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846 肯定比她好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09-07 19:11:22 字数:3390 阅读进度:846/1328

没一会儿,曾元进就给苏凡打来了电话,苏凡当着母亲的面就接听了,和父亲说了曾泉说的事。

“哦,我知道了,我把晚上的事推一下,你让他过来吃饭吧!”曾元进道。

“嗯,好的,爸,等会儿我就给他打电话说。”苏凡道。

“你妈在吗?”曾元进问。

“在,我把手机给她。”说着,苏凡就把电话给了母亲。

罗文茵接过女儿的电话,听手机那边的丈夫说:“娇娇怎么样?”

“还那样,我这两天没问。她也没联系我。”罗文茵道。

“那就算了,泉儿回来了,咱们一家人先好好这样一起吃个饭,明天漱清来了,再把娇娇叫一下。”曾元进道。

“好,我知道了。那我让李姐去准备,多做几个泉儿喜欢的菜。”罗文茵道。

“嗯,那就这样吧!我挂了。”说完,曾元进就挂了电话,罗文茵把手机给了苏凡。

“你和泉儿联系,我回房去。”罗文茵对苏凡道。

苏凡点头。

“明天漱清要回来开会,可能待的时间比较短,你把要给他捎的东西早点准备一下。”罗文茵对女儿道。

真的要回来啦!

母亲离开了,苏凡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

霍漱清要回来了,可是,她不知道,不知道给他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他在那边怎么样,他的家里什么样,她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的话,跟过去不就知道了吗?跟过去和他一起住不就好了吗?

可是,她过去——

苏凡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曾泉发了个信息,说“爸爸让你晚上回来吃饭,你想吃什么,我看看会不会做两个”。

曾泉正在开座谈会,收到苏凡的短信,就走出了会议室,给她拨了过去。

“你忙完了?”苏凡问。

“没有,还在讨论。”曾泉道。

“哦,那你晚上可以回来吗?”苏凡问。

“行,不过,呃,稍微晚一点。刚才颖之打电话给我说,她爸想见我,让我去谈谈这个设想。”曾泉的声音听着很兴奋,苏凡一听,也愣住了。

“哇,不是吧!你要去跟首长汇报了?”苏凡道。

“嗯,颖之说她只谈了一点点,首长很忙,没时间听她多说,就让她约我下午过去,给我安排了二十分钟去谈。”曾泉道。

“那你准备好了吗?你的材料什么都准备好了吗?”苏凡忙问。

“我们正在讨论,我希望尽快整理出一个报告,这样下午给首长汇报的时候也好说一点。”曾泉道。

“颖之姐帮了你大忙了啊!”苏凡道。

“我没想到她会跟首长说,这件事也没个清晰的方案,现在去跟首长汇报,很不好。”曾泉道。

“没关系啊,也许首长就是看中了你的设想,就那么一个闪光点足以让他动心了。你只要抓住最关键的一点跟他讲,至于后续,你可以慢慢再细化啊!反正又不着急的。而且万一首长觉得这个思路好,让参事们去具体研究呢,你的设想不就更容易实现了吗?”苏凡也为曾泉感觉到高兴。

“是啊,我也这么想的,只是现在还没个眉目,我不知道怎么跟首长说。”曾泉道,“我和颖之说保密,结果那个大嘴巴一下子就——”

苏凡听曾泉这么说,不禁笑了,道:“你也别怪她,她肯定也是觉得你这个想法可行才和首长说的嘛!”

“唉,可是我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没办法好好准备。”曾泉道。

“没事的,你就把你这个理念最精华的部分讲给他,至于怎么实施,你想了多少,你就讲多少,别说假话就是了。毕竟这是一件大事,要是影响了首长做了误判的话,损失会很大的。”苏凡道。

“嗯,是的,你说的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可行,我就放弃,不能让国家损失。”曾泉道。

“不过,还是恭喜你!”苏凡微笑道。

“谢谢你,我会努力的。”曾泉道,“哦,那就先这样挂了,我去——”

“哦,对对对,你赶紧去吧,晚上来之前打个电话。”苏凡道,“下午我在家没事,去厨房做点你喜欢吃的,怎么样?”

“好,那,我想吃你做的馄饨,怎么样?”曾泉笑问。

“没问题,我去包。”苏凡说完,曾泉就和她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是啊,好事啊!曾泉起码有机会去跟最高领导汇报了,首长是纵览大局的人,一定会对曾泉的设想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也许,曾泉的人生从此就不一样了,毕竟这是他自己的原创,是他自己想做的事。要是可以进行下去的话,他该有多开心?

被人正视,甚至赞许,这是最美好幸福的事,曾泉正走在实现他梦想的道路上。不管这条路走得通还是走不通,曾泉都在努力,而且也沉浸在实现梦想的喜悦之中。

而她呢?

她的梦想又在哪里?

苏凡起身,走进卧室,卧室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本杂志,那是她昨晚睡前翻阅的一份最新的关于巴黎时装周的报道的。坐在床上,苏凡拿起杂志,重新看。

某些大牌的高定也开始了,顾希就是要去走高定的。身为知名的华人超模,顾希的照片也总是会在这些时尚杂志上面出现。

苏凡看着顾希那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心头一下下颤动着。

她和顾希,都是从小被人收养,等到成年之后才遇到了自己的亲人。和顾希相比,她已经是很幸运的了,至少,她和霍漱清之间没有亲人的血海深仇,只有霍漱清父亲的意外去世。再看看顾希这么多年的拼搏——当然,顾希有今天的成绩,和她嫁给苏以珩不无关系。苏以珩雄厚的财力和地位,为顾希提供了很多的便利。可是,顾希自己也是很努力,没有因为嫁给了一个那么有钱的男人就放弃事业,除了怀孕生孩子的那两年离开秀场,产后一个月就重走大秀了。再看看她自己——

苏凡静静坐着。

她,该怎么做?

没一会儿,餐厅电话就打来了,说午饭准备好了,让她去吃饭。

“好的,我马上过来。”苏凡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没有自己的事业,没有自己的梦想,没有——什么,都没有!这样的她,还值得霍漱清爱吗?

她闭上眼,苦笑了下。

江采囡是对的,她根本配不上霍漱清,她什么都没有为霍漱清做,而她也什么都做不到。

泪水,从她的眼里流了出来,她的嘴唇颤抖着。

除了身为曾元进的女儿这一点,她,什么都不能为霍漱清做,什么,都不能!

曾泉说她应该努力去追赶霍漱清的脚步,努力缩小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可是她该怎么做?

她,能做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走动着,苏凡却一动不动。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走着,不同的方式在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她的价值,又在何处?

手机,猛地响了起来。

苏凡慢慢转过头看着手机,伸手拿了起来。

是霍漱清?

她愣了下,擦去脸上的泪,接了电话。

摁下了接听键,却没说话。

“在干嘛?”霍漱清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什么,准备吃饭。你呢?”她问。

“刚刚开完了个会,要出去一趟。”他说着,就上了车,“这几天你很忙吗?睡的很早。”

“还好,就是陪念卿完假期作业,其他也没做什么。”苏凡道。

“她的作业很多吗?”霍漱清问。

“嗯,很多,还没忙完,我想让她在年前把作业都搞完,然后过年的时候就好好玩。”苏凡道。

“这样也行,先把作业写完再完,要不然以后她正式上学了就只会拖拉了。”霍漱清道。

“是,我也这么想的。”苏凡道。

话说完了,她却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了。

“我明天要回来一趟,开个会,可能只有明晚在家里待一下,开完会就得赶紧回来了。现在灾情很严重,大家都很忙。”霍漱清道。

“嗯,没事,我知道了。我爸说了,你要带什么东西回去吗?我今天下午给你准备?”苏凡问。

“没什么要带的了,小孙这边都准备好的。”霍漱清道。

“是吗?那就好。”苏凡道。

那就好。苏凡心想。

有小孙在,她真的是什么都不用做了,孙敏珺那么能干的,心细又周到,肯定比她做的好。

心,却抽痛起来。

“哦,有件事我想问你——”霍漱清哪里察觉得到苏凡心情的变化,只说,“曾泉回来了吗?”

“回来了,他晚上回家吃饭,这会儿说是去农科院开会了。哦,颖之姐把他的事和首长说了,首长让我哥下午去见他谈谈。”苏凡道。

“首长?”霍漱清愣住了。

“是啊,首长让他去。他也没想到会这样,他说现在没个眉目就去见首长,很忐忑。”苏凡道。

霍漱清深思道:“其实也没什么,他只要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就好了。关于曾泉想的那个问题,首长这么多年也是一直在关注的,说不定他会给曾泉一些建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