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飞云阁往事

小说: 妃常伴读:太子,请自重 作者: 风传琴 更新时间:2019-10-09 22:03:05 字数:4412 阅读进度:401/411

皇后娘娘听说太子已经带着众人来到了,自然是高兴的不行,连忙叫人把他们都快点儿请进宫门。

等到大家伙儿进门一看,连忙又是一通行礼。

皇上发话说“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为了叫你们玩耍开心的,这些个繁文缛节的,便都免了吧!”

皇后娘娘也点头赞同,“今天请你们大家过来,就是要让你们放松的,所以大家就自在一些,怎么高兴就怎么来好了!”

众人连忙同声谢过。

桐春姑姑在一边看了,上前道“陛下,娘娘,如今时间也差不多了呢,既然太子殿下和诸位都到了,不如就请大家先一并入席吧!”

涑玉皇后看一眼皇上,皇上却笑了起来“可以是可以,不过,入度之前,太子还需随朕一起去飞云阁,先去拜祭告慰一下各位先祖,等回来之后再入席也不迟!”

涑玉皇后闻言先是一怔,跟着连忙低头称是。

然后她缓步走到太子李隽的身边,默默地打量了他两眼,跟着伸手过去帮他轻轻的整理一下衣冠,柔声道“太子,你听到了吗?你父皇说要带你去飞云阁去拜祭各位先祖。”

说到这里,她忽然冲着李隽微微一笑“你应该明白,你父皇今日之所以会这么做,这意味着,你真的成年了!”

李隽也听到了皇上方上的那些话,脸上也有点儿小小的激动,此时又听了皇后娘娘这话,连忙点头称是“儿臣知道了,儿臣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

皇后娘娘帮着他整理好领子后,又缓缓后退了一步,看着他微微一笑“很好,母后相信你一定可以用心拜祭各位先祖,也一定能够告慰各位先祖的神灵的!母后带着大家,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

飞云阁。

顾名思义,是燕唐先祖登上云天之地。也算是这深宫之中的一处小小的禁地。平日里除了皇上能够亲自上去祭拜之外,旁人是万万没有这个机会的!

而今日,皇上突然提出要带太子李隽一起登上飞云阁,很明显就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这句话,比起皇上说多少赞赏李隽的话,都要实用的多!

在场的人,特别是几位后宫里的主子,听到皇上这话时,面色都颇有些吃惊。

当然了,除了皇后娘娘觉得很是高兴之外,长公主此时也显得非常的高兴。

而如夫人反正只是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对这一点,倒也不甚在意。

唯独郦夫人,此时看看太子,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心里总觉得特别的不是滋味。

可是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她已然在这上面吃了不少的亏。

而如今皇长子李慎,更是长成了一个行事稳重之人。平日里对于她的要求,也极其严格。

李慎甚至于曾出言威胁过她,如果她一直不愿意改变自己的脾气,总要仗着自己是皇长子的母亲,而去做那些拎不清的事情的话。他干脆禀明皇上,让皇上给他一块封地,带上她从此母子二人远离这片朝堂之地。

郦夫人再怎么拎不清,可是对于自己儿子的性格还是清楚的很的。

再加上,她的确也有些舍不了这京城的繁华盛景,生怕李慎哪一天脑子一热,真的带着她跑去一个偏远的小地方去,就不好了。

最主要的是,她心里一直都很不服气。

总觉得涑玉不过就是一个宫婢出身,凭什么她可以成为太子的养母,还成为了掌控整个后宫的皇后娘娘?

这一点儿,让她的心里特别的不爽!

可无奈的是,她一直也没有办法扭转这一事实。所以只得渐渐地按压住自己的性子,让自己尽量低调下来。

不过她如今的低调,却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是臣服了。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如今暂且的臣服,也不过就是想要蛰伏下来,在暗中慢慢的观察一切。

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人能够做到一直都小心谨慎,搞不好有那么一天,就真的让她给抓住某些人的小辫子了呢?

就算没有那么一天,退一万步来讲,她还是喜欢生活在这繁华的皇宫里的,更何况,这里还有皇上。皇后和如妃是皇上的女人,她也是皇上的女人,凭什么要把她一个人送到千里之外去呢?

她才不要呢!

可即便是这个样子,此时此刻,郦夫人看着太子与涑玉皇后二人脸上欣喜的模样,心里那叫一个酸啊!

真是恨不能走过自己的儿子身边,狠狠的推他一把,将他推到皇上面前。然而再狠狠的质问皇上一下,难道这个就不是他的儿子了吗?要不然,他为什么总是要这么的偏心呢?

可不管心里再怎么的风起云涌,郦夫人最终还是默默地认了怂!

因为今天,可是太子十六岁的生辰啊!

就算是皇上和皇后并没有为他大肆操办,可这也不能成为她可以放肆的理由啊!

更何况,若是她想要一直留在这里,那就得忍辱负重,就得受涑玉皇后的管,就得老实听话,不能随便得罪她!

要不然的话,这个表面上温柔似水的女人,暗地里随便给她下一个绊子,也够她哭的了!

就这样,心头气象万千的郦夫人,终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而那边,皇上也满意的看了涑玉皇后和太子一眼,跟着便带上太子李隽出了昭阳宫。

直到他们两个出门之后,皇后娘娘才又回过头来招待大家入座。

没有了正主儿,少年们刚开始难免有些许的拘束。幸好这里面还有青阳公主,她是最小的一个,也是最活泼的一个,不到一会儿功夫,便成功的挑动起了大家的情绪。

而另外一边,皇上带着李隽坐上撵车,一路疾行,来到飞云阁。

飞云阁整个有九层,上面七层,地下两层,是这宫禁之中最高的一处建筑物。

阁下禁卫森严,只有看到皇上来了,才恭敬迎接。

皇上先带着李隽去拜祭了先祖,并亲自在先祖的灵前,讲述了他的成长轨迹。又祈祷着先祖的神灵,能够保佑他以后诸事顺利,得登大宝,带领天下众生为这万里江山再创辉煌。

李隽跟着皇上的身后,一脸的肃穆,礼节周道,告慰神灵之时,叙述自己远大的志向,也让皇上觉得非常的欣慰。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皇上又带着李隽一路往上,一直爬到楼阁最上面一层。

与方才下面放置着诸多的祖宗牌位不一样的是,这顶层上,绘制着一幅幅巨大的画像。

其中有男有女,有文有武,有威严天子,也有市井布衣,甚至还有方外人士,看上去真是千奇百怪,却又一个个面相庄重,熠熠生辉。

李隽暗自数了一下,发现这些画像重重叠叠有三十四幅之多。仔细察看下来,竟然还有一个他认识的。

“请问父皇,这幅画像上面画着的人,是洛家的太公吗?”

皇上此时也正在画像群中默默地端看着,徒然听到李隽开口相问,连忙转过头来,看到李隽面前的那幅画像之后,皇上一脸肃穆的点了点头“没错,这位,正是洛家太公!”

李隽暗暗思索了一下,重新抬头“父皇,儿臣斗胆猜测一下,您在这这飞云阁的最顶层所供奉的,应该不是我李氏先祖,而是历代的文武名臣对吧?”

皇上闻言,看着他的眼睛里,终究溢出一抹笑容“居然让你看出来了!”

说着,皇上突然伸手一指那些画像“看到这些人了吧!他们的确是我朝历代的名流之士。”

“他们之中有些人,朕自小对他们的故事烂熟于心,对他们也是发自肺腑的钦佩敬仰;又有一些人,是帮着朕稳定这天下的英雄豪杰。朕能够在乱世之中把控一切,走上这条中兴的道路,多亏了他们这些人的相助!”

“所以,他们这些人,不管是谁,都是朕应该要牢牢记在心上的!可是后来朕一想,若是只有朕一个人记得他们,也是断然不够的。于是朕便命人,为他们一一描摹画像,并把他们悬于这飞云阁的最高处!”

“没事的时候,朕便到这里来看看他们。只要一闭上眼睛,便能够重新聆听他们对朕的那些教诲。那些话时刻提醒着朕,即便是如今,朕已经牢牢的坐稳了这帝位,也要时刻警醒自己,万不可行差踏错一步,以免这万里江山重蹈覆辙,从而又为百姓带来无尽的灾难!”

说到这里的时候,皇上正走到一副女子的画像面前,只见他忽然停下脚步,伸手将那名女子一指“太子看到这幅画像了吗?”

李隽上前,仔细看了几眼,神情隐隐有些触动“这个,就是宁儿今天提起的那位女将军?”

皇上冲他微微点头“你倒是通透,一眼就看出了她的身份!没错,她就是宁儿口中的那个前朝的女将军凌云郡主。”

皇上说着这些,突然叹了一口气“说起这位凌云郡主,可真是一位传奇的人物啊!只可惜了,她明明功勋卓著,最后却落得了一个悲剧的收场。朕每每看到她的画像,便为她深感不平,奈何斯文人已逝,留给后人的,只有无尽的唏嘘!”

李隽听着皇上这话,倒是颇有些意外“父皇为何这么说?据儿臣所知,她不是我朝的开国元勋吗?似乎从高祖时期,便已经把她列为我朝第一的名将了!似她这般受世人尊崇的英豪人士,又哪来的悲剧收场呢?”

皇上却摇头道“你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啊!若是你知道了凌云郡主的生平,肯定就不会这么说了。”

李隽垂下头来道“儿臣愿闻父皇详解!”

皇上又叹了一声“其实很简单,凌云郡主本是前朝的郡主,其身份与宁儿一样,都是当朝长公主之女。”

看着李隽有些吃惊的神色,皇上又叹了一口气,“不只如此,这后面还有更新刻的故事呢!”

“凌云郡主不光身世与宁儿相同,就连命运都与她无二,也曾在少年时与当时太子定下姻缘,也曾因太子不喜,与他一刀两断。从此对太子心生怨恨,直到后面与高祖相识!”

李隽听到这里时,心头猛然间就打了一个冷战!

“莫非父皇的意思是……”

皇上冲他摇头一笑“也不尽然!前朝太子与你不同,生来就是个荒淫无度的人,性子也残暴不仁!凌云公主与高祖相识之后,两个互生情素,却引起太子的不满,处处针对二人。”

“直到后来前朝大乱,民不聊生,各地士绅豪杰均揭竿而起,高祖也被迫起兵反了朝廷。”

“而凌云郡主随他一起南征北战,最后虽然成就了高祖的新朝,却也灭了自己家族的旧朝。更是攻破前朝皇宫时,与当年的未婚夫婿正面相对。”

“那一刻面对昔日伙伴的忏悔与指责,还有昔日美好家园的破败与残缺,更有她母亲当着她的面撞死宫门的残酷事实,都让这位英雄的女性大受打击。是以,等到高祖登上帝位,承诺娶她为妻,立她为后之时,她却突然吐血而殇!之后不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香消玉殒了!”

“对了,你知道这飞云阁的来历吗?我朝高祖名号为飞,加之凌云郡主的云,组合在一起,便是飞云阁的出处了!”

说完这些之后,皇上又看着李隽叹了一口气,问他道“听我讲了这些之后,你还觉得,她的一生,不是一个悲剧的女人吗?”

李隽听到皇上的问话,只觉心头异常憋闷,似是有一口淤痰闷在胸口,想要吐又吐不出来,那种感觉令他无助又抓狂。

皇上看他一直不说话,脸色却难看的要死,终于抬起手来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太子,其实朕把你带来这里,又和你说了这么多,你心里肯定也已经明白了,朕到底意欲何指吧?”

李隽抬头,双目通红。

皇上再次冲他叹气“朕,之前已经答应过你和宁儿了,这段时间一定给你们两个一些空间,任由你们两个仔细的考虑一下。等到你们全部都想清楚了,咱们再说其他的也不迟!只不过……”

皇上说到这里,又抬头看了一眼凌云郡主的画像“不管怎么说,朕都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考虑清楚!毕竟,你们两个都是朕的心头肉,朕最不希望看到的,便你们两个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