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 她的付出有意义吗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04-02 20:17:23 字数:3358 阅读进度:685/1328

良久,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她是方慕白的女儿,她就不可能得到纯粹的爱情吗?

看着女儿失望又难过的表情,母亲心里也悲伤起来,拉住女儿的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脸庞。

“可是,那样又怎么样呢?”母亲道。

方希悠愣住了。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爱情是纯粹的,爱情都是掺杂了很多的东西,没有谁的爱情是纯粹的。走到婚姻的地步,更加没有。区别只是在于,爱情之中爱的成分和其他相比占了多大的比重而已,仅此而已。所以,你没必要去在意什么纯粹不纯粹的东西。世上没有绝对纯度的钻石,又怎么会有绝对纯粹的爱情呢?”母亲道。

方希悠不禁苦笑了,望着母亲,道:“您说的对,的确是我,我想的,太简单了。”

“你这孩子啊!”母亲叹道。

方希悠笑了,不语。

“妈知道你爱阿泉,那就好好和他生活,阿泉是个好孩子,你不要让别的女人有机会走进他的心里,明白吗?”母亲道,“妈妈不希望你和我一样过一辈子!”

方希悠想说,曾泉的心里早就有了苏凡,可是——

是啊,世上有什么是纯粹的呢?绝对纯度的钻石都没有,何况其他?

可笑她怎么一直就想不明白?

靠在母亲的肩膀上,方希悠道:“妈,谢谢您!”

“傻丫头,跟自己的妈说什么谢谢啊?只要你啊,和阿泉好好过日子,妈就开心了。”母亲道。

方希悠抬头望着母亲。

“还有,抓紧怀个孩子,你要是再没动静,曾家那边怎么等得住?他们可就阿泉一根独苗儿啊!”母亲道。

方希悠的脸颊泛红,道:“可是我,根本,没有办法——”

“傻孩子,你们是夫妻,你要真想怀孕还能没办法?”母亲道,“说到这儿,你今儿别去上班了,妈联系一下,咱们去给你检查检查,先把你的身体调理好,身体调好了,你再准备怀孕的事!”

被母亲这么一说,方希悠推开母亲的手,道:“妈,您说什么呢?”

“你害什么骚啊?怀孕生子,这是每个女人要做的事,妈就盼着你早一天怀个孩子,你不知道我看着罗文茵带着迦因那两个孩子,真是看的我啊,心痒的不行。我告诉你,你可不许不让我抱孙子,知道没?”母亲道。

方希悠撅着嘴,不说话。

是啊,没有什么是纯粹的,她只要得到她想要的就行了,没必要太在意什么的,不是吗?

这么想着,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手机,响了。

她一看,是顾希打来的。

“小希,什么事?”她接通了,问。

“姐,我哥呢?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什么时候去看迦因姐?”顾希在电话里问。

方希悠不知道说什么了。

今天约好了去看望苏凡,可是,她昨晚把曾泉丢在家里和颖之两个人,而现在——

“呃,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在我妈这边,你要不给你哥打电话问一下他要不要去,抱歉,小希,我等会儿给迦因打电话说一声。”方希悠道。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母亲拿了过去。

“喂,是小希吗?我是你琳姨。”方希悠母亲道。

“哦哦,琳姨,您好,您身体好吗?”顾希问。

“我很好,希悠她是有点不舒服就过来了,等会儿我准备点东西,你们和阿泉约一下,走之前过来接希悠,顺便给迦因带点东西过去。”方希悠母亲江琳道。

“好的,我知道了,琳姨,我姐她,不严重吧?”顾希小心地问。

“没事没事,你们先约吧!我们在这边等你们。”江琳道。

说完,方希悠母亲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愣愣地看着母亲。

“不管你和阿泉之间有什么问题,你要记住,迦因是你的小姑子,她是你公公遗失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只要你还是曾家的儿媳妇,是阿泉的妻子,就不能对迦因失礼,明白吗?”母亲道。

可是——方希悠说不出来。

“迦因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对她好点,阿泉是不会看不见的,他是不会不记着你的好的。”母亲道。

“您不是说让我跟您——”方希悠道。

“检查身体的事,我等会儿打电话,明天再去,今天你和阿泉他们去看看迦因。霍漱清出差还没回来,迦因在那边住着也不容易,你们是她的家人朋友,多去看看她,帮帮她,迦因也不会不记着你的好的。而且,迦因住在那边之后,你是不是一直都没过去看她?”母亲道。

“我比较忙——”方希悠道。

“再怎么忙都得去。”母亲打断她的话,“你记住,迦因对你公公和罗文茵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个孩子,霍漱清在曾家又有那么高的位置,你必须对迦因好点,知道吗?而且,今天连顾希都去了,你这个做嫂子不去,算什么?”

“嗯,我知道了,妈。”方希悠只好答应道。

“希悠,你知道为什么当初你爸和夏雪在柳城出了那事儿之后,你爷爷就立刻把他们分开了?”母亲道。

方希悠摇头。

“按说,在你爸爸这个身份,发生那样的事也没什么奇怪,去下面工作遇上个把看对眼的也很正常,可是因为你爸对夏雪的态度不一样,当时也出了一些其他的事,你爷爷就把你爸调了回来,不让你爸和夏雪再联系,就跟当初你公公对阿泉的一样。”母亲道。

方希悠愣住了,这么说,母亲直到曾泉和苏凡的事?

母亲并没有解释说她怎么知道的,接着对女儿说:“在夏雪那件事上,你爷爷和家里人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方希悠问。

“因为我嫁给你爸那么多年,我在方家做了很多事,你爷爷奶奶,还有所有人都喜欢我,他们并不支持你爸和夏雪,如果不是我以前做了那么多,他们怎么会那么支持我?当然,你也知道你爷爷对你爸的期望,他是不会看着你爸跟你公公一样犯错的。”母亲道。

方希悠沉默了。

“罗文茵为了赢得曾家人的喜欢,做了什么事,你很清楚的。我们女人,嫁进他们这样的家庭,不管你原生家庭怎样,不管你和你丈夫的感情怎样,你必须要在这个家族里付出许许多多的精力,否则你很难融入这个家庭。你不要以为你是姓方的就怎样,你要想让曾家的人做决定的时候是出于喜欢你这个人的立场,就要好好尽一个儿媳妇和妻子的职责,这样,他们才会支持你。”母亲道。

“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方希悠问母亲道。

“你当然做的很好,可是,在对待迦因的事情上,你要做的更好一点,明白吗?”母亲道。

方希悠不语。

“妈知道你这些年不容易,可是,做女人的谁容易了?罗文茵容易,还是我容易,还是迦因容易,还是顾希容易?没有谁是轻松的。迦因虽然和霍家离的很远,可是她把一切都给了霍漱清,把她的一切,连她的命都给了霍漱清,你说,她容易吗?”母亲认真地说,“孩子,如果,你爱阿泉,你还想和他继续生活,就好好做他的妻子,他不会一直对你的付出视而不见的。今天,就好好的和他们去看迦因,我现在就去给迦因准备点东西捎上,她身体不好,给她补一补。”

说着,母亲就起身离开了。

餐厅里,就剩下了方希悠一个。

想要维系婚姻,真是很难啊!

母亲说的对,没有谁是容易的。可是,不管是罗文茵,还是苏凡,还是顾希,她们的丈夫都那么爱她们,促使她们去付出去努力的动力,正是丈夫的爱。她们都很清楚,不管他们多辛苦,她们的丈夫,她们爱的那个人都在她们的身边支持着她们。而她呢?谁又在支持她?这么多年,她的坚持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对曾泉的爱,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他没有支持她,他甚至都不一定觉得她在付出。

那么,她的付出还有意义吗?没有他的爱,她的付出还有意义吗?

难道她要像母亲一样,为了在最危机的时候挽留住丈夫,保住自己的婚姻,就彻底牺牲自己的心情吗?不管那个人心里想着谁,只要守住他的身体,守住婚姻就算是赢了吗?

母亲能做到,母亲能在常年累月里一个人住在这个院子里,等着那个即便是进了家门都不一定会推开她房门的人,可她能做到吗?

方希悠沉默了。

而这时,曾泉接到了顾希的电话。

顾希从丈夫那里得知曾泉和方希悠离婚的事,刚刚给方希悠打电话,又听见方希悠不在自己家里,而是在娘家,顾希的心里不安起来。

“昨晚他们不是在一起的吗?咱们走的时候他们不是在一起吗?怎么,怎么到了早上就,就这样了?”顾希问苏以珩道。

苏以珩也不明白,他都和曾泉说到那地步了,怎么,怎么又没管用?

那两个家伙,又怎么了?

真是头疼死了啊!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