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 生气却更难过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3 09:27:31 字数:3665 阅读进度:474/1328

曾泉一直没有回家,苏凡也是很担心。这几天父亲不在家,曾泉突然回来又突然消失,罗文茵虽然一直不干涉曾泉的事,可是今天也觉得怪怪的,因为今天方希悠在家,而曾泉回来了又离开,这说明是有问题的。

心里没说出来,可是罗文茵已经猜到是出了事了,要不然不会出现这么反常的情形。

和曾泉结婚以来,方希悠多数时间是不在曾家这边待的,除非曾泉回来或者在一些关键性的日子,比如节日或者曾元进和罗文茵的生日等等。但是,只要曾泉回来,哪怕是只回来半天,方希悠一定会回到曾家来,为曾泉置办这个那个。

尽管罗文茵也觉得这小两口结婚以后长期分居也不太合适,可是她毕竟是后妈,也不好说太多。而且,她一直都觉得方希悠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不管是什么事,总有自己的打算,她这个后婆婆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才不会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在这个家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什么事该做什么话该说,罗文茵是很清楚的。虽然她的心里很担心曾泉,虽然两人不是亲母子,可是曾泉对她很好很尊重,她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曾泉的,打心眼儿里希望曾泉可以幸福。看着曾泉和方希悠这几年的样子,罗文茵也是心里很不舒服。

方希悠的事,罗文茵是真心高兴的,毕竟这对曾家对曾泉都是好事。虽说曾元进、曾家同首长家的关系亲近,可是方希悠能给夫人做秘书,更让这种关系牢固起来。可是,曾泉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又走了?这——

想了好久,坐立不安的罗文茵打算去找女儿打听一下内情,因为女儿刚才一直和曾泉方希悠在一起,苏凡应该知道一些事。

等着苏凡去把念卿从学校接回来,罗文茵张罗着家里的仆人准备好了晚饭,因为曾泉回来了,家里就准备了很多的饭菜——每次曾泉回来,罗文茵都会安排厨房为曾泉特意准备他喜欢的饭菜,今天当然也是同样——罗文茵对曾泉的喜爱和关心,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也是因为这样,方希悠对罗文茵这个后婆婆也是恭敬有加,别说是罗文茵的生日这种特殊日子,就是平时,方希悠也总是会为罗文茵送一些小礼物或者一起逛街买衣服什么的。

然而,当苏凡回来后,罗文茵问及她对曾泉和方希悠的情况,苏凡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不是真的出事了?”罗文茵小声问。

“我下午给苏总打电话,他说我哥在他那边喝醉了。”苏凡道。

“他为什么喝醉了?”罗文茵问。

苏凡微微张嘴,却又没说出来。

“你这丫头,真是急死人了。”罗文茵道。

“男人之间喝酒不是很正常嘛!”苏凡道,“我哥和苏总是哥们儿,喝醉了也没什么——”

“他们两个和你说过什么吗?”罗文茵打断女儿的话,问道。

苏凡心里是很为兄嫂着急的,可是她不想让母亲也跟着担心,便说:“妈,夫妻之间有点小矛盾不是很正常吗?您别想太多了,他们不会有事的。”

“你可别骗我,要是他们两个和你说了什么,你一定要和我说——”罗文茵道。

“您可真八卦!”苏凡笑着说。

嘴上这么说,可是苏凡也知道母亲这是太关心曾泉和方希悠了,想起曾泉当年在云城和她说的那些事,说他后妈对他很好什么的,苏凡的心里也猛地一热,抱住母亲的肩,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

罗文茵一下子没明白女儿这怎么回事,瞬间之后,心里也温暖起来。

这才是母女,不是吗?

“你这丫头——”罗文茵说着,眼眶却热了。

和苏凡相认以来,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办法亲热起来,有时候即便是亲近了,可是也感觉有些刻意。倒是苏凡昏迷醒来后,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起码在对待罗文茵这方面变了很多——好像完全没有再排斥罗文茵,也没有因为共同生活时间过短就冷场,反倒是什么都开始说了。

现在苏凡这样主动拥着靠着罗文茵,在罗文茵记忆中是第一次两人如此亲昵,怎么不让罗文茵热泪满眶呢?

苏凡什么都没说,可是她知道罗文茵这么多年以心换心,得到曾泉内心的承认。虽然知道这个事实,可是苏凡根本不知道罗文茵是怎么关爱曾泉的,罗文茵没有说过,曾泉当然也没有提过。今天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罗文茵的做法,这才真正体会到了“以心换心”这句话的含义,才知道罗文茵是多么不易,才明白罗文茵对曾泉的关心真是事无巨细。

人啊,想要得到别人的善意,就对别人善意多一些,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别人的友善真诚回应的。

“您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一定。”苏凡这么劝慰着母亲,却也是给自己一个承诺,她一定要帮助曾泉和方希悠,一定!

罗文茵叹气点点头,但愿吧,但愿吧!

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有福就有祸,福祸相依。就像苏凡的意外,给所有人带来痛苦和悲伤之外,也带来了一个重新构建大家关系、重新相处的机会!至于方希悠的事,看起来是好事,可能也未必完全是好事吧!

罗文茵这么想着,就让厨房把给曾泉准备的饭菜别做了,少做一点。厨房那边本来是都备好菜了,做了一些,现在曾泉不回来,罗文茵这么交代了,厨房里的人也是照办了。

晚饭的时候,家里只有罗文茵和苏凡母女,方希悠出去之后就没回来。

至于曾泉,晚饭后苏凡给苏以珩打电话问曾泉的情况,苏以珩说曾泉还没醒。

“别担心,今晚让他住我这边。”苏以珩道。

“我嫂子在吗?”苏凡又问了句。

“嗯,她在呢!”苏以珩道,“你要和希悠说什么吗?”

“没,没什么,我就问一下。你们好好聊吧!”苏凡忙说。

方希悠过去了,苏以珩和这夫妻两人在一起,那就应该不会有事了吧!苏凡这么想着,跟苏以珩道谢就挂了电话。

“她又打过来了?”方希悠问苏以珩。

“嗯。”苏以珩道。

“怪不得阿泉总是对她念念不忘,她也——”方希悠说着,苦笑着叹了口气。

“她是担心阿泉,毕竟阿泉喝醉了——”苏以珩解释道。

“我把那件事和她说了,以珩。”方希悠道。

“什么事?”苏以珩问。

见方希悠盯着自己,苏以珩道:“你说的是阿泉那件?”

方希悠没回答,苏以珩就说:“你怎么能和她说呢?阿泉什么都没做过,你就当这件事没有,你说出来——”

“我没说那个人是她,我只是说,阿泉心里有别的人。”方希悠道。

苏以珩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他很清楚这么多年方希悠内心的矛盾,看着方希悠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努力在苏凡面前做一个好嫂子的角色,明明她们是——

“希悠,你后悔了吗?”苏以珩问。

“后悔嫁给他吗?”方希悠坐在落地窗边,回头看着苏以珩。

“当初你明知阿泉的事,却还是——”苏以珩道。

方希悠苦笑了,道:“我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时间可以让他忘记,可是——”

苏以珩静静望着她。

“祝天下有"qingren"都是兄妹!这句话在我们这里,我真的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方希悠道,“就算是做了兄妹,心里也很难接受啊!阿泉,他其实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直到现在,他都没有——”

苏以珩不语。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他好可怜,看着他难过,我都很心痛,我根本不觉得他们是兄妹有什么好。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以珩,我不知道——”方希悠说着,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苏以珩走过去,轻轻拥住她的肩,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明知道是自己的妹妹,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真的把她当做妹妹,还要帮着她协调他们夫妻的关系。我真的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方希悠道,“可是,有时候我会觉得幸好他们是兄妹,幸好苏凡有一个那么爱她的人,要不然,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真的不可想象。”

“希悠——”苏以珩叫了她一声。

方希悠抬头,泪眼蒙蒙看着苏以珩。

这情形,和当初方希悠来找苏以珩商量自己和曾泉婚事的情况一模一样。

“决定要做什么就去做,可是,”苏以珩道,“阿泉的心里,并非没有你。你不该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瞒着他,夫妻就该共同进退,任何一方做重要的决定,都要和对方商量。去给夫人做秘书这件事,对于你或者任何人都是很重要的事,阿泉也是这么认为的。你不该让他从别人那里知道——”

方希悠不语。

“他现在这么难过,把自己灌成这个样子,”苏以珩认真注视着方希悠,顿了下,接着说,“如果他不爱你,他是不会这样的,希悠,你明白吗?”

方希悠却苦笑了,道:“他只是生气我没有和他说——”

“他是生气,可更多的是难过,你不明白吗?”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如果顾希瞒着我又去美国走t台,等我看到她的广告我才知道这件事,我也会很生气,我肯定会发火,可是,除了发火,我心里更多的是难过,希悠。”⑧☆⑧☆.$.

方希悠望着苏以珩,良久,嘴唇颤抖着。

“会,吗?”她问,声音很轻。

“因为爱一个人,就会把她放在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就会希望有关她的任何事,自己是第一个听到的人,希望她会把内心的困惑只说给自己听,而不是别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行。”苏以珩道。

是吗?方希悠沉默着。

而此时,苏凡正在家里焦急地等着霍漱清归来。

兄嫂的事,她必须征询霍漱清的意见!

l;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