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咱们是奸夫**的关系

小说: 帝妃惊天 作者: 青酒沐歌 更新时间:2019-01-10 13:24:56 字数:2369 阅读进度:570/877

皇帝愣了愣,下意识揉了下眼睛。

不止皇帝,就连殿内所有的朝臣都狐疑的打量着他。

这人……谁啊?

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上赶着认……奸夫的!

扫了眼众人的神色,湛天麒瞬间郁闷之极。

是他出场不够骚气,还是气势不够足,怎么和帝君凌现身时差别这么大?

这一个个的见了他,不跪下磕头行礼就算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么?

“这位,您是……”皇帝试探着问出了声。

果然,不认识!

“九天之上湛天麒!”湛天麒说得咬牙切齿,冰冷至极。

一群孤陋寡闻的凡夫俗子,也不想想,普天之下,除了他湛天麒,哪一个能把红衣穿得这么好看?

“湛天麒……是哪一个?”皇帝蹙了蹙眉。

大爷的!

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么?

湛天麒气得差点爆粗口。

其实,这件事不能责怪皇帝。

这些年来,他痴迷修习,一年之中,有半年的时间都在闭关xiū liàn,连国事都处理不好,别说去八卦别人了。

而湛天麒,虽然是九天四大神族之一——湛家的继承人,但是头前两百前,他都窝在麒麟山上睡大觉,后来这一百年,他又是东家长西家短的到处挖八卦,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到处闲逛,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作为,也没响当当的名声,世人不知道他,很正常。

若不是近年来他和帝君凌走得近的关系,他早就不知被大家忘到哪个爪洼岛去了。

其实,他真没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湛天麒不这么想,他好歹是个神尊,南夏这个老皇帝竟然不知道他,太不给面子了!

“噗——”

唐清莞看着湛天麒那张郁闷的脸,一直在憋笑,把身边帝君凌的大腿都给掐紫了。

帝君凌宠溺的握着女孩的手腕,嘴角上挑着,勾着好看的笑。

湛天麒注意到他们二人的笑意,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好啊,他们都开始笑话他了!

最终,帝君凌没有看下去,扫了眼身侧的墨风。

墨风示意,冷沉出声,“这位是……”

湛天麒一个冷眼扫过去,将人制止,然后厉声吩咐,“红红!”

他堂堂麒麟神尊,才不要让帝君凌这小子给他正名呢!

扫了眼湛天麒较真的模样,墨风忍不住想笑。

认识他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他如此强硬呢。

“吼!”

火麒麟一声巨吼,殿内的众人顿时吓得颤了三颤。

有些胆小的,直接被吓的瘫坐地上,爬不起来了。

火麒麟,红衣,羽扇……

电石火花间,皇帝似乎想到了什么。

下一瞬,他飞快从龙椅上起身,匆匆忙忙跑过去,“这位难道是……九天之上的麒麟神尊?”

湛天麒冷冷一哼,这次总算知道他是谁了!

他骄傲的抬起了下巴,居高临下的瞥了眼皇帝,“既然知道本尊是谁,还不快行礼?”

“见过麒麟神尊,麒麟神尊万安。”皇帝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一时间连行礼都忘了。

殿内的朝臣一股脑的又跪了下去,“见过麒麟神尊,麒麟神尊万安。”

跪下之后,他们觉得头顶上方的威压小多了。

嗯……突然感觉跪着挺好。

今天不要让他们起来了,免得一会再来个什么尊,还得跪。

也不知道他们南夏谁家的祖坟儿冒青烟了,今儿个来了个帝尊还不算,就连一向逍遥惯了的麒麟神尊也来了。

他们南夏庙小,着实容不下这两尊大佛啊!

湛天麒正要让大家起身,发现夏侯蓁下跪,立即道:“你就不用跪了。”

他说着抬手将夏侯蓁扶了起来,“咱们可是奸夫**的关系,亲密着呢,不用跪。”

帝君凌:“……”

墨风:“……”

众人:“……”

唐清莞努力憋笑,又狠狠掐上了帝君凌的大腿。

麒麟大叔撩妹的方式,总是这么与众不同。

“谁跟你是奸夫**!”夏侯蓁气得脸都红了。

这个男人是专门来给她添乱的么?

湛天麒看着她愠怒的小脸,有些不明白。

他是来帮她的呀,她生什么气?

正要开口,看到跪在脚边的人群,忙道:“大家都起来吧。”

“多谢麒麟尊上,不知麒麟尊上来我南夏,所为何事?”皇帝小心问。

“刚才本尊已经说了,那个奸夫就是我!”

皇帝:“……”

他怎么有一种错觉,麒麟神尊说起自己是奸夫,还有些……自豪?

夏侯蓁立即解释,“父皇,你别听他瞎说,我和他……”

皇帝闻言立即皱了眉,“蓁儿,你怎么能对麒麟神尊如此无礼?”

湛天麒立即扬起羽扇,轻轻抬起下巴,骄傲极了。

夏侯蓁咬了咬牙,“父皇,是这样的,麒麟神尊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得知母后需要仙鹤草救命,就自告奋勇去天山寻药。那天,直到晚上,他才赶过来。我和他见面时,夜已经深了,所以四周无人。许是这一幕被夏侯津看见了,让他误会了什么。父皇,蓁儿一心想着灵药一事,没有考虑妥当,让人误会我和麒麟神尊幽会,还请父皇责罚。”

这一番话,她说的滴水不漏。

夏侯津闻言,顿时恼怒,“夏侯蓁,你瞎说,和你幽会的人,根本不是麒麟神尊,而是……”

“不是本尊是谁?”湛天麒直接将人打断,“当时,只有我和夏侯蓁二人,再无旁人。”

“不是麒麟神尊,是国师!”夏侯津咬牙。

夏侯蓁眼底噙出冷冷笑意,“只怕大皇子看错了,那日我和国师并未见面。”

湛天麒到底是麒麟神尊,他们之间,身份悬殊,即便晚上见面,谁都不会想到幽会上面去,而国师就不一样了。

姬越明白她的意思,拱手出声,“启禀皇上,那日微臣并未见长公主。”

夏侯津登时气得身子发颤,“你,你们……”

“够了!麒麟神尊还会说谎不成?”皇帝冷冷出声。

夏侯津狠狠眯了下眼睛,“就算夏侯蓁没有和人幽会,但她失去灵力是事实,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丢的是我们皇家的脸,更是南夏的脸,还望父皇尽快处置。”

“谁说她没有灵力了?”湛天麒邪魅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