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1016 让她痛苦的人是我

小说: 纯禽大叔坏坏哒 作者: 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2017-12-26 08:47:07 字数:2266 阅读进度:1016/1221

覃逸秋微微笑了,道:“过来照顾小飞和你哥,是不是挺累的?”

“还好。”叶敏慧挤出一丝笑,道。

叶敏慧笑的很勉强,覃逸秋看得出来。这样的勉强,肯定是因为小飞的缘故。

可是,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覃逸秋也不好说什么了,到底是安慰叶敏慧呢,还是劝她放弃呢?什么都不好说啊!

“听说你们的业务进展的很顺利啊!”覃逸秋换了话题,道。

“只要手上拿着钱,找一些好项目还是不难的。”叶敏慧道。

覃逸秋点头,道:“那倒也是。”

“不过,逸飞的眼光很好的,我们都相信他。”叶敏慧说着,看着覃逸秋笑了下。

那笑容,依旧勉强。

何必呢?大家在一起,各自勉强,又有什么意思?覃逸秋心里这么想,却没说出来。

“太辛苦你了,敏慧。你哥那么忙,小飞这边现在事情也多。”覃逸秋道。

这是真心话,叶敏慧真的是很辛苦,又要照顾覃逸飞,还要和他一起工作,真是很累人。

叶敏慧轻轻摇头,道:“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覃逸秋刚想再说什么,叶敏慧的手机响了。

“姐,我接个电话,是江津的,可能是工作的事。”叶敏慧道。

“我去看看小飞。”覃逸秋便起身了。

往前走了几步,覃逸秋转身,看着叶敏慧在沙发边走来走去,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挠了几下头发。

叶敏慧留着短发,发梢那里微微烫了一些,看着很精干。

和苏凡——

覃逸秋的脑子里不禁想起了苏凡,那个长发飘逸、永远都是对人微笑的苏凡。两个人的画风,真是完全不同啊!

不过,话说,苏凡好像一直都是直发,从没见她烫过头发。发型的变化,要么就是稍微剪短一些,要么就是各种扎起来盘起来之类的。

敏慧和苏凡,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啊!

深深爱过苏凡的小飞,怎么能这样轻易就爱上敏慧呢?如果说她们两个人像就罢了,完全不同——换做是任何人,都没那么容易做到吧!

怎么可能做到呢?

喜欢一个人,其实和吃饭的口味是一样的。让一个喜欢吃淡的人,去吃重口味的食物,肯定是吃不下去的。

两个截然不同类型的女人,怎么会那么快就调换过来?

覃逸秋这么想着,不禁叹了口气。

抬手敲了下弟弟的书房门,传来一个声音——

“请进!”

覃逸秋便推门进去了。

“在忙吗?”覃逸秋见弟弟坐在轮椅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便问道。

“有几份邮件处理一下。”覃逸飞道,看了姐姐一眼,便说,“姐,你先坐。”

“嗯,没事,你忙你的。”覃逸秋说着,开始在房间里慢慢走着参观起来。这间书房是落地窗设计,整个一面墙都是玻璃的——当然这是覃春明搬来后改造过的样子,因为考虑到覃逸飞要过来住,而他只能住一楼,便把这个房间的墙拆掉,做上了玻璃墙,给他当做书房使用——

现在快到中午了,阳光毫无遮挡地照了进来,又光亮又温暖。

覃逸秋站在墙边,看着那依旧泛着绿意的院子。

这样的绿色,像极了榕城的家。

“姐——”不知何时,覃逸飞叫了她一声。

覃逸秋转过头,看了弟弟一眼,笑了下,道:“你看这院子,是不是很像榕城的家?”

“榕城的院子更大。”覃逸飞摇着轮椅,到了姐姐身边,和姐姐一起看着外面。

覃逸秋笑了笑,道:“我看着也挺好的。”

“是啊,挺好的。”覃逸飞叹道。

“你回去过榕城吗?”姐姐问。

“嗯,去了一趟,不过没有回家。”覃逸飞道。

覃逸秋“哦”一声,好一会儿,姐弟两个都没说话。

“你知道吗,迦因和她父母相认后,我很多时候走过他们家那个门口的时候,就会抬头看一眼那个紫藤花架。”覃逸秋道。

覃逸飞看着姐姐。

“其实以前也经常会看,特别是紫藤花开的时候。可是,你知道我那时候会想什么吗?”覃逸秋道。

“我不知道。”覃逸飞道。

“我在想,如果迦因啊,没有被她妈妈扔掉会怎么样呢?你会不会很早就认识她,然后和她交往,就没有漱清的事儿了。”覃逸秋道。

说着,覃逸秋看着弟弟,覃逸飞苦笑了下。

“可是,再怎么幻想,事实是事实,人生的路,没有机会重来。”覃逸秋道。

“姐,我懂,这些,我都明白。所以,我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覃逸飞道。

覃逸秋看着弟弟。

“姐,你知道坐在轮椅上看世界,和站着看有什么不同吗?”覃逸飞道。

覃逸秋没说话。

“坐在轮椅上,你就只能抬头看别人,不抬头的时候,你就什么都看不见,看不清楚。看不清楚了,就会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可以去思考很多的事。”覃逸飞道。

“你,思考了什么?”覃逸秋问。覃逸飞淡淡笑了,道:“我以前觉得我会给她想要的东西,想要的人生,想要的幸福,我一直都觉得她的家庭还有清哥在左右她的人生,让她去做她并不喜欢的事,让她那么痛苦。可是,这些日子下来,我

才慢慢意识到,其实让她痛苦的人,是我。”

覃逸秋盯着弟弟。“所以,我不想再让她痛苦了,我,只想做让她开心的事。现在她在回疆不就挺开心吗?我看了她的专访,她很,很棒。她是很优秀的一个人,非常优秀。或许,我曾经为她设想的那种道路,也未必是适合

她的。现在她做了不同的选择,也同样做的很开心,这就够了。”覃逸飞道。

覃逸秋,愣住了。

“只要我远离她的世界,她才会开心。”覃逸飞说着,眼里闪过深深的痛苦。

覃逸秋看出来了。

她蹲在弟弟面前,望着弟弟。

“小飞,如果你为了她牺牲自己的幸福,你觉得她会开心吗?”覃逸秋道。覃逸飞,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