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所托

小说: 冬雪如锦 作者: 山水画中游 更新时间:2018-12-06 20:24:23 字数:2280 阅读进度:416/424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冬雪点点头,“这事相公倒是和我说过,当时魏公子还和相公打听我和信哥儿,相公和他说了,我们一切都好。

但是我并不知道他家里出了这么多的事。”

虽然顾家三房和魏家算是拐着弯的姻亲,但是两家一个长住京城,一个久居望青城,和外家李家的联系都不算多,更何况魏家。

且舅舅舅母相继去世,母亲又走了,两家之间就更没有联系了。

“这些事,魏大公子自然不会主动说的,好在魏公子对唯一的妹妹敏姐儿很好,敏姐儿没有出嫁,他便一直不成亲,就怕娶回来的媳妇苛待了妹妹。

可是这事……总归不是个事不是?”

顾冬雪点头,这倒是,魏公子总不能终身不娶吧。

即使魏公子自己同意,魏姑娘恐怕也是不愿意的吧,魏公子是魏家剩下的唯一的男丁,他身上负着为魏家传宗接代的任务。

顾冬雪看着王氏,她知道王氏今天特意与自己说了这么一番话,自然有她的用途。

王氏拉着顾冬雪的手道:“前段时间敏姐儿给我来信了,我看她那意思,颇有些心灰意冷的模样,竟然想着常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她……在那件事之前,性子一向很好,落落大方,谈笑风生,如今到这步境地,我实在不忍心也不想她就此出家。

所以顾妹妹,姐姐拜托你一件事。”

“王姐姐你说。”

顾冬雪越发觉得刘家和顾维桢太令人厌恶与不齿了。

这让她想到了马家,只不过马家与刘家相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自从敏姐儿出了那件事之后,每每外出,都好似觉的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如芒刺在背,后来我也出嫁了,她又不外出,整天待在家中,魏公子天天不在家,家里除了下人就她自己,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心情自然越发的郁卒了。”

“我是想,妹妹不是就快去京城了吗?正巧你与魏家还是亲戚关系,若是有空的话,妹妹可不可以去魏家帮我看看敏姐儿,和她说说话,再多劝劝她,她现在还年轻,怎么就能去与那青灯古佛为伴,一辈子岂不清冷寂寞的紧。”

不等顾冬雪回答,王氏又接着道:“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妹妹能不能试着费点心,帮敏姐儿找个婆家?”

王氏说完后,颇为期待的看着顾冬雪。

顾冬雪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回答道:“王姐姐,你前面所说的我自然义不容辞,无论是上门拜访,还是要请魏姑娘做客,只要魏姑娘自己不反对,我一定多多益善。

只是帮魏姑娘找婆家……”

顾冬雪有些为难,“不说我刚刚进京,什么都还不熟悉,就说我这年龄,似乎也不太适合。”

在顾冬雪印象中,那种能够帮着两个家族年轻人保媒拉纤的无一不是上了年纪人脉颇广的夫人太夫人们,让她去,她还真的没有什么信心。

王氏道:“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实在也没什么办法,我倒是想让我娘家人帮忙,只不过我家里姐妹嫁人的嫁人,小的又太小,嫁人的有婆家牵制着,很多事都不好做。

太小的,家里人就更不愿意让她们去接触敏姐儿了,我娘……她倒是知道敏姐儿与我交好,只不过她性子太软,做这些事不成,别人三言两语便能将她骗了,我怕她到时将敏姐儿推进了火坑,那我岂不是一生难安?”

王氏出生于襄宁伯府二房,长宁十五年顾冬雪回京给俞氏贺寿的时候,那时也见到了襄宁伯夫人以及世子夫人,至于襄宁伯二夫人倒是没有见过,并不知其性情如何。

只是王氏如今如此殷殷嘱托自己,可见其对魏敏的确很上心,二人的闺中交情应该很深厚,可是即便如此,顾冬雪也不敢打包票。

她只能道:“魏姑娘还有一个哥哥,她哥哥对她的亲事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

其实顾冬雪知道自己这话问的多余了,魏公子也才二十多岁,整天又在卫所中带兵练兵,对妹妹的终生大事即使有心,恐怕也无力。

王氏无奈的看了顾冬雪一眼。

顾冬雪立刻道:“好,我知道了,只是王姐姐,这事我只能尽力而为,可没有把握,况且到时还要看魏姑娘自己的意愿,若是她坚持出家,我也没办法。

而且,就像你之前所说的,即使是被陷害,但是世人不管魏姑娘有没有冤屈,他们都会认为魏姑娘名节有污,要找个四角俱全的人家恐怕很难。”

既然王氏将这事拜托自己,可见其待魏敏亲如姐妹,既如此,自己丑话总要说在前头的,否则弄到最后,自己出力不讨好,可不冤的很。

其实顾冬雪之所以答应这件颇有些出格的事,不仅仅是因为王氏的嘱托,以及她对于魏敏遭遇的同情,也是因为她的舅母魏氏。

舅舅对他们姐弟很好,舅舅与舅母又鹣鲽情深,顾冬雪爱屋及乌,对魏家自然很有好感。

“这是自然,若是实在不成,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王氏自然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的好办,只是除了顾冬雪,她还真的找不到谁来帮忙。

“我今天就写信给敏姐儿。”

顾冬雪告辞之时,王氏如此说道。

“爷爷已经决定到时跟着姑娘一起去京城了。”

过了几天,绿蔓过来与顾冬雪道,“他已经写信给古老了,到时爷爷和相公一起去古老的医馆坐诊,我嘛,就跟在姑娘身后开绣坊,到时说不得我挣得银子会比相公要多。”

绿蔓兴冲冲的道。

“古老就是胡老的那位师兄?”顾冬雪问道。

“嗯。”绿蔓点点头,“我听相公说,那位古老醉心医术,一生跑遍了大江南北,就为了见证各种新病例,寻找各种药材,研究疑难杂症,寻求医术上的最大突破。

为此,古老终生未娶。”

顾冬雪有些惊讶,问道:“这么说,这位古老的医术很好了?”

绿蔓点点头,“就连我公公也觉的自叹弗如差之甚远。”

“古老开的医馆大吗?”既然那位古老自己的医术都那么厉害,又为何要请胡大夫过去坐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