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什么都可以分享,除了男人!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7:18 字数:2428 阅读进度:58/764

时琳一个人住,她在市中心的高端社区有着一栋复式房子,装饰和布置偏向洛丽塔风格,像是走入一个梦幻的世界。(品@书¥网)!

刚才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时琳穿着沙滩的三点式,把停车场的保安看的目瞪口呆,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换一件衣服。

对于时琳的大胆,童菡惊讶的同时,又有一些羡慕,她可以活的如此地率性恣意。

换好衣服,时琳又找了一件和童菡娇小的身材可以搭配的衣服给她,童菡身上的病号让她觉得自己的家都像是个医院。

过了一会儿,童菡换了衣服从楼上走下来,时琳细细地打量一番,十分满意:“嗯,我的眼光果然不错。”

她没有夸赞童菡,而是夸赞自己的眼光。这让童菡越发觉出这个女孩儿的率真,似乎还有一点小小的自恋。

时琳从冰箱拿了瓶水给她,童菡愣了一下,她喝的竟然是限量版的依云水。

童菡有些懵了,喝水都喝限量版的,她的生活品质未免也太过精致了。

“时琳,你家好大,也很漂亮。”其实,戚锦川的别墅比时琳的家大多了,不过童菡对她这位刚刚认识的朋友,莫名地产生一些好奇,所以没话找话。

“又不是我买的房子,没什么可羡慕的。我就是一个碌碌无为并且一无是处的富二代。”时琳笑了一笑,似乎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满意,又对童菡乜斜一眼,“你呢?”

童菡黯然低头,她第一次发觉原来她不能给自己的身份有个清晰的定位,她是一个家庭主妇吗?似乎也够不上。因为戚锦川根本就不承认,他甚至把她当成女仆。

时琳见她没有说话,也不追问,料想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拍了拍童菡纤弱的肩膀:“没事,童童,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有我罩着你呢!”

“谢谢你,时琳。”童菡感激地望她一眼,经过开车路上的寥寥数语的交谈,童菡大概地也摸清了时琳的性格,她虽在陆厉行面前谄媚取宠,但骨子里却是一个豪爽而性情的人。

童菡觉得,她真的可以试着和这个女孩儿交朋友,每个女孩儿或多或少都有几个闺蜜,而她一个都没有,她活的实在太单调了,似乎整个生命都在围绕着戚锦川,就像地球围着太阳公转,一圈又一圈,日日夜夜,年复一年,永无止境。

她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其实她有静下心想过,为什么她对戚锦川毫无保留地付出,他还是从不正眼看她一眼?

还不是因为像她这样的女人,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时琳搬了一盒godiva黑巧克力出来:“我家里没人做饭,你要饿了,先拿巧克力垫吧垫吧,晚上一起出去放松放松。”

“我不饿。”童菡微笑拒绝,她以前很喜欢吃巧克力,但是现在怀了宝宝,饮食方面她都节制了很多。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时琳立即容光焕发,带着童菡驱车而去。

童菡坐在车里忐忑不安,默默地看着时琳,过了很久才问:“时琳,咱们去哪儿?”

“大晚上的,自然是去夜店。”时琳答的理所当然。

然而童菡心里却有一些慌张,她从未去过那种地方,她对夜店的理解,是从新闻上看到的杂、脏、乱,而且潜意识里觉得,凡去那儿的女人,都不是什么规矩的女人。

她规矩了二十二年,就像一棵笔直伸展的树苗,蓝天是她唯一的方向,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枝叶会朝其他方向延伸。

一家顶级的私人会所,灯红酒绿,各色的男女正在舞池随着音乐摇摆,但是童菡的世界是没有声音的,所以看着那些手舞足蹈的男女,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时琳雀跃地拉她到了吧台,让专业的调酒师调了两杯金汤力出来,时琳端起酒杯:“童童,今天是咱们认识的第一天,喝完这一杯,以后咱们就是姐妹。”

“时琳,我不能喝酒。”

“不给面子?”时琳笑容一放,直接就是一张木然的空气脸。

童菡不想让她误会,只有解释:“我怀孕了。”

时琳惊了一下,差点没从吧椅上跳起来:“你才多大,就怀孕了?”

然后又紧张地问:“孩子的父亲,不会是……陆少吧?”

“不是不是,我已经结婚了,我和陆少也才刚刚认识,你千万不要多想。”她本来口齿就不清晰,紧张之下,舌头都快要打结了,她最怕别人误会她与异性之间的关系了。

“不是就好,姐妹之间什么都可以分享,唯独男人不行。——干了!”时琳举起手中的透明酒杯,一饮而尽,豪气冲天。

童菡暗暗咋舌,她虽极少和外界接触,但至少在家的时候经常伺候戚锦川的生活,对酒还是稍微有些了解,知道金汤力是以烈性极强的杜松子酒调和而成,时琳竟然就一口闷了。

“哟,这不是那个聋子吗?”宁雅就像潜伏地狱深处的幽灵,冷不丁地冒了出来。

时琳扫了浓妆艳抹的宁雅一眼,又茫然望向童菡:“认识?”

童菡不想和宁雅起纷争,而且更怕的是宁雅告诉戚锦川她的行踪,默默地拉起时琳:“走吧。”

但是宁雅却没那么容易放她们走,她被戚锦川三言两句地抛弃,就像一件肮脏并且无用的垃圾,她不敢怨戚锦川,只能把所有的恨意全部附加在童菡的身上,这样她才会觉得舒服一些。

否则她活的该有多么窝囊!

三五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围了上来,还有几个男人,不过女人之间的战争,他们不便出手,所以站的稍微远了一些。

时琳十分镇定,她几乎没有去看宁雅一眼,而是望向童菡:“她为什么叫你聋子?你耳朵听不见吗?”

童菡木讷地点了下头。

宁雅看着时琳和童菡的样子,似乎是刚认识不久,傲慢地走到时琳面前:“这是我和这个残疾女之间的恩怨,识相的闪一边去!”

“很遗憾,你来晚了一些,刚刚我和她成了姐妹,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时琳不屑的眼神扫过众人,拿着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宁雅自然不会让她叫人,她又不是不知道童菡背后的靠山是谁,一把就把时琳的手机夺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到地上,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猛跺几脚。

手机瞬间成为一具残骸。

宁雅人多势众,童菡心里也有一些打鼓,她很后悔今晚跟时琳出来,可这毕竟又是她和宁雅之间的私人恩怨,她不愿意连累时琳。

“时琳,你先走!”她的身上总有一股韧劲,是压不死的,只是她性子温顺,并不轻易爆发。

...