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1011 属于他的天伦之乐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12-20 12:46:55 字数:3471 阅读进度:1011/1289

因为念卿要回来,苏凡便去了机场等着接机,因为天气太冷,就没让嘉漱出门。苏凡和孙敏珺两个人去了机场,等着霍漱清和念卿乘坐的飞机到达。

念卿一看见妈妈在接机通道等着,一下子就松开爸爸的手跑向了苏凡。

苏凡也是赶紧跑了过去,念卿就跑到了苏凡的怀里。

“妈妈——”念卿叫着,狠狠地亲了妈妈一下。

苏凡抱起女儿,看着霍漱清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妈妈都快要抱不动你了啊!”苏凡笑着对女儿道。

“那是因为我长大了。”念卿道。

苏凡笑着,看向霍漱清,念卿也回头看向爸爸。

霍漱清缓步走了过来,眼里是妻子和女儿的笑脸。

他伸手去抱念卿,道:“别累着妈妈了,来爸爸抱抱。”

“不要——”念卿娇声说着,伸出胳膊,抱住了爸爸妈妈,“一家人爱的抱抱。”

孩子很开心,苏凡也是,霍漱清看着妻子和女儿,不禁亲了自己最亲爱的的这两个小女孩。

李聪和孙敏珺也都走了过来,念卿看见了孙敏珺,一下子就从妈妈怀里跳了下去,跑向了孙敏珺。

孙敏珺蹲下身,抱住念卿,笑眯眯地和念卿说着话。

霍漱清和苏凡远远站着看着这一幕,苏凡便说:“念卿和敏珺很亲近啊!”

“是啊!”霍漱清说着,挽住苏凡的手,走向了出口。

没有让省里干部来接机,只有武警的护卫车队。霍漱清一行乘车离开了机场,前往家里。

“妈妈,弟弟呢?我想弟弟了。”念卿坐在妈妈的腿上,道。

“他和张奶奶在家里等着你们呢,回家还可以吃顿饭。”苏凡道。

“不知道弟弟长高了没有,之前他才在我这里。”念卿说着,在自己身上比划。

苏凡笑了,道:“等会儿你们两个可以再比比个儿,看看是你长的快还是嘉漱长得快。”

“肯定是我!”念卿道。

看着念卿这样子,霍漱清也笑了,把女儿抱坐在自己的腿上,道:“别把妈妈压坏了。”

“不要嘛,我要妈妈抱我。”念卿撒娇起来。

苏凡抱住念卿,脸颊贴在女儿的脸上。

这个曾经和自己生死不离的小生命,如今也长到这么大,会撒娇了啊!

时间过的真快!

“哦,对了,给你妈打个电话说一下。”霍漱清对苏凡道。

“是啊,我还把这事儿给忘了。”苏凡便赶紧掏出手机,给母亲拨了过去。

罗文因也是准备给霍漱清打电话问念卿的情况,结果刚好苏凡把电话打来了,罗文因便赶紧接了。

“念卿到了?”罗文因直接问。

“嗯,我们在回家的路上。”苏凡道。

“那就好。”说着,罗文因听见了念卿的声音,便说,“你把电话给念卿。”

苏凡便把手机给了念卿,念卿便开始了姥姥聊了,苏凡和霍漱清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都不禁笑了。

念卿和姥姥说着说着,就把手机塞给妈妈,直接爬到爸爸腿上去坐着了。

苏凡接过电话,叫了声“妈”,罗文因便开始叮嘱了,一大堆事情,让苏凡好好照顾念卿什么的。

“天气冷,看好孩子,别生病了。”罗文因嘱咐道。

“嗯,我知道了,妈。”苏凡道。

“好吧,那你们就回家吧,你爸马上就回来了,我还得看着给他弄点夜宵。”罗文因道。

“妈,您也早点休息,别太累了。”苏凡道。

“嗯,我知道。”罗文因挂了电话,苏凡也收了线。

“我妈很放心不下我们啊!”苏凡不禁苦笑着叹了口气,对霍漱清道。

“因为她太关心念卿了嘛!”霍漱清说着,轻轻摸着女儿的头。

苏凡点头。

很快的,一行人就到了家里,念卿下车就赶紧跑进了楼里,嘉漱还在客厅玩,念卿脱了鞋就直接听着声音去找弟弟,家里的保姆赶紧领着念卿过去。

霍漱清和苏凡等人在后面走进来,看着念卿抱着弟弟在那里转圈儿,把张阿姨吓得赶紧在旁边护着,生怕念卿一松手把嘉漱摔着了。

客厅里,是两个孩子的欢笑声。

霍漱清揽住苏凡的肩,不禁笑了。

这才是他盼望已久的家的温暖啊!

因为姐姐的到来,原本吃过晚饭、游戏完毕准备去睡觉的嘉漱,也兴奋的完全没有睡意了。餐厅里的晚饭开始的时候,小家伙又开始加入了。

李聪没有留下来,他不想干扰领导这难得的团圆,便离开了。

离开前,孙敏珺也跟着他走了。

“我想让李秘书长带我看一下新的住处。”孙敏珺对霍漱清道。

“好啊,李聪,你带小孙去看看。”霍漱清对李聪安排道。

孙敏珺的住处是霍漱清早就安排好的,和李聪是邻居,可是孙敏珺一直都没有去看。

等李聪和孙敏珺离开,霍漱清便问苏凡:“你和她说了吗?”

“没有,这件事,你和她说吧!毕竟当时是你带着她过来的。”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苏凡和嘉漱陪着霍漱清和念卿一起吃晚饭,餐厅里时不时地传来念卿的叫声“弟弟,你不要碰这个”什么的,然后嘉漱就很不满地大叫,总之就是很热闹。

两个孩子就是这样,家里没有一刻是安静的。这也是接下来的很多天里,霍漱清家里的常态。好在霍漱清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有时候去检查工作了,晚上也回不来。也只有在周末的时候,他才能看见女儿和儿子上一秒好的跟一个人一样,一言不合、

毫无征兆地又会打起来。可是念卿毕竟大,嘉漱在她面前丝毫占不到便宜,然后嘉漱就会哇哇哭起来,霍漱清没办法,只得过去劝和。总之,这就是一家人的日常。晚饭后,苏凡便带着念卿一起去哄弟弟睡觉了,姐弟两个好久没在一起,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念卿便像个大人一样,躺在弟弟身边,给弟弟讲故事。可是嘉漱毕竟太小,并不能听懂姐姐讲的故事,然后,

频道就跑偏了。孩子在一起就是这样,特别是嘉漱太小,还什么都不懂,虽然很喜欢和姐姐在一起,可是难免和姐姐冲突。比如说,念卿学习的时候,嘉漱就喜欢凑过去,扰乱姐姐弹琴,或者跑过去在姐姐的画上面添几

笔。可是白天苏凡和霍漱清都是在忙工作,张阿姨和小保姆还有家里的阿姨简直就是没办法给这两个小家伙一个公正的断案,也是被折磨的够呛。这是念卿第一次来到父母的新家,晚上一个人又睡不着,苏凡就过去陪女儿睡了。霍漱清只好一个人在床上睡着,又一个独自入睡的夜晚。因为是一个人,再加上开会的事比较多,霍漱清也没有回去睡觉

,在苏凡哄女儿睡觉的时候,他就在书房里忙着工作的事。

不过,在念卿睡着后,苏凡就来到了霍漱清的书房——念卿的卧室在他们隔壁——和霍漱清坐着聊会儿。

这两天,两个人还没有单独坐下来聊呢!

苏凡端了一碗参汤,来到霍漱清的书房,推门进去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从江采囡那边得到了不少的信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刘省长可能会在换届的事情上有所动作,比如说联合省人大的主任一起推翻霍漱清的一些任命。事实上,回疆和内地其他省份一样,都是书记和主任一人担。可是,霍漱清的前任离开后,霍漱清继任的时间和人代会之间有个时间差,为了协调省里的工作,便让原来的人大第一副主任暂代了主任一职——从法律上来说,这位主任并没有权利和刘省长一

起和霍漱清作对,干扰换届——可是,事实并不一定会按照法律走。

昨晚霍漱清回到曾家,就立刻给身在回疆的冯继海打了电话,让冯继海和其他的可信的干部密切关注这些动向,而今晚,回到了回疆,事情也就可以开始布置了。

苏凡不知道这些事,只听着霍漱清在电话里安排什么事情,他说了没几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你来喝点汤吧!”苏凡道。

“念卿睡了?”霍漱清问。

“嗯,她也累了,很快就睡着了。”苏凡道。

看着霍漱清一脸严肃,苏凡便问:“是不是有很麻烦的事?”

“有点。”霍漱清看着她,道,“曾雨回家了。”

苏凡点头,道:“念卿和我说了。”

“你妈没和你说吗?”霍漱清问。

苏凡摇头。

“可能,她不好开口吧!她昨天和我说了这件事,她说很对不起你和曾泉,可是不能看着曾雨在外面——”霍漱清道。

“没事,小雨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也应该关心的。孩子啊,不管做了多大的错事,做妈妈的总是会想办法原谅。”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苏凡,一只手放在苏凡的肩上。

苏凡看了他一眼,笑了下,道:“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去想了,也不想再让我妈因为这件事为难。”

霍漱清轻轻拍拍她的肩。“其实,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也想过为什么,为什么小雨会那么做,为什么她会对我说出那么恶毒的语言。额,时间长了,我也就慢慢理解她的心理了。”苏凡说着,看着霍漱清,“如果不是我回去,我妈不可能会把注意力从她身上转移到我和念卿身上的。是我夺走了我妈对她的爱和关心,所以她会对我不满,我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