长一点,可再长也就是两三个小时。尽管他和霍漱清只是随便聊聊,可是,霍漱清从他的眼里总能看出他对苏凡的担忧。

今天苏凡苏醒了,霍漱清就知道曾泉一定会过来,只是两个人都在忙工作,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赶到,他也是在结束了今天的事情后赶回来的,本来没有几个小时又得回去,可他还是不习惯夜里不陪着她,却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碰见了曾泉在这里,而且两个人笑的那么开心。

透过玻璃窗,看见曾泉脸上的微笑,霍漱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o

他知道,在曾泉的眼里,苏凡不止是妹妹,他也知道,曾泉的内心也在剧烈地挣扎着调节着自己的情感,可是,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忘记一个人岂是简单的事?感情又不是写在纸上的字,写错了就用橡皮擦擦掉。如果非要比喻,感情事实上是刻在心里的字,把那个人刻在心里,那该用什么擦去?世上有这样的工具吗?

曾泉和苏凡的开始,一直到现在,霍漱清基本都是知情的。只因为她是苏凡,只因为他是曾泉,一个是将自己封闭在自己感情世界的傻姑娘,一个虽然出身优渥,却从来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强迫她什么。也正是因为曾泉从未对苏凡使用过强烈的手段,也正是因为曾泉从来都是在默默帮助苏凡,霍漱清才没有对曾泉的行为表示过不满。他时常觉得,如果换做是他,都不可能像曾泉这样。而正是因为如此,看着曾泉的样子,霍漱清才觉得惋惜。

此时,站在门外,霍漱清的手贴在门上却怎么都推不开。

冯继海站在他身后,并看不见病房里面的情形,心里却以为领导是因为心情太过激动才没有推门而入的。是啊,怎么会不激动呢?这五个多月,将近一百六十天,每个日日夜夜,霍书记如何度日如年,不管是公事还是家事,没有一样让他可以喘口气的。换做是其他的很多男人,恐怕都坚持不下去了吧,何至于像霍书记这样把病房当成家,在那一张一米二的陪护**上睡三个小时就投入工作?即便如此,霍书记也从没因为任何一个决策招致上级的批评,要知道,他手上每天过去的,都是怎样的关系国计民生的事务。想要妥帖恰当做出任何一个决定,都是对他能力的极大考验。神经,就如同紧绷的钢丝一般,从没放松过一刻。

那么,现在,苏凡醒来了,霍书记他……

霍漱清和苏凡的这一路,冯继海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每一步的艰难,冯继海怎么会不知道呢?越是这样清楚,他的心里就越是为霍漱清感到难过,很多时候,看着霍漱清抚着额头紧闭双眼,那紧拧的双眉让他很想安慰领导几句,可是,他能说什么呢?他能做什么呢?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霍漱清少一点分心发愁的事,多为他分担一些。

此时,冯继海的心,也在剧烈地跃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