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请你原谅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6-09-13 09:27:52 字数:3612 阅读进度:538/1289

“什么?”曾泉对外甥女这太过成人化的语言惊了一下,看向苏凡,而方希悠也过来了。

“别听她胡说!这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学的这些话,完全搞不懂。”苏凡忙说。

方希悠看着念卿,微微笑着。

“舅妈,你今天好漂亮!”念卿道。

这丫头,嘴真甜!苏凡心想,光是这张嘴,这小家伙就不会吃亏了。

方希悠笑了,抬手轻轻摸了下念卿的脸颊,道:“念卿才是最漂亮的小美女哦!”

“这里有点冷,咱们还是进去说吧!”曾泉道,说着就抱着念卿走进了霍漱清订下的那个房间。

苏凡和方希悠跟在后面,方希悠挽着她的手,微笑道:“这几天没见你,感觉怎么样?看着好像肚子又有点大了呢!”

“是啊,最后这两个月会长的很快的。”苏凡道。

方希悠看着她,脸上始终带着笑。

“嫂嫂早点生一个,感受一下。”苏凡笑着说,她却没有读懂方希悠笑容背后的意味。

“呃,再说吧!”方希悠想了想,笑着说。

苏凡知道自己和嫂嫂之间,虽然是姑嫂,却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也没有再像很多人一样说什么劝生孩子的话。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聊着,曾泉问及苏凡的身体状况,苏凡跟他说了。

“去了那边还是要照顾好自己,霍漱清他太忙了,不可能随时顾及到你的。”曾泉道。

“嗯,我知道,我会尽量小心的。”苏凡道。

聊着聊着,曾泉突然问妻子:“小姑和小姑父又怎么了吗?”

苏凡并不知道方希悠家里具体的事,却也知道方希悠的小姑夫也是一位不凡的人物,而且他们和曾泉方希悠一样都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的夫妻,见曾泉这么问,不禁起了好奇心。

方希悠淡淡笑了下,说了句“还那样”,曾泉不语,知道妻子这么说就是不想继续说的意思。

很快的,霍漱清和岳父一起来了,翁婿两人进来,店里的老板亲自陪着。

霍漱清抱起女儿,和苏凡曾泉夫妻说话,曾元进跟老板交待了几句,老板就退了出去准备晚饭了。

曾元进看见儿媳妇坐在儿子身边一如既往,刚想开口说什么,妻子和小女儿来了,曾雨虽然不高兴,却还是跟大家打了招呼“爸、大哥、嫂子、姐夫”,唯独对苏凡,只是看了一眼,并不说话。

“刚才你答应我什么了?”罗文茵对女儿道。

曾雨翻了个白眼,才一脸无奈看了母亲一眼,并不看苏凡,叫了声“姐姐”。

苏凡愣住了,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霍漱清忙推了她的胳膊一下,苏凡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慢慢走向母亲和妹妹,微笑道:“谢谢你过来,小雨!”

曾雨看着苏凡脸上的笑容,一时语塞,罗文茵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女儿,曾雨看着母亲的眼神,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很不认真,却似乎有些尴尬地对苏凡说:“姐,对不起,我,我这两年,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罗文茵含笑点头,曾元进也是一脸错愕看着妻子和女儿。

苏凡完全怔住了。

霍漱清放下女儿,走到苏凡身边,拉着她的手,含笑望着苏凡。

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母亲,眼里含泪,对妹妹笑着说道:“没事的,我们都是一家人!”说着,苏凡抱住了妹妹,曾雨被这一下突然惊呆了,愣愣地看着母亲和眼前的姐夫,却又轻轻推开苏凡。

“你这么大肚子,这么抱着我,万一我挤坏了你肚子里的宝贝怎么办?”曾雨说着,表情依旧有些不自然。

苏凡的表情,从惊愕很快就转到喜悦,拉住妹妹的手,笑着说:“没事的,等小宝宝生出来,你要去看我们哦!”

曾雨尴尬地笑了下。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曾元进笑着说,罗文茵便走向了丈夫,曾元进一言不发,只是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下点点头,罗文茵却只是含笑望着他。

而曾雨,则被苏凡一直拉坐在她身边。

和方希悠看着这一幕,曾泉这时才说:“小雨,怎么一下子就懂事了?”

曾雨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方希悠笑了,圆场道:“小雨其实一直都很懂事的,只是小雨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嘛!”

众人看着方希悠,方希悠便微笑道:“大家没注意到小雨一直都把漱清叫姐夫的吗?漱清是姐夫,当然就是在心里把迦因叫了姐姐的,只是这家伙嘴巴太硬,不肯说出来而已。”

曾雨把霍漱清称为姐夫,这是从霍漱清和苏凡结婚时就开始的,只不过因为很少见面,所以很少称呼。加上曾雨对苏凡的态度,也的确让家里人没有太把这个细节放在心上,只记着曾雨对苏凡的无礼。此时方希悠说出来,罗文茵的心里不禁对方希悠生出深深的感谢,在心里叹道,都说希悠心思缜密,真是不虚!

听到妻子这么说,曾泉也和其他的家人一样,为她这句话难免惊讶。

曾雨被你嫂子这么一说,脸颊泛红,低头笑着,片刻后,又抬头望着大家,道:“谢谢嫂子为我说好话,其实,这两年,我对姐姐真的很过分,可我,我也不好意思开口道歉。今天,妈和我说了好久,我,我也知道,知道前些日子我,我出事的时候姐姐你有多担心我,我这人,就是死要面子,一直,一直对姐姐,”顿了下,曾雨拉着苏凡的手,注视着姐姐那漂亮的面容,“姐,我郑重给你道歉,请你原谅我,还有姐夫,请你们原谅!哦,对了,还有念卿,对不起,念卿,小姨,小姨以前是个坏人,对你妈妈不好,对你也——以后,小姨决定要做个好人了,也请念卿原谅小姨!”

念卿坐在曾元进的怀里,看着眼前的情形,又抬头看着外公外婆,转头看向小姨,道:“只要小姨不要再欺负我妈妈,我就喜欢你,要是你再欺负我妈妈,我就,我就,等我长大了,我也就欺负你!”

众人笑了,曾元进摸着小外孙女的头顶。

曾雨走过来,蹲在父亲面前,拉着念卿的小手,认真地说:“那小姨向念卿保证,以后绝对不欺负你妈妈了,念卿长大以后千万别欺负我,好吗?”

念卿却没有答应,而是问:“为什么不要我长大后欺负你?”

曾雨大笑,道:“因为你比小姨聪明多了啊!小姨怕被你欺负呢!”

众人都不禁笑了,罗文茵见状,拉着小女儿坐在自己身边,道:“好了,我们大家不说这些了,就到此为止吧!”

“嗯!”曾雨偎依在母亲怀里撒娇,应声道。

苏凡看着妹妹在母亲面前的样子,心里不禁一酸。

撒娇啊,在她记事以来,从没有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回忆呢!

霍漱清看着她脸上的伤感,轻轻握住她的手,她望着霍漱清,微微一笑,让他放心。

很快的,饭菜就依次上了桌,店主站在曾元进身后,低声介绍着。其他人说话也都是低声细语,或者就是不开口。苏凡和曾雨都对嫂子的新工作充满了好奇,曾雨拉着方希悠不停地问东问西,方希悠一边要回答小姑子的问题,还要小心观察曾泉的反应,可是,除了在初听见那个消息时曾泉脸上有过震惊和意外之外,曾泉便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面色平静,偶尔和霍漱清聊几句工作方面的事情。方希悠的心,似乎有点开始不安了。

苏凡知道,半年前,曾泉升任了某市的市委书记,虽然不是省会城市,却也是很快的晋升了。有个执掌仕途大权的爹在,曾泉的升职还有什么悬念?当初在云城的时候,他的级别只不过是一个小科员,四年之内,云南偏僻山区的从镇长到县委书记,和方希悠结婚之后便从云南直飞京畿,成了某市的副市长,而现在已经是几百万人口的一把手。只是,在做了市委书记后,曾泉就更少回家了,和方希悠的夫妻关系,变得更加疏离。而现在,方希悠要进入红墙里面工作,两个人——

想到这个,苏凡的心,陡然凉了下来,抬头看着坐在父亲右手边的曾泉,看着他神色如常和霍漱清说说笑笑,心头好像是压着什么一样,难受极了。

方希悠是那么完美的一个人,完美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很多时候,苏凡都觉得方希悠就像是一个虚幻的形象。如果说以前苏凡觉得方希悠和曾泉是天生一对的话,现在越来越觉得有问题了。想想昨天吃饭的时候,潘蓉和张政的模样,那样的甜蜜。而曾泉和方希悠,尽管他们坐的那么近,可始终觉得他们两个人中间隔着什么东西,根本看不见。⑧☆⑧☆.$.

饭菜上齐,酒杯斟满,店主和服务员退了下去。

作为请客的人,霍漱清端着酒杯站起身,含笑道:“今天请大家聚一下,原本是为了迦因和我一起走,来和大家道别的。不过,希悠有了这么大的安排,今天我们的内容就必须要加上这一条了。”说着,霍漱清看向曾泉和方希悠,曾泉只是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感谢,方希悠对霍漱清微微笑了。

“我先说我们家的事,等会儿再交给曾泉和希悠。”霍漱清笑着说,顿了下,他说,“谢谢大家对迦因和念卿的照顾,虽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可是,大家这样照顾她们母女,漱清内心的感激不能不说。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苏凡抬头望着他,嘴角是幸福的笑意。

对面的曾泉看着这一幕,不禁无意识地端起自己手里的酒杯喝掉了里面的酒。方希悠看着他,胸口被什么堵上了。

他,是为苏凡的幸福而难过,还是为她的决定而生气?或许,他想的是苏凡吧,他怎么会因为她做什么而生气呢?方希悠这么想着,眼睛好像被你什么刺痛了,瞬间就模糊了起来,却很快闭上眼,将里面的泪水稀释。

nk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