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三百六十四章 庄传林大闹常委会

小说: 官路弯弯 作者: 拾寒阶 更新时间:2015-02-20 05:03:00 字数:3280 阅读进度:2693/4171

()庄传林拂然不悦,说道!“李市长,以信的人事表决,我们也多采用过不记名投票的方式,这也是投票表决的一种形式,有什么不妥当的?”

李毅道:“今天要表决的,是一个县长职务,同志们,我相信,这个未来的县长,肯定也很想知道,市里谁支持他,谁没有支持他,这对他将来开展工作,也是有利的。”

庄传林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采用不记名投票的方式。这样一来,不管谁当上了县长,他都不会对那些不曾支持他的市领导心怀怨恨了这对他将来开展工作,也更为有利吧?”

李毅不由得微微一笑,心想庄传林这是想做什么呢?是想通过这种不记名的方式,为自己的人选多拉几张暗票?还是为了防止自己不支持的人上位后,对他有意见?

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吧!

“不必!”李毅沉声道:“就举手表决吧!第一个提名人选,是传林书记提议的,市审计局长刘青山同志,同意由刘青山同志出任北羌县委昏书记兼任代理县长职务的,请举手。”

李毅说完,双手还是放在桌面上,没有动,这个动作表示了两个含义,第一,他不支持刘青山,第二,他想见机而动,先看看大家的反应。

庄传林举起了手,说道:“我支持!我举双手支持!”

李毅笑道:“你举双手,也只能算一慕”

众人都呵呵的笑了。

市委副书记宋伟业抬了抬胳膊,说道:“同意!”

李毅静静的坐着,看向其它常委。

好半晌没有人吭声。

李毅道:“大家不举手,不发言,是不是都不支持庄传林同志的这项提名?”

还是没有人说话。

表决到这里,情况再明显不过了,支持庄传林同志提名人选的,就只有他自己和宋伟业两个人!

庄传林的脸sè,一下就变得惨白了

他手里夹着一根香烟,手指轻轻的在颤抖,情绪激动的说道:“我就很纳闷了!刘青山同志,有哪一点不好了?我告诉你们,你们不选他,是你们的失职!这样好的同志,早就应该放到更加重要的岗位上去锻炼了!”

“慢慢说。”宋伟业道:“或许,同志们还在考虑之中。

庄传林更加激动了,大声说道:“考虑个屁!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拿刘青山跟那个聂伟江相比较,你们凭良心说说,到底哪个好?很明显,刘青山要强啊!你们敢说刘青山不好吗?”

李毅眉头一皱,说道:“传林同志,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拉票,可以!但是,请你自重,说话也要注意分寸!这是常委会,不是菜市场,你不要闹!”

庄传林挥了挥手,说道:“我闹了吗?我这就叫闹吗?一个这么好的同志,就只有两个人同意?这正常吗?这不正常!”

李毅道:“同志们同意谁,不同意谁,自有他们的考量!而且,他们同意或者不同意,并不表示这个同志不好!只是还没有达到他们心理的要求罢了!”

市委副书记姚迎chūn轻咳一声,说道:“传林书记,你言重了。刚才李市长说得好,我们不举手,并不是表示刘青山这个同志不好,这是人事任命的表决,跟这个同志的个人品质,是没有关系的。”

庄传林冷笑一声:“我知道了,我明白了!跟刘青山没有关系,跟我有关系!你们针对的,不是他,是我!因为刘青山同志是我提名的人,所以,你们都不支持?是这个意思吧?”

姚迎chūn也拉下脸来,冷哼一声:“做人,贵有自知之明。”

庄传林腾的站了起来,把椅子都给带倒了。

众人都愕然的看着他。

庄传林情绪完全失控了,自己提名的人选,居然就得到了两票?这对他这个老绵州干部来言,实在是很丢面子的事情呢!

“好!很好啊!曾经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你们分明就是惧于李毅的权势,都不敢说真话,不敢投真票!你们都是懦夫!”庄传林大声道:“他李毅才来多久,你们就这么害怕他吗?连投票都是看他眼sè行事?”

这话说得太过分了,常委们都板着脸,yīn沉的看着他。

庄传林也知道,刚才的话,把同志们都给得罪了,但他似乎不吐不快,情绪也一再失控了,气呼呼的双手叉腰,完全没有了市委昏书记的体面。

“坐下!”李毅沉声喝道:“传林同志,你再这样,我要把你请出常委会议室!”

“嗬!”庄传林道:“你好大的官威啊!我是堂堂市委常委,跟你是平级,你凭什么请我出去?我告诉你,逃的职务,是上级党委任命的!是党和人民对我庄传林的信任!你算老几,你敢请我出去?”

李毅脸sè一沉,说道:“传林同志,你是不是喝多了?这是常委会议!你要是还记得自己是个党员干部,你就给我坐下来!我既往不咎!”

庄传林冷哼道:“哟?你还真是大度啊?呸!妾稀罕你的既往不咎吗?我不在乎?你处处针对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以为我怕了你吗?我告诉你,我不怕!”

李毅脸sè难看之极了,从仕这么久以来,还是头一次跟同事闹僵到这种地步。

所有的与会人员,都没有想到,庄传林的情绪,忽然之间会如此失控,他们都惊讶的看着庄传林,更多的人,都是以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坐等热闹的好戏上演。

“传林书记了你快坐下来,有话好好说嘛!大家都是同志,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闹得这么僵呢?”文红花伸出手,压了压,说道:“没有什么过不过的坎,你有疑问,可以提出来,我们商量着解决嘛!”

庄传林指着文红花道:“商量个屁!你跟我商量得着吗?你跟李毅才商量得着!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休息的时候,你们两个在会议室里说悄悄话!鬼晓得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传林书记!”文红花气红了脸,生气的道:“你怎么乱咬人啊?我好意相劝,你这是做什么?”

庄传林道:“你敢说,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内情吗?那个聂伟江,是你们早就内定了的人选吧?你们串通一气,把持常委会!你们这么做,是违规再!”

文红花真的是气晕了,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了,直呼其名,说道:“庄传林,请你注意你的措词!”

庄传林道:“难道不是吗?既然你们都内定了,还叫我们提名做什么?假惺惺的闹什么mínzhǔ啊?都是做戏呢!”

纪检委书记赵水泉同志看不下去了,说道:“都别闹了!闹什么啊?有点素质行不行?”

庄传林道:“就你有素质?”

赵水泉沉声道:“我招谁惹谁了?我只是维护一下会场的纪律!庄传林同志,你要是再这么闹,我们绵州常委的洋相,都要被你出尽了!”

庄传林道:“你们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就闹得出来!我不怕你们!你,还有你,都跟李毅一个鼻孔出气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李毅好手段啊,用一个减雷领导小组的名额,就把你们都给收买了呢!”

赵水泉也被气得半死,他是纪检委书记啊,出面维持会场纪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结果也被庄传林给咬住了。

现在的庄传林,就跟一条疯狗似的,逮谁咬谁!

其它同志都不敢井口相劝了。

“闭嘴!”李毅一拍桌子,沉声喝道:“庄传林同志,你现在道歉,我还当你是我们的同志!你要是再这么闹下去,就休怪舞不客气了!”

“你几时对我客气过?你用不着拍桌子,你以为我怕了你啊?拍桌子谁不会啊?”庄传林的情绪完全失去控制了,他抬起手掌,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格外的紧张。

这种情况,众人也都是头一回见识到啊!

主持人是李毅,庄传林这么闹,分明就是不给李毅面子,想让李毅下不了台,想搅黄北羌县长的人事任命!

那么,午轻的李市长,他又会怎么处理这种突发事件呢?

很多人都在担心,李毅究竟能不能处理好今天的事情!

庄传林毕竟是个市委哥书记,李毅拿他能怎么办?

如果不严肃处理的话,李毅的威望何在?

会议室里一时间哨烟弥漫!

李毅还是沉着的坐着没动,但心里却在翻江倒海,这种情况,自己该如何处置?

庄传林似乎料定了李毅不敢拿他怎么样,益发放肆了,大叫大嚷道:“我要去省委告你!你把持常委会,不搞mínzhǔ搞集中!你这是暗箱cāo作,你这是违规的。我告诉你,绵州常委会,不是你李毅的后花园,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吗?休息!有我庄传林在,你就达不到目的!不让我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李毅虎着脸,沉声说道:“应书记,把你的喊过来,请庄传林同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