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王爷哥哥你个头

小说: 重生之闺门毒后 作者: 百骨 更新时间:2016-12-17 04:26:30 字数:3294 阅读进度:724/889

屠凤栖放下了珠帘,外头传来了汤圆儿的哽咽声。她吸了吸鼻子,杏眼中凝满了水雾,她咬了咬嘴唇,贝齿将红唇咬出了一个浅浅的印子。

“不成不成,不能哭。”

一哭,便是更舍不得了。

她的孩子还这般小,连话都没能说全,眼下却是要离开爹娘了,说不得回头,汤圆儿还当真要忘了她这当娘的是什么模样儿了。

偏她不能带着汤圆儿走,大历那头还不知晓是个什么章程,若是将孩子带过去了,回头若她与司湛当真这般倒霉,岂不是要连累了孩子?

进退两难,仿佛怎么选,皆是在往她的心口上挖肉。

司湛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她方是颤抖着低声呜咽起来。

“别怕,回头若是大历安稳,咱们便差人将汤圆儿送来,不会太久的。”司湛安慰她。

只大历那头的情况如何,他却是心中有数的,那个想要他们夫妻为难的人,他已经猜到了几分。

屠凤栖捏着拳头他的胸口,“还不是你爹,这竟是些什么事儿啊,汤圆儿他牙都没长齐全了……”

她正在气头上,司湛自是不会与她争执,更是舍不得与她争执,只任由她那绵软的小拳头打在自己的胸口上,仿佛挠痒痒一般,还得担忧她打疼了自己的手。

马车慢悠悠地到了城门前,乌汗吉娜早便等着了。见着司湛出来,她双眼一亮,提着裙摆便从自己的马车上跳了下来,“王爷哥哥,我在这里!”

王爷哥哥你!个!头!

本是已经在马车内昏昏欲睡的屠凤栖,一下子便是支起了身子。她瘪了瘪嘴,哼了一声,暗搓搓地将珠帘掀开了些许,却是并不打算出去。

司湛比她更是厌恶乌汗吉娜这一声清脆的“王爷哥哥”,他皱了皱眉头,面上仍是冰冷一片,“启程吧。”

话毕便是转身回到了马车内。

跟在后头的马车中,空青咬着牙忿忿不平:“什么王爷哥哥,她分明都不是什么小姑娘了,若是当真论起来,说不得比咱们王爷还是要大年纪呢!”

她不大关注乌汗吉娜如今几岁了。

乌汗吉娜望着司湛回到了马车内,透过半掀开的帘子,她正好能够看到里头坐着的屠凤栖。

屠凤栖今日穿了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碧色缎织暗花攒心菊长裙上的花纹精致华美,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更是白嫩异常,便是在车厢内,仍是叫乌汗吉娜一眼便看出,她定是气色十分好了。

乌汗吉娜咬咬牙,扬声道:“王爷哥哥,这一路上便承蒙王爷哥哥照料了,吉娜在此先谢过你了!”

那声音引得四周的百姓们,皆是忍不住抬头望向她了。

偏乌汗吉娜却是半点儿都不觉得自己这般举动有何不妥之处,她轻笑了一声,拎着裙摆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留下一连串儿清脆得不得了的笑声,仿佛是在挑衅什么人一般。

她的马车内坐着云浅浅,云浅浅见着她回来,眼中划过了一抹不喜,在乌汗吉娜坐下来之前,云浅浅不动声色地往一旁挪了挪。

乌汗吉娜一屁股便坐在了云浅浅身侧的位置上,离开了昭都,原本的束缚于她而言却是没什么作用了,只一想到自己能够全心全意对付屠凤栖,成为战王妃,她便是觉得高兴。

“你莫要太得意,屠凤栖不是个好对付的,若是叫她知晓你还打着战王爷的主意,当心你还没下手,她便先是将你给除掉了。”云浅浅告诫了一句。

乌汗吉娜却是低哼了一声,“若在昭都中,她许是还有这本事儿,只如今她离开了昭都,大历是我的地盘儿,难不成在皇城中,我还会怕她?”

云浅浅抿了抿嘴唇,将脸转过去。

屠凤栖虽是不喜欢乌汗吉娜,只一路上倒也不曾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得太过。她早便有赶路的经验了,眼下战王府的马车轮子上,却还是加了厚厚的牛皮的,如此赶路的时候,马车却也不至于太过颠簸。

车内铺了软和的皮子,小几上放着炭盆与温茶,只她与司湛二人在。她闭着双眸歇息,司湛便抱着她往自己的怀中靠,也省得马车偶尔的颠簸,将她给晃醒了。

后头的马车虽是不如前头精细,却也是安排得十分妥协的了。空青与素锦原便是跟着要来的,但桑支却是留下了,镇国公太夫人觉得她年岁不小了,正在给她相看,且汤圆儿最是粘她,屠凤栖亦是舍不得叫她离开了汤圆儿。

这马车内的二人皆是话多的性子,空青转动着眼珠子,“那个乌汗吉娜,定是要惹出什么麻烦来的,回头定是要叫卫青大哥盯着些。”

卫青是跟着她们来了,眼下正在外头与车夫坐在一起。

“她的马车里头藏了一个人。”素锦神神秘秘地凑到了空青的耳边,低声嘀咕:“先前只说她会带着那个叫白桃的宫女,只方才我却是听到了第三个人的呼吸声,可见她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空青深以为然,“绝对不能够叫她的阴谋得逞了,如若不然,回头她定是要害咱们姑娘!”

两个丫鬟在里头咬着耳朵,却是全然没有想到,被乌汗吉娜藏在了马车之中的,竟还会是她们的老相识了。

再说昭都中,汤圆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爹娘的马车走远,虽是忍着没有哭闹,却是连着好几日,皆是没有个好兴致,便是往日最爱吃的糕点,亦是不能叫他开怀了。

小人儿像一个小老头儿似的,慕氏瞧着直叹气,只恨不得将那对已经离开昭都的夫妻给逮回来。

所幸屠凤栖早便料到会如此,在她与司湛离开的第三日,丞相夫人便是带着她家的两个小姑娘,到镇国公府串门儿来了。

因着有好一段时日不曾见面了,沈云曦倒是又高了一点儿,她穿着小袄子,与她姐姐沈云琪俏生生的站在了镇国公府三个女人跟前,却是格外的招人稀罕。

镇国公府素来是疼姑娘的,见着两个小姑娘来了,太夫人更是喜得双眼都眯了起来,直招呼沈云琪姐妹坐到自己的跟前来。

丞相夫人却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这镇国公府,可是昭都中由来最久的勋贵之一了,世代子孙皆是皇帝跟前的红人的。

俗话都说,流水的皇帝,铁打的世家,镇国公府算是这里头的头一个了。

沈云曦还不大懂这些,只太夫人一叫,又见着汤圆儿苦着一张脸坐在一旁,她便当真走了过去,朝着太夫人行了礼,也不讲究什么,便是坐到了太夫人的跟前,捏了捏汤圆儿的圆脸。

“世子弟弟不高兴呀!”沈云曦歪着头,取出了自己新得来的一串琉璃的铃铛,在汤圆儿的跟前晃了晃,“瞧瞧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这是我舅舅送给我的!”

丞相夫人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先前在战王府的时候,倒是不曾见着沈云曦这般与汤圆儿说话,眼下到了镇国公府,孩子似乎没了忌惮了。

她忙朝着太夫人干笑了一声,“曦儿逾越了,回头我便请了嬷嬷来教她规矩……”

“这般倒是很好。”慕氏觉得沈云曦这模样儿很是讨人喜欢,她伸手揉了揉汤圆儿的脑袋,“想不想和云曦姐姐出去玩儿?”

汤圆儿耷拉着的脑袋抬了起来,沈云曦朝着他挤眉弄眼,用自以为很是小声的声音说道:“外头雪停了,咱们去堆雪人,我今日还偷偷带了萝卜来给雪人当鼻子,我娘都不知晓呢!”

还是她趁着出门前,偷偷摸摸去了厨房取来的。

汤圆儿闻言双眼一亮,“去!”

话毕却也不用慕氏扶着,便已经自己从榻上翻身下来,拽着沈云曦的手便往外跑。

“娘,琪儿去看着妹妹和小世子。”沈云琪亦是跟着出去了。

三个孩子一走,慕氏便是招呼丞相夫人坐了下来,她最是个爽利性子的,“平日里总听人说,丞相府的两个小姑娘最是讨人喜爱,今日见了倒是果真如此。汤圆儿已经三日没有这般高兴了,若不是你带着孩子过来,我却都不知晓该怎么办了,到底是年轻人周到些。”

仿佛她已经多老了似的。

“是王妃早有交待。”丞相夫人不敢居功,“早前王妃便是料到了小世子会这般。”

倒不是她周到了。

汤圆儿与沈云曦出了门,一抬眼便见着景凤梧与何公公正快步走来,他的身侧跟着走路已经十分利索的平安。

许久不曾见着平安,汤圆儿倒是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怔了好一会儿,方是松开了沈云曦的手,朝着平安跌跌撞撞地扑了过去。

平安板着一张脸,见着他扑过来,不慌不忙地张开了双臂。胖汤圆儿撞入他的怀中,险些没将他给撞翻了,所幸何公公眼尖地扶了他一把。

“稳重些,冒冒失失成何体统?”平安摆着夫子的谱子训斥了一句。

汤圆儿瞪着圆滚滚的双眸,这还是他的平安大侄子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