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她是我此生要守护的人

小说: 帝妃惊天 作者: 青酒沐歌 更新时间:2018-10-09 11:15:07 字数:2345 阅读进度:341/877

天山。

夙言来到天山雪宫时,拂雪正在窗前负手而立。

他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眸光深远。

清冷的眉眼看不出任何表,却又让人觉得这样的他,十分孤独。

夙言走过去浅声道“师父,您有心事么”

拂雪听见他的声音转过来,“你来了。”

“是,师父,您刚刚在这”夙言说着看向窗外。

外面是连绵的雪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他不知道拂雪看在什么,还看得这么认真。

“无事,我在等你。”

夙言闻言立即问,“师父,您让我来,有什么事要交代”

“以后,你便是医药学院的掌门了。”拂雪淡淡开口。

“是,师父您吩咐吧。”

拂雪再次看向窗外的雪山,“今在百病镇,莞莞做事如何”

“莞莞”夙言愣了下。

师父好端端的怎么提到了莞莞。

他仔细想了想回答,“莞莞恩怨分明,做事果断。”

拂雪点点头,“是啊,她一向是个睚眦必报的子。”

他看着外面的雪山,眸光逐渐飘远,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很久很久之前,在雪山之巅,一个明媚的女子曾经与他说过,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做人可以善良,但不能委屈自己。但凡被别人欺负了,一定要还回去。

他记得,她还让自己学着睚眦必报。

其实他知道,她比谁都善良,比谁都傻,不然她也不会为了那个人而放弃了生命。

想着过往,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凄凉与苦涩。

“师父,您怎么了”夙言有些担心。

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师父。

拂雪收回思绪,“没事。”

如今她又回来了,脾模样还和以前一样,真好。

看到他嘴角噙起笑意,夙言越发的不解,心里更加担心,“师父,您真的没事么”

拂雪摇头,继续道“在做事上,你不如莞莞,少了一份果断和狠绝。”

“是。”夙言承认,这一点他的确不如小师妹。

“以前,你一心扑在医术上,想的全是治病救人的事,有救无类,为人心善,这是好事。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做了医药学院的掌门之后,你要记得,你以后不仅是医者,还是掌门。你要做的不只是救死扶伤,还有立信立威”

“是,师父,您的教诲徒儿谨记在心。”夙言颔首。

拂雪点点头,“你随我来。”

来到书房时,他取出一个檀木盒子递了过去。

“师父,这是”夙言不解。

“打开看看。”

夙言点头,小心将檀木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顿时震惊出声,“这是掌门印”

“不错。”

“看样子,这块掌门印已经许久没用了。”

拂雪淡淡开口,“当年,自从你大师兄死后,这块掌门印便一直留在我这里,已有将近五十年了。”

“这么说,当初霜红叶做医药学院的掌门时,并没有掌门印。”

拂雪颔首,“她并不是我心中的掌门人选,又怎会又掌门印”

提到逝去的大师兄言辰,夙言眉宇间多了几分伤感,“当年,大师兄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又待人亲和,是人人称赞的掌门。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医药学院出了不少医药天才。只是可惜,他年纪轻起的就去了”

“旧人已逝,你要把握当下。”

夙言看着拂雪,有些为难,“师父,其实对于掌门,我更想做一个普通的医者,每天看看医书、采采药、看看诊。”

“这是你的责任。”

夙言抿了下嘴角道“师父,我想您心里比我更清楚,比起我,莞莞或许更合适做一个掌门。不论是医术上,还是在手段上。她如今才刚刚来问天学院,就已经崭露头角。尤其是在这次掌门之位的比试上,若是没有她的帮忙,我只怕要少医治好一半的病人。我想假以时,她一定会更加出色。”

拂雪摇了摇头,“她不合适。”

“师父,莞莞明明比我优秀的多”

“她志不在此。”拂雪轻轻笑了。

她是九天遨游的凤凰,做一个小小的医药掌门不仅会委屈了她,还会约束她成长的手脚。

比起能够时时看见她,他更希望她能够早成为以前的紫瑶神尊。

夙言顿时明白,“都说师父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难道师父已经算过莞莞将来”

拂雪嘴角轻勾着,“以后,你会知道的。”

除此之外,再没有多言。

夙言点点头,“让她多花些时间修习也好,徒儿能看得出来,莞莞并非池中之物,总有一,她会大放异彩”

“记得,以后她若是有需要,一定要全力帮她。”

“是,师父。”

夙言应了一声,狐疑蹙眉,“师父,您一向清心寡,对世事从不关心,对任何人和事也都不感兴趣。今您倒是提了好几次莞莞,徒儿还是第一次见您对一个人这么上心呢,您好像待莞莞与旁人不同”

拂雪颔首,“她是我此生要守护的人。”

夙言顿时震惊,“师父,难道您喜欢”

拂雪没有说话,缓缓抬眸。

目光掠过房门时,骤然一紧。

夙言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下意识朝房门处看去,双眸蓦地一凛,“谁在那里”

他刚要追出去,就被拂雪拦住了,“是霜红叶,人已经离开了。”

“师父,刚刚的话她不知道听去了多少,我去瞧瞧。”

“将死之人罢了,随她去吧。”

夙言惊讶,“师父,难道她”

“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拂雪淡淡开口。

他能做的,不是去改变,而是顺其自然。

天山雪宫。

霜红叶跌跌撞撞的从书房门前跑了出去。

心口像是被针扎一样疼。

这是她第一次大着胆子来天山,想看看他。

虽然他罚了她,但她不怪他,她还想将心里的话说给他听,求他原谅。

没想到却听到,他竟然喜欢唐清莞

难道,他当初亲自去测灵堂,将人接到了天山雪宫。

霜红叶狠狠的攥着衣袖,心里被嫉恨填满。

“吼”

听见雪貂的吼声,她顿时吓得子发软。

今她被废去修为,还受了刑,若是这时被雪貂拍上一爪子,定然会没命

她必须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