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969 学会宠老婆才能成功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11-21 04:22:24 字数:3414 阅读进度:969/1289

这个夜晚,故友们在几千里之外相聚,把酒言欢,当然是一件好事。

可是,方希悠和曾泉两个人都觉得怪怪的。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事,她以为他会激动,或者很开心,可是他没有。他始终都没搞清楚她为什么来回疆,不是说在沪城玩几天休假吗?怎么就跑来这里了?

看着别人都是一双一对的,霍漱清起身,给苏凡拨了个电话。苏凡刚好哄完嘉漱睡觉,去了霍漱清的书房看看他以前在家做的一些模型。他以前喜欢做船模和飞机模型,特别是船模。罗正刚上的是海军的学校,后来又在海军工作,经常给他讲各种军舰的事,霍漱清做这些模型就变得更加专业了。一个人没事干,或者说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坐在房间里做模型。时间久了,模型也就多了起来,去年霍佳敏在休整家里的时候,就给霍漱清的书房换了一个新的置物柜,把

霍漱清全部的船模和飞机模型都放进了玻璃展示柜里。薛丽萍想儿子的时候,就经常把这些模型拿出来看一遍,然后又整齐的摆进去。

孩子睡着了,苏凡就一人来到霍漱清的书房,打开灯,走到这个玻璃柜子前面,打开里面的射灯,看着这一个个逼真的模型。他一定是用了很多心血在这里啊!可是这些年他工作越来越忙,好像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休息时间就回家睡一会儿,还没睡几分钟,又是电话。然后他的睡眠又完全被打断——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何谈做一些其他的事呢?之前和他约好一起去云城的,后来一直没有时间,什么计划都不能成行。

什么计划都没有关系,关键是霍漱清需要一个机会休息,让他休假是不可能的,如果能让找到事情放松精神和身体的话,不是也很好吗?

苏凡打开柜子,取出一艘船模。那上面精细的零件,每一个,都跟真的一样安装了上去——

每一艘模型上,贴着完成的时间,苏凡一个个看着,感觉好像走过了霍漱清之前的十几年,和他重逢之间的十几年的时间,在这一艘艘船上走了过去。

看过了每艘船上的时间,苏凡发现有一个时间段他好像做的模型比其他时间更多,仔细看看,好像,好像,是他们分开的,那三年吗?

是的,是那三年,就是,那三年!

苏凡的心,猛地被震了下。

那三年,那三年她过的很艰难,而他——

苏凡转过头,看着身后窗边那张桌子。

在那些日子里,他坐在这张桌子边上,开着台灯,一艘艘拼装着这些船模。窗外的夜色深深,他却似乎根本看不见,只是静静坐在那里。

她轻轻走了过去,看着他,他却根本没有抬头看她,因为他不会看到,不是吗?可是,她感觉自己可以看得到,伸出手,甚至可以触摸到他的呼吸。

他坐在那里拼着模型,看了眼桌子上她的照片,那是她最美的笑容。他的手就停了下来,视线落在那里,丝毫不动。她走了过去,站在他身后,顺着他的视线,也看见了她的照片。只不过,当初只有她一个人的照片,现在,旁边却摆着一家四口的合照,照片上她抱着嘉漱,小狗狗跑了过来,念卿起身跑去抱,她叫着念

卿,嘉漱不满意地伸着胳膊腿,只有霍漱清在旁边看着他们微笑着。而相机的快门,就在这一刻按了下来!苏凡拿起这张合影,看着眼前的霍漱清伸出手,在她的那张照片上轻轻摸了几下,在她的笑脸上。她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是说了句话,可是她不知道。毕竟,她可想象曾经的场景,却无法想象他说的话

也许,他会说,苏凡,你这个笨蛋,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去,她低头,伸手放在他的肩上,可是,什么都没有。

她闭上眼,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怎么,都止不住。

那三年,他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她,他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孤独和悲伤,把所有的思念都放在了这些模型里面,一个个精致的模型里面。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思念的宁静。

她掏出手机一看,是他打来的。

可是,她没有按下去,只是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霍漱清!

从和他正式开始在一起的那一天,一直到现在,她就是这么叫他的,霍漱清!而他,总是会无奈地揉着她的发顶,或者,捏着她的脸颊,说她是个小笨蛋。

泪水,模糊了视线,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耳畔的手机铃声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

她放下照片,抬起手,擦去眼角的泪,按下了接听键。

“喂——”她说了声。

“怎么这么久才接——”他说道。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顾希抢走了。

“迦因姐,哈哈,是我啊!霍书记想你了,你赶紧过来啊!”顾希在电话里笑着说道。

电话那边的苏凡愣住了,没反应过来。

是顾希的声音?

苏以珩赶紧从妻子手里抢了手机过来,对电话里的苏凡道:“对不起啊,迦因,顾希她喝多了,撒酒疯呢!”说完,苏以珩就把手机递给了霍漱清,拉着妻子走到一边的椅子上,把她按在那里。

“什么撒酒疯?她这是借酒装疯!”坐在苏以珩和顾希对面的曾泉,抓起身后的靠垫就朝着顾希扔了过去,苏以珩一把抓住。

“哥,你干嘛啊?我才没有——”顾希抗议道。

“以珩,这是我们兄妹的事儿,你插手干嘛?”曾泉笑着道。

“你妹是我老婆,你打我老婆,我能饶你?”苏以珩道。

“哈哈,你这个护妻狂魔!”曾泉笑着说道。

顾希一听曾泉这么说,一把抱住苏以珩,看着哥哥,炫耀般地挑衅道:“那就是了,你嫉妒了是不是?”

“没人嫉妒他!”曾泉笑着,喝了口酒。“切,一点都不诚实。”顾希道,说着,她看向了渐渐走远的霍漱清的背影,道,“真正的护妻狂魔在那儿呢!”说完,顾希指着苏以珩和曾泉,“你们两个学着点儿!越是成功的男人,越是疼老婆,明白吗?

这就是成功的秘诀!要是连老婆都不会宠,成功就是白日做梦!”

这时,方希悠走了过来。

苏以珩便对顾希道:“哎哎哎,老婆,把我们两个损的差不多就得了,你老公也无地自容了啊!”

曾泉也笑了,道:“你不给我面子就算了,以珩的脸面被你给踩的——”

他没有说下去,顾希就笑了。

方希悠看了曾泉一眼,坐在他身边,道:“时间不早了,要不我们就散了?你和漱清明天不是还有很多安排吗?”

顾希还想继续玩,可是见方希悠这么说,也就不说话了,看了苏以珩一眼。

“是啊,就散了吧!等改天迦因回来,我们再一起玩。”苏以珩道。

“你们两个明天什么时候走?”曾泉却也没接话,问苏以珩道。

“早上吧,下午还有个会,不能迟了。”苏以珩道。

曾泉“哦”了一声,便放下酒杯,道:“那就休息了吧!你们也是。”

“嗯,哥,回头我们去沪城找你们。”顾希笑着说。

“得了吧,我可不想被你追着损。”曾泉笑道。

“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啊?”顾希笑道。

方希悠也不禁笑了,便和曾泉一起起身离开了茶室。

顾希和苏以珩看着这夫妻两个人离开,看着他们走在一起什么都不说,心里也是有种说不出的担心。

不过,这两个人都是那种把话藏在心里的人,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两人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霍漱清从书房走出来了。

“你们要回房间了?”霍漱清问。

“嗯,时间不早了,就早点歇了吧!顾希那家伙已经开始说醉话了。”曾泉对霍漱清笑着说。

“好吧,那你们早点休息,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跟小孙说。”霍漱清对曾泉和方希悠道。

“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漱清。”方希悠道。

“没事,你们大家都来我家里,我也很开心。”霍漱清道,“希悠,明天让小孙带你去周围逛逛,现在天冷了,不过还是有不少地方值得去的。”

“嗯,我会的。你早点休息吧,漱清。”方希悠道。

夫妻二人和霍漱清道别,就上楼去休息了。

霍漱清下楼走向茶室,苏以珩和顾希也走了出来。

“我们今晚是不是太疯,吵到邻居了?”顾希笑着对霍漱清道。

“没关系,这个院子太清净了,偶尔有点声音也好。”霍漱清道。

“迦因姐还好吧?”顾希问,“我刚才太失礼了。”

霍漱清摇摇头,道:“没关系,你是和她闹着玩的嘛!”

苏以珩笑了下,道:“那我们就先上楼了,霍书记,明天早上我们就直接去机场了。”

“你们一路平安,明天早上我和曾泉要早点出门,就不能送你们了。”霍漱清道。

“您别这么客气,霍书记。”顾希微笑道。

霍漱清笑了下,夫妻二人就上楼了,霍漱清便看着孙敏珺带着勤务人员打扫茶室,跟孙敏珺安排了一下陪同方希悠的事,孙敏珺一项项都记住了。安排完,霍漱清就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