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苏醒,邻家竹马初长成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6:49 字数:2248 阅读进度:12/764

童菡迷迷糊糊的醒来,第一入眼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是那股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品#书¥网)!秀气的鼻子耸动一下,姣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害怕。

她经历恶变后,好长一段时间离不开医生,把医院当成家住。

那段日子,她孤立无助,日日夜夜都活在暗无天日的黑暗中,她永远都无法忘却。

不过,现在她不再孤单,她有老公,还有他们的孩子……

樱唇咧开,白皙小手轻轻抚摸上平坦的小腹,清透的双眸浸满着母性光辉,竟比天际上的骄阳更要璀璨耀眼。

林阳走进病房时,便见到那幅神圣的画面,他心口股股发胀,猛烈跳动,温润的双目盯着那张姣好的脸蛋,身体依靠在门边,久久都没有动静。

童菡发现有人看她,下意识地朝一处望去。

儒雅立体的五官,细碎的刘海在饱满光洁的额头落下细微的青影,修长笔挺的身姿,精瘦却不失力量,宛若沐浴在暖风中的普罗米修斯,身上的白色大褂显示他医生身份。

“你好些了吗?”林阳厚度适中的唇瓣高扬,放轻脚步走进,嗓音温和,宛若一阵春风。

童菡睁大双眸,努力辨识着他的唇语,愣一下,浅笑道:“医生,我好多了,不过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脑中停留的最后画面是被两个流氓围堵,醒来却在医院了。

“医生”两字刺得林阳脚步一滞,他一瞬不瞬地看着童菡,嘴角略显苦涩。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吗?

不过,他很快释然,毕竟他们已经有七八年没见过面了。

“听说是你在马路上晕倒被送来医院的,我是你的主治医师呢,童童。”林阳拿起诊听器,替童菡做检查,嘴角一直挂着和煦笑容。

见他喊出自己的乳名,童菡怔仲,清透水灵双眸巴眨着,浓密如两把刷子的眼睫毛扇动两下,漆黑瞳孔内尽是疑惑。

单纯的情绪,全然写在脸上,一如小时候的她,依旧那般纯真。

这,果然还是他的青梅。

八年前他随家移民,八年后他特意回来找她,可再次回到那,却不见童菡,同时也失去了她的联系。

可是,他从没放弃过寻找他的女孩。

“童童,我们是青梅竹马,你也能忘记我,我真的好伤心啊……”

林阳目露忧伤,语气幽幽,嘴角却微翘起,抬手轻点了点童菡脑袋,笑咪咪的,“你这小脑瓜子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她脑子里面装的是锦川啊,嗯,现在还有他们的宝宝。

童菡纯净的双眸眨动,心下默答,抿唇不语。

林阳不恼,耐心仔细地把他们小时候相处的点点滴滴告诉她。

“你是阳哥哥?”童菡面上一喜,渐渐地童年回忆记起,雀跃之下也冲淡了心头忧愁与哀伤。

“我以为你会喊我竹马哥哥。”林阳眼角弯弯,看着突降而来的心心念念人儿,心头甜的发酵。

他们是青梅竹马,小时候童菡总喜欢喊他“竹马哥哥”,扬言这个称呼只属于她,世界独一无二。

童菡咧开小嘴,天真无邪的笑着,远久的童年记忆,总令人感觉温暖。特别,这提醒童菡,她也曾拥有正常人的一切,也曾是父母手心宠爱小公主。

可八年前那次事故后,她不仅失去了听力,也成了父母双亡,流离失所的孤儿。她自知卑微,配不上高高在上耀眼帅气的戚锦川,却为了自己私心与戚伯母的遗愿,一直赖在他身边。

童菡想,锦川和其他女人一起,或许是生她气吧。

女孩巴掌大的小脸削瘦,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眸此刻染上几片雾气,淡淡的哀愁流泻而出,刺痛了林阳温和的双目。

他的好女孩,应该永远都快乐。

室内静谧,一人垂头,一人注视,默契的没有开口,温馨逐渐弥漫,消退两人心上的伤感。

林阳视线缓缓滑落到童菡平坦的小腹,她被送到医院至今,即便在昏迷的过程中,两只小手依旧捧着小腹,不曾挪开半分。

无疑,他看出童童很重视腹中的宝宝,心口一痛,他突然很嫉妒宝宝的爸爸,那个拥有童童的男人。

只是,那个男人真爱童童吗?为什么童童会一个人晕倒在路上,为什么童童忧伤?

此刻,林阳忽然有股冲动,想把失而复得的珍宝给藏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包括那个男人。

“童童?”林阳不愿童菡继续沉浸在忧愁中,温和地喊道,可童菡恍若未闻,没有反应。

林阳耐心地连声喊了多次,见她依旧无所动,眉头耸起。

他抬手轻拍一下童菡的肩头,童菡抬头,不解地看向他。

脑中快速划过一个猜想,林阳仔细观察童菡的神色,温和道:“宝宝很健康,但是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想生出健康的宝宝,童童要多注意自己身体的营养。像今天晕倒的状况,对你和宝宝都很危险。”

听闻,童菡脸色大惊,小手抚摸着小腹道:“宝宝,妈妈不好,差点把你弄丢了,妈妈发誓不会有第二次了。”

接着,童菡扭头,认真地问道:“阳哥哥,你能把注意事项告诉我吗?”

林阳含笑点头,可眼底一片灰暗,他发现每次说话,童菡都是盯着他嘴巴。

温和双目望着两只小巧的耳朵,暗下猜想,难道童童的听力出问题了?

为验证想法,林阳一边详细地回答童菡,一边不动声色地抬手,在童菡耳边用力打了个响指,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室内很清晰,可童菡似没有听到,毫无反应。

原来,她听不到,难怪要看唇语。

林阳心头震惊,他看着依旧单纯快乐的女孩,眼中有涩意。他的女孩,究竟经历了什么?

***

戚氏集团,

童菡失踪三个小时,人依旧没找到,戚锦川站在办公室玻璃前,面色沉如水,双目冷厉阴暗。

“一群废物,连个孕妇都找不到!”戚锦川对着电话怒吼,接着猛把手机砸到地上,手机瞬间裂成七八块。

盛怒中,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