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你比他优秀

小说: 帝妃惊天 作者: 青酒沐歌 更新时间:2018-08-03 12:35:05 字数:2426 阅读进度:179/877

唐清莞将测灵珠递过去,然后尝试着在掌心聚出火焰。

然而,她努力了半天,掌心中依旧空空如也。

别说火焰,连火光都没有!

眼底闪过颓败,她无奈朝身边看去,“师父,刚刚的测灵珠才是假的吧?按理说,三阶火灵根就可以聚出火焰了,为何我不能?”

“你虽是五系同修,但灵根还没有觉醒,所以聚不出火焰。”

“灵根怎样才能觉醒呢?”

“这就是我要教你的。”

唐清莞闻言顿时激动起来,“太好了师父!”

“你是五系同修的体质,可以修五个灵根,你想先从哪个灵根修起?”

唐清莞毫不犹豫,“火灵根。”

“为何?”

“空青师父很温和,平易近人,看上去很有耐心,以后在火系学院学习,应该会很好。而且,越师兄也在,到时候我有什么不会的,不懂的,还可以问他。”

两个月后,等到众位师兄师姐从森林历练回来,他们就要正常上课了。

她必须要赶在这之前,觉醒一个灵根,为自己找一个可以上课的学院。

虽说已经拜师,但他们都知道,拜师的目的是为了尽快补上他们的入学基础。

以后的修习,还是要靠五大掌门授课。

师父最多是在一旁督导。

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帝君凌沉默片刻,“那天入五行塔,你选了火系入口,就是这个原因?”

唐清莞点头。

帝君凌不动声色敛眸。

“师父,可以么?”唐清莞没有注意到他神色有异,满含期待的看着他。

帝君凌点头,“好,我们先从水灵根修起。”

“啊?”唐清莞愣住。

她要修习火灵根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要利用灵火炼丹炼药。

虽然华爷爷教她用异火炼丹,但异火不好掌握,她最多只能炼出五品丹。

如果想要炼出高品丹,她必须要用灵火才行。

“修灵水灵根,以后方便浇灌药田。”

听着男人清冷的声音,唐清莞狐疑皱眉。

真的是这样么?

“开始吧。”

“是,师父。”

帝君凌伸出掌心,“集中所有精神力,牵引丹田内的灵力到掌心,尝试着聚出水花。”

唐清莞闻言,连忙照做。

“想象一下,在你面前是波涛大海、奔涌江河,而你体内的灵力,是一条涓涓小溪……”

听着男人清冽的声音,唐清莞的心逐渐静了下来,缓缓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精神力彻底集中起来,耳边似乎听到了溪水叮咚的声音。

“可以尝试了。”

唐清莞点头,潜心将灵力牵引至掌心。

她似乎……感觉到手中出现一抹湿润。

是水花!

唐清莞蓦然张开眼睛,看着掌心里小小的水花激动起来。

由于是第一次,她还控制不好。

一个得意忘形,手心里的水花直接被她甩了出去。

“小糖豆,早……”

“哗啦!”

湛天麒摇着竹扇而来,正要跟唐清莞打招呼,迎接他的却是一朵不听话的小水花。

“噗——”

湛天麒黑着脸吐出嘴里的水,然后擦了擦被打湿的脸颊。

看他被自己淋成落汤鸡,唐清莞刚要道歉,却没忍住笑了出来,“扑哧……”

湛天麒嘴角顿时抽了下,“小糖豆,你看看,把我衣服都打湿了,你还能笑得出来。”

“麒麟大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唐清莞连忙道歉。

然而,一抬头,她看见湛天麒额前的两绺鬓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又没忍住笑了。

湛天麒:“……”

抬手拂过,将鬓发和衣服风干。

他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英俊潇洒模样。

看着身边脸色冷清的男人,他忍不住撇嘴,“阿凌,你这小徒弟这么调皮,你也不管管。”

“没让你来。”

湛天麒:“……”

“第一次就能聚出水花,不错。”

“真的么?”唐清莞双眸亮晶晶的。

帝君凌点头,淡淡扫了眼湛天麒,“他第二百五十次才聚出水花,你比他优秀。”

“麒麟大叔,我师父说的是真的?”

湛天麒:“……”

他天生火灵根满阶,想要聚出水花,当然难了!

懒得理他们,他直接背过身去。

看见他的反应,唐清莞顿时深信不疑了。

这时,墨风从外殿走来,手中捧着两碟珍果。

湛天麒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口,“好香。”

他说着拿起一颗香蜜果,直接啃了起来,“嗯,就是这个味道,没想到今年的香蜜果这么早就成熟了。”

帝君凌看到这一幕,眸光陡然一紧。

“哗啦!”

湛天麒正满足的吃着香蜜果,一朵水花打下。

他又猝不及防的被淋成了落汤鸡。

“咳咳……”

被呛了一口水,他顿时一阵咳嗽,手中的香蜜果也滚落在地。

抬眸看去,帝君凌正握着唐清莞的手腕。

那副模样,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唐清莞愣了一瞬,忙道歉,“麒麟大叔,我这次也不是……”

“你们……太过分了!”湛天麒擦着脸上的水渍,愤愤出声。

他不就是想在这里听个八卦么,为何要如此对他?

说好的亲兄弟,一辈子呢?

越想越生气,抬手从桌上捞起香蜜果就要啃。

谁知道,他才刚刚拿到手中,就被墨风夺了回去。

“你做什么?”湛天麒炸毛。

欺负他就算了,果子也不让他吃,他可要生气了!

“麒麟尊上,这不是给你吃的。”墨风小声开口。

湛天麒:“……”

“你大爷!”

最终,他落下这句话,甩了甩袖子,暴躁离开。

“扇子!扇子!”墨风慌忙提醒。

湛天麒闻言,大手一抬,将羽扇抓到手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那背影,郁闷极了!

“师父,麒麟大叔没事吧?”唐清莞不放心问。

“无事。”

“可是,他看着很生气,要不我去给他送些水果道歉吧?”

帝君凌闻言吩咐,“墨风,将其他珍果给他送去。”

“是,主子。”

经过一上午的练习,唐清莞已经很熟练的在掌心聚出水花。

临近午膳时间,她和帝君凌告别,“师父,下午我要去药田,就先回去了。”

“等等,我有东西给你。”帝君凌将人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