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你最近很寂寞?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7:16 字数:2306 阅读进度:55/764

戚墨轩直接挂了戚锦川的电话,这让戚锦川的怒意更盛,从来没有一个人敢挂他的电话,戚墨轩,你死定了!

男人内心正在剧烈地怒吼,他又拿起手机打给陆厉行,他没有陆厉行那些高端的追踪软件,而且也不会运用。

然而,该死的陆厉行,他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戚锦川第一次体会到了五内俱焚的感觉,就算公司面临最大的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而在此刻,陆大少爷正在海边和几个身材高挑的优质美女打着沙滩排球,汗如雨下,其乐无穷,倘若戚锦川此刻看到这一幅春色无边的景象,他一定不介意把他的死党活埋在沙滩上。

“陆少,人家累了呢!”旁边一个穿着荧光色系比基尼的**女郎依偎过来撒娇。

“时琳,这么快就累了吗?”陆厉行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她下巴挑逗,又很自然地揽过她的纤腰,“要是累了,先到车上等我。”

“不嘛,人家要你陪我。”女人很会撒娇,撒娇的女人运气总会比较好。

“时琳,你最近很寂寞噢!”

“好坏噢你!”

娇声款款,有若莺啼,陆厉行做出一副酥麻的表情,然后横腰抱起女人,引的其他女人一阵眼红。

陆厉行直接把时琳抱到沙滩酒店停车场的车内,女人水蛇一般缠了过来,十指纤纤,撩着男人**上身的敏感部位。

放下座椅,正要换一个慵懒的姿势享受女人的服务,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在他旁边停了下来。

车牌有些眼熟,陆厉行正在竭力回想,接着他就看到戚墨轩扶着童菡从保时捷上下来,她看起来似乎有些晕沉,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墨轩,我怎么睡着了?”童菡迷茫地晃了一下脑袋。

戚墨轩好脾气地笑了笑,抚着她白皙而娇嫩的面颊:“童童,你是太累了。先到酒店休息一下,我已经让人订了机票。咱们明天就走。”

童菡愣了一下,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去哪儿?”

“去一个戚锦川找不到的地方,你总要先把孩子生下来,否则你和孩子都不安全。”

“我要离开锦川了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忽然空了一下,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

从小到大,她似乎都没有为自己做主过一件事,何况离开戚锦川,对她人生而言,是个重大的抉择,她有些无措,更有些迷茫。

她无法预想自己前面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可是戚墨轩的目光仍是那么的认真,认真的让她恐慌,戚墨轩的目光无时无刻都在告诉她,戚锦川会伤害她和孩子。

她不愿意相信,可她似乎又冒不起这个险,她活的没有任何资本,可以让她去做一场赌。

看着车窗外面,戚墨轩扶着娇柔瘦弱的童菡,缓缓地从他面前走过,陆厉行讶然半天,什么情况?他立即在驾驶台翻找,半天没有找到手机,然后爬到后座过去,扫开覆盖上面的女性内衣,从座椅缝里解救出了他的手机。

打开手机一看,陆厉行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二三十个未接电话,一半是他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女友打来的,一半是戚锦川打来的。

战战兢兢地回拨戚锦川的电话,陆厉行已经做好狗血淋头的准备。

“陆厉行,你是死了吗?”平日没事的时候,无聊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一到关键时刻,一个电话也打不进去,戚锦川看到他的来电,怒气又瞬间飙升许多。

陆厉行急忙赔笑:“川少,你先别忙着生气,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

“说。”剑眉隐隐泛着戾气,戚锦川不爽地从喉管里吐出一个字,他现在没工夫听废话,只希望陆厉行能够自觉地长话短说,别耽误他的时间。

但他没想到,陆厉行接下来的一句话竟是:“我刚才看到童小姐了,和你那个好弟弟在一起。”

“在哪儿?”戚锦川心头紧了一下,脱口而出。

“前海沙滩的酒店。”

“看着他们。”

戚锦川简洁地撂下命令,高架桥上陡然掉转车头,吓的旁边的车辆东倒西歪。

挂了电话,陆厉行暗暗吐了一口长气。

时琳又缠了过来,嫩白的玉指勾住了他花哨的沙滩短裤的边缘,陆厉行现在就算燃起再高的情炽,也要暂时压下。

“时琳,对不起了,自己先到超市买根黄瓜对付一下。”陆厉行推开女人,对她摆了一个无奈的姿势,然后迅速地跳下车去。

时琳愣了一下,也跟着下车,娇声叫唤:“陆少,你等等我!”

沙滩酒店的老板正是陆厉行的一个亲戚,叫来经理,顺便把戚墨轩和童菡房间的备用房卡拿了过来。

时琳不明觉厉地跟在陆厉行身后,小声地问:“陆少,你拿别人的房卡干嘛?你女朋友劈腿了,你来捉奸?”语气透着一股小小的兴奋,她虽知道陆厉行的女友很多,但是能少一个是一个,局势对她有利。

陆厉行回头瞪她一眼,时琳自觉地做了一个把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别跟着我,买根黄瓜,回到车上,自己撸去。”

“讨厌!”

时琳撅了撅嘴,虽然百般不愿,但依旧乖乖地走开,陆少虽然对人随和,但是男人绝对不会喜欢多事的女人。

刷开戚墨轩和童菡房间的门,陆厉行蹑手蹑脚地推门进去,没有看到戚墨轩,估计已经出门去了,童菡纤瘦的背影落落地站在阳台,吹着对面咸湿的海风。

无声无语,一动不动,仿佛一个静止的精美物件。

他忽然有些好奇,这个能让戚锦川如此紧张的女人,到底有何奇特之处?

“童小姐!”陆厉行悄无声息地走到她的身后,恶作剧似的喊了一声。

童菡没有反应,陆厉行忽然想起,她根本就听不见。

于是,他就干脆搬了一张老藤摇椅坐在她的身边,双臂枕在脑后,优哉游哉地看着凭栏沉思的女人。

蛾眉微蹙,眼帘低垂,仿佛沉浸在自己无限的心事中。

她在想什么呢?陆厉行忽然有种**,想要探索这个女人内心的秘密。

研究戚锦川,以及他的女人,这对陆厉行而言,是件毫无意义,但是很有意思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