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滨海 第207章 王心怡的误会

小说: 都市俗医 作者: 五十二策 更新时间:2015-02-20 04:13:57 字数:3294 阅读进度:206/1838

PS:求月票

今天可以说是王娥就丢人的一天,做了几十年的菜竟然还犯这样的错误实在是不应该,而且刚才在饭桌上还被女儿跟儿子拿这事来说,这实在是让她有些无比的尴尬,一吃完饭她就立马将那碟甜青菜给倒进垃圾桶。

而吃完饭后,几人就在客厅里休息了会后,陈凡就开始为王浩号起脉来,必竟这么多天没来了,也不知道王浩此时的病情如何,不过从刚才第一眼见王浩的气色来看,应该是比以前好多了。

果然,一为王浩号脉,陈凡就从王浩的脉像里发觉他脑中的风邪之气已经比以少上许多,而且脑中的那一个瘤也已经以前缩小了一点点,这让陈凡脸上是不由一喜,看来只要坚持下去,这治愈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王娥也注意到了陈凡脸上的喜色,不由关心的问道:“怎么样?小浩的病情是不是比以好多了?”

凡点了点头,道:“小浩脑中的瘤已经比以往小上了一点,只要坚持吃药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全愈了。”

“这真的太好了,我还担心小浩的病情会恶化了。”王娥脸带笑容高兴的叫到一声,接着对着一旁的陈凡道:“小凡,这还多亏有你在,要不然我们家小浩那里会今天。”

同时王娥也为当初的决定而感到高兴,如果是开刀的话,这手术费,化疗费根本就不是她这个家庭所以支撑得住,可是交给陈凡治疗后,那些中药的药材虽然还是有些贵,不过王娥在加上王心怡在休闲中心里上班还能完全的支付得起,也就用不着四处的为钱而伤神。

“伯母这也只是举手之苏。”王娥的夸赞让陈凡不由搔了下头发,继续说道:“对了,我一会在给小浩扎下针,同时调理一下他的身体,这样也能加快他病情的康复。”

“好,那你快点吧。”王娥连忙让了个位置给陈凡。

拿出银针的陈凡直接应王浩脑上的几处穴位置施起针来,只见陈凡拇指食指捏住金针不停微微抽/插,完全不像一般针灸师那样捻转着。

“好舒服。”感到脑中传来的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让王浩忍不住的叫喊了一声。

一旁的王娥跟王心怡她们都不识中医之人当然是不知道陈凡这一式高超的针炙手法,不过从刚才王浩的那一声中,可以看得出来,此时的王浩正享受着这一式高超针炙手法所带来的舒服感。

而陈凡也是完全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不停的捻转抽/插着手中的银针。这一式赤凤迎源,功能平补平泻,插/进就是补,抽/出就是泻,抽/插均平,功效极大。

在《金针赋》中“赤凤迎源,展翅之仪,入针到地,提到天,候针自摇,复进其原,上下左右,四围飞旋。”

针法是,先将针刺入深层,得气后再上提到浅层,候针自摇,再插/入中层,然后用提插捻转,结合一捻一放,形如赤凤展翅飞旋,有通行经气的作用。

而赤凤迎源与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是同为《金针赋》中的飞经走气针刺手法简称“龙虎龟凤”,均属通经接气之法,对经络阻塞不通症状可起通经活络的作用。

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陈凡的额头上都有些汗珠溢出,陈凡这时才一一的将银针收了回来。而施完针后,只见王浩整个人看起来,比刚才也是更加的有精神,脸上的气色也是好上了许多。

而王心怡也注意到收针回来的陈凡额头上布着一丝汗珠,不由的拿起纸巾帮陈凡擦拭了起来,动作轻揉而又专注。

“谢谢。”陈凡没有想太多的点了点头,让王心怡帮自己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必竟这飞经走气针刺手法跟治病八法一样,都是最耗施针者的心神。

一旁的王娥与王浩自然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王娥自己是喜上心头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的女儿给陈凡擦拭着汗水,两人这么面对面的站着,这真是越看就越像是天生一对。

而王浩可就是有些小生气了,对于姐姐王心怡这样的举动也还是不满,不过这次他却没有发出声,而是直接的将头给扭向了一旁。

为陈凡擦完汗后,王心怡很快就注意到母亲那投来笑眯眯的眼神,这才注意到两人这面对面的站着的姿势还真是有些不妥,脸上不由一红连忙的就身子给转了过去。

这让陈凡一时之间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原为施针的原因,他并没有去想太多,现在见王心怡突然脸红的转过身子去,当下不由搔了搔头道:“心怡,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呵呵,我们家心怡那有什么事,她现在可是甜到入心哦。”王娥取笑着说道。

王娥的这话总算是让陈凡想明白了什么,刚才王心怡帮自己擦汗的举动也是实在是有些亲密无比,当下有些不由意思的搔了搔头。

这时只见刚才转过身子的王心怡脸上还带着红晕的看了陈凡一眼,接着瞪着王娥娇嗔出声的道:“妈。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好了好了,不取笑你就是了。”说完,王娥脸上的笑容依久,对着一旁的陈凡道:“谢谢你今天过来帮小浩看病。”

“不用,我本来昨天就应该来了,因为有些事情给耽误了,所以才没来。”陈凡摇了摇头道。

就才陈凡才刚说完话,谁知道这时候手机便响了起来,拿出电话看了下来电显示,是柳如烟的打来的,这让他有些疑惑了。

“喂,柳记者有事吗?”陈凡接通知道直接就问道。

“小凡,你不是说给我爸治病的吗?为什么都三四天了也不见你来?”柳如烟的有些生气的对着电话叫道。

“我这不是还在准备东西嘛。”陈凡有些心虚的说道,这几天他一直都要忙那有时间准备东西。

“就算是准备东西也用不差三四天这么长时间吧”刚才在工作的柳如烟就接到苏月媚的电话,说陈凡自从那里答应帮父亲治疗,到现在连人影都没见着过,这让柳如烟很是生气,这才打电话过来。

“这个,我这两天准备好了给你电话,到时候在帮你父亲看病可以吗?”陈凡实在是有些心虚。

“我不管,明天无论如何你也要给去给我爸看病”说完,柳如烟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这陈凡也还真是过份答应了竟然几天都不见人影,除了那天叫他帮自己录节目以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那老情人到处私会去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默音,让陈凡是好一阵的无奈,看来只能明天抽时间去看了看,要不然谁知道这柳如烟会搞出什么事来。早知道如此的话,当初就不答应她好了。

“怎么?有急事吗?”见陈凡将电话收了起来,一旁的王心怡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陈凡苦笑的摇了下头道:“就是上次答应了别人帮她父亲看病,谁知道这几天都没空,所以就没去咯,可是没想到现在被别人打电话上门来“追债”。”

心怡点头应了声,不过刚才她可是隐约的听到陈凡的电话里传来的是一名女子的声音,当下不由看了看陈凡没有说道。

“对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陈凡也做好离开的打算,必竟刚才柳如烟打电话过来要他明天到她家为她父亲治疗,而到目前为止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好,也正好趁着下午这点时间去将所要准备的东西给买好。

“那我送你出去吧。”王心怡虽然不想陈凡这么快就走,不过刚才那个电话应该是在催促着他什么,要不然陈凡也不会这么快离开。

“不用了,我自己出去就好了,更何况你的腿脚不上,这一上一下的也麻烦。”陈凡摇头拒绝了王心怡的好意。

“那好吧,你路上多注意安全。”有些不情愿的王心怡心情有些低落起来。

“嗯,我会的。”说着,陈凡便离开了房子。

而在走出这楼居明楼的时候,陈凡还看到阳台上的王心怡正对他挥着手,当下回头挥了挥手便离开了这条街巷。

“傻女儿别看了人都已经走远了。”王娥见自己女儿还呆站在阳台上,摇了下头开口道。

“妈,你说小凡是不是嫌弃我的腿脚不好?”王心怡心情有些低落的看着王娥的道。

一听王心怡这话,王娥就知道女儿正在为陈凡刚才不让她送的话语而开兴,当下用手摸了摸王心怡的秀发,道:“傻女儿别胡思乱想了,小凡那里会是这样的人,刚才他也只是不想你太过辛苦了,才不要你送他的,必竟你这腿上楼下楼的很不方便,他这也是关心你。”

听着王娥的安慰,王心怡不由的将目光看向楼下的街巷,思绪又不知道飘去了那里。

其实陈凡还真没那个意思,刚才之所以不要王心怡送他,主要也是考虑到王心怡的腿脚不便这一上一下的要比常人辛苦许多。而且要是在学那天不小心摔倒的话,那不是让陈凡心里更加的过意不去。

不过有很多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