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雅儿,我们还没结束呢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7:08 字数:2458 阅读进度:43/764

杨霆宇就如一只贪婪的狼,想要向他怀里的曼妙**索取更多,但宁雅的意识始终清醒,她要的是杨霆宇手机的录音。

“霆宇,我把自己都交给你了,你把录音删了好不好?”宁雅娇喘地伏在杨霆宇的肩头,伸手去拿杨霆宇身后的手机。

杨霆宇敏锐地发现宁雅的举动,可他没有阻止,嗤笑着说:“没有我的指纹,你打不开手机的。”

“霆宇,”宁雅撒娇地摇着杨霆宇,“你不爱我了吗?”

“爱,怎么不爱?”杨霆宇勾着她雪白的后颈,狠狠地啮咬着她猩红的唇,“我爱你疼到骨髓,你知道每当我看到你进出川少的房间,我的心有多痛吗?”

“既然你爱我,为什么还要留着录音?”

“因为我需要你也爱过。”

“我爱你,真的。”宁雅生怕他不相信似的,讨好地亲吻他的面庞,他的颌,他的颈,以及他的胸膛,留下淡淡的唇痕,仿佛一路盛开的桃花。

杨霆宇惬意地眯起眼睛,虽然他已看穿宁雅的虚伪,但起码**是真实的。

他虽不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但他起码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旺盛的男人,既然手机录音能够换来宁雅的欢爱,他何不多换几次?

“既然你爱我,录音不妨留在我身上,放心,我不会随随便便地把录音交出去。”杨霆宇抚着女人妩媚的面容,狠狠地压了下去。

这曾经是戚锦川的女人,杨霆宇幻想自己就是另外一个戚锦川,那个需要让人仰视的男人,就像太阳一般耀眼,是他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人。

但是起码现在,他和戚锦川一样,共同拥有一个女人,哪怕只是片刻的欢愉,他也要不竭余力地索取。

因为欢愉总是短暂,恐惧依旧萦绕心头,他唯一能够做的排遣,就是身下这个女人。

此刻,宁雅的手机却响了,她轻轻地拿手制止杨霆宇的动作:“我去接个电话。”

杨霆宇意犹未尽地放开宁雅。

宁雅拿着手机走到窗口:“爸,有事吗?”

杨霆宇倒了一杯红酒,坐在沙发赏心悦目地看着一丝不挂的躯体,充满暧昧气息的柔和灯光落在上面,仿佛更增一丝迷人的色彩。

他爱这个女人,做梦都想拥有她,哪怕他的爱对她只是一种伤害。

她像一株罂粟,妖冶,但是有毒,并且让他上瘾,他不介意与她捆绑一起,与她一同坠入地狱的深渊。

得罪了川少,他已料定自己不会好过,倒不如牡丹花下死。

“雅儿,你在哪儿?”电话那边传来宁天泽饱含惊怒的声音。

“我在撒切尔酒店。”

“该死!”

从未对她发火的父亲,此刻像是失态似的咒骂一句,宁雅慌了一下:“爸,怎么了?”

“你是不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那个男人还不是戚锦川!”

宁雅惊愕半晌,问道:“爸,你……你怎么会知道?”

“你那里看的到时代广场吗?”

撒切尔酒店的对面就是时代广场,宁雅拉开窗帘,看到隔江对面,时代广场巨大的led屏幕出现的画面,正是他们酒店房间的情形。

画面出现的自己,正在一丝不挂地拿着手机说话,虽然角度并不清晰,但绝对可以看的出是她。

宁雅的脸色渐渐地变了,杨霆宇不禁忐忑起来,放下红酒,缓缓地站了起来。

宁雅忽然就如一摊烂泥似的瘫软在地,手里依旧握着她的手机,手机里面依旧传来宁天泽焦急和激愤的声音:“雅儿,你快走,否则等到媒体赶到,你就走不了了!”

杨霆宇愣了半天,直到宁天泽的声音消失,他才不安地问道:“雅儿,出什么事了?”

宁雅回头,眼睛饱含恨意:“杨霆宇,现在你高兴了?”

宁雅的恨意,让杨霆宇感到森然,慌神问:“是不是你家里出事了?”

“是我们出事了……”她又摇了摇头,“不,我家里很快也会出事的。”

杨霆宇一头雾水,根本不懂宁雅在说什么,想要在问什么,她已拾起地板的衣物,手忙脚乱地穿戴起来。

“雅儿,我们还没结束呢!”杨霆宇腆着脸对她微笑。

宁雅厌恶地瞪了杨霆宇一眼,现在她和杨霆宇的事情已经全城曝光,而且现场直播,杨霆宇手中的手机录音对她已经无足轻重。

她早就该想到,戚锦川想要整死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让他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跑,而且还能躲到酒店。

原来是有后招。

宁雅仓皇无措地逃出房间。

“雅儿!”杨霆宇刚要追去,猛然发现自己也是衣不蔽体,又急忙返回。

接着,他就看到窗外的屏幕,正在播放他在手忙脚乱穿衣的画面,而且还是实时播放。

他被监控了!

他就知道,他根本就逃不出戚锦川的手掌心。

冷汗涔涔,胸口压抑的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杨霆宇环顾房间四周,房间很大,针孔摄像头装的十分隐蔽,他根本就发现不了。

一看就是专业手笔。

他知道,戚锦川手下有一个陆厉行,看似是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实则是个侦查高手,曾在弗吉尼亚海军陆战队基地受过fbi的专业训练,尤其擅长的就是商业侦查,他和宁雅这点破事,在他眼里不过是小菜一碟。

手机忽然响起,杨霆宇的心脏差点没吓出来,来电显示:川少。

杨霆宇面如土灰,战战兢兢地拿起手机:“喂,川少。”

“杨医生,玩的开心吗?”

声音是戚锦川的声音,但与戚锦川平日刀斧一般暴戾冷冽的语气不同,就像一个老朋友的询问,这让杨霆宇更加不安。

他在戚锦川伺候多年,清楚他的性情变化,戚锦川若是和颜悦色地和一个人对话,这便意味着,这个人的死期到了。

杨霆宇抹了一把额头的汗,颤声道:“川少,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不,你没错,你和宁雅这件事一旦报道出去,我就可以顺水推舟地否了我和她之间的婚事,而且宁家还会声名败裂。你说,我该不该感谢你?”

杨霆宇手脚发凉,僵硬赔笑。

戚锦川的声音仿佛初春刚刚融化的冰水,从电话的另一端流淌过来:“出了这样的事,宁家的人估计现在想杀了你,为了你的安全,我已经给你订了机票,你立即启程去里约岛暂避风头,你的家人我会照顾。”

里约岛?

这估计是世界上最贫瘠的岛屿了,号称荒芜之海,而且充满凶险,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

杨霆宇就像被人抽了脊梁骨似的,身体顺着墙壁缓慢地滑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