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不是谁都能嫁大领导的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3 09:27:45 字数:3621 阅读进度:520/1221

次日一大早,苏凡就起床和养母,还有姑姑家的几个儿媳妇过来一起收拾招待亲戚们的饭局。亲戚们都知道她嫁了大领导,嫁了市委书记,自然也是不会让她动手的,一直拉着她说话。有人还问她,你老公来不来啊?

“你们好好干活,话真多!”养母笑着斥那些晚辈。

“小凡姐的老公那么帅的啊,我们可是从没见过那么帅的男人,那么大的领导!回来开开眼嘛!”小姑家的表妹笑着说。

苏凡含笑不语,帮着剥葱。

也许是因为得知了苏家女婿是原云城市市委书记,现在又是中央领导,今天来的亲戚居然比去年多了好几倍。酒席还没开始,家里就来了很多人,苏子杰跑进厨房,道:“姐,怎么,怎么连省里都来人了?这下可怎么办?”

一时之间,厨房里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

苏凡也是很意外,赶紧洗了下手就走了出去。

院门外停了好几辆车,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几个穿着高档风衣的人。

“是夫人吧!”一个中年男人忙迎了上来,其他人也站起身都走了过来。

苏凡不禁有点囧,什么夫人?这是别人称呼她母亲罗文茵的啊!

可是,她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面带微笑。

刚刚那个中年男人看出来她的心思,猜出她是肯定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便忙介绍,这个是什么书记,什么长,什么主任,从省里到市里到县里,估计镇上的领导只能在院子里站着了。

“谢谢各位领导前来,只是我家的私事,不好意思麻烦各位!”苏凡微笑道。

“夫人客气了,客气了,霍书记工作繁忙,您家里父亲的忌日,我们理所当然该替霍书记分忧。”那个官最大的男人笑着说。

苏凡想起母亲罗文茵,想着母亲遇到这样的情形该怎么做,便礼貌地向来的领导们道谢,招呼他们入座吃饭。

当然,大过年的,领导们顶着严寒跑到这村里来,不会为了一顿饭,为的是什么,苏凡也很清楚。只是,现在家里的饭菜,都是准备着给亲戚们的,而且还没有出锅,现在也没法端出来。

苏凡只好让家里的人备茶,低声让弟弟再托人去城里买菜肉。

“不忙不忙,夫人,我们过来,是想为老先生尽点心意,再者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帮霍书记和夫人的,就不给夫人添麻烦了。”那个官最大的男人客套道。

“真是不好意思,各位领导前来,我们也没什么好招待的,真是对不住——”苏凡不好意思地说。

这时,有个表弟跑进来,道:“小凡姐,又来了一辆车!”

苏子杰忙跑了出去,院子门走进来的,竟然是霍漱清!

霍漱清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意外了,正在院角和亲戚家的小孩子玩耍的念卿跑向了爸爸,扑到爸爸怀里。

“脸蛋都冻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进屋去?”霍漱清摸着女儿红红的脸颊,道。

“不要嘛,我要玩,爸爸快放开我!”念卿说着,就拧着从爸爸怀里又溜了下去,跑向了其他的小伙伴。

苏凡赶紧从客厅走出来,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来了,原本在客厅里那一堆领导们抢先走向了霍漱清,和他握手寒暄。

“进屋里坐吧,外面太冷了。”苏凡道。

谁都没想到霍漱清会来,包括那帮前来的领导。而霍漱清也没想到一进院门,就遇上这些人。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不是吗?苏家的女儿嫁了云城市原市委书记、江宁省最年轻的省委常委,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

毕竟是不请自来的人,也不好意思多待了,而且,见到了霍漱清,心意已经传达到了,此行目的已达,就没必要在这乡下待着混饭了。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前来的领导干部都和霍漱清告辞离开了,临走时还邀请霍漱清和苏凡去翔水市赴宴,向霍漱清好好汇报一下工作,都被霍漱清婉拒了。

“这次是为了爱人的家事前来,拜祭岳父以尽子女孝心,大家的心意,霍某领了,就不打扰大家了。”霍漱清道。

苏凡一直没有插言,此时客人已走,才有机会问霍漱清。

“你怎么一声不响就来了啊?不是说有事不能来的吗?”苏凡道。

“毕竟是你养父的周年忌,怎么能不来呢?”霍漱清低声道。

“姐夫——”苏子杰走了过来,笑着叫了声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霍漱清问。

“也没什么准备的,就一点饭菜,厨房里做着呢!”苏子杰道,“姐,姐夫,你们去屋里坐着吧,外面太冷了。”

这时,院子里亲戚们也多了起来,门外面还有很多村里人,都想亲眼看看苏家的这位女婿。村书记送走了之前那些领导,就赶紧跑来苏家了,想见大领导,却还是没敢进屋去,在院子里领着村民们搭棚支桌子。

尽管远近十里八乡都知道苏家的女儿嫁了大领导,可是,苏子杰丝毫不敢打着姐姐姐夫的旗子做什么事,每每心里有了想求助于姐姐姐夫帮点自己的时候,他就会看到自己那根半指,看着看着,心里的痛就会钻出来噬着他。自己只是掉了半根手指,可是姐姐呢,在跟着霍漱清的那些年里,姐姐受了多少的苦呢?那些苦,他想象不到,却也猜得出姐姐的日子有多艰难。如此一来,他也就不愿去找姐姐帮忙,哪怕自己再怎么艰难,也是自己去努力。也因为这个原因,他的那些朋友还笑话他有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用,“不是谁都有个当市委书记的姐夫的”!而苏子杰听到这话,只是一笑而过。自己的日子,终归都要自己过,不是吗?

即便如此,苏家的名声在外,苏子杰即便是不去找姐姐姐夫帮忙,也有不少人会主动来贴,贷款啊、销售啊,苏家玫瑰园的生意真是不怎么要苏子杰费心了。而此时,端着茶水来到姐姐房间之时,苏子杰就被霍漱清问及生意的事,还有苏子杰的打算。

“以前真是对种花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干着,还真是越来越觉得有意思。”苏子杰道。

“你既然真心喜欢做这件事,那就多花点心思去做,政府这些年对农业附加值的投资会越来越大,你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生意做好一点。”霍漱清道。

“是,我知道了,姐夫。”苏子杰点头道。

“你刚起步,也别太贪心,脚踏实地去做,总会越来越好的。”霍漱清道。

苏子杰点头。

“哦,姐,姐夫,你们先休息,我去外面招呼一下。再把念卿带过来。”苏子杰说完,就离开了。

苏凡看着霍漱清,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傻了吗?看什么呢?”

他招招手,她便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也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苏凡低声道。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人总是踩低捧高的,你还不明白吗?”他轻轻抚着她的头发,道。

“你还没说干嘛过来呢?今天不是还有别的安排吗?”苏凡望着他,道。

“都问过一遍了,还问?”他捏了下她的鼻尖,道。

她只是看着他,不语。

“我想你了,算不算是一个答案?”他笑问。

他的眼中,那温柔的笑意溢了出来,苏凡的眼里却蒙上了一层水雾。

“谢谢你!”她拥住他,道。

她明白的,他是重视她的家庭关系,哪怕这是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他也同样重视,他也没有嫌弃这一家人。她明白的,不管她弟弟父亲是花农,还是部长,他都一样的对待。他,是因为爱她,不是吗?

这些话,两个人的心底都很清楚,何须说出来呢?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言不发,念卿就推门跑了进来。

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她知道,霍漱清做到了,而她,也可以做到!

下午,霍漱清和苏凡就带着孩子离开了苏家,乘飞机直接前往京城,曾家那边,还有霍漱清其他的一些同事需要联络的。上了飞机,看着霍漱清在身边沉然睡去,苏凡才知道他昨晚是赶着半夜的飞机直飞云城,早上在云城处理了一些事就匆匆赶来翔水。这么想着,苏凡的心里就有一种复杂的感觉。

这个世上,没有人比霍漱清更爱她!

春节假期,很快就结束了,霍漱清开始了忙碌的工作,而苏凡也赶回了榕城,处理念清的事情。农历的二月初,苏凡将念清全部交给了覃逸飞,由于覃逸飞工作繁忙,念清的具体事务,由邵芮雪全权处理。

离开念清,苏凡就赶去了江宁省,来到拓县看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们。

记得当初她来到拓县的时候,好像也就是初春时节,那个时候,山谷里的苹果花都开了,到处一片白色,美极了。而今年,也许是春天来的太早,连这种北方的小山村里都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山谷里各种果树开始竞相开花。乘着张阿姨老公联系的车子,苏凡一路直接来到拓县。

车子开进了小山村,苏凡先来到自己被下放来此的那个环保局的监测站,门上依旧没有锁,一推开门,一股灰尘就飞了起来,呛的人只是咳嗽。那些仪器上面,依旧是厚厚的土,那张木板床——看来是很久都无人居住的。

这个监测站,她当时也没待多久,很多时候都是支书帮她来这里看护设备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可能也没人来这里进行检测了吧!

关门离开,苏凡乘车来到村里。

初春时节,正是地里干活的时候,村里原本就没有多少人留下来种地,留在家里的老人能妇孺,此时也要去赶着前几天下的雨带来的墒情去地里忙活。走进村里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关着门的。

偶尔路过的人,也是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不知道哪家来了这么阔气的亲戚。

n17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