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扬帆远航(大结局)

小说: 大楚小掌柜(醉卧花间) 作者: 醉卧花间 更新时间:2019-03-15 04:14:35 字数:3848 阅读进度:473/473

甄建一路风风火火地来到归德殿(皇后寝宫),皇后秦梦静一见他,便尖叫着扑向他,口哭喊:“我杀了你,你害我孩儿,你害我孩儿……”

甄建也未躲闪,被她的指甲抓在了脸,顿时脸便出现了好几道红痕。

楚黎赶忙前拉住皇后,大声呵斥:“皇后你莫闹,先弄清楚再说,甄建不可能害太子的!”

他说完望向甄建,刚想说话,甄建已经提前开口:“皇,事情的始末,路内侍已经告诉我了,请问我可以去看一下太子吗,毕竟我懂一点医术。”

“当然。”楚黎赶忙道,“朕是知道你医术高超,才去请你来的,太医们都没有办法。”

他说话间带着甄建来到内房圆门处,隔着珠帘可以看到里面好几个太医正在忙着给太子治病。

甄建走了进去,只见刚刚五岁的小太子躺在床,几个太医都是愁眉不展,一个太医正在给太子诊脉,另外三个太医正在分析病情。

“太子情况如何?”甄建沉声问。

几个太医转头见是甄建来了,赶忙行礼:“拜见太师!”

甄建摆手不悦问:“快说,太子情况如何?”

太医院的院正梁柏道:“回太师,太子似乎是误食了什么东西,才致如此,但却又不像是毒,我等……虽然查遍医典,却未能确定是何病症,老臣该死……”

甄建摆了摆手,前查看太子情况,只见太子身有多处红斑,最大的有鸡蛋大,还伴有轻微浮肿症状,有点像是皮肤炎症。

甄建又给太子诊了一下脉,脉搏疲软凝涩,虚弱不堪,甄建顿时双眉紧锁起来。

这时,皇帝跟进来了,在一旁说道:“今早你派人送来了猕猴桃,朕命人给皇后送了一些过来,太子喜吃瓜果,便多吃了几个,吃完不久,便呼难受,身痒,皇后赶紧命人传太医,太医未至,太子已经晕厥。”

甄建闻言转头望向梁柏,问道:“既然你们猜测是猕猴桃有异状,可有催吐?”

梁柏点头:“回太师,催吐了。”

甄建问:“催吐物呢?拿来看看。”

梁柏赶忙端来一旁的铜盆,铜盆里全是呕吐物,果然呕吐物有许多嚼烂的猕猴桃。

甄建又查看了一下太子的症状,忽然高呼:“纸笔!”

一旁的宫女赶紧备好纸笔,甄建走到书桌边执笔开始写,写好之后将纸交给梁柏,道:“按方煎『药』,快点!”

“是!”梁柏二话不说,也不顾年纪老迈,带着众太医便奔出了归德殿。

这时,皇后冲进来望向甄建,抹着眼泪问:“我的孩儿……还能救吧?”

甄建满面凝重道:“若我诊断无误,太子的病症应该是一种很罕见的过敏症。”

“过敏症?”楚黎和秦梦静闻言双双怔忡。

甄建点头道:“对,过敏症,是身体对一些东西较排斥,这样的东西千万不能服食,否则会让身体很不舒服,严重的,会致命。”

楚黎想了想,道:“如此说来,太子是对猕猴桃……有过敏症?”

“嗯。”甄建点头道,“应该是的,猕猴桃过敏症非常罕见,太子的过敏症,还是较严重的,辛亏太医们及时对太子进行了催吐处理,我再施以汤『药』,应该没有问题。”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楚黎终于『露』出了笑容,道,“朕说嘛,甄建怎么可能害太子,皇后真是多虑了。”

“我……”秦梦静这时感到很尴尬,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甄建反而宽慰她,道:“皇后身为人母,爱子心切,这是可以理解的。”

秦梦静歉然道:“我当真不该怀疑甄太师的,猕猴桃我也吃了,并无异状,我……对不起甄太师。”

甄建摆手淡然道:“皇后莫要自责,眼下还是先救了太子再说。”

他们再次等候了一会儿,几个太医和内侍亲自送汤『药』过来,喂太子服下,然后又是漫长的等待。

甄建和太医们每隔半柱香的工夫都要替太子诊一次脉。

过了近一个时辰,梁柏诊脉结束,脸『露』出了笑容,道:“皇,皇后,甄太师,太子的脉象有所好转。”

甄建也前诊脉,果然发现太子的脉象平滑有力了许多,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暗自喃喃:“幸亏前世的时候外功诊所遇到过猕猴桃过敏的患者,否则这次真的两眼抓瞎了。”

等到傍晚时分,太子身红斑和浮肿渐渐消退,太子也醒来,秦梦静激动得前抱着太子直哭,这可是她的心头肉啊,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在鬼门关走一遭,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受不了。

楚黎则开心得直笑,留下一个太医留守在这里,打发其他太医离开。

忽然,甄建在楚黎耳畔低声道:“皇,臣有两句话,想私下与您说。”

楚黎点了点头,和他出了归德殿,来到旁边的花园里,屏退左右,然后道:“有什么事,说吧。”

甄建道:“关于太子的身世,或许,臣已经有些眉目了。”

楚黎闻言浑身一震,沉默了许久后,缓缓道:“这个……朕还是觉得别说了,太子很乖很懂事,朕很喜欢,既然我们当初选择了糊里糊涂,何不糊里糊涂下去呢。”

甄建想了想,问道:“那秦梦静呢,皇难道当真打算让她一辈子如此?眼下大局已定,你和窦姑娘的约定也将到期,你要接她进宫了,她若进宫,必有子嗣,倘若她想让自己的儿子做太子,你如何抉择?”

“朕会说服她的。”楚黎道,“太子之位,朕不想改。”

甄建摇头道:“皇,人总是会变的,后宫的女人,都是悲惨的,她们失去了自由,自己这辈子也那样了,她们只能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得好一点,窦姑娘虽然心底善良,但是她若进了宫,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继承皇位,而不是一个闲散王爷,皇,还原真相吧。”

“真相……”楚黎闻言叹息一声,忽然定睛望着甄建,道,“真相难道是……太子不是朕的孩子吗?”

甄建道:“臣有九成把握确定,不是。”

楚黎问道:“有何依据么?”

甄建道:“猕猴桃过敏症便是依据,猕猴桃过敏症是十分稀有的,放眼大楚亿万子民,有此症者,估计不过百人,而且,这种症状,有很大的可能『性』会遗传,父有此症,子亦将可能患此症。”

“你的意思是……”楚黎忽然惊讶地望着甄建。

甄建缓缓点头:“昨晚皇让臣吃猕猴桃,臣未吃,只因前几日,臣吃了一点猕猴桃,只吃了小半个,便觉浑身痒,入口也觉刺舌,臣是医者,自然知道,臣对猕猴桃过敏。”

楚黎闻言顿时目瞪口呆。

过了许久,他缓缓摇头:“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呢……”

甄建道:“皇,臣知道你想栽培太子,但事实是如此,不过世间之事,祸福难料,皇倒也可以因此将太子交给臣,然后大方地接窦姑娘进宫,从此神仙眷侣,岂不快活。”

楚黎闻言沉默了许久,终于长声叹息:“罢了……不过此事当如何向群臣交代,太子忽然成为了你的儿子……”

甄建想了一会儿,道:“皇,臣觉得,臣有必要出海一趟了,带太子一起去,皇则对外宣称,太子病故,如何,反正太子今日忽然发疾,正好是一个借口。”

“这……”楚黎迟疑了许久,望向甄建问道,“那皇后呢,你忍心把太子从她身边带走?你不带她走吗?”

甄建一时间沉默了。

…………………………………………

半年后。

杭州港口,七十多艘巨型海船起锚扬帆,缓缓驶出港口,朝西而去。

七十多艘海船,有一艘船特别大,这是主船,船头甲板,甄建手持鱼竿钓鱼,口喃喃:“姜太公钓鱼,愿者钩。”

这时,年仅五岁的孩童过来,问道:“甄太师,咱们这是去哪?”

秦梦静前搀住孩童,道:“航儿,跟你说过多少次,要叫爹,怎么又忘了。”

这孩童便是当初的太子,现在已经是甄建的儿子了,改名为甄远航,甄建也是因为要远航了,随『性』给他取了这个名。

“哦。”甄远航改口问,“爹,咱们这是要去哪呢?”

甄建回头『摸』了『摸』他的脑袋,笑呵呵道:“咱们呀,要去西方,一个叫做英格兰的地方。”

“英格兰?”甄远航歪着脑袋问,“英格兰很远么?咱们为什么要去英格兰?”

甄建道:“英格兰当然远了,非常远,爹去那里……是要见一位故人。”

他说话间目视远方,海天之间,白云仿佛变成了伊丽莎白美妙的身影。

秦梦静将甄远航拉离船舷,道:“航儿,别离船舷太近,危险。”说话间,他已经带着甄远航进了舱。

舱内,秦雪阳、侯青兰还有楚云柔正在聊天,侯青兰说得正兴起,见秦梦静进来,她忽然闭口了。

秦雪阳走到桌边坐下,道:“说什么呢,怎么一见我来,便不说了。”

秦雪阳淡然笑道:“他正在讲你与甄建相遇的事情呢,说是那晚遇刺,是你救了甄建,不过后来先皇帝赐婚,将你嫁给了当今皇。”

“唉。”秦梦静闻言苦笑道,“这些事当真是一波三折,现在想来,便仿若做梦一般。”

侯青兰忽然满面坏笑地问道:“我很好,你和皇洞房花烛夜,是如何蒙混过关的。”

秦梦静得意笑道:“那时候祁王喝醉了,我便让婢女将他剥光,放到床,我连床都未,枯坐了一宿,待到隔天一早,祁王醒来,……”

众女闻言均都说秦梦静实在太坏了,但是转念想想,她婚前**,若不如此,又如何蒙混过关。

……………………

阳春三月,鬼谷之,一株高大的樱花树下,一个白『色』身影正在舞剑,剑气缭绕,樱花飞舞,在她身周盘旋,久久不落。

只见这舞剑之人头挽道髻,一身雪白道袍,面容清丽,不可方物,宛若仙姑。

舞剑罢,她缓缓收势,四周樱花齐齐落地,如大雪纷飞,美无。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