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你永远不会是我的麻烦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3:06 字数:3362 阅读进度:219/898

“好。 ”南晚懂事的不再开口。

南初的眼神忽然变得认真:“南晚,有事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不准再像上一次那样瞒着我,那样真的会让我变得措手不及的。”

“好。”南晚应声,“对不起,姐姐,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说着,南晚的眼眶红了,南初的眼眶也红了,她抱着南初,忍着眼泪没哭出声,南晚却有些绷不住,低低的抽泣着。

南初拉开南晚,一点点的擦干净她的眼泪:“南晚,我的戏快结束了,等结束后,我有很长的休息期,到时候我来陪你。”

“好。”

“现在你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好。”

……

南初就这样在医院里陪着南晚很长的时间,甚至南晚睡着的时候,南初都不曾离开。

一直到入了夜,南初才站起身,准备离开。

在南初走出病房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沈璐一个人出现在医院里,甚至边上都没跟着王嘉丽和助理。

南建天站在沈璐的面前,两人谁都没说话,显得格外的沉默。

最后,是沈璐打破了这样的沉默:“南建天,南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都不会告诉我一声吗?你是真的当我死了吗?”

她在冲着南建天发火。

“你和死了有区别吗?”南建天的态度格外的冷淡,“这么多年,你也没抚养过南晚,也没关心过她,甚至没问过她,告诉你有什么意义吗?”

沈璐:“……”

“你要有心,早时候就出现了,而不是现在在这里假意惺惺的!”

“……”

“这里不欢迎你,南家的事也和你没任何关系。”

南建天说完,没在看沈璐,头也不回的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然后,南建天就呆住了,他看见了南初站在病房门口。

而沈璐也看见了南初。

南初的态度不如南建天激动:“抱歉,沈xiao jie,恐怕我妹妹不愿意见您。”

沈璐有些被打击到,但南初却没再理会沈璐。

她匆匆和南建天点了点头,就快速的离开了医院,沈璐则在原地站了很长的时间,甚至南初从自己的面前经过的时候,沈璐都不敢开口叫住南初。

南建天也没理会沈璐,回到了南晚的病房。

沈璐以为自己会离开,但是那种蚀骨的负罪感,让沈璐站在原地很长的时间,一动不动。

……

——

电梯停靠在地下车库,南初走出电梯的瞬间就看见韩启尧站在电梯门口。

有瞬间,南初是紧张的,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没说话,就这么站在原地。

南初想离开的,但是她的路被堵死了,韩启尧高大的身形就这么站在南初的面前,让南初彻底没了路。

南初深呼吸后:“学长,麻烦让一让。”

韩启尧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双手抄袋,眉眼里的冷漠显得格外明显,那眸光看着南初,让人说不清的意味深长。

南初安静了片刻,不卑不亢的重复:“韩医生,麻烦让一让。”

南初真的以为韩启尧会做什么,会说什么的时候,韩启尧却再冷漠不过的让开了。

她愣了愣,低着头,从容的从韩启尧的身边离开。

在经过韩启尧身边的时候,南初不可避免的碰触到韩启尧,但也只是碰触,两人没在交谈过。

韩启尧从容的走到电梯,南初快速的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一直到南初在车子边站定,她都没能从这样紧张的情绪里回过神,这样的韩启尧,让南初忍不住多想了几分。

想到南晚的病情,想到韩启尧之前和自己说的话。

最终,坐立难安的人,是南初,而不是别人。

一直南初驱车回了金樽的别墅,都没能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大口大口的喘气,就这么在车内呆了很长的时间。

被南初搁置在车架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才把南初从这样的思绪里抽身出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是王楠的。

“楠哥。才刚两天,就迫不及待的要找我了?”南初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

王楠倒是直接:“不是我要找你,是何导找你。问我你什么时候能回去了。”

何正平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在回看的时候,稍微有一点不满意的镜头,就算当下过去了,也会让你们重新再来过。

和何正平合作的演员,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模式。

不管你是多红的明星,在何正平这里,全都是一视同仁,并没任何的差别。

南初也亦然如此。

“何导很急吗?”南初安静了下。

“他没明说,但是估计**不离十,拖也拖不了几天了。所以在江城后面的活动,我已经不敢再安排下去了。”王楠说的直接。

南初没说话,似乎在思考接下来的安排。

王楠也没催着南初:“你想想给我电话,我晚点回复何导。你反正也没多少戏就可以杀青了,因为是女主角,所以必须全程都在剧组,你看下怎么安排时间。”

“好。”南初应道。

王楠也不废话,就这么挂了手机。

南初把手机颓然的丢到了仪表盘上,就这么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所有的事一股脑的压着南初,几乎让南初喘不过气。

南晚的事,陆骁的事,韩启尧的事,还有现在王楠说的剧组的事情——

最终,南初几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努力的调整好情绪,这才下了车,朝着公寓内走去。

她不想,陆骁看见自己的时候,自己是这样的模样,那只会让陆骁担心。

“呵呵——”想到这,南初忍不住轻呵一声。

甚至到现在,南初都不知道陆骁会不会回来,似乎除了她刚到江城的那一晚见过陆骁外,南初就没再见过陆骁,甚至两人连电话和短信都不曾有过。

南初的眉眼低敛,安静的在电梯里站着,一言不发。

直到电梯停靠在顶层的公寓,南初走了出去,按下指纹锁,回到公寓。公寓里的电视仍然开着,但是却不再是之前播放的电视剧,而是现在的新闻。

南初站住了,微眯起眼睛,就这么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那心跳一跳一跳的,越来越让南初瘆得慌。

新闻里,循环播放的都是和陆氏有关系的事情。

评论员的口气是猜测的,但是话语里的那种戏谑却是显而易见的,陆氏的辉煌让多少人眼红,只要有风吹草动,就可以把这些人的gāo cháo轻易的撩起来。

大篇幅的报道里,都是韩氏从合作项目里退出以后,陆氏的资金陷入了断链的危险。

韩熙媛怀孕,陆骁的冷漠,间接也影响了陆氏对外的形象,股票不可避免的暴跌。

这些事情都如同蝴蝶效应,循环反复的就和噩梦一样,不断的出现。

南初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她就这么看着陆骁,一动不动的在原地站着。

屏幕里的陆骁,面色冷漠,但是却始终显得沉着,面对所有的采访,陆骁都保持了沉默,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徐铭在开口。

所有的话,都是严丝合缝的陆氏的通稿,听不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各种指责和风浪,越来越明显。

甚至,南初透着电视屏幕,都能感觉的到陆骁那种几乎是疲惫的神态。那是跟着陆骁多年,南初最直接的反应。

南初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一动不动。

似乎这一次,她回到江城,也算是给陆骁添了麻烦,在这样的情况下,陆骁还要分神让徐铭来照顾自己。

南初的手紧了紧,指尖就这么抠着沙发的边缘,深深的陷了进去。

很久,南初才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拿起手机,正打算给王楠回话的时候,忽然,南初的手机就这么响了起来。

屏幕上,闪烁的是陆骁的名字。

南初怔了很长的时间,都不敢接起电话,就这么看着,再看着。

就算是这样,她都觉得,自己成了陆骁的负担,成了陆骁的累赘。

但陆骁却显得格外有耐性,电话始终响着,就不曾停过,最终,南初接了起来,她并没说话,只是安静的拿着手机,靠着自己的耳边。

“嗯?”陆骁缱绻温柔的声音传来,带着疲惫,“在做什么!”

“想你。”南初想也不想的就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出口。

然后,南初的脸就跟着不自然的红了一下,抓着手机的手越发的紧,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果不其然,手机那头,是陆骁低低的笑声,听起来很愉悦,和电视那样阴沉的陆骁截然不同。

“我也想你。”陆骁也不吝啬自己的思念,“对不起,老婆——”

“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南初回过神,小小声的应了句,“我这次回来,是不是给你惹了不少麻烦。”

“你永远不会是我的麻烦。”陆骁说的直接了当,却不容南初质疑。

南初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红,那种酸胀的感觉跟着越来越明显起来,她深呼吸后,才努力的抑制住自己这种差点崩溃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