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774 只要你不后悔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05-22 06:59:38 字数:3484 阅读进度:774/1289

第774章 774 只要你不后悔

霍漱清很清楚这件事的后果。

曾泉辞职,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就算曾泉离开了那个市长的位置,想要顶替他或者可以顶替他的人多的是,而且,曾泉就算是不当市长,也可以做其他的事,曾泉是一个个人能力很强、也很有魅力的男人,并不一定要走官场的路——可是,现在,曾元进把事情压了下来,用请假忽悠了过去。这在组织原则上就是大忌,特别是对于曾元进这个地位的人来说。退一步说,就算曾元进把事情压了下来,只要辞职信不暴露,不被对手获取,那也没什么,等曾泉回来了,一切就当是没有发生。但是现在要命的事就这么发生了,辞职信被对手夺走了,那么,这份曾泉亲笔写的辞职信就会成为一份罪证,不是曾泉的罪证,而是曾元进的!

辞职信是个麻烦,所以曾元进派人去冀省取了,却没想到——

消息被走漏了!

如果不是消息走漏,怎么会被抓到?

曾元进陷入了深思。

“立刻派人去现场把送信的人带回来,他们只是拿了信,却留了人,就是在给我们警告。我们必须尽快查出是什么人抢走了那封信!”霍漱清沉思道。

曾元进点头,立刻拨出了秘书的电话,秘书立刻派人去执行命令了。

“爸,这件事,要不要和方书记商量一下?”霍漱清问。

“你给他打电话。”曾元进道,“就说我们一起去春明家里看看。”

霍漱清看了曾元进一眼,明白了曾元进的意思,就把电话给方慕白打了过去。

方慕白听见霍漱清这么说,心里微微一愣,刚才他和霍漱清一起回来的,见了覃春明夫妻,现在——

霍漱清说是他岳父要过去,请方书记陪同一下,方慕白便立刻明白了曾元进的意图。

事实上,曾元进给霍漱清看的那封举报信,方慕白也是看过了。曾泉是他的女婿,曾泉出了事,方慕白很难推脱责任。只是,那份举报,对于曾泉来说,根本不具备杀伤力。之所以让他们注意并重视的是,这份信爆出来的时间,还有送到了什么人的手里,这就是关键。按说,举报市长的信,一般就是去了省里,能到京城的,必须要有一定的能量才行。而且,这些举报,并不一定说必须要犯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罪,草菅人命什么的才会被引起重视,关键是时机。想要做成一件事,时机太过重要。时机对了,即便是小事,也能被放大。而现在,曾泉辞职了——

要是那类举报和曾泉的辞职信加在一起,那么,结果就难说了。

曾元进和霍漱清都是很清楚这些的,官场的手段,他们怎么会不了解?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两件事,或者说把辞职信和其他的事割离开来,不要扩大了。

按说,一个地级领导的问题,不至于上到京城来说,可拿到京城里来,就是有着更大的用处,那就是针对曾元进,直接针对曾元进,间接对付方慕白,一箭双雕。谁都知道曾泉对曾元进意味着什么,也知道抓住了曾泉的问题,特别是大问题,就肯定能让曾元进妥协。作为对手来说,最好能把曾元进逼到退位,这就最好了,毕竟曾元进那个位置,让人垂涎!

挂了电话,方慕白就准备出发了。

书房门上却传来敲门声,进来的是女儿方希悠。

方慕白给警卫室打了个电话,让警卫员过来陪自己出门,接着就去取自己的外套和围巾,方希悠走过去,问道:“爸,您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去你覃叔叔家看看。”方慕白道。

“徐阿姨怎么了吗?”方希悠问。

“没有,是你公公要过去,我们一起。”方慕白穿着外套,道。

方希悠帮着父亲穿衣服,道:“出了什么事了?是逸飞的事有什么线索了吗?”

父亲看了方希悠一眼,想了想,道:“你这次回来是不想再休假了吗?”

“我明天去上班,我没事了。”方希悠帮父亲整理着围巾,道。

父亲沉默了许久,也没动,也没说话。

方希悠望着父亲,道:“爸,有什么话您说吧,我知道现在很麻烦,什么是我可以做的,您——”

父亲摇头,道:“没什么,你只要把你的份内事做好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们想办法。”

“是不是阿泉辞职的事?”方希悠问。

“你公公已经派人去取辞职信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父亲道。

方希悠见父亲换鞋,给父亲拉好凳子,道:“爸,您是不是很失望?”

“失望什么?”父亲问。

方希悠蹲在父亲面前,望着父亲,道:“我和阿泉的事——”

“你们都是成年人,自己的事,自己要好好处理。当初选择他,是你自己的意愿,现在你要放弃,我也不会再劝你,该说的都说过了。”父亲道。

方希悠低下头。

“孩子,爸爸失望不失望都是小事,你不要后悔就行了。”父亲道。

方希悠沉默了。

“阿泉现在需要有人把他带出低谷,我希望那个人是你,如果你心里还对他有爱的话,我希望,是你!”父亲说着,穿上了鞋子。

“您和我公公一起培养了他那么多年,现在他走上这样的道路,您,没有失望吗?”方希悠问。

方慕白叹了口气,道:“我是有些舍不得,泉儿是个好孩子,他应该有更好的前途,我们需要他。可是,如果他觉得他自己实在走不下去了,我们也不该勉强他,强迫他做我们想要他做的事,会让他迷失。他的自我迷失,对将来来说是最糟糕也是最麻烦的。一个人,只有找到自己想走的路,找到自己的梦想,才不会迷失,才不会因为这条路难走而放弃,才不会失去本心。这条路啊,越走越会让人迷茫,如果没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走到最后都会误入歧途。我不希望泉儿变成那样,所以,他现在离开,我也不觉得失望。反倒,我支持他这么做。偶尔喘息一下,不是坏事。”

是啊,就像当初自己去柳城一样。

可是,当初自己在柳城遇到了那个让他记挂一生的女人,那个从梦里走出来的女人,哪怕只是短暂的邂逅,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足以告慰平生了。

想起了那个女人,方慕白长长地叹了口气。

警卫员已经敲门进来了,父亲就起身了。

方希悠也站起身,陪着父亲走到了院子门口,看着父亲走出去,方希悠拉紧了身上的披肩。

颖之去找曾泉了,现在苏凡也去了,而她——

她能带他走出低谷吗?

如果他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那也不值得她去珍惜和追回!

方希悠转身走回院子,冷风吹动着她的长发。

她怎么都想不到现在曾泉遇到了怎样的危机,曾家又遇到了怎样的麻烦。

很快的,方慕白就到了曾家,和曾元进一起乘车前往覃春明的住处,霍漱清也一起去了。

在车上,曾元进把事情告诉了亲家,方慕白愣住了。

与此同时,苏凡乘坐的飞机已经降落在了扬州的机场,一下飞机,苏凡就和苏以珩一起上了车。

在飞机上,苏凡和苏以珩已经在地图上寻找了扬州地区所有的梅园。

可是,关于这个梅园,苏凡并没有太多的线索。因此,两个人决定落地了就开始按照地图找,而且苏以珩也派了自己的手下们同时寻找。

两个小时里,苏凡和苏以珩在夜色下寻找着曾泉的消息,可是,两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的收获。

“现在就这个地方了吗?这里最有可能?”苏凡指着那副被她画了很多叉叉的地图,问苏以珩。

“就这里,我们现在就去,如果这里都没有,那就看你去了其他地方了。”苏以珩对苏凡道。

而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三点了。

苏凡一路都没有休息,虽然是坐在车上,可是还是很累的。

本来,按照苏凡的状况,苏以珩想说让她休息一下。可是他在下飞机的时候接到霍漱清的电话,得知了曾泉辞职信被抢走的事,已经知道事情到了严重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要是再不能赶紧找到他的话,那么真的就——

时间,就在大家的焦灼的心里滴答着。

车子停在了梅园的门口,苏凡赶紧下了车。

苏以珩紧跟着她,却发现他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苏以珩问。

苏凡指着门,道:“门开着——”

苏以珩迅速看了眼自己的保镖,两名保镖立刻掏出枪走了进去,而苏以珩也立刻把苏凡护在自己的身边,掏出枪保护着她。

夜色下的梅园,一片漆黑,保镖们分成了几队,保护着苏凡和苏以珩往里面走。

根据前行的保镖的报告,梅园里面有一座小别墅,而此刻,那别墅里,亮着灯。

奇怪,门开着,房子里亮着灯——

苏以珩的职业生涯告诉他,这件事很反常,说不定阿泉已经出了事!

“你们先过去查探清楚,保护阿泉!”苏以珩低声对手下命令说。

苏凡望着远处隐约的灯光,一颗心揪着。

曾泉,你,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