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时日无多

小说: 重生之闺门毒后 作者: 百骨 更新时间:2016-12-12 01:50:21 字数:2272 阅读进度:572/889

只屠凤栖眼下却是没有想到,太傅夫人的事儿,竟是会与自己扯上了联系。

屠凤栖回到王府中,云浅浅与两个孩子玩闹,也不知晓是如何一回事儿,分明云浅浅总爱瘫着一张冷脸,只汤圆儿与平安却很是喜欢她。

仿佛他们能看到这冷脸姑娘的一颗热心一般。

屠凤栖放心地在外头荡着秋千儿,这是开春后,司湛给她修的。两旁皆是盛开的繁华,秋千架子上绕了一圈藤蔓,绿意盎然的,总能叫人觉得无比的放松。

她换了一身粉白色的襦裙,双腿在空中晃悠,司湛在后头给她推着秋千。

“我觉得大抵云娘对凤梧哥哥是不同的。”屠凤栖的眼睛中满是灵动与女儿家的水润。她巧笑嫣然地说道:“若是依着云娘的性子,是断然不会这般冲动地跑出来打人耳光地。”

她方才竟都惊呆了,她还是头一回在云浅浅地脸上看到类似于愤怒地神色。

云浅浅虽瘫着一张脸,只熟悉她的人,皆是知晓这不过是她的性子使然罢了,她并非是那等容易被激怒的人。

只太傅夫人的话着实是太是过分了些,那女人是被宠坏了的,出口并无任何的遮拦。只太傅夫人竟是言之凿凿地污蔑自己与凤梧哥哥,却也能看清太傅的为人了。

若非是太傅在太傅夫人跟前说了什么,便是太傅夫人听到了再多的流言,亦是不敢这般放肆的在众人跟前给说出来。

“她觉得景凤梧好。”司湛神色淡然,只心中却是忍不住动了些旁的念头。

这是件好事儿的。

司湛抿了抿嘴角,沉吟了一会儿,说:“皇上身边应是需要一个好的大夫。”

屠凤栖却是不知晓司湛的鬼心思,只不由想到了景凤梧那病弱的模样。凤梧哥哥病弱,前世她最后见着凤梧哥哥的时候,他已经病得不成模样了。

只大抵是因着前世凤梧哥哥与司湛并不相识,二人更是没有联手一同对付先帝,故而直至凤梧哥哥死,苏姨娘的大仇,仍是没有报成。

但风雨楼是还在的,只是没有如今这般的威名罢了。而且因着她与凤梧哥哥针锋相对,外祖父他们待凤梧哥哥一直是淡淡的,凤梧哥哥的病亦是无人在意,倒也一直便这般病着。

如今凤梧哥哥的身子虽是好了不少,但屠凤栖却也是知晓的,病根儿到底是还在的。

她缓缓地点点头,“湛哥哥说得对,凤梧哥哥身边确实需要一个好的大夫,只是不知晓云娘愿不愿意进宫去了。”

司湛默了默,他的目光中渐渐带上了些许的笑意,“她会愿意的。”

“还是去问问她好了。”屠凤栖说。

司湛自是认同的,故而待到云浅浅想要告辞的时候,屠凤栖却是亲自送着她到了门前。

她的心思素来是放在了脸上的,云浅浅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有话要说?”云浅浅抱着双手,略略鄙夷地看着她,“你这心思竟都是摆到脸上来了,真是单纯天真!”

屠凤栖一瞪眼,“是在你跟前我方会这般的,旁人是连看我的脸的机会都没有的。”

也是了,她还是王妃呢,直勾勾的盯着王妃看,那是大不敬的。

“我问你,你可是愿意进宫去?”她有些担忧地望着云浅浅。

云浅浅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她忙低下了头来,“你要做什么?”

“凤梧哥哥的身体不好。”屠凤栖如实相告,“他算是先天不足,这些年来虽是费心养着,只病根却是在的。宫中的太医束手无策,云娘是我见过最好的大夫了。你可是要进宫去,给凤梧哥哥当大夫?”

似是担忧云浅浅不答应,屠凤栖连忙补充道:“只是给凤梧哥哥一个诊治,旁人你无需搭理的,若是你想要在丞相府里头住着,亦是无所谓的,我……”

“可以。”云浅浅淡淡道。

屠凤栖本还以为自己要好好儿的劝劝她,只没想到,云浅浅竟是这般快便应了下来。

“那我与凤梧哥哥说,想必明日便有消息了。”屠凤栖欢喜不已。

将云浅浅送走后,屠凤栖便差人给景凤梧送了消息,不到一个时辰,宫中便传来了消息,景凤梧答应了。

第二日云浅浅便进了宫。

她曾经听师傅说过皇宫的奢华的,琼楼玉宇,亭台楼阁,仿佛是仙境一般的地方。

但师傅说,天底下最是奢华的牢笼,便是皇宫了,一进去,说不得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师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似乎还带着怅然。

云浅浅跟着何公公的步伐,却是不曾有师傅那般深刻的感受。她只觉得皇宫似乎倒也并非是奢华的,如今的皇宫中只有两个主子——皇帝与玉太妃。宫中的景致虽是好,但若是论起精致来,反倒是不如战王府。

路过一座缺了角的宫殿,云浅浅忍不住停下了步子。

何公公解释道:“这本是太妃们住的地方,只后来宫中的妃子都差不多要没了,皇上便叫她们搬走了。这宫殿空了下来,便是修好了亦是没什么用处,皇上倒是将每年修缮皇宫的银子,都用以赈灾强兵了。”

云浅浅点点头,心中却是忍不住暗暗地佩服起那个坐在皇位上的人来。

纵然是富贵后,却仍是能守住本心,可见他会是一个好皇帝。

只是……

她低下头来,眉头皱了皱,偌大的宫殿中,却只有他一个人,大抵是很孤单的把?

云浅浅觉得她是能理解皇帝的感受的,从前她还在山里头住着的时候,师傅跟着师娘去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便总想着,若是能有一个人来陪着自己该有多好?

待到云浅浅到了殿中,景凤梧却是在批阅奏折,神色很是冷厉,隐约间带着一股叫人觉得胆颤的戾气。见着她走进来,他先是闭上了双眼,略一平复自己的情绪后,方是恢复了往日那温润的模样。

这是他头一回在外人跟前露出了自己阴暗的一面,景凤梧却是觉得自己这般感觉似乎还不是很差,仿佛他知晓云浅浅定不会说出去一般。

:爱你们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