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897 要有心理准备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09-07 19:11:39 字数:3466 阅读进度:897/1290

“傻瓜,我怎么会呢?可是,就算我不会离开你,你也要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就像我们分开的那三年一样。”霍漱清道。

苏凡抽泣着。

“你为什么不想去沪城了?”他起身,擦着她的眼泪。

可是,他的手湿着,擦在她的脸上,她的脸就全都湿了。

她笑了,道:“你这是擦眼泪还是给我洗脸?”

看着她这样破涕为笑,他的心里,舒了口气。

丫头,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流泪,你知道吗?

“我们,好好说,不哭了,好吗?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霍漱清注视着她,道。

苏凡望着他,尽管他就在自己眼前,可是她依旧不能完全看清楚他。

“霍漱清的这里,只有你这个傻丫头,不管你是怎么傻,都不会离开。”他抓着她的手贴在他的胸口。

苏凡点头,泪水却断不了。

“乖,不哭了,我们好好说。”霍漱清道。

“嗯,好,我说。”苏凡擦着眼泪,望着他,道,“雪儿和我说,江津和,和逸飞一起要去沪城开公司,他们已经在做准备了。”

“他们要去沪城啊!”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我听他说在准备重新开始,却没想到——”霍漱清道,“去沪城也正常,沪城是很好的选择。”

苏凡不语。

霍漱清看着她,他明白了她突然决定不去沪城的原因了,是,因为小飞——

“对你来说,沪城也是最好的选择。”他说。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盯着她的双眸,道:“我刚刚和你说了,做决定,要遵从你的内心,好好考虑,而不是听别人的话?”

“你——”苏凡道。

“我希望你变成一个独立的人,有自己的独立的思想和灵魂,也有你自己独立的事业和未来,不用去在意别人怎么想,你,只要做你自己,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其他人的想法,并不重要。”他认真地说。

“可是——”她说。

他微微摇头,道:“丫头,你要记住,这辈子,你能依靠的人,只有你自己,不管是我,还是其他人,都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的。不要把你的未来,放在别人的身上,记住了吗?”

苏凡,不语。

“所以,如果你是因为小飞的缘故,那就不要把这个当成理由了。”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良久,说不出话来。

这一夜,两个人安安静静睡了。

苏凡可能是因为逛街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可是霍漱清,是不会在这个点睡觉的。等苏凡睡着,他起床离开了卧室。

走到了书房,他反锁了门,走到窗边,打开保险柜,取出一支手机,开了机,拨出了覃春明的号码。

“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霍漱清对覃春明道。

“我也要和你说这件事。”覃春明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暂时先按兵不动,看他们后续打算怎么做。不过,曾泉的麻烦——”霍漱清道。

“这个我有数的,曾泉现在的麻烦,我必须替他挡着,不能让他刚出来就被他们给兑死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

“保护曾泉,这是我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覃春明道,“不过,我希望他可以自己慢慢磨砺出来,如果我们替他做的太多,将来真的走到那一步了,他要是扛不住,才是大麻烦。”

“是那样没错,不过,从现在叶家他们的做法来看,是不会给曾泉机会走到那一步的。”霍漱清沉思道。

“你那边,发生了什么?”覃春明问。

霍漱清便把今天江采囡给他看的那份材料的事,详细告诉了覃春明。

覃春明陷入了深思,一言不发。

“覃叔叔——”霍漱清叫了声。

“什么?”覃春明问。

“小飞,要去沪城了吗?”霍漱清问。

“我没听他说,小秋只说他和江津两个一直在鼓捣新公司的事,我也没关注。怎么了?”覃春明问。

“苏凡她准备去沪城开婚纱店。”霍漱清道。

覃春明,愣住了。

“是曾泉建议她去的。”霍漱清接着说。

覃春明“哦”了声,问:“你想让她过来吗?”

“嗯,江采囡在这边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走的,苏凡很难抵挡江采囡那些阴招,而且,她开始做她的事业的话,对她的康复是有好处的。”霍漱清道。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这件事。你照顾好迦因,尽量让她和江采囡少接触。”覃春明道。

“嗯,我知道了,覃叔叔。”霍漱清道。

“这件事,说到底影响最大的人,会是迦因,要是出了什么事,漱清,你得有心理准备。”覃春明提醒道。

出了什么事——

“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到苏凡了。”霍漱清道。

两个人聊了几句,霍漱清就挂了电话,删去了通话记录,关了手机,重新放进保险柜,然后关灯走出书房。

回到卧室的时候,苏凡早就睡了,霍漱清躺下,注视着她那熟睡的脸庞,轻轻亲了下她,就关灯睡了。

夜色,深深,慢慢走向黎明。

而身在沪城的覃春明,却是怎么都难以入眠。想来想去,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妻子徐梦华也是年纪大了,很是晚睡。覃春明电话打来的时候,徐梦华还在看书。

“怎么还没睡?”妻子问。

“有些事。儿子怎么样?”覃春明问。

“挺好的,恢复的不错,心情,额,好像也可以。”妻子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问一下情况。”覃春明道。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他对他和敏慧的事——”妻子说。

“既然敏慧走了,就不要再说她了。先让儿子早点恢复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覃春明道。

妻子没说话。

“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覃春明问。

“额,明天吧?怎么了?”妻子问道。

“有些事想和你商量。”覃春明说道。

“好,那我明天就过来。这边有小秋在,我不用盯着也没事。”妻子说。

“嗯,那就这样,你早点睡。”说完,覃春明就要挂电话了。

“你等一下,春明。”妻子道。

“什么?”覃春明问。

徐梦华想了想,说:“漱清那边,怎么样?我听说迦因过去了?”

“哦,挺好的,他们挺好的。”覃春明道。

徐梦华也不想多说,便说:“哦,那我明天过来,你需要我给你带点什么?”

“不用了,要是可以的话,让小秋一起过来吧!儿子那边一切都顺了,就让小秋带着孩子过来休息一阵子。”覃春明道,“正好希悠也在。”

“那我约一下希悠明天晚上一起来家里吃个饭?”徐梦华问。

“不用了,她现在也挺忙的,事情很多,不用特意约了。”覃春明说完,就挂了电话。

徐梦华听着那急促的鸣音,放下了手机。

正好覃春明让她去沪城,其实她也想去和他谈谈儿子的事,儿子和苏凡的事,这件事,现在必须有个解决了,不能再这样拖着,绝地不能拖。

可是,心里虽然有了主意,很多的事情,是徐梦华不得不面对的。比如说,首当其冲的就是和曾家的关系,不管罗文因和她再怎么不和,可毕竟大家都是同进退的,不能起内讧,这是一直以来的原则。所以,徐梦华觉得自己对苏凡也是一忍再忍,可现在,还要再忍吗?

曾家,可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啊!

徐梦华对曾家对罗文因如此怨愤,可曾家不知道,罗文因不清楚。这些日子没去探望逸飞,罗文因也没什么觉得过意不去的。只是今天晚上邵瑞雪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明天想过来拜望一下罗文因,看看念卿,不知道方便不方便,罗文因这才又想起来逸飞了。邵瑞雪是苏凡的好姐妹,念清在榕城的声音,一直都是邵瑞雪在盯着,罗文因自然是欢迎她来家里的。于是,罗文因就让邵瑞雪次日上午过来,一起喝喝茶什么的。

而到了这夜里,在徐梦华和覃春明通话的时候,罗文因也和丈夫聊了起来。

明天,曾元进要去出差,罗文因便在今晚把这几天的一些事和他说了起来,有些事问他的意见。

“小雪明天要过来?”曾元进问。

“是啊,那孩子真不错。不过,现在你看他们夫妻两个,一个在这边照看逸飞,一个在榕城,也是两地分居着的。”罗文因道。

“那小夫妻还是挺不错的孩子。”曾元进道。

“嗯,不过,你说,江津这和逸飞,念卿和我说逸飞好像在做什么,我也——”罗文因道。

“你就别问了,逸飞也是个成年人了,他对自己的事,会有谱的。”曾元进打断妻子的话,道,“只要他和迦因没事,那就一切都不是事了。”

“我怕的就是这个。”罗文因道。

曾元进看着妻子。

“这两天我听说,有人在徐梦华面前说咱们泉儿什么的,还有逸飞的事,我就怕徐梦华那边心里不舒服,咱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没办法收场了怎么办?”罗文因道。

“你不是本来就在和她冷战吗?还怕什么不能收场?”曾元进对女人的这些事真是受不了,忍不住笑了。

“这是我的错?”罗文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