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决战前夕 一

小说: 对月怀伤 作者: 石桥五百年 更新时间:2019-10-09 21:51:14 字数:2219 阅读进度:234/234

“你们师兄弟的尸身也是他们三人帮忙收敛的?”薛真人继续问道,心下不由的一痛。

“听易少庄主说,他们因为不知道师弟们的名字,所以将师弟们合葬一冢。”三师兄说道。

“唉——”薛真人又叹了一口气,“你们先下去吧!”薛真人摆了摆手,三师兄和八师弟退出房间。

这时,方少鹏独自一人来到薛真人房间门口。

“两位少侠!”方少鹏向着两人打着招呼。

“方兄!”两人回道,他们昨天来到北风城的时候,就是方少鹏招待的他们,而且方少鹏待人和气,两人一开始就对其有些好感。

“方兄可是来找家师的?”三师兄问道。

“不错,薛前辈现在可在房内?”方少鹏问道。

“家师正在用早点,方兄请!”三师兄和八师弟让出位置。

“多谢!”方少鹏拜谢道,然后走过去敲响薛真人的房门,“薛前辈,晚辈方少鹏求见!”

“进来吧!”薛真人的声音自房内传来,“多谢!”方少鹏回道,然后推门入内。

“少鹏见过薛前辈!”方少鹏进房间周抱拳拜道。他发现薛真人桌上的早点还尚未开动,方少鹏说道:“看来晚辈来的不是时候。”

“无妨。”薛真人回道,“方少侠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紧要的消息?”

“不错,刚刚收到一个重要的消息,长老特命晚辈前来告知前辈一声。”方少鹏恭敬地说道。

“方少侠,不必拘礼,坐下说吧。”薛真人说道,看着眼前这位和蔼的老人,方少鹏怎么也无法想象薛真人早年被人称作“怒雷道人”。

“多谢前辈。”方少鹏隔着薛真人一个位置坐下,“刚刚收到消息,有一个疑似‘血魔’之人出现在北域魔宫据点附近。”

“消息属实吗?”薛真人听完这个消息也不由得正了脸色。

“应该属实,但还是要再确认一遍。”方少鹏回道,“不知前辈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莫非——”薛真人仔细回想那晚的黑衣人,“看来‘血魔’是真的再现江湖了。”

“前辈可是想到了什么?”方少鹏连忙问道。

“叶家的三位长老呢,可有什么看法?”薛真人反问道,“否则他们也不会叫你大清早地过来通知我。”

“三位长老的意思是暂且静观其变,若是‘血魔’和北域魔宫真的联手,江湖势必又是一场浩劫。”方少鹏回道。

“呵——”薛真人轻笑了一声,“若是真的‘血魔’再现,静观其变实在是不明智,想必叶家应该确认了那人的武功远不如昔年‘血魔’吧。”

“薛真人果然名不虚传,活了这么大岁数,经验着实老到。”方少鹏心想道,嘴上却是这样说道:“这一点还是不能确定,不过三位长老猜测,若是那人真的有昔年‘血魔’的功力,也用不上与北域魔宫合作。”

“唉,此人现在不除,日后江湖又是一大劫。”薛真人起身,踱着步,似在自言自语。

“薛前辈,消息已经传到,晚辈就先告辞了。”方少鹏站起身来说道。

“哦,这次有劳少侠过来了。”薛真人停下脚步,对着方少鹏开口说道。

方少鹏走出薛真人房间,然后带上了房门,他接下去还要去通知江南万寿堂的三人。

北域魔宫据点,面具人此时还呆在自己的房间内。外面天色正好,但对他来说现在外面是最凶险的所在,唯有阴暗处才最为安全。“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面具人紧紧地盯着门口,虽然觉察到来人武功平常,但多年的习惯,让他始终保持着警惕。

“送饭的!”屋外的那名女子喊道,“放您门口了!”

过了一会儿,等到外面再无什么动静之后,面具人将房门微微打开一道缝,伸出手,端走了早点。而与此同时,怜月宫主和傅红梅两人正在远处看着面具人此时的动作。

两人在远处默默地看完面具人这一系列的举动,“红梅,你和知晓‘血心术’这门武功?”怜月宫主轻启脚步。

傅红梅在一旁渐渐跟上,“听闻此乃昔年‘天池血魔’的独门武功,当年,‘天池血魔’凭此武学横扫武林,无人能挡,当年的江湖高手几乎被他屠杀殆尽。直到后来一位神秘高手出手,击败血魔,江湖这才平静了下来。”

“不错,那是江湖的一场大劫,武林中不管正邪门派,‘天池血魔’全不放过。这段历史也是被那些幸存者记录下来,所以江湖上至今还流传着关于‘天池血魔’的各种传说。”怜月宫主继续说道。

“可是,‘天池血魔’绝迹江湖数百年,他是从何处习得这门‘血心术’的?”傅红梅问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怜月宫主至今还是没有查到关于那面具人的丝毫线索,“不过,那‘血心术’却是有一重大缺陷。”

“莫非和他刚刚的表现有关?”傅红梅猜测道。

“不错,‘血心术’的修习者极为畏惧阳光,修习者的身体若是正面受到阳光照射,周身真气会立即反噬,苦不堪言。”怜月宫主向傅红梅解释道,“不过,神奇的是,当‘血心术’修习到最高境界,便不再惧怕阳光。”

“这样看来,那人还未修习到至高境界。”傅红梅说道。

“所以,我才把与雄狮镖局的决战时间定在申时。”怜月宫主说道。

“这样才可以让这人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傅红梅继续说道。

“当然,我这样安排还有另一层意思。”怜月宫主接着开口道,“红梅,你能明白吗?”怜月宫主看向傅红梅。

傅红梅对上怜月宫主的眼神,瞬间想明白了这件事,“此人若是‘血心术’大成,终究是北域魔宫的大敌,还不如让他在死之前,发挥他最大的作用。”

怜月宫主点了点头,“他看起来对你很感兴趣。”说完,怜月宫主停下脚步,抬了抬手,招来侍女,离开了,只留下傅红梅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