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遇刺

小说: 都市游戏之神器争夺 作者: 我是黑虎阿福 更新时间:2019-02-11 16:16:44 字数:4542 阅读进度:590/657

春光不见,吴用索然无味,收起《潜藏戒律》去到书房,他需要浏览一下成人网站来缓解一下情绪。

隔壁上演着猎食者与猎人的戏码,吴用这边则是上演着动作片,手指撸动间挥洒几亿生命,杀生之数波澜壮阔。

凌晨的阳光很暖,在一年四季如春的燕南,气候实在是太舒服了。屋内四处所有的窗户都拉紧着窗帘,吴用也没有看阳光的矫情心思,对于吸血鬼来说,阳光和十字架都是最讨厌的东西。

洗脸穿衣之后,他从行李箱拿出一盒化妆品,白色的包装上印着很q的蝙蝠侠的黑色图案,拧开盖子,将这白色的防晒霜涂抹在衣服外的皮肤上,这半盒防晒霜就已经用掉了。

走出门,艳阳高照,吴用眯着眼睛看了眼这讨厌的太阳,然后走出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街道上。

吴用来到这里是为了解决希尔顿侯爵家族的麻烦,虽然也有游山玩水的嫌疑,但是,总还是要办正事的。

位于城市郊区,有一处破旧的工厂,但是工厂外停车场上却有着许多豪车相聚,琳琅满目的挤满了这硕大的停车场空地。

工厂门口有四名保安站在阴影下,吴用刚刚走近,这四名身材壮实的保安就已经拦住了吴用,“不好意思先生,这里只有……”“只有会员才能进入,是吗?我懂。”总是不能被吸血鬼当成同类的吴用早已经习惯了,微笑着出示了自己那一枚银色的清道夫胸徽,四名保安才恭恭敬敬的退下。

“爱丽丝·希尔顿小姐今天在的吧?”吴用在询问邀请自己的人的下落,爱丽丝·希尔顿,正是希尔顿侯爵的小女儿。“是的先生,小姐在一楼,您贴着左边第五个房间就是办公室了!”

保安将工厂铁门咔咔拉开,里面是空旷的平地,角落里摆放着几台布满灰尘的车床和集装箱。

吴用轻车熟路的走过去几步,弯腰抓起地上的一个铁环,使劲一拽,单手拉开了一层钢板,露出了一道走入地下的楼梯,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疯狂的尖叫,随着这个暗道隐隐传到吴用二中,这里,是希尔顿侯爵经营着的酒吧,也是血族狂欢放松的聚集地。

“先生,请。”在保安的微笑欢迎中,吴用踏入了属于血族狂欢的阴暗世界。

群魔乱舞的dj音乐充斥着整个空间,吴用置身于这种五颜六色灯光闪烁的世界之中,内心之中确实有一种想要嗨起来的冲动,只是被理智的压制住了。

吴用考虑周全,并没有选择做散台或者卡座,而是直接包了一个vip。他并不着急去找爱丽丝·希尔顿,他坐在包间,看着舞池内随着dj音乐疯狂扭动的男女们,年轻,真好。

有些感叹得站在二楼vip的落地窗前,吴用放眼望去,只见一层角落里一个白裙少女在几名黑衣大汉的簇拥下经过舞池旁,那娇小的个子配上娃娃脸显得可爱十足,显瘦的白色素裙遮挡不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虽然矮,但是人家有胸有屁股。

一头靓丽的金色长发被绑成了单马尾垂在脑后腰际,尽管只看到了侧脸,但是吴用却觉察出了她那不容忽视的高贵和优雅,不愧是侯爵家的女儿。

爱丽丝·希尔顿作为侯爵的女儿,本就应该具有大小姐的风度,瞧着金发碧眼萝莉模样但是却活了百年的爱丽丝出现在自己眼前,吴用觉得,是时候下去打个招呼了。

“大家好,我是mc石石,我的低调,不是你装逼的资本,大家跟着我的节奏,在我不标准的英文歌下嗨起来吧!”dj呐喊,音浪爆炸的现场,却有一股莫名的杀机在细细流动。

爱丽丝·希尔顿已经经过了舞池朝卫生间走去,这时候,狂嗨的人群之中,突然有几个不协调的家伙,猛地冲出了人群,他们手中有枪,灯光闪烁之中瞄准了希尔顿那洁白无瑕的背影,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杀意坚定。

砰!枪声响起,希尔顿小姐身边的保镖是一名合格的守护者,他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希尔顿面前,银质的子弹击穿了他的心脏,血迹流淌,那名大汉面带不甘的跪在地板上,心脏处的伤口开始在快速燃烧,在火焰烧至下巴之前,大汉瞪着大眼艰难的吞吐道,“保护小姐走!”

现场顿时乱为一团,身为吸血鬼,也许不会害怕小偷手中的匕首、强盗手中的枪械,但是,一切纯银打造的东西,却更能给他们带来杀伤力。没有人会嫌弃寿命太长,酒吧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慌乱紧张,无数吸血鬼开始抱头鼠窜第一时间冲向出口,混乱之中还叠加着尖叫和怒骂。

在自己的地盘上遇到袭击,简直就是对家族的侮辱!突然遇到袭击,爱丽丝·希尔顿则是面无表情的皱着眉头,飞快的朝卫生间躲去,然而这个时候,卫生间内突然闪过一个身影,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露胸露肚脐的女人冷笑着出现在希尔顿大小姐面前,手中寒芒一闪,一把银色的匕首正要刺向希尔顿那白皙好看的脖颈。

在这危急关头,一阵疾风袭来,爱丽丝·希尔顿身后一道白芒远远射来,正中这名袭击者。这是一把武士刀,尖锐又锋利。女刺客眉头一皱,立刻扭头躲闪开,武士刀刺在了卫生间的墙壁上,面对爱丽丝周边保镖枪口所指,女刺客咬牙不甘的冲进女厕所。

砰砰!枪声响起,未能吃到爱丽丝保镖子弹的女刺客已经撞破了墙壁逃走了。处于性命安危,这位侯爵家的大小姐临危不惧,碧蓝的眼眸镇定的望了一眼扎在墙上的这把长刀,没有花纹的刀刃显得细长而又雪白,没有任何装饰的武士刀看起来很简朴,刀柄上则刻着简单的三个字和一个印章,‘小平赠。’

袭击者是很明智的,遇到了干扰,计划失败,立刻有秩序性的撤退了出去。处在狼狈无一人的酒吧内,爱丽丝·希尔顿圆圆的脸蛋儿上浮着些许怒意,“到底是谁!”

她精致可爱的娃娃脸上带着阴冷,愤怒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凹痕,“谁三番两次的在我希尔顿家族的地盘上搞袭击!简直是胆大包天!如果让我知道!我要让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沉睡万年!”

袭击是突如其来的出现,袭击也是风轻云淡的消失。没有了危险,但是保镖仍要第一时间护送爱丽丝离场,踩着地上的碎酒瓶子经过舞池,二楼,传来吴用淡淡的问候,“不说一声谢谢吗?”

还有人?爱丽丝保镖们神色凝重齐齐拔出枪瞄准了二楼那一个vip的窗口,落地窗已经碎裂,吴用斜靠在墙壁上低头看着爱丽丝众人,双手抱肩含笑说道,“就算不说一声谢谢,你把我的刀还给我也好啊。”

气质优雅的爱丽丝淡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攥着的武士刀,正是这把刀,刚才在生死关头救了自己一命,不然,即使有二十个保镖陪伴在左右,自己的头颅也要掉地了。

“你是日本人?”爱丽丝白皙的手臂轻轻一甩,武士刀轻松丢上二楼,吴用单手接住,瞥了一眼这不沾血迹的银色刀刃,微笑着回答道,“不,只是我的亲人是,我想,我们应该认识,比如,你知道我的名字,郭达·斯坦森。”

“是你?”爱丽丝碧蓝漂亮的眼眸里藏着丝丝喜意,狐疑的仰头盯着吴用看了看,她有些好奇,“为什么你……”“为什么我身上没有散发血族的气味是吧?这个欠佳的身体已经困扰了我多年了。”吴用知道她要说什么,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身份,吴用将清道夫的银色胸徽丢给了她。

接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分量,审查无误之后,爱丽丝脸蛋上露出一丝客气的微笑,“多谢先生刚才救命之恩,既然先生已经来了,不如就随我一起回我的别墅吧。”“希尔顿小姐客气了,我这次应邀过来,不就是为了解决麻烦吗?”

寂静的酒吧里,服务生正在收拾残局,而吴用则随在爱丽丝身后走出酒吧,坐进一辆白色的加长悍马,扬长而去。

还有几名保镖正在调查酒吧内能查到的蛛丝马迹,却不知,包藏着酒吧的工厂房顶上,就站着两个身份不明的嫌疑人。

“袭击失败了。”“我看见了,明明只差零点零一公分就能刺穿爱丽丝·希尔顿的喉咙!可恨!竟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搅局了!”“需要我去杀了他吗?”“那个青年不是等闲之辈,不要随便浪费人手,观察后再说吧!”两个人谈话的语气不掩饰失望和杀意,在这阴谋之下,吴用正主动加入一场别样的战争,成为了希尔顿侯爵家族的盟友。

独立的餐厅布置优雅,长桌和配套的椅子大方又美丽,吴用和爱丽丝坐在这可容纳十几人的餐桌前,等待着佣人上菜。

吴用目光打量着这栋别墅内的装潢,毫无疑问比自己的那栋别墅要昂贵几倍。头顶上精美的大吊灯绽放着暖暖的灯光,爱丽丝平静的坐在吴用对面,嗓音细腻的说道,“想必先生已经多少了解我们希尔顿侯爵家族的麻烦了,先是父亲遇到袭击,其次又是今天我遭到刺客,恐怕用不了多久,这燕南将会掀起一阵动乱。”

“有怀疑的对象吗?”吴用盯着爱丽丝,抛出疑问,“很少有人敢在这个年代对侯爵发起进攻,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能说是一个疯子。”“父亲为人并不苛刻,也就只有生意上有几个对头,但却也不是那种关系恶劣的死敌,所以,我的怀疑对象只放在一个目标上,血猎”爱丽丝轻轻抚平自己侧脸一缕凌乱的金色秀发,蔚蓝的眼眸盯着吴用,缓缓说道,“不然,实在是没有怀疑对象了。”

“血猎?”吴用并不赞同的皱了皱眉,“现在的吸血鬼猎人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成员,而且,也不会神经病的来袭击侯爵惹上一身麻烦,我听闻小道消息说,袭击你父亲的人是圣殿圣骑士,难道不是吗?”

“民间谣言。”爱丽丝不屑的笑了下,“圣殿远在西欧,他们哪有这个胆子踏入华夏进行杀戮,而且,圣骑士统一的着装,黑红袍、十字架我还是认识的,当天袭击我父亲的人,只是一帮散发着人类味道的刺客。”

人类的规模什么时候这么强劲了呢?吴用眯着眼睛转了转眼珠子,“希尔顿侯爵伤势如何了,如果可以,我想找他谈一下。”

尽管邀请自己来的是爱丽丝·希尔顿,但是吴用还是希望能和这个一家之主对话。爱丽丝犹豫了一下,站起身为吴用领路,“先生这边请。”

离开客厅,经过悠长安静的走廊,吴用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大红木门前,爱丽丝推开门的瞬间,漆黑的环境之中立刻有一股冷气扑来,吴用有些奇怪,就算是大夏天,也不需要把空调开得这么冷吧?

血族的视力是不会被光线所改变的,尽管处于没有灯光的黑暗之中,但是吴用却还是清楚看到了,那摆放在空旷屋子正中央的一口棺材。

漆黑得棺材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吴用随着爱丽丝走近,发现上面刻着一枚蝙蝠的图案,棺材边上还镶嵌着美丽的金色花纹,吴用顿时猜测到,躺在里面的血族,身份不会太低微。

爱丽丝叹了一口气,背对着吴用,缓缓掀起了棺材盖,“先生,来见一下我的父亲。”吴用顿时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棺材之中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老人家,他紧闭双眸双手放在胸前,身体僵硬毫无生存的气息,死了?

不对!吴用皱起了眉毛,弯腰细细打量着,“他的灵魂?”“没错。”爱丽丝一只手抚摸着父亲冰冷的手背,小巧的脸蛋上带着些许哀伤,“半个月前遇袭,父亲的身体并没有碍事,可是回到家之后才发现,闭上眼睛休息的父亲,再也睁不开眼了。”

吸血鬼是不可能呈现这种死亡状态的,作为血族,要么是绕烧成灰烬消失在风里,要么就是尸体被木桩钉在十字架上承受痛苦,希尔顿侯爵这样的身体状态,则有些像植物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