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838 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09-07 19:11:15 字数:3316 阅读进度:838/1289

第838章 838 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

“是啊,我不能。如果她死了,阿泉的心,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我希望她好好活着。活人,是永远都争不过死人的,一旦死了,就只会记得她的好,再也,再也不会看见我了。”方希悠擦去眼里的泪,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

“我只是为了自己,以珩。可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怎么想了。”方希悠说着,顿了会儿,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现在这个样子,我——”

苏以珩看着她。

“以珩,我,暂时,没有办法原谅她,抱歉,我不能去劝她什么。你可以说我自私,可是,我,现在真的做不到。我可以为了阿泉去见叶首长,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原谅迦因。也许,我终究不过是个普通人,老公出轨了,不去找老公的麻烦,可以原谅老公,却,没有办法原谅那个女人。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对不起,以珩,我,做不到!”方希悠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没事,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没人可以强迫你,你心里这道坎过不去,你是不会正视迦因的。可是,我知道你内心善良,你不会看着迦因出事。是不是,希悠?”

“苏以珩——”方希悠叫了他的全名。

几乎,从来都没有,或者说,极少,方希悠极少叫他的全名。苏以珩微微一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可是,不过,看起来她是生气了。

苏以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

“你想逼我?”方希悠道。

“没有,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且是你自己刚才说的事实。你说迦因这个状态不去自杀才奇怪,所以,我只是,把你的分析说给你听。如果,你忘记了,那就——”苏以珩没有说下去,耸耸肩,继续吃饭。

激将法!这个,苏以珩!

方希悠恨不得踢他一脚,可是,怒气过去,她才说:“你说的对,以珩,我不能看着她这样下去。”

苏以珩盯着她。

他不会意外,希悠是个善良的人,她是个好人,只是她一直比较高冷而已。

“高冷?比较高冷?她简直是又高又冷太高太冷!”这是妻子顾希对方希悠的评价。

可是,在苏以珩看来,方希悠只是有点高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处世之道,何必都变成一样的呢?是不是?希悠,就是希悠!

“可是,现在她的问题根本在她自己身上,她没有办法想出解决之道的话,别人,是没办法去帮助她走出眼下的困境的,毕竟这是她自己的感情问题。”方希悠道,“而且,漱清也应该帮帮她,可是,漱清——”

说着,方希悠叹了口气。

“有时候啊,我真的觉得迦因不该和漱清在一起!迦因的性格,完全不适合漱清的那个角色。”方希悠边喝酒,边说。

“你是想说她和逸飞在一起更好?”苏以珩道。

“难道你不觉得?”方希悠道。

苏以珩笑了下,道:“我们这样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关系。”

“只是说说而已。”方希悠道。

“你现在也变得爱说这些事了?”苏以珩看着她,微笑道。

变得——

八卦?

“我哪有?我只是,只是觉得——”方希悠道,顿了下继续说,“婚姻是双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不管是削足适履,还是强忍着鞋子带来的不适,都是很痛苦的。迦因是那种小女人的个性,她需要的是被一个男人宠着呵护着,做点自己的小事业,然后晚上回家和丈夫一起吃饭,陪孩子学习,这样的生活。漱清要是不在,她身边要是没有个男人——”

方希悠叹着气摇摇头。

“可是漱清的身份,还有他的发展方向,注定迦因是不可能得到这样的生活的。她只会变成大院里又一个孤独的女人而已,悲哀的是,其他的女人能够找到办法去协调,而她,只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方希悠说着,放下酒杯,看着苏以珩,“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真是太大了,你不觉得吗?”

苏以珩点头,道:“是啊,比如说像你,像我,还有迦因,特别是迦因。”

方希悠吃了口菜,点头,道:“我爸妈那样的现状,让我很难有正确的方法去解决我婚姻的问题,所以才和阿泉走到了现状的地步。你,呃,还好点吧!虽然你爸妈很早就分开了,可是你遇到了一个那么那么好的继父,秉叔真是把你疼到无底线了。”

苏以珩笑了,没说话。

是啊,叶承秉这个继父,真是天下难找的了,把他视如己出。后来他和顾希的婚事,如果没有叶承秉,恐怕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这样的好结果。

“可是迦因就,唉!”方希悠叹了口气。

苏以珩点点头,没说话。

“很奇怪,你发现没有?”方希悠道。

“什么?”苏以珩问。

“顾希啊!你没发现顾希好像,呃,什么事儿都没有。她那个家庭,也没——”方希悠道。

“她那个性格,谁能欺负到她?”苏以珩道。

方希悠笑了,点点头,道:“是啊,一个顾希,一个云期,真是,没有人可以欺负到的。”

“不过,你说原生家庭的影响,顾希以前那个家的确是对她没什么影响,可是——”苏以珩道。

“真正影响了她的是纪家!你想说的就是这个,是吗?”方希悠问。

苏以珩点头。

“也是,纪家还真是——”方希悠叹了口气,道,“你,心里真的,没有一点的,恨了吗?以珩?对纪家?看着顾希,你不会想起过去的事——”

“想也没用,不是吗?已经发生的事,谁都没办法更改。而且,”苏以珩顿了下,道,“我知道顾希不是有心的,我们两家的恩怨,能变成现在这样的一个结局,已经算是,顾希承受的,比我更多。所以,我不会去想过去的事,比起过去,现在和未来更重要,是不是?”

方希悠苦笑了下,看着他,道:“你,真是,很豁达,真的,以珩,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你这样的地步,我,做不到!”

“因为我爱顾希,这一点就足够了。”苏以珩道,“以前我不懂这一点,我不懂怎么去化解那样的仇恨,可是,我妈跟我说,仇恨唯一的敌人就是爱,想要战胜这个敌人,就只有去爱,去爱顾希,去理解她的处境。我们活着的人,不能再为死了的人而承担罪责了,不是吗?”

“静姨,真是——”方希悠叹道。

“希悠——”苏以珩叫了方希悠一声。

方希悠看着他。

“希悠,我现在把这句话送给你,用爱去化解仇恨,不要让仇恨吞噬了你的理智。你爱阿泉一分,对他的恨对迦因的恨就会少一分,而你自己的心境,获得的平静更多。”苏以珩望着她,认真地说。

方希悠低下头,餐具在餐盘里戳着。

“你可以选择继续去恨他们,你可以说阿泉不够爱你或者不爱你,你有理由去怨恨,可是你的怨恨给你带来了什么?是心里的平静,还是幸福快乐?什么都没有,不是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

“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可是,去理解对方包容对方,是最有效的一种,这是,我自己的理解!”苏以珩道。

“你不去布道简直可惜了。”方希悠道。

“我不关心别人怎么样,我在乎你,希悠,我不想看着你一直活在这样的痛苦之中,而要走出这样的痛苦,希悠,只有靠你自己。你说迦因的问题要靠她自己解决,你的问题,也是同样。不管你要选择和阿泉在一起还是分开,我都希望你不是怀着怨恨去做选择,而是心平气和之后做出的选择,这样,你才不会后悔,不会在将来怨恨自己。相信我,你要是因为怨恨而做了选择,将来你怨恨的只有你自己。”苏以珩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做?他和颖之都在一起了,我还要去找他回来?还要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吗?”

“首先,我要和你说,阿泉和颖之并没有在一起,你觉得阿泉能和一个一直被自己当做兄弟的女人发生关系吗?我是觉得很奇怪,那样的感觉,真的,很奇怪。”苏以珩道。

方希悠的脸红了,没说话。

“其次,颖之是在那边,而且她是爱阿泉,她也只是想去感动阿泉,用自己的陪伴去感动阿泉,人在落寞的时候感情最空虚,颖之这个时候陪在他身边,能获得更多的加分。可是,阿泉心里怎么想的,我是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在这在情况下,在发生了这样的剧变之后,阿泉是没那么快就进入一段新感情的。”

方希悠沉默着。

“再次,你和阿泉的问题,只有你们两个自己解决,其他人,不管是我、迦因还是颖之,还有你们双方的家人,都不能替你们做选择和决定,只有你们自己决定,而且,是心平气和去解决,不是置气。”苏以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