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闯祸了

小说: 大小姐的绝品护卫 作者: 秦川苏小小/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4-11 04:27:29 字数:2211 阅读进度:497/2028

第497章闯祸了

田甜注意到,黄豆豆一直不好好吃饭,反倒时不时的偷看孟家姐妹。这让她很奇怪,要知道往日里,要是秦川烧的饭菜,她肯定要跟自己抢。

更何况现在有孟家姐妹在场,她肯定更要抢着吃,不让对方多吃。可现在怎么这么奇怪?

“豆豆,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瞎看什么?”田甜在下面踢了黄豆豆一脚,趴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

黄豆豆一脸的费解,纳闷的说道:“真的失败啊,怎么她们什么感觉都没有呢?这十分的不科学啊!”

“什么不科学?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田甜追问道。

黄豆豆气呼呼的说道:“甜甜姐,难道今天她们那么说我们,你不生气吗?你不想报复吗?”

田甜很不爽的点头说道:“当然了,可她们现在是客人,我也只好忍了。”

黄豆豆恶狠狠的说道:“你能忍,我可不能忍。她们居然说我胸大无脑,说你是飞机场,于是我就在她们碗里,筷子上抹了一点东西?只是好奇怪啊,她们吃到现在,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应该啊,那东西明明很苦的。”

黄豆豆跟田甜,本来就是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即便是一些不好的事情,黄豆豆也不可能瞒着田甜。

反倒是云素贞,黄豆豆有些怕她,经常教育她,当成老妈多过当成姐姐,有什么事情都喜欢背着云素贞。

这也是前些日子,她怀疑云素贞怀孕,总想着当孩子的姐姐,而不是阿姨。

一听黄豆豆居然这么给力,如此迅速的展开了报复,田甜那个兴奋啊。

“好姐妹,姐姐以前总算没白疼你。只是你抹的究竟是什么?她们怎么一点事情没有?反倒一脸享受的样子。”田甜奇怪的问道。

“就是一种苦味剂之类的东西,闻起了跟苦杏仁一样,她们怎么一点都不嫌苦呢?难不成她们的味蕾有毛病,吃不出来苦味?”黄豆豆垮着脸说道。

好不容易想要报复对方,可效果实在太差劲了。

田甜教训道:“你个小笨蛋,用什么苦味剂啊!直接上消毒水!”

“甜甜姐,你好狠啊,那东西能吃吗?万一吃死人怎么办?”

“也对啊,她们还罪不至死。不过最起码也要用肥皂水,沐浴露吧?再不济,用辣椒水也行啊。你个小笨蛋啊,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啊!她们之前那个嚣张哦,简直没把你姐姐我气炸!不整整她们,真是难消我心头之恨啊!”

“现在看来,应该是你用的东西不行啊。唉,看来只能下次找机会了。”田甜感叹道。

“甜甜姐,要不我偷偷拿一瓶酒,在里面动动手脚怎么样?”黄豆豆又冒出鬼主意道。

“你笨啊,之前的酒咱们都喝了,你再拿,到时候咱们两个不喝,臭禽兽跟素贞姐肯定喝啊。你想害他们吗?”田甜提醒道。

“对哦!”

云素贞看到田甜跟黄豆豆两人,不吃饭,脑袋趴在桌子下,嘀嘀咕咕个不停,问道:“你们两个小丫头,不好好吃饭,干什么呢?别让客人看了笑话。”

田甜跟黄豆豆两人不敢反驳,赶紧坐直身子,装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吃饭。

正吃着饭,孟茹雪忍不住问道:“素贞,你有没有觉得很热?”

云素贞摇了摇头,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会热呢?现在已经深秋了,燕京的天气很凉了,再过不久甚至都快供应暖气了。”

“姐,我也有些热!”孟茹霜也是脸色通红的说道。

孟茹雪看了看面前的酒杯,皱眉说道:“难道是红酒的原因?我的酒量虽然不大,可即便是半斤白酒,也能应付。素贞,你这是什么酒?”

孟茹雪同样是脸红如霞,一双眼睛都快滴出水来,水汪汪的,反倒格外的诱人。

看来她实在是太热了,赶紧将自己外面的衣服脱掉,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

孟茹霜同样如此,脸色比孟茹雪还红。

“真的很热啊,你们怎么一点不热?”孟茹霜望着秦川几人问道。

云素贞拿起酒杯闻了闻,说道:“酒没什么问题啊,我们经常喝的那种。更何况,我的酒量更小,今天喝的比往常都多,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啊。难道是你们不适合喝这种酒,过敏吗?”

云素贞又望着秦川问道:“秦川,田甜,豆豆,你们有什么感觉吗?也热吗?”

“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秦川本来就是个巨型酒桶,怎么可能喝了一点酒,就会觉得很热。

只是两姐妹的情况,明显不是喝酒很热,或者过敏之类的反应。更何况,她们两人的情况,已经不能用很热来形容了。

就跟动物发青一样,看上去像是中了如来大佛棍,两人身上是汗如雨下,脸上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坐在那里不停地拧动身体,好像身上很痒一般。

两人都将身上能脱掉的衣服全脱掉,再脱可就要露春光了,可依然没办法缓解浑身的燥热。

“姐,真的好热啊,不行了,我要把背心也脱了。”孟茹霜感觉越来越热,仿佛身体中有一个大火炉,滚烫滚烫的。

更糟糕的,她更是感觉,身体里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每次爬动都会让她心中产生一种冲动,尤其是望向秦川的时候,这种冲动更大。望向云素贞三女的时候,反倒没有。

身体的痒也就罢了,那里更痒,她只能不停地在椅子上扭动,才能稍微缓解一下。

这种既难受,又有些舒服的感觉,简直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好向外人形容。

孟茹霜真的觉得自己快疯了,再也忍不住,想要将最外面的背心脱掉,甚至所有衣服都脱掉,赶紧去跳进凉水里。

孟茹雪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只是她的定力,忍耐力更强,才能勉强在秦川等人面前,保持住自己的形象。

至于身体中的那种欲/望,她比妹妹体会的更清楚。毕竟她已经不是女孩,早就跟秦川体验过那种男女的感觉。

现在那种心底的渴望,要远比当初在车里更强烈。也更让人难以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