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阳光下的第一天

小说: 洪荒之大地苍熊 作者: 边缘笑笑 更新时间:2015-01-06 06:25:46 字数:3712 阅读进度:8/241

第五章阳光下的第一天

不周山,处于洪荒大陆的正中心,那高耸入云的撑天柱乃是盘古脊椎所化,其高何止亿万丈,盘古开天化万物,于天地有大功德,而世间万物也均受盘古余荫,甚至很多就是盘古的一部分,沾染先天灵气化形而出,故盘古当受万物膜拜,数十万年来,每个来到不周山的都会自觉膜拜不周山。而不周山的下半部分却是三千神魔的尸体所化,高也有亿万丈,其上草木林立,灵花异果无数,走兽奔腾,鹤飞猿舞,好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却说在不周山山腰处,有一处雾气弥漫,正是先天所成的阵法,洪荒大地上此景并不罕见,一般灵宝孕育,或是先天大神孕育之处,均有先天阵法护身,非大神出行或是灵宝出世,阵法不显。阵法内,一袭绿草,奇花遍地,三两处茅屋,**棵雅树。一方石桌,两杯清茶,三个人影,短的是悠闲。当然,悠闲跟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庄雄无关。

日上中天,庄雄终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不远处玉面含俏的女娲和温文尔雅的伏羲在喝茶,没错,此时的伏羲就是温文尔雅,庄雄可以想象,平时温文尔雅的伏羲一旦妹控之魂发作,妹控之火熊熊燃烧,就会瞬间黑化,变成一个蛮不讲理的大汉。

庄雄查看了一下自身,还好,被特制的兽筋捆绑,除了满头大包,身上几块青紫的痕迹之外,到没有什么大碍。虽然这是特质的兽筋,但是庄雄本是先天大地之灵,天生神力,除了开天身陨的盘古,还真不知道有谁能比得上他的力气。就算是祖巫也不行。所以这几根兽筋,庄雄还真没看在眼里。不过此刻庄雄却是没想过挣脱,不是跑不跑的掉的问题,伏羲女娲这可都是未来的大神啊,尤其是女娲,天定的圣人,偏偏还是小心眼,误会还是赶紧解除比较好。不然后患无穷啊。

庄雄抬头看看看太阳,假咳了几声,道:“那个,两位,你看,我现在也出来了,咱们有事说事,听我解释一下好不好,我跟你说,那真是一个误会。”

在庄雄刚醒过来的时候,伏羲女娲就感觉到了,早就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女娲眼里满是调皮的**,神念传音道:“哥哥,这人傻傻的,真是有趣,逗逗他怎么样?”

伏羲脸上带着微笑,传音道:“妹妹想怎样都行,只要你开心就好。”想想从有了真灵到化形而出,一步步走得小心翼翼,不敢离开阵法一步,妹妹也早就憋闷坏了吧?

两人迅速商量了一下对策,其实二人久居在此,从未见过外人,哪里能玩出什么花样?

听得庄雄说话,女娲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眼皮,瞄了庄雄一眼,没有说话。伏羲先是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轻轻放下,用一种很轻佻高傲的语气道:“别急,我们还没想好要怎么炮制你呢,就算你急着找死,也得等我们喘匀了这口气啊。”

庄雄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看着轻佻的伏羲,傲慢的女娲,一时间满头黑线,顿时无语。话说,好像人家还真没说自己是伏羲女娲?一时间庄雄觉得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差点没把自己呛死。不过,没确定之前,还是以伏羲女娲称呼比较好,提醒自己别犯错。

庄雄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不知道二位怎么称呼?”

女娲仍旧傲慢的抬了抬眼皮,眼神一扫而过,没有说话。伏羲眉头一挑,道:“你管我们是谁?一个将死之人,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又转首对女娲笑道:“妹妹,你看此人该如何炮制才好?看上去皮到结实的很,估计是什么异兽化身,这一身皮毛正好给妹妹做件皮裙。倒是不知道血肉味道如何?”

女娲又瞟了庄雄一眼,道:“做件皮裙倒是还可以,血肉就免了吧,我最近不想吃荤腥,把兽筋抽出来给我做条鞭子吧,血肉骨髓就磨碎了做肥料吧,我的花也可以长的更漂亮一些。”

兄妹二人的恶趣味听得庄雄是心惊肉跳,心下却疑惑更盛,决定再试探一下,于是赔笑道:“那个,我说,其实昨晚的事真是一个误会,这位姑娘绝色无双,当真是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当世无人可比,要我说,当世也只有一个人才能配得上姑娘了。”

女娲俏脸一寒,伏羲也是脸色一拉,瞬间有黑化的迹象,问道:“你说的是谁?当世还有谁能配得上我妹妹,我倒要去看看。他是打得过盘古还是灭杀过三族。”

庄雄脸上顿时隐现黑线,不由暗骂道:“你个死妹控,还非得打得过盘古才行吗?”当然,当面庄雄是不敢说的,装作小心翼翼的道:“我听说不周山脚下有位大能伏羲,风姿卓越,擅推算,能抚琴,一手阵法无人能比,当真是风雅盖世,应该配得上令妹。正好他也有一个妹妹女娲,与兄台也正是合适。”

庄雄话音未落,伏羲的话已经脱口而出:“那伏羲算个什么东西,我一根小指头就摁死他,论弹琴推算之道,他有哪里比得上我,这么个破落户也妄想我妹妹,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至于什么女娲,我才不稀罕。”

庄雄注意到,当他说完的时候,女娲的脸也瞬间黑了,心下不由安定。二人听到伏羲的名字后,并没有露出任何吃惊的神色,而是只有愤怒。应该不是伏羲女娲,那么,男的简称莽汉,美女叫做妹妹就行了。然而,庄雄没注意到的是,大汉的话是脱口而出的,也就是说,他的答案早就想好了,无论庄雄说的是谁,他都会这么数落一通,而女娲的黑脸也不是只有他所想的那么一个原因,比如,哥哥的口无遮拦。

但是庄雄没有多想,他觉得得到他想的答案就足够了,只要不是伏羲女娲,以他的修为神力,还用怕么?当下庄雄胆气一壮,不由邪邪一笑,当然,在别人看来就是憨厚的傻笑。当下连法力也没动用,只是肌肉绷紧,微微用力的向外一挣,“啪啪”几声脆响,那几条特制兽筋就断作几节。看的兄妹二人目瞪口呆。

庄雄挣脱绳索,也不客气,几步迈到桌前,抄起女娲的茶杯就灌了几口,一屁股坐下,这才笑道:“你们早说啊,早知道你们不是伏羲女娲,我管你们是谁谁谁。”倒不是庄雄张狂,而是他虽然道行不高,但无数元会过来,何止数十万年,数百万年,一身法力当真是积攒的雄厚无比,更何况自己还有无双神力做后盾,所谓一力降十会,是以才无所畏惧。更何况,这种解决纠纷的方法,乃是盘古大神亲传,传统的经典谈判。

大汉见庄雄如此无礼,还用了妹妹用过的被子喝茶,脸色瞬间黑化,立时就要拍桌而起,妹妹眼里却闪耀出一种奇异的光彩,赶紧拦住大汉,微微一笑,对庄雄道:“道友法力无边,神力惊人,天下大可去得,为何还要在意伏羲女娲二人?这两人究竟有何神通,让道友如此忌讳,能不能跟小妹说说?”那大汉听了也是一怔,缓缓坐下。

庄雄却是没有多想,张口道:“那个你们就别管了,还是来说说咱们的事吧。当年我因故被困在不周山里,刚刚才脱困而出,不想出口就在姑娘床下,我乃无心之失,这真的是个误会。如若不信,二位可以去查看我脱身的洞口,不过,我终究还算是冒犯了姑娘,然而二位也算计在下一次,就算是扯平了吧。二位看这样可好?”

兄妹二人均是一愣,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妹妹道:“好,我相信这是个误会。不过些许小事罢了。倒是我兄妹二人在此蜗居数十万年,从未离开,甚少听到洪荒之事,对那道友也有些忌讳的女娲伏羲甚感兴趣,那二人可是道友的好友?有何等神通?道友能不能跟小妹说说?”

话说各位,如果是你,你能说么?

庄雄当然是不肯说,实际就算说,也实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赶紧转移话题道:“在下被困山中不知到多少岁月了,可知洪荒近年来有何大事发生?”

兄妹二人又迅速交换个几个眼色,这回由那个莽汉开口,道:“我兄妹二人久居山中,从未离开,只知道三族大战已过去几千年了,近日这不周山倒是平静,并无大事发生。”

庄雄心念急转,三族大战过去了,巫妖大战还没开始,洪荒无大事,看来鸿钧还没成圣讲道,那么,紫霄宫中的座位是不是可以争一争呢?来洪荒的大大似乎都成圣了,就算没成圣也注定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我如果差很多岂不是很没面子?好,就争他一争。

庄雄这边有开始走神,那边兄妹交换了几个眼色,妹妹开口道:“道友刚刚脱困,定是困乏,又被家兄所伤,如不嫌弃,就在这歇息一下再做计较吧。”

庄雄略一沉思,自己初来乍到,就算要找鸿钧三清,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去处,不如安下身来慢慢的想想,再作打算,然而这对兄妹也不是什么善茬,先是偷袭打闷棍,后来还妄想将自己扒皮做裙,抽筋炼鞭,磨碎骨髓血肉做花肥,自己可要小心些才是。不过,以自己这一身实力,又怕他何来?

想明白的庄雄也不在客套,到了声打扰,就留了下来……

房间内,兄妹二人正在交换意见。

妹妹道:“哥哥,今天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哥哥道:“哼,就算是个误会,也便宜那小子了。”

妹妹不由翻了个白眼,道:“哥哥,本来就是个误会。现在的重点是,你我二人从未离开过这里,也没见过生人,那道人是从何处知道你我二人的?甚至对我们另眼相看?”

伏羲略一沉思,又推算了一番,摇头道:“此人修为甚高,跟脚深厚,我一时也推算不出。此时他心生戒备,怕是打探不出什么来。不过,看他今天占尽优势,却仍旧坦然认错,说话有理有据,立场公平,当不是恶人。虽对我们另眼相看,却并无恶意,反而透着一股敬意,想不明白也没关系,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不如与其倾心相交,缓缓图之。他有如此法力,当可护得我等安全,妹妹不是早就想去洪荒大地一游了吗?”

女娲有沉思了片刻,也点头道:“哥哥所说甚是,是小妹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